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大胜 5200补
轰隆隆!
  
  马蹄声如龙!
  
  纵然锐气已折,又被削慢了速度,但也无人可以否认,此时的突厥大军,还是有着冲破与碾压一切的WwW..lā
  
  但当他们杀尽五千火枪兵,冲锋进入宋军之后,所见的却只有连绵不断,如城墙一般的车阵!
  
  蓬!蓬!蓬!
  
  忽然间,四面火光闪动,一阵白烟飘起,无数铁弹从四面八方,几乎无死角地打来,对冲入车阵包围的骑兵开始屠杀。
  
  此时这些突厥骑兵才发现,一根根黑色的枪管,从车厢缝隙中留出,发出耀眼的火舌。
  
  “杀!”
  
  数个骑兵挥舞着手里的砍刀,猛地冲上,却又被几根车厢内伸出的长矛捅穿,血流一地。
  
  “此车阵,以巨木成车,前后俱有铁钩铁链,平时散则成车,遇到情况,相互首尾勾连,即刻便成平地营寨!”
  
  方明对宋智笑道:“每辆车内又有火枪手五名,刀斧手、长矛手两名,又有食物清水,便仿佛一个个小堡垒!纵连一体,看颉利有着多少人命来填?”
  
  车阵所需要的巨木,自然是从岭南等地搜刮而来。
  
  此时还是古代,各种千年、百年古树比比皆是,甚至皇宫需要的木料都要从这里转运,当真是物尽其才。
  
  当然,要是放在后世看来,也是败家子到了极点才能做出的举动。
  
  宋智已经说不出话来。
  
  在他的眼中,突厥骑兵就仿佛误入陷阱的猎物,正在被猎人仔细地消耗体力,再分割宰杀。
  
  因为有着防护,车厢里面的兵卒只管杀人即可,自然是占尽了便宜。
  
  这里还有一点,便是火枪杀人,只需扣动扳机。
  
  弓箭手训练需要三年,一轮十余箭下来便得休息,但火枪手只需要训练三月,甚至只要火器不坏,一口气继续扣动扳机下去也无不可。
  
  当然,突厥骑兵也不是弱鸡。
  
  发现深入敌境,遍地陷阱之后,当即就有将领发动突围。
  
  而车阵纵使再坚固,也比不上真正城墙,在突厥的亡命攻击之下,当即就开始出现伤亡。
  
  “传令!飞熊、飞虎二军后撤、欧阳倩的俚僚军撤到左翼,虚行之坐镇神火军……宋智!你带领我宋家骑兵,随时准备支援友军,并追击!记住,以全力击杀金狼族为首要!”
  
  方明纵观全场,一个个命令飞快地落下。
  
  宋智诚惶诚恐地退下,心里忽然充满了对宋缺的佩服。
  
  突厥大军,也是由大大小小的部落组成,甚至突利、菩萨、古纳台兄弟等部落之主,非但不是颉利的附庸,反而跟他有仇。
  
  若非有着武尊毕玄压制,又有抢劫南方这个大诱惑在此,联军怎么集结得起来?
  
  而金狼军才是颉利的真正本钱。
  
  方明摆出一副不惜代价,全力搏杀金狼军的架势,那些头人会怎么想?
  
  此种联盟,顺风顺水,打打仗还可,一旦遇到了硬战,当真是分奔离析不要太快。
  
  嘭!
  
  伴随着剧烈的声响,最后一面车阵被破开。
  
  但强弩之末的突厥人还没有来得及欢呼,宋军却已经压了上来。
  
  “此战过后,神火军也要重建了!”
  
  方明看着此幕,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这一战下来,神火军肯定死伤甚惨,几乎被打灭编制,差点就可以取消番号了。
  
  不过,他们换来的战果也是极为恐怖的,之前不仅灭杀五千金狼军精锐,随后的车阵更是起码拼掉了十万的骑兵!
  
  以五万换十万,还是金狼军!
  
  如此战果,在方明看来却是超值了。
  
  “嗯,回去之后,大规模的练军便可提上日程!”
  
  第一次组建新式的火器军队,方明的步子还是不敢太大,只兴建五万试水。
  
  现在证明能力,又在战场上实践,获得经验之后,他当即准备扩军——甚至,早在开战之前,他就命虚行之全面记录,总结此战得失经验,为日后组建新的神火军做准备。
  
  “杀!”
  
  神火军被灭后,二十五万宋家大军再无遮掩,与金狼军短兵相接。
  
  嘶吼声,惨叫声,最多的还是军号声,兵器交接声,接连响起。
  
  方明发挥自己大师级的战场指挥能力,整个战场都似乎铭记在心,了如指掌,不断消磨金狼军兵力。
  
  仅仅是半个时辰之后。
  
  “菩萨、古纳台兄弟已逃!”
  
