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寒热 5300补
武尊毕玄的炎阳奇功一展开,灼热的气劲顿时笼罩全场。
  
  宋智亦被这种炙热的气场逼得连连后退,脸上满是骇然之色。
  
  他自忖武功仅次于宋缺,在宋家当中可谓第二高手,但在毕玄无匹的威势笼罩之下,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丝毫插手的余地!
  
  “大兄!”
  
  宋智面色焦急,又瞥了瞥旁边,将虚行之等人的紧张,以及李渊等人的恭敬,还有眸子中隐晦的期待都看入眼里。
  
  在场没有一个人看好毕玄!
  
  纵然此人与宁道奇、傅采林齐名,但他面对的却是天刀宋缺!曾经斩杀过宁道奇的存在!
  
  更不用说,李唐中人还见过突厥被击败,毕玄吐血之场景,知道这种国家大事,对武尊所造成的心理打击,也是无与伦比。
  
  因此,根本没有一个人认为他此战之后能够活下来。
  
  但毕玄也根本不需要活下来,他只需要给宋缺带去严重的伤势,便足够了!
  
  只要方明身负重伤,随后的高丽大师傅采林必然接着挑战,甚至不惜一死!
  
  皆因崇尚汉统,军略无双的宋缺上位,实在是北方异族最不愿看到的场面。
  
  而就算傅采林最后还是战死,一些暗地里隐藏的高手也必然继续出手,乃至无所不用其极。
  
  这便是一个专门针对宋缺的连环杀局!
  
  在国家层面已经无望之后,暗地里的反扑势力,当即动用了一切能够动用的手段,要在明面上抹杀宋缺。
  
  宋智虽然也看了出来,却也觉得非常麻烦。
  
  因为他深刻知道自家大兄不仅是一个无双的军略大家,更是一名武者!
  
  早在岭南的时候,宋缺便曾经叹息世间能与他谈武论道者,不过三四人而已。
  
  此时宁道奇已经被杀,他又怎么会错过毕玄与傅采林?
  
  “行之!”
  
  想到这里,宋智隐晦地给了虚行之一个眼色。
  
  后者立即退下,又调拨弓弩手、火枪兵,在四周布围,虽然单人的力量,在大宗师面前就是个笑话,但若上千精锐,悍不畏死,又有精良器械在手,纵使傅采林入了陷阱,也只有被困杀一途!
  
  方明身为一国之主,若非要以武者身份与毕玄论道,刚才只要挥挥手,手下大军一拥而上,纵使毕玄之前毫发无伤,处于巅峰状态,也只有授首一途。
  
  呼呼!
  
  场心炙热之气更甚,令宋智等围观者连连倒退。
  
  位于毕玄对面,承受最多牵制的方明,却似没有丝毫感觉,反而欣慰道:“毕玄你的炎阳奇功,居然已经达至此等境界?距离至阳无极也就一线之差了!当真可惜!”
  
  话音一起,方明肉掌已经带起精巧玄奥的招式,与毕玄拆解。
  
  面对武尊毕玄,他没有动用天刀,反而赤手空拳,展露出无匹的信心,也给围观者带来无与伦比的震撼!
  
  毕玄脸露惊容。
  
  天刀宋缺的掌法极至精巧,化解他línglì决死的攻势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却是对方予他的感觉!
  
  在毕玄的灵觉当中,方明身周仿佛化为了一个黑洞,以超越天魔功空间塌陷十倍的强度,一瞬间便将周围狂热至极的炎阳奇功气场一扫而空。
  
  不仅如此,只是一瞬间,一股极致阴寒,可怖到极点的掌风,便从方明双手间挥发而出。
  
  周围气温骤降,似乎一瞬间就从盛夏三伏天来到了腊八寒冬,滴水成冰!
  
  以极寒对极热!
  
  毕玄蓦然感觉阴寒的气劲,似千丝万缕,从对方的掌缘发出,仿佛蜘蛛网般绵密轻柔,却又连绵不断,圆润不绝,要将自己浑厚无匹的内劲一点点消磨。
  
  此时的他,便仿佛掉入蜘蛛网的小虫,越是挣扎,越是无力……
  
  能将阴寒之劲运用到此等出神入化的地步,纵使阴后祝玉妍来了,也只能甘拜下风。
  
  蓬!
  
  肉掌交接,两人身影飘飞,瞬间对了三掌。
  
  旋即,毕玄高大伟岸的身影,便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三步,嘴唇微微青紫,忽然张口,吐出一团冷雾!
  
  观战者尽皆失声!
  
  任凭谁也想象不到,名震天下的武尊毕玄,居然在与宋缺肉掌相对,三招后便落入下风!
  
  ‘这还是天刀么?’
  
  李渊等人对视一眼,都是从目中看到了不可思议之感。
  
  “不死印法?”
  
  深呼吸之后,毕玄已经强行压住体内伤势,不由道。
  
  他是与方明亲自交手的人,自然对方明的恐怖了解越深,知道刚才方明几乎没有动用本身真气,只是将他的炎阳奇功‘借’了过去,再用一种奇妙的手段,转化为了极致的寒气!
  
