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长街邀战

      残阳如血。
  
      尸骸遍地,流血漂橹的战场之上。
  
      宋智正清点完损伤回来,向方明汇报:
  
      “此役我军折损五万,重伤三万,轻伤也有两万特别是神火军,折损过半,死伤接近四万,近乎全灭”
  
      方明听得也有些牙疼。
  
      这还是大胜,一下十万人就搭进去了,若是战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只是”
  
      他望了望长安的方向:“居然没有趁机出来偷袭,难为我还特意为他们留下了一支力量!”
  
      “这全是因为此战结束太快,对方准备不及吧?”
  
      宋智道:“毕竟洛阳与汉中、潼关之役,李阀接连损兵折将,早已不复当年势力”
  
      “也对!”
  
      方明点点头。
  
      这才有些想起来,在汉中、洛阳、潼关自己都是掌握先手优势,将李阀一刀刀放血割肉。
  
      三次下来,能征善战的老卒与大将都死伤不少,现在守卫长安的也不过一帮老弱病残。
  
      李世民纵然想拼,都不一定有着这个机会。
  
      更不用说,还有一个李建成,与宋家内奸的牵制了。
  
      “突厥方面如何?”
  
      方明换了一个话题。
  
      一说到这个,宋智的脸上便有些振奋:“突厥方面,折损十五万,俘虏五万,还有良马万匹,伤马大体也是这个数字,至于死马更是无数日后火头军恐怕要天天烹煮马肉了!”
  
      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步卒毕竟赶不上骑兵。
  
      一旦突厥下决心要逃跑,方明虽然也指挥着衔尾追击,但根本就没有指望能够斩获多少战果。
  
      实际上,能够将突厥带入沟里,一次性用陷阱灭杀如此多的精锐有生力量,方明已经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毕竟,这次,死伤最为惨重的还是颉利可汗的金狼军。
  
      若突利还活着的话,回去之后草原上必然要爆发内战,甚至颉利的位置都要不稳。
  
      大军损兵折将,徒劳而返,不仅对颉利的打击是巨大的,草原今年冬天也必然陷入可怕的困顿,征战连绵。
  
      既然抢夺不了别人,那就只能互相抢夺,杀戮!争取每一分物资活过冬天。
  
      这是草原的野蛮法则,任凭谁也无法改变。
  
      “智弟,不若我们打个赌如何?”
  
      方明负手而立,忽然笑道。
  
      宋智好奇道:“赌什么?”
  
      “便赌长安城内的反应如何?”方明的目中放出智慧的光芒:“若今夜他们不来偷营,明日必定献城投降!”
  
      “此赌陛下胜率太高,就莫要来消遣我了!”
  
      宋智的脸上满是兴奋的潮红:“此役之后,谁不知道我们宋军乃是天下第一强军!连突厥人的四十万大军都被击败,北方更有谁人能够抗衡?”
  
      在北地,突厥一直是其它诸侯要巴结与讨好的存在。
  
      就连李唐,都不得不以金银、布帛、美女讨好,更不用说梁师都之流,根本就是突厥扶持起来的傀儡!
  
      而现在,宋家连突厥都干倒了,会产生怎样的反响?
  
      宋智一想到这个场面,脸上就浮现出期待的笑意。
  
      “经此一役,突厥已不足为虑,还有,战场上,可有见到魔帅赵德言?”
  
      此是魔门第三高手,早已投靠突厥,被重用,又是攻城大师,颉利南下,不可能不带上他。
  
      “没有!”
  
      宋智回答得很快。
  
      毕竟,此等高级将领,不仅坐骑着装与旁人不同,首级更是重要的战利品与军功证明,怎么都不会被漏过的。
  
      “密切注意!”
  
      本来此种高手,就不会轻易折在阵中,方明随口一吩咐,也就随他去了。
  
      若不是赵德言乃是魔相宗之主,梁师都乃是他师弟,又与祝玉妍、荣凤祥、石之轩等一干魔头同为魔门之一,方明才懒得鸟他。
  
      事实证明,李渊好色而内茬,此时变得越发没胆。
  
      之前几次大败,再加上今日宋家大胜突厥,差点将这老小子的尿都吓出来了。
  
      以他沉迷酒色的心性,纵使方明三十年前杀了他的结拜大哥岳山,之前又杀了他儿子李元吉,此时却还是下不了心来个鱼死网破。
  
      虽然李世民极力陈述,但李渊犹豫了一晚,还是下不了决心偷营。
  
      等到第二日早朝,以李建成为首的投降派当即大占上风。
  
      贞观元年,五月十八。
  
      天刀宋缺以三十万大军,对阵突厥四十万狼军,大胜之,追杀二十里,斩首十五万,颉利仓惶北逃,顿时震动天下。
  
      到了第二日,李渊当即去帝号,自缚投降,长安落入宋家之手,李唐政权正式灭亡。
  
      五月二十,等到李唐大军彻底缴械,关防也换成宋家掌控之后,方明这才进入长安城。
  
      长安街道的布局有如一个大棋盘,街道只有东西向和南北向,前者有十四条大街,后者十一。最重要与浩大的是朱雀大街,起端于外廓城的明德门,贯通皇城朱雀门直抵宫城的承天门,位于皇城的一段又称天街,接连分隔宫城和皇城的横贯广场。
  
