第五百七十章 登基
原本喧嚣热闹的花厅,等到客人散尽之后,也是一片狼藉。
  
  方明高居主位,命令其余侍从都退了下去,只留下他与荣凤祥两个人。
  
  “荣凤祥!你胸前的太极印记还留着否?”
  
  旋即,他直接开口,说了令荣凤祥吓一大跳的话语。
  
  “王上明见万里,太极印尚在!”
  
  良久之后,荣凤祥咬咬牙说道。
  
  看到此人如此坦然地承认,方明不由微微点头:“那孤王应该称呼你为荣凤祥,还是妖道辟尘?”
  
  “任凭王上!”
  
  荣凤祥,或者说魔门八大高手之一的妖道辟尘,在此时的方明面前,却是突然跪下,顺服得好像一条狗:“本人乃是一心一意投靠王上,愿意发下圣门大誓,从今往后,不论老君观,还是洛阳商会,都唯王上马首是瞻!”
  
  “原来如此!”
  
  方明颌首,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荣凤祥的根基在于洛阳商会,而宋家军已经攻下洛阳,不仅如此,宋家还是天下最大的商业龙头,这就很要命了。
  
  只要方明一句话,荣凤祥的根基就得被连根拔起。
  
  而魔门中人都是以自身利益为先,因此,妖道辟尘投靠,也实在非常合乎情理。
  
  只是……
  
  “听闻你有一女,名为荣姣姣?”
  
  方明忽然发问。
  
  “正是……”辟尘心里一跳,旋即勉强笑道:“只是犬女心思狂野,一直在外,若是王上想见,小人立即去飞信唤来!”
  
  看着方明少年模样的外表,却是忽然心里一动。
  
  他是道家真传支派,自然也清楚一些采战丹法、以阴补阳之类,心里却是打定主意,若是方明稍微流露出一点意思,当即就要自己女儿自荐枕席。
  
  方明此时还不知道已经被荣凤祥当成了喜好女色的老怪物,便是知道了,也不会看上荣姣姣那种货色,敲打地道:“是么?我怎么听说,令爱跟大明尊教走得很近?大尊许开山、善母沙芳,都不是简单人物,可要小心点,不要连皮带骨地被人吞了才好!”
  
  “什么?”
  
  荣凤祥神情呆滞。
  
  若说之前,他心里还有一点小心思的话,现在却是被吓得汗出如浆,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居然连他暗中与大明尊教互相利用的事情都知道,这宋缺到底是人是鬼?
  
  “此教派若乖乖在草原兴风作浪,我还不会去管它,但居然还敢窥视我中原之地?许开山与沙芳也是活腻味了,宋某人迟早要让他们尝尝我天刀之利!”
  
  听着方明充满杀气的话语,荣凤祥却是心里一叹,知道大明尊教完了。
  
  被天刀盯上的人,纵使宁道奇都死了,一个许开山,又能搅下什么事?
  
  心里天平迅速倒向一面的荣凤祥几乎是泣不成声地道:“小女只是一时贪玩,日后必然与大明尊教一刀两断,还请王上饶恕他这一回吧!”
  
  “哦,如此说的话,这件事里面,没有你的位置了?”
  
  方明似诧异的问了一句。
  
  “大明尊教多次诱惑我,但都被小人拒绝了!”
  
  荣凤祥一脸正义凛然地道。
  
  方明也没有什么追根究底的兴趣,轻轻敲打一番之后,便令荣凤祥过关:“你放心,老君观继承自真传道,更是上古道教分支,只要正本清源,还原本来面目,孤王非但不会禁止,反而还会大力扶持!”
  
  “遵旨!”
  
  荣凤祥凛然道,心知自己赶上了好时机,连忙拍胸脯发誓:“小人日后必跟随王上骥尾,驱逐胡人,兴复汉统!”
  
  ‘这马屁拍得倒快,见风使舵的本领更是强的很了,不愧做商人的……’
  
  方明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旋即问道:“阴癸派,祝玉妍、闻采婷、边不负等高层,目前所在何处?”
  
  “在长安!”
  
  既然要卖,荣凤祥当即将阴癸派卖了个彻底:“自从王上起于南方之后,阴癸派便似乎将老巢迁到了关中长安,属下还知道她们在洛阳与长安的五个联络点……”
  
  “很好,你这次没有骗我!”
  
  方明微微一笑,展露出来的消息却是令荣凤祥心里发凉。
  
  知道自己刚才若是稍微有着迟疑,又或者想蒙混过关,恐怕立即就是小命不保。
  
  ……
  
  “可惜了……”
  
  洛阳城南郊。
  
  方明一身便服,身边只有虚行之跟随,两人沿着石阶,慢慢踱步到了静念禅院。
  
  此时满寺僧众不是逃散,就是在洛阳之役中归天,满山死寂,落叶缤纷,漫布内外,终于有了一点出家人幽玄寂静的感觉。
  
  “你看……”
  
  方明指着静念禅院多达百余的建筑,还有上面富丽堂皇的装饰道:“如此宏伟的寺庙殿堂,又需要用多少民脂民膏?”
  