  两队五万以上的突厥军忽然离开,头也不回地向北仓皇逃窜,似是被方明杀怕了。
  
  而其它的小部落见此,更是争先恐后地溃逃,死伤惨重的金狼军阻止无力,局面不断下滑。
  
  草原之上,强者为王。
  
  金狼军损兵折将至此,颉利恐怕就算回到草原,也要面临其它部落的挑战。
  
  “好!”
  
  方明望着军气,欣慰而笑。
  
  这表现在气运当中,便是黑狼怒吼咆哮,却阻挡不了两股黑色云气从身上挣脱离开。
  
  失去这两股支持,黑狼几乎不成形体,原本便落在下风,这下更是彻底被赤龙玄光所毁,苍啸一声,黑狼整个散开,化为丝丝灰白之气,再难凝聚。
  
  受此影响,一直萦绕浮沉的烈日也是轰然一下,光芒晦暗,明灭不定。
  
  ……
  
  “宋家子弟,建功立业,封妻荫子,名传千古,就在今日了,跟我冲!”
  
  宋智不仅是仅次于宋缺的顶级高手,更是一流的将领。
  
  此时,在菩萨与古纳台两大部族逃跑之后,他敏锐把握住了战机,一声令下,宋家五千骑兵精锐当即飞马而出。
  
  这支生力军的加入,在战场上所带来的效应是恐怖的。
  
  突厥人死伤惨重,再被同样,甚至更为精锐的骑兵一冲,当即纷纷崩溃,败逃四散。
  
  而一个人的逃散,又会带来更多的效仿者。
  
  偏偏金狼军死伤极惨,已经无力出来阻止,甚至就连金狼军自身都出现了逃亡者!
  
  如此一传十、十传百,一场大溃败当即形成。
  
  兵败如山倒!
  
  战局发展到了如此局面,纵使孙武子复生,恐怕也无可奈何。
  
  “败了!”
  
  长安城墙之上,看着这一幕的李建成等人,却是嘴巴张大,仪态大失,犹自不能相信。
  
  自隋末以来,骑在北方头上,令群雄都不得不争相献媚讨好,气焰嚣张至不可一世的突厥狼军,就这么败北了?
  
  这一切实在好似幻梦,又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令李建成感到不能置信。
  
  “噗!”
  
  长安城楼。
  
  同样观战的毕玄仰天吐出一口鲜血,化作丝丝血雾,他三指并拢,戟天而誓道:“宋缺!我毕玄不杀你,誓不为人!!!”
  
  冷冽的杀机,在城楼浮现,令其它顶尖高手不由纷纷退开,相顾骇然。
  
  他们与大宗师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过巨大,对方只是无意中泄漏出来的一丝气息,居然都可以给他们带来可怕的威压。
  
  那能杀了与毕玄同级宁道奇的宋缺,又该有着怎样的恐怖?
  
  李建成与心腹换了一个眼色,却是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这个状态的毕玄,明显是看到自己一生心血与努力付诸东流,产生了心障,若不能杀了宋缺,念头通达的话,恐怕此生不仅难以进步,武功还有倒退的可能!
  
  当然,要是按照方明的角度来看,却是突厥气运大损,毕玄同样受到了牵连,搞不好都会被打落下阳神位阶!
  
  毕竟,以此种歪门邪道突破的阳神,自然有着种种的限制,还容易被针对打击。
  
  就好像宁道奇与傅采林,若是当着他们的面将梵门或者高丽灭掉,或许也可以收获同样的战果。
  
  “啧!少了一个大宗师的靶子了,傅采林啊,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才好!”
  
  方明非常清楚,以毕玄此时的状态,或许连傅采林与宁道奇都可杀了他。
  
  三大宗师,已经被他活活杀了一个,再打残一个!唯有一个傅采林,还能勉强令他生出一点兴趣。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李世民看着神火军大发神威,到壮烈覆灭,再看宋智以小博大,带领五千骑兵,从边角出发,滚雪球般奠定优势,最后突厥溃败,奔逃,宋家兵卒追击,罕见地沉默了。
  
  良久之后,才咬牙吐出这句话来。
  
  “宋缺不愧是天下第一的军略家与兵法宗师……”
  
  李世民却是立即找到了李建成:“此时宋军大胜,折损亦非常惨重,还望皇兄恩准,命我玄甲精骑出击!”
  
  要想守住长安,逼退宋缺,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不可!”
  
  李建成却毫不犹豫地拒绝:“突厥数十万骑兵都败,你的玄甲精骑不过三千,如何能成?”
  
  李世民只觉胸口抑郁,一口鲜血几乎要喷出来。
  
  心里自然清楚,这只是一个藉口。
  
  李建成拒绝的真正理由,便是不能让他再执掌骑兵之权!
  
  否则的话,李世民已经可以号令城头守军,若军权进一步扩大,发动一场军事政变,篡位都足够了!
  
  ‘只是……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内斗……可知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李世民非常不解,甚至还想扯着李世民的衣领好好质问。
  
  可惜,他最终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黯然告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