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朱雀
    夜色阑珊。
  
      方明换上常服,带领一票宋家家将,连同独孤阀、李阀高手,秘密来到长安城一处。
  
      灯红酒绿,莺莺燕燕,赫然是一家行院所在。
  
      “阴癸派果然死性不改,不过此等烟花之地,消息流通也是一等一的便利,如有任何风吹草动,也方便转移!”
  
      方明对旁边一名身材高挑,面色冷傲的负剑少女道:“只是要委屈独孤卿家了!”
  
      “为圣上效命,万死不辞!”
  
      这名女剑手,赫然是独孤家族的独孤凤。
  
      既然已经选择投降,方明一声令下,原本的高手自然都得拉出来卖命,否则就得抄家灭族。
  
      这名独孤家的天才女剑手,虽然高傲,但也清楚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
  
      “大善!”
  
      方明抚掌一笑。
  
      虽然知道只要自己一句话,甚至连话都不用说,稍稍透露出意思,尤楚红就得将独孤凤洗白白送到他床上去,但又何必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百花丛中过之后,此时方明这方面的**,已经很小了。
  
      目光环视一圈,果然尤楚红也在,除此之外,原本天策府的李靖、红拂女等人也到了。
  
      帝皇之力,排山倒海,无与伦比。
  
      原本还应该有一个晁公错的,但方明知晓对方对祝玉妍余情未了,根本不会让人叫他,非但如此,还将南海派都秘密监视起来。
  
      若想有异动,当即铁血灭之。
  
      说起来也是好笑。
  
      当初晁公错与南海派为了躲他,特意从南海迁移到太原,再到关中,天下兜兜转转一圈,最后还是落到了方明手上。
  
      只是晁公错此人脸皮甚厚,见李渊等门阀跪了,立即紧随其后,带着南海派全体投诚,甚至以参见帝皇之礼朝见方明。
  
      见对方如此上路,念及好歹也是个宗师高手,方明自然也不好意思再斩尽杀绝。
  
      而对方也是聪明人,更懂得取舍。
  
      方明估计,即使知道自己要对阴癸派有所动作,按兵不动的概率还是要超过五成。
  
      只不过他一向喜欢十成把握,才如此行事。
  
      高手全部就位之后,方明一挥手,虚行之当即退下。
  
      不到片刻,众多鳞甲之声便将周围彻底包裹,封锁道路,更有耳力过人之辈匍匐听地,各种工具准备,显然是在监察地底动静。
  
      这种架势,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要发生大事。
  
      再加上宋军刚刚入城,地面不靖,原本就没有几个人的花街柳巷,转眼间便空空荡荡。
  
      方明阳神出窍,以高高在上的天神般视角,已经将躲在行院之内,几个阴癸派的气息牢牢锁定。
  
      旋即,他大模大样地闯了进去。
  
      嘭!
  
      咔嚓!
  
      他身形不动,步履之间,却自动带起可怕的气流,隐隐有雷霆声响,似踏罡步斗间,面前的一切阻碍纷纷碎裂开来。
  
      “原来是陛下亲临!”
  
      后院之内,穿着仕女服,面上笼罩了一层轻纱的阴后祝玉妍、还有婠婠,闻采婷俱在,冷冷注目着方明。
  
      祝玉妍声音清冷:“陛下真的要赶尽杀绝?不嫌逼迫太过?”
  
      “逼迫太过?”
  
      方明几乎哑然失笑:“我怎么记得,对于玉妍,可一向都是手下留情的!”
  
      还不等祝玉妍开口,他就继续道:“琉球岛的东溟派,单美仙母女,一直违我禁令,向关中出售精良铁器,若非宋某一直压着,我宋家水师,早已扫荡琉球,灭此朝食了!”
  
      说到东溟派,这也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
  
      不仅供应天下武器,甚至到了最后,玄武门之变前面,居然连李建成与李世民的军械都还要靠向它购买!
  
      方明那时候就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心里的感觉了。
  
      一国一军,连最重要的兵器都还要靠进口?
  
      特别是,李唐乃是天下第一势力,而东溟派,却不过一个江湖组织,最多有些军事实力。
  
      难道李唐连这样一个小势力都比不过,连最重要的立国之基,军工企业都要全部操持于外人之手?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反正自方明起事以来,无论战马、军械、粮食……都是自用自足,精益求精。
  
      纵使一开始不如东溟派的精良,也绝对不会假于人手。
  
      否则的话,跟太阿倒持,将命脉送给别人拿捏,又有什么区别?
  
      一提到这个,祝玉妍当即沉默下去。
  
      只有边不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阴恻恻笑道:“陛下此言差矣,单美仙与单婉晶早已脱离我们阴癸派,她们所做作为,不干我们任何事!”
  
      “朕与祝玉妍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份!”
  
      方明冷冷一笑,右手已经握上了天刀之柄。
  
      “陛下且慢!”
  
