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天可汗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下武功,万变不离其宗。
  
  宁道奇的‘散手八扑’,无疑是对道家致虚守静的终极描述。
  
  方明身兼佛、道、魔三家之长,本身便是道家的大宗师。
  
  又与宁道奇交过手,深刻地领悟了他散手八扑之精义,再以自己武功为根基重新演绎出来,赫然就变成了一套全新的‘散手八扑’之法。
  
  当然,若非他以一身兼阴阳二气,能使出‘太阴无极’的根底,换成毕玄来,纵使宁道奇一手一手地解释给他听也是无济于事。
  
  面对毕玄的临死反扑,方明毫不犹豫地将这道家的无上绝技展开,整个人都好似化为了一片虚无。
  
  毕玄的炎阳之力纵然汹涌狂暴,打到空处,又有什么办法呢?
  
  而等到他这最后一击失败,真气回落的那一刻,便是身死之时!
  
  这一点,不仅是宋智看出来了,就连李渊、虚行之等高手都心知肚明。
  
  不论心里是庆幸、是悲伤、还是惋惜,诸多高手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要观看这草原大宗师的陨落。
  
  叮!
  
  就在这一刹那,一道朴实无华的剑光,似天外流星一般,自天街一侧浮现,蓦然插入战局!
  
  这道剑光并不如何璀璨,却带着一种‘看破’的味道,不但看破敌人,更能看破自己,无有遗漏,圆通自在,在修行上,则是看破生命和所有事物的假象,直抵真如。
  
  一剑之下,方明再也无法保持致虚守静的境界,从‘虚无’中退出,也失却了无损击杀毕玄的最佳良机。
  
  对面剑手对这一剑的把握,还有时机的选择,实在已经到了妙至毫巅的化境!
  
  “剑心通明?!”
  
  方明身影一晃,漫天幻影浮现,又尽数收拢,于间不容发之际避开剑锋距离,如玉的手掌中带着无匹的罡气,蓦然对着剑身一弹。
  
  咔嚓!
  
  脆响当中,色空剑从中断开,女剑手浑身巨震,退开两步,绝美的脸上一片惨白,忽然张开樱唇,吐出一小口鲜血。【△網WwW.】
  
  “有刺客!”
  
  此时,毕玄已经发出一声受伤苍狼一样的啸声,硬吃两记火枪,趁着师妃暄引起动乱的良机,撞塌两面围墙,突围而走。
  
  “陛下,微臣护驾来迟!”
  
  虚行之上前数步,背后是一排黑黝黝的枪口,无数精卫从四面八方冒出,将师妃暄围得水泄不通。
  
  “住手!”
  
  就在这个只要一声令下,对面佳人就得香消玉殒的时候,方明忽然下了命令。
  
  他望向师妃暄俏丽的身影。
  
  此时玉人嘴角溢血,脸颊带着红晕,就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仙女忽然被打落凡尘,带着极致的美感,老色鬼李渊已经看得直了眼。
  
  “妃暄为何阻我?”
  
  方明默然片刻,忽然问道。
  
  “毕玄也是追寻天道的大师,妃暄实在不愿他死于人手!”
  
  师妃暄玉手一松,半截色空剑落到地上:“若圣上要杀人泄愤的话,妃暄愿以身代之!”
  
  “我又怎么舍得杀妃暄呢?”
  
  方明面无表情,令宋智亦感到一丝可怕,忽而又带上阳光般的笑意,斥退了卫军,令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也就这一次了!”
  
  他继续开口:“烦请妃暄带话给清惠,若还有下一次,宋某也只好亲自上帝踏峰,向她讨个说法了!”
  
  闻听此言,师妃暄的娇躯蓦然一震。
  
  旋即,她用异常复杂的目光望了方明一眼,才在诸多卫士的注目下,仿佛一朵莲花般飘然而去。
  
  ……
  
  朱雀街上发生的事,不过一场小插曲。
  
  御驾继续启程,在李渊等人的簇拥之下,来到长安皇宫。【△網WwW.】
  
  此乃隋文帝时新修,又经过隋炀帝几次大建,承天门、太极殿、两仪殿、甘露殿、延嘉殿、玄武门等一组组高大雄伟的建筑物依次坐落,华丽非常,又带着浓郁的皇家风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既然李渊已经不是皇帝,家属嫔妃,也尽数迁出,在长安另觅宅院安置。
  
  等到此时,整个皇宫之内,就连守卫都已经被尽数换了一遍,其余太监、宫女、除了极个别的之外也是如此。
  
  方明高举九重,端坐龙椅,神色肃穆,接受着下方众人的朝拜。
  
  不止宋智等人、就连李渊、李建成、李世民三父子也在其中。
  
  “拟旨!封李渊为‘顺势侯’,于长安赐予宅院居住!”
  
  方明下了第一道圣旨。
  
  “多谢圣上!”
  
