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舍利 5500补
    归魂十八爪!
  
      此人一出手,在场所有人已经确定必是魔门第三高手,魔相宗之主,赵德言无疑!
  
      而赵德言也不是为了袭击方明,而是为了逃命。
  
      因此,一招‘朱雀拒’之后,他双手左爪变为直急冲射,湍怒有声!另一手变得屈折弯曲,悠扬深缓,幻化万千杀招。
  
      此乃归魂十八爪中最为凌厉的两式——玄武悲泣与青龙妒主!竟然同时施展而出!
  
      如此爪法,不是亲眼目睹,谁都难以相信。
  
      “好,很好!”
  
      纵然被漫天爪风笼罩,方明的面色还是不疾不徐,风轻云淡,忽然曼声长吟道:“玄武为水,衰旺系乎形态,以屈曲之玄为有情,有是形则有是应。……龙蟠卧而不惊,是为吉形,左山形踞不肯降伏,回头斜视,如有嫉妒之情。故虎蹲谓之衔尸,龙踞谓之嫉主。”
  
      在场中人心里都起了一个奇异的感觉。
  
      此时的方明,就好像一个在花园中闲庭信步,寻找灵感的诗人。
  
      而不论赵德言如何努力,手指却连方明的一片衣角都勾不到。
  
      如此差距,已经足以令人绝望!
  
      刹那之间,赵德言已经连攻一十八手,却又被方明尽数避过。
  
      这时候,赵德言狂叫一声,再也不敢停留,伸手在腰间一探,又是一抖,百变菱枪登时笔直刺出,带起恶风,如毒蛇吐信。
  
      此乃他名慑魔门与两域的兵器,通体黝黑,子头是菱形尖锥,不惧神兵利器劈削,还是刀剑的克星,可软可硬、变化无穷,有鬼神莫测之机。
  
      这一枪刺出之后,赵德言再也不看结果,腾飞而起,落荒而逃。
  
      “怎么?赵德言你北边的主子不要你了么?”
  
      方明大笑一声,名动天下的天刀再次出鞘。
  
      锵!
  
      天刀刀尖似乎有着生命一般,径自找到了赵德言菱枪连环中的薄弱点,一刀挑出。
  
      赵德言身体巨震,只觉自己灌注在长枪上的真气尽数被击溃,又反噬而回。
  
      体内气息一浊,令他再也无法借力腾飞,身形当即下坠。
  
      甚至,方明一出手的时候,赵德言便感觉到自己手上的枪已经死了!
  
      他的百变菱枪虽然不惧神兵利器劈削,还是刀剑的克星,但当对手变成天刀的时候,百变菱枪却反而变成了被克!
  
      “魔帅若有来世,记得不要再去投靠突厥!”
  
      方明手腕一抖。
  
      天刀刀尖骤然做出复杂至不可思议的变化,沿着一条完美的弧线落下。
  
      赵德言手上的菱枪登时断为数截,脸上色变,狂叫道:“且慢,我愿投诚……”
  
      但他话还未说完,天刀已经来到他胸前,在心口位置微微一点。
  
      刀尖一触即回,连赵德言身上的衣物都未刺破,但赵德言却是面色通红,捂着心口,嘴里嗬嗬有声,忽然气息全无,倒了下去。
  
      观战者都是知道,刚才宋缺一刀,虽然看似没有伤人,凌厉无匹的刀气,却早已砍断赵德言的心脉。
  
      心脉被断,纵使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希望你早早找了传人,否则的话,等到朕杀了梁师都之后,魔相宗道统恐怕要断绝!”
  
      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赵德言,方明收刀入鞘,淡淡说了一句。
  
      他自然不是可惜魔相宗的典籍。
  
      只是,若魔相宗断流,日后蒙元的魔宗蒙赤行,还有魔师庞斑,又该从何而来?
  
      虽然方明心里清楚,以自己对历史的搅动来看,大唐没有了,蒙古与元朝也极有可能被自己掐灭在摇篮状态。
  
      纵使赵德言留下了传承,日后蒙赤行与庞斑能不能出现,还是两说之事。
  
      “阴后考虑得如何?”
  