  也就是说,毕玄完全是被自己所伤!甚至,方明此时不仅毫发无损,便连真气都没有损耗。
  
  这种能借力打力,不惧群攻,越战越强的功法,一下子就令武尊毕玄想到了石之轩。
  
  “非也!此乃本人的修罗阴煞神功!”
  
  方明道:“生之极致便是死,死之极致便是生!阳极生阴、阴极生阳!毕玄你连这个都不懂么?”
  
  实质上,方明也知晓,要做到此点,至少要身兼阴阳,不能偏颇。
  
  像毕玄这样专走至阴或至阳之路的,纵然懂得其中原理,也是根本做不到!
  
  不说他们,即使是方明,以前纵然能勉强做到,但要在与高手交战中截留对方真气,再生死转化,阴阳随心,施加反击,也是难上加难。
  
  幸好,石之轩的不死印法,给了他足够的启发,也终于令他完成了这一奇功。
  
  这对方明的意义实在非常重大。
  
  毕竟,正宗的天人元神,天地人三才,俱是缺一不可。
  
  不悟通阴阳之变化,又如何能够打造真正的元神?
  
  外面心底有着隐晦期待的宗师高手也是相顾无言。
  
  故事的开头虽然与他们的设想一样,毕玄挑战宋缺,宋缺也慨然应战,但接下来的发展,却是太过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宋缺居然不动天刀,三招便令毕玄负伤?
  
  更不用提,他本身神完气足,一看便是大获全胜,连真气都没有多少损耗!
  
  这让接下来的计划如何实施?
  
  还有,毕玄已经隐隐透露,宋缺至少身负石之轩不死印一样的奇功绝艺,掌握了不死印法的石之轩便敢号称立足不死之地,三大宗师都无可奈何,最不惧群攻,那现在的方明,是否也是如此?
  
  武功已经是天下第一,偏偏又不惧群攻,真气无限回复!
  
  这样的敌人,还能如何应付?
  
  在此一瞬间,他们望着方明修长完美的背影,心里都不由浮现出juéàng之感。
  
  “武尊还请上路!”
  
  方明从来没有放过敌人的打算。
  
  在这一瞬间,他的心里已经起了杀机,淡然一声,如影随形般来到毕玄面前,双手挟裹着修罗阴煞功之无匹寒气,铺天盖地般席卷。
  
  毕玄脸色肃穆,凝重到无与伦比的地步,凝神以对。
  
  呼呼!
  
  寒风冷彻,刚才的炎阳气场,完全被修罗阴煞的阴寒炼狱所碾压覆盖,周围阴风呼啸,滴水成冰,虽是五月,宋智也不由裹紧了身上的衣物。
  
  但下一刹那,惊容再次浮现在他脸上。
  
  因为他发现寒风一下变得不那么阴寒刺骨,反而给他以凉爽之感,令他浑身舒畅,不由想放开内功抵御,但周围几个高手却是牙关打颤,显然已经被寒气所侵,受了小小内伤。
  
  “再退!”
  
  宋智当即立断,下了命令。
  
  心里更是有着骇然之感,知道宋缺掌上的寒气,根本没有丝毫下降,反而变得更加阴寒,外象却又带着丝丝暖意,润物细无声。
  
  这也是‘寒’的最高境界。
  
  就好比毕玄的炎阳奇功,若是到了最高境界,反而不该有着炙热与滚烫,应该好似朝阳一般,温暖而和煦。
  
  阴极生阳、阳极生阴,便是如此了!
  
  看着自己苦求而不得的境界在对手身上展示出来,阴阳转化,生死二气,在方明手上重新演绎,化为了璀璨到极点的招法,拳掌爪指随心而出,无论任何一式都是造化天成,顺乎自然,毕玄一瞬间不由心丧若死,目光中却又带着炽热,有着殉道者一般的觉悟。
  
  朝闻道、夕可死!
  
  虽然知道自己终生无望臻至现在宋缺的境界,但作为一名武者,能死在这追寻极致武道的路上,便也足慰平生了吧?
  
  十招过后,纵使李渊也看了出来,毕玄已经处于绝对的下风。
  
  若非宋缺忌惮武尊毕玄的临死反扑,要以极阴之气不断磨灭对方真力,恐怕毕玄早已命丧其手。
  
  而到了现在,毕玄业已是樯橹之末,数次紧逼,想以同归于尽之法重创宋缺,都是苦求而不可得。
  
  “嗷!!!”
  
  到了最后,毕玄嘴唇青紫,披头散发,忽然扯开衣襟,露出结实的胸膛与精壮的肌肉,仿佛一头苍狼般对空嘶吼起来。
  
  悲鸣之意中,他双拳开天辟地般捣出,将全身劲力汇聚于拳头之上,再也不管不顾自身。
  
  “水利于万物而不争,故天下无物能与之争,是谓上善若水!”
  
  方明脸上浮现出童真之色,身子似动非动,双手似扑非扑,虚实相生之间,连宁道奇都要瞠目结舌的‘散手八扑’浮现而出!(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