  这静念禅院俨如一座小城,正中处有七座大殿,所有建筑均以三彩琉璃瓦覆盖,色泽如新,铜殿前有一广阔达百丈,以白石砌成,围以白石雕栏的平台广场,正中处供奉了一座文殊菩萨骑金狮的铜像,龕旁还有药师、释迦和弥陀等三世佛。彩塑金饰,颇有气魄,除了四个石阶出入口外,平均分布著五百罗汉,均以金铜铸制,个个神情栩栩如生。
  
  此时虽然落魄,金银之物都被搬走,但建筑却长不了腿。
  
  虚行之一路看,脸上就是倒抽冷气不断:“果然……若将此寺所用的铜全部融了,恐怕就连王上的登基大典之用,都绰绰有余!”
  
  “哈哈!”
  
  方明一笑:“既然如此,那融铜铸钱的差事,便交给你了!自乱世以来,铜钱杂色越多,更为贱价,你可要打响我们宋家的招牌!”
  
  心里却是有些可惜,和氏璧到手早了点,那一座阔深各达三丈,高达丈半的纯铜之殿没有建立起来,否则的话,这次光是制造的铜钱,都足够攻打洛阳的开销了。
  
  “遵旨!”
  
  虚行之凝重地点了点头。
  
  知道这种铜钱成色的好坏,往往就代表了朝代兴衰,自然不敢怠慢。
  
  好听的箫声忽而传来,在空荡的寺庙中回响。
  
  方明脸上带起一丝笑意,对虚行之道:“落雁来了!”
  
  与虚行之径自来到大殿之内,就见到三世佛之前,沈落雁俏丽丽的身影。
  
  “落雁之前乃是瓦岗寨军师,后来投靠我们宋家,此事还是隐秘!”
  
  方明对虚行之道:“而接下来的关中攻略,情报方面,却要你们二人合作了!”
  
  虚行之与沈落雁相互见礼,心里还有些奇怪。
  
  若是公事,直接在洛阳城中说便可,又何必特意将地点约到这里?
  
  方明心里却是幽幽一叹。
  
  没有等到想等的人,看来纵使僧兵尽没,静念禅院被毁,慈航静斋还是准备跟自己硬撑下去,连半点投降的意思都不看。
  
  “梵清惠啊……你真的以为……”
  
  方明低垂眼睑,没有让人看到他眼底的那一抹冷光。
  
  ……
  
  大业十六年,元月初一。
  
  名动天下的天刀宋缺,在洛阳天坛祭祀天地,正式开元登基。
  
  此时定下国号为‘宋’,改元‘贞观’。
  
  从此史官记年便从贞观元年开始,尽废旧隋年号。
  
  随后又分封文武百官,定六部,设内阁,大体将体制班子搭建起来,再封商清雅为皇后,立宋师道为太子,大宋帝国便初见雏形。
  
  “吾皇万岁万万岁!”
  
  方明高坐龙椅,脸上无悲无喜,身着十二章大裘冕,接受着群臣的朝拜。
  
  八方气运汹涌而来,形成吉祥的华盖,丝丝贵气落下。
  
  在洛阳上空,王朝气柱之上,一条五爪赤龙的虚影一下浮现,又发出长吟,隐没在如山如海的宋国气运之内。
  
  “众卿免礼平身!”
  
  方明双手虚扶,声音清清如玉。
  
  这种事情,他在天龙八部世界中做多了,几十年下来,身上自然而然地便有着一股龙气。
  
  群臣再拜,三谢而起,虽然不敢直视,但光听声音,也知道自家君主大有帝皇之相,位格非凡。
  
  “只是……虽然体制相同,但这质量,却比天龙八部要胜出不知道多少了……”
  
  感受着识海当中演武令的增益,方明有些感慨。
  
  原本,他消耗大量气运,来到大唐双龙传世界,演武令几乎将天龙八部的所得都吐了出来。
  
  幸好得到了和氏璧,才算没有亏本。
  
  而现在,伴随着王朝气运不断加身,作为开国太祖,方明自然享受了最大的一份。
  
  演武令轰鸣中,色泽更加晶莹剔透,美轮美奂至不似凡间之物。
  
  玉色青翠当中,又浮现出一行铭文来。
  
  “果然……以后就可以通过消耗气运,指定世界降临……”
  
  方明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按照我的感受,现在演武令中的积蓄,足够兑换类似大唐双龙的世界了……也就是说,黄系的世界全部解锁了么……”
  
  不过说实话,现在黄系世界对他的助益也不是很大。
  
  唯一能够引起他兴趣的,恐怕也只有最为深奥神秘的《战神图录》了。
  
  战神殿的开放,毕竟是可遇而不可求之事,但若选择对了世界,却也不是没有空子可钻。
  
  随后,方明就郁闷地发现,破碎虚空世界,果然要价是所有黄系中最高。(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