  李渊当即出列拜谢,感激涕零,知道自己这条老命总算保住了。
  
  此时,大宋一统天下之势,已经无法阻挡。
  
  对于李渊这种曾经称帝的,其实任何新朝都比较忌讳,虽然都少不得要封个‘逆命侯’‘违命公’什么的,但往往下场都不会太好。
  
  但看方明的态度,却还是比较软化,李渊当即心里就落下一块大石。
  
  而此时又想到当初李家众人投降之时,被宋缺特意提到过的李秀宁,眼珠就开始不自觉地转动起来。
  
  在这个时空当中,柴绍、庞玉这几个跟随李世民的将领命不怎么样,在围攻洛阳的时候被巨石砸中,尸骨无存。
  
  李秀宁当即就变成了寡妇。
  
  不过,胡人风气开放,寡妇再嫁,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可惜……若李唐再顽抗一两日,朕就能将他们连根拔起了!”
  
  方明看似目蕴温和之色,心里想得,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李阀内也有聪明人,知道不论顽抗还是投降,都必须坚决迅速!
  
  因此主和派一占上风,第二日李渊就开门献城,礼仪甚是恭敬乃至卑微,令方明想找茬都无处下手。
  
  此时伴随着李阀的投诚,整个关中都是不战而下。
  
  若他不想北方胡人立即造反,就不能杀李家满门。
  
  毕竟,政治便是一门妥协的艺术,若是连投靠之人都杀了,以后还有谁来给方明卖命?
  
  纵使他一直鼓吹‘胡无人、汉道昌’,但也没准备直接将全部胡人杀尽,底下欧阳倩等一批异族将领,也是颇受重用。
  
  “既然强来不行,就只能慢慢来了,分化打击,以汉民为主体,消化之……三代之后,所有熟胡,汉民血统必须占一半以上,五代之后,再也没有胡人,全为汉民!”
  
  “当然,李阀等半汉化的熟胡可以如此,再北的突厥等生胡,还是要彻底消灭的,草原上不是有着规矩,部落灭族之后,高于车轮的男丁都要被杀么?那我便入乡随俗好了!”
  
  方明相当清楚,李阀这等高名大姓,根基都在土地上面。
  
  若是进行转封,甚至直接迁移,将他们搬到汉人腹心,孤立起来。
  
  在失去了胡人支援,汉民本身又强大的情况之下,他们也只能默默汉化,甘当汉之臣妾,如此,数代之后,等到族内的汉人血统过半,甚至可以直接入籍,没有汉胡之区别。
  
  或许,等到百年过去,那些祖上有着胡人血统的,反而还会极力隐瞒,引以为耻呢。
  
  “启禀圣上,宋爽将军,遵令带十兵十万,前来觐见!”
  
  虚行之禀告道。
  
  等到拿下关中之后,汉中便再也不是前线,而变成后方了。
  
  虽然肯定还需要派兵镇守,但不需宋爽此等大将,也不需如此多大军。
  
  早在拿下潼关的时候,方明便发出密令,让对方同样直扑长安,与自己汇合。
  
  这也是他所准备的一张底牌,关键时候的生力军。
  
  李渊等人却是心里一突。
  
  若说,原本的方明大军,在经过与突厥血战,死伤惨重,大军疲敝,还有着破绽的话,等到宋爽十万援军到后,整个关中却是已经固若金汤,再无任何缺漏!
  
  而聪明人想得更多。
  
  宋家此时连下巴蜀、关中,完成当年秦一统六国之局。
  
  江南的少帅军,江淮军不仅是盟友,纵然反水,靠着长江天险,从上游顺流而下,以宋家水师的精锐,也是眨眼可平。
  
  而北方群雄,更加不是对手。
  
  梁师都几乎已经可以肯定淘汰出局,剩下的刘武周、窦建德之流,虽然也算条蛟龙,但比起宋家来,差距何止千万里!
  
  “朝气蓬勃,气吞万里如虎!果然是新朝气象!”
  
  地下一帮原本属于李阀的谋臣武将,如房玄龄、杜如晦等等,又联想到方明之前的安抚政策,不由就有些蠢蠢欲动。
  
  李渊自然也敏锐地察觉到此情况。
  
  可惜现在他已经不是那个李唐帝王,不能压制群臣,除了苦笑之外,又有何用呢?
  
  “此外……”
  
  宋智脸上微一犹豫,又说出一番话来:“菩萨、古纳台兄弟遣来使者,言明只要圣上愿意助他们击败颉利,他们便愿意尊奉大宋调遣,并尊圣上为‘天可汗’!”
  
  “天可汗?”
  
  方明几乎哑然失笑。
  
  果然,草原胡人,又来这一套,打不过,就要跪舔么?
  
  可惜,这个或许令大殿上九成九之人都要羡慕的称号,在方明看来,却是与侮辱无异!
  
  “朕乃汉人之天子,为何要去做胡人之可汗?”
  
  方明冷笑一声,对宋智道:“告诉这三人,要么接受我朝将军之号,为我大宋鹰犬走狗,要么等我大军出塞,将他们一起抹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