      方明自然从明德门入城。
  
      此时,长安城家家户户都知道城头变幻大王旗,新的南方帝王入主长安,不管心里如何想的,反正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准备良久,大户更是有着香案,准备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恭喜陛下!收复长安,汉统兴矣!”
  
      跟在方明御驾之后的宋智却是泣不成声。
  
      与宋鲁等和平派不动,他乃是最为坚定的皇汉份子,更是宋缺的狂热崇拜者。
  
      现在长安、洛阳在手,又击败突厥,宋家一统天下之势,根本无法阻挡!
  
      梦想成真,自然失态至此。
  
      “嗯?”
  
      御驾之内的方明忽然睁开双眼,目中放出可怕的神光精芒。
  
      庞大的车队忽然停止。
  
      这一切,都是因为在天街的正中央,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正傲然屹立。
  
      在此人身穿高领、长袖、宽大镶金色纹边袍,面目是典型的突厥人,鼻梁高耸,嘴唇紧抿着,予人坚毅不拔的感觉。
  
      特别是他似天魔煞神般的高挺雄躯,就像风暴中永远屹立不倒的崇山峻岳,带着嚣张、狂傲至不可一世的恐怖威压,令原本维持秩序的宋家兵卒纷纷止步不前,仿佛立在自己面前的,是超越人世间一切的可怕与恐怖!
  
      “武尊毕玄!”
  
      几乎不需要交流,方明就已经可以肯定此人的身份。
  
      随驾的李渊等人却是暗暗叫苦。
  
      他们虽然决意投降,但也没准备与突厥彻底撕破脸,献城之前便准备将突厥使臣团送出长安。
  
      谁又能想象得到,在突厥草原上几乎如神祗一般的武尊,竟然会做出如此自寻死路的举动呢?
  
      “天刀宋缺!可敢出来与毕玄一战?”
  
      毕玄的声音低沉、沙哑、却又充满一种男人独特魅力的磁性,直接邀战道。
  
      “宋某早就说过,在颉利败逃之后,要赐你一死!”
  
      方明掀开重重帘幕,修长完美的身影走出,周围的宋家士卒当即狂热大呼,似乎一下就从毕玄的影响中摆脱出来。
  
      “既然你毕玄如此迫不及待,那宋某也只好先送你上路了!”
  
      每说一个字,方明的身影便移形换影般上前一步,等到这句话说完之后,他已经越过重重的宋家禁军,来到毕玄面前,与这个突厥武神对视。
  
      从毕玄的眸子当中,方明清楚地感受到了一股死志。
  
      他当然清楚,自突厥大败,气运被破之后,连带着毕玄也受到了难以言喻,又复杂奇妙的影响。
  
      至少,在突厥重新兴盛起来之前,他是永远也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了。
  
      阻道之仇!毁族之恨!简直倾尽三江水也难以洗清!
  
      进步无望的毕玄自然选择了最为血腥的复仇!
  
      以他目前的状态,肯定赢不了方明,但却有信心给方明留下无可挽回的伤势。
  
      而此时宋军虽然新下长安,但仍然危机四伏。
  
      不论是慈航静斋、魔门、甚至是刚刚投诚的李阀,有的是高手在伺机而动!
  
      这些大势力虽然没有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但众多宗师配合之下,也足以对方明构成威胁。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傅采林呢!
  
      重视汉统,敌视胡人的宋缺,在身负毕玄造成伤势的情况之下,又如何能迎接弈剑大师傅采林的挑战?
  
      毕玄此举,便是要牺牲自己,给傅采林与其他人造就机会!
  
      两双眸子对视,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野望、信心,还有不惜一切代价的决意!
  
      毕玄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
  
      下一刹那,他已经石破天惊地动手!
  
      炎阳奇功一瞬间被他提升至极限,周围人都可以感受到一个恐怖的炙热气场降临,仿佛置身于干涸、炎热、没有任何生气的沙漠之内。
  
      毕玄脚不沾地,平平飞出,双手化出连串无数精奇奥妙的掌法,与炎阳奇功的气场配合形成种种影响战场变化的气流,掌内似有着宇宙所有的乾坤玄虚,而万变不离其宗,一切玄虚变化,均是针对方明而来。
  
      武尊毕玄不愧大宗师级人物,炎阳奇功威力无俦,一出手便盖压全场。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6030148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