      祝玉妍刚刚运起天魔功,眼前却似有白光微微一闪,旋即隐没下去。
  
      方明右手似乎动了动,又似乎没有丝毫动作,就这么淡然放手。
  
      “宗主……”
  
      闻采婷却扯了扯祝玉妍的衣袖,目光之上满是惊恐。
  
      祝玉妍浑身一颤,望向边不负。
  
      这位魔隐此时的状态非常奇怪,脸上似笑非笑,还带着刚才的狡辩味道,目中却又泛出惊骇之色。
  
      “怎么……”
  
      婠婠精致的脸上满是诧异,小嘴微微张开,显得呆滞而又可爱。
  
      一道血线,这时才从边不负额头浮现,一路过鼻梁,下咽喉,笔直往下。
  
      旋即,一颗颗血珠浮现出来。
  
      边不负再也没有任何言语,整个人就这么均匀地被劈成了两半。
  
      “好快的刀法!好邪的刀法!”
  
      如此相似的场景,立即令祝玉妍与闻采婷想到了当年南陈皇宫当中,和氏璧失窃之时,死的那两个魔门元老。
  
      一个疑惑当场解开,令她们彻底确信当年拿走和氏璧的就是面前的宋缺无疑!
  
      到了现在,方明也丝毫无需再掩饰自己。
  
      纵然天下都知道和氏璧在他手中,也只会觉得物归真主,正当其时也。
  
      “杀此人,实在脏了朕的刀!”
  
      方明冷然一笑。
  
      这边不负乃是祝玉妍的师弟,却娶了她女儿单美仙也就罢了,关键是对于自己的亲身女儿单婉晶还有着非分之想。
  
      方明过来兴师问罪,更是直接将责任推给妻子女儿,人品卑劣到令人发指之地步。
  
      便是祝玉妍,若非为了派内团结,恐怕也早就亲自动手,除了这个祸害。
  
      此时既然此人找死般跳出来,方明也就顺势送对方去死好了。
  
      这个时候,原本死寂的空间似乎才鲜活过来。
  
      不止阴癸派众人,就连跟着方明前来的高手都难以置信。
  
      魔隐边不负,虽然不入魔门八大高手之林,但武功绝对不会逊色于最后的倒行逆施尤鸟倦!
  
      如此人物,虽然大家都知道肯定比不过宋缺,但任凭谁也想象不到,只是天刀一出,对方便当即一分为二,任何人都救之不及!
  
      如此快的刀法,若是劈向他们,在场当中,连祝玉妍都不一定有着把握。
  
      “好刀法,不知道此刀法何名?若以水仙宝刀展开,又有何等风景……可是天刀八诀之一?”
  
      出乎众人预料的,祝玉妍反而对方明饶有兴致地问道,看也不看地上的边不负尸首一眼。
  
      闻采婷之辈都以为是方明势力太强,不得不暂缓报仇之故,却不知道祝玉妍心底也早已暗恨边不负,说不定还要感激方明替她动手。
  
      毕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很多事情,方明可以做,祝玉妍却绝对不可以做,特别是要处置派内元老的时候。
  
      现在的情势很清楚。
  
      方明强,阴癸派弱。
  
      因此纵使方明当着她们的面,宰杀了边不负,祝玉妍的忍耐,在门徒中看来也是理所当然。
  
      弱肉强食,这便是魔门的逻辑。
  
      “此非天刀八诀,而是宋某的‘神刀斩’,用水仙刀施展,还是有些勉强,若以圆月弯刀配合,才是珠联璧合,完美无缺!”
  
      方明慨然道,配合着背后的高手,不远的兵卒,还有刚刚一刀宰杀边不负的威慑,令他的气势一瞬间攀爬至最高峰:“是战是降,阴后一言可决!”
  
      “陛下太凶横霸道哩!”
  
      祝玉妍白了方明一眼:“若妾身要降,不知有何条件?”
  
      “阴癸派全面整顿、东溟派交出琉球,这是两方面!”
  
      方明伸出三根手指,淡然道:“还有一条,便是献上将邪帝舍利!”
  
      “只要这三件事完成,朕便相信玉妍的诚意,还可以为你解决其它的麻烦!”
  
      他一边说,一边似随意踱步,已经来到了花坛角落。
  
      “比如……这个赵德言!”
  
      嘭!
  
      他话音一落,原本松软的地面登时破开,一个高大的黑影忽然窜出,此人必是绝世高手,之前屏息埋伏,现场除了方明之外,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发觉。
  
      只是之前,在方明提到邪帝舍利的时候,饶是以他的修养与忍耐功夫,心脏也不自觉地狂跳了一下。
  
      黑影扑向方明,气势似乎想将他完全紧锁笼罩,五指箕张,似缓似快,拙中见巧,变化无穷,乃赵德言压箱底本领“归魂十八爪”的起手式“朱雀拒”。
  
      所谓“朱雀不垂者拒,如山高昂,头不垂伏,如不肯受人之葬而拒之也”!(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