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潼关 5000补
    “要去破碎虚空的话,以我现在积累的底蕴,居然还有些不足……”
  
      方明眸中精光闪动。
  
      “看来,不止是《战神图录》,还有传鹰与令东来的关系么?”
  
      传鹰这个资质、福缘还要超过双龙的气运之子先不用说,便是正道的无上宗师令东来,能自修自悟,直接破碎虚空而去,这份天资,又岂是宁道奇之流能比的?
  
      破碎虚空世界要价最高,在方明看来,既是在意料之外,又是在情理之中。
  
      “可惜了……若能一见战神图录,再与传鹰、令东来论道,突破天人之界,甚至勘破虚空之秘,也大有可能吧……”
  
      方明叹息一声。
  
      大乾世界当中,武者炼精化气、炼气化神。
  
      不论宗师、大宗师、其实还在化神位阶,宗师出阴神、大宗师出阳神。
  
      而随后的炼神返虚,在方明看来,对应的便是黄系中的天人与破碎虚空之概念!
  
      黄系中的武者,将自身本性真如,或者说识神,与阴神或者阳神合二为一,形成至阴元神或者至阳元神,也照样可以突破天人之界,乃至穿过大三合的仙门。
  
      但大乾武者,却是需要将自身阴神、阳神、还有识神合而为一,天、地、人三才缺一不可,从而打造出最为完美的‘元神’,方可真正进入天人之位阶。
  
      从这个角度看的话,黄系的高手到了最后,路子便有些走岔,除了燕飞、传鹰、令东来寥寥几个之外,几乎都是极致阴神或阳神之路,没有外力辅助,终生破碎无望。
  
      方明走的是自给自足,不假外求之路,当然不会只走至阴无极或者至阳无极的路子。
  
      并且,融合了长生与太玄两大宝典的道家玄功,也给他指明了路向。
  
      至少,在如何打造道家元神方面,他已经没有了疑惑!
  
      天人之路,就在眼前。
  
      “剩下的……便只有破碎虚空之秘了啊!”
  
      对于那些黄系中转走一道的破碎强者,最后到底会有着怎样的表现,方明一直颇有些兴趣。
  
      ……
  
      贞观元年,三月初五。
  
      登基开元,称帝建制之后,方明并没有浪费多少功夫。
  
      一直默默积蓄粮草,整顿兵卒。
  
      等到宋师道带着南方援军赶到之时,当即留下太子镇守洛阳,自己则带人直扑潼关!
  
      自古潼关天下险!
  
      潼关位于渭南,北临黄河,南踞山腰。《水经注》有载:“河在关内南流潼激关山,因谓之潼关!”,为关中的东大门,居晋、陕、豫三省要冲,扼长安至洛阳驿道的要冲,是进出三秦之锁钥,所以成为汉末以来东入中原和西出关中、西域的必经之地及关防要隘,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有“畿内首险”、“四镇咽喉”、“百二重关”之誉。
  
      更重要的是,此地与汉中一西一东,将关中彻底锁死。
  
      若是再拿下潼关,那李阀便被彻底关在秦川之地,再也进入不了中原与巴蜀,只能向西域或者草原发展。
  
      这对于李阀来说,这才是真正的生死危机之刻。
  
      若说之前,纵使方明攻打洛阳,李渊都不能下定决心的话,那现在,一旦他威胁潼关,李渊迫于无奈,只能向突厥俯首称臣,甚至不惜献上太原也要借得胡人之力。
  
      因为再不如此,恐怕只有覆亡一途。
  
      “这次攻打关中,乃是一场大战,除了李阀之外,必然还会与突厥交手!”
  
      方明骑着高头大马,望着绵延的军队,胸中却又泛起一股豪情,时至今日,没有任何组织与个人,能阻挡他混元天下的野心。
  
      “陛下!”
  
      这个时候,虚行之赶了过来,下马行礼:“潼关形势险要,南有秦岭。东南有禁谷,谷北有渭、洛二川会黄河抱关而下,西近华岳。周围山连山,峰连峰,谷深崖绝,山高路狭,只有中通狭窄小道通行……李阀布置重兵于此,我们若要拿下,恐怕需多费功夫……”
  
      “哦?”
  
      方明颇有意味地瞥了自己这个心腹一眼,自从他称帝之后,对方就变得更加恭谨,这才记得原著当中,虚行之在被寇仲坑了之后当即激流勇退,没有继续在官场拼搏,反而开了书院,教书育人,避开漩涡,最后得了善终,算是个明事理,知进退的人才,心里不由更是满意。
  
      “陛下天兵,必能百战不殆,只是此次御驾亲征,潼关首战……”
  
      虚行之委婉地劝诫道。
  
      “爱卿所言有理,所以这第一战,朕准备用神火军上!”
  
      方明微笑道。
  
      “既然如此,那绝无问题,此役必能旗开得胜!”
  
      虚行之斩钉截铁地道。
  
      ……
  
      潼关之下。
  
      宋军密密麻麻摆下阵势。
  
      方明上前,见到城墙布置,不由就是一笑:“看来此守将也不算蠢,知道加固城墙布置,守城的是哪个?”
  
      “潼关乃是李唐生死之地,自然不是外人,而是齐王李元吉!”
  
      虚行之当即道。
  
      “可惜……尽管布置众多,却没什么用啊!”
  
      方明笑了笑:“这次,便让李渊这个儿子死在这里吧!”
  
      挥挥手,传令兵鼓动腮帮,号角之声远远传递出去。
  
      宋家大军分开,现出身着赤甲,以烈火为旗帜的神火军。
  
      几个小队呼啸着,将一辆辆木车推到阵前,木车之上,乃是硕大无比的几根铁管,炮身黝黑,带着狰狞的色泽,乃是后世最常见的大将军炮路数。
  
      当然,放到现在,无论是铸造所用的铁料,还是威力,都足以说得上大杀器了。
  
      “神火炮……预备!”
  
      虚行之亲自上前,指挥若定,校准目标。
  
      当即就有炮兵将炮弹填入,又点燃火把。
  
      “放!!!”
  
      呲啦!
  
      引信点燃,冒着青烟,飞快没入炮身当中。
  
      轰!轰!轰!
  
      恐怖的巨响当中,潼关之上骤然发生无匹的爆炸!
  
      气流涌动,乱石飞掷,更有守军的鬼哭狼嚎!
  
      此时的神火炮,不论威力、还是声势,都要超过石砲机不止一筹。
  
      三军尽皆呆滞。
  
      若非前面是神火军,熟悉火器之用,方明本身的大军又经历过之前‘天罚’‘天雷破城’的洗礼,恐怕当即就会大乱。
  
      比起他们来,潼关城头便是一片混乱,几个巨大的坑洞浮现出来,边缘一片漆黑,士卒纷纷呐喊哭叫。
  
      这几门火炮,居然将潼关都生生凿开了几个缺口!
  
      并且,带来的惊吓效应,似乎比本身威力还要巨大!
  
      “陛下威武,有此神器,乃天助之!”
  
      虚行之脑袋活跃,当即就向着方明跪了下来,命传令兵四处散播此语。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军之中,先是呆滞片刻,旋即欢声雷动。
  
      “神火炮再发!准备攻城!”
  
      见士气大是可用,方明当即将攻城命令发布了下去。
  
      “只是,此炮一出……未来的战争形式,必然要大变了啊!”
  
      看着神火炮不断咆哮,将潼关坚城一点点摧毁,方明却是目光游离,想到了其它方面。
  
      火药武器乃是他为南人量身打造,与胡人争夺气运的利器。
  
      可惜,缺点也有,便是容易被模仿!
  
      虽然一些精密、高级的技术都被工部牢牢掌握,但大唐世界本来就有火药,又有鲁妙子这种等级的能工巧匠,花费些心思模仿,不说威力一模一样,七八成却是颇有把握。
  
      并且,虽然已经将防卫加到了极限,但若是被祝玉妍、石之轩那样的高手盯上,方明建立的安保体系能否起作用,也是非常值得疑虑之事。
  
      他对自己那帮手下,能不断抵挡慈航静斋与阴癸派层出不穷的美女间谍,也实在是没有多少信心。
  
      正是因为有着这些认知,他才将神火军当作压轴,只在攻打洛阳受挫时稍试锋芒。
  
      就是要一出手便震惊天下,最好直接统一,以国家力量占据绝对优势,那时再有私人仿制也翻不起浪来了。
  
      “因此……所有手段都不必遮掩了,直接拿出来,以最快速度灭掉李阀!”
  
      方明眸子冷冽。
  
      而神火炮连轰之下,潼关几乎溃不成军。
  
      宋家兵卒却是士气大振,嘶吼着冲上,仿佛潮水般一浪接着一浪,慢慢将这个关中要隘吞噬。
  
      宋邦等宋家家将,以及招揽来的一干高手当即虎扑出去,展开轻功跃上城楼,寻找着最为珍贵的战利品。
  
      等到日落之时,残阳如血,整个战局也已经彻底稳定下来。
  
      “启禀陛下!”
  
      虚行之顾不得擦去脸上的黑灰,在方明御驾前跪下叩首:“潼关守将反水,李元吉被困府内,被我们大军围攻,奋力突围,身披二十余创,被乱箭射杀,随行五十七名精兵,无一活口!”
  
      “时来运转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啊……”
  
      方明听到这个,却是怔了下,旋即叹息一声。
  
      时至今日,连关中世家都开始不看好李阀了么?
  
      当然,今日之局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他造成的。
  
      此时李世民损兵折将,洛阳、潼关接连而下,关中崩溃,就在眼前。
  
      可以说,若不是李渊还有突厥这条大腿好抱的话,恐怕整个天下都要望风而降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