      方明一直背对祝玉妍,忽然问道。
  
      他之前当着祝玉妍与婠婠,还有一干魔门高手的面,搏杀赵德言,现在更是背对这帮魔女,展露出对自身武功无匹的信心。
  
      “圣上神威,能格杀赵德言,我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堂堂魔相宗宗主,魔门第三高手,就这么说死就死了,令祝玉妍也不由从心底生起一点悲凉之感。
  
      “如此甚好,否则魔门一日少两派,总为不美!”
  
      方明披上袍子,仿佛一名普通的旅客,就这么飘然而去。
  
      而就在他离去之后,独孤凤等高手挑衅似的冷哼一声,纷纷离去,旋即是铁甲军,神火营的火枪手。
  
      闻采婷等阴癸派高手面面相觑,知道以对方的准备周密,要是最后动起手来,自己这边必然被一网打尽。
  
      “宗主!”
  
      一直等到大军离去之后,一名浓妆艳抹,却又颇带艳色的女子匆忙进来,对祝玉妍行礼道:“刚才大宋官兵,全城大捕,几乎将我们表面上的据点都扫荡了一遍!”
  
      祝玉妍的脸色一下阴沉似水。
  
      阴癸派的弟子也是人,需要衣食供应,甚至是胭脂水粉,花费比普通官宦人家的小姐还要厉害。
  
      不投入如此多下去,又怎么能培养出绝色?
  
      而方明若断了她们的财路,那便很难办了,之前香家被拔除,好大一条财源流逝,整个魔门各派都是元气大伤。
  
      现在若是在北方重来一次,祝玉妍可以肯定,阴癸派日后的开支都成问题,甚至,就连她这个宗主都不得不出去抛头露面,亲自去掳掠、选拔弟子了。
  
      天下大乱,才有魔门蓬勃发展的土壤。
  
      而一旦归于统一,纵使及时转入地下,也必然日夜遭受围剿与打击,苦不堪言。
  
      更不用说,阴癸派明面上的生意,都需要人手来维持。
  
      祝玉妍与婠婠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当中看到了无奈之色。
  
      ……
  
      “这便是邪帝舍利?!”
  
      阴癸派全面投诚之后,她们的‘圣舍利’,自然也被当作战利品,送到了方明的面前。
  
      此时摆在方明之前的,乃是一个巨大的铜罐。
  
      铜罐之中,还有厚厚一层水银,唯有如此,才能彻底将邪帝舍利发出的波动掐灭,不被魔门中人感应到。
  
      由此可见,纵使是阴癸派,对于保住圣舍利,也颇有些信心不足。
  
      毕竟,只要此舍利一露面,当即就会将石之轩引来。
  
      祝玉妍与慈航静斋做了交易之后却秘而不宣,肯定是想凭此布置陷阱,等到确定万无一失之后,再将石之轩引出来。
  
      今日若非阴癸派覆亡在即,她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屈服。
  
      “邪帝舍利!”
  
      只是,阴癸派需要小心翼翼,方明却根本毫无所惧。
  
      纵使天下都知道邪帝舍利在他手里又如何?
  
      想擅闯皇宫,并且从他手里抢东西?纵使毕玄与傅采林联手,也不敢说此大话!
  
      随手一招,水银隔空分开,现出铜罐底部一颗黄色的晶球。
  
      方明握着邪帝舍利,耳边便似乎传来了可怕的战场之景,这些都是历代邪帝留下的残余杂气所带来的幻象。
  
      只不过,在他这个大宗师面前,这点邪气,最多只能算进补。
  
      “好家伙……这里面所积蓄的元精,差不多等于我演武令数次附体的总和了!”
  
      微微闭目,感受着邪帝舍利内部磅礴的元精,方明喃喃道。
  
      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将邪帝内的元精吸尽,从而造就出无匹的完美之躯,底蕴雄浑至极限。
  
      “可惜……其他人的元精,终究是其他人的!”
  
      即使没有演武令附体的匹配精元,方明也不会打这种外来之物的主意。
  
      人之元精、元气、元神、是何等纯粹的东西?怎么能接受外人的?
  
      “不过……有着此物在手,随随便便就可以造就几个宗师出来!”
  
      虽然看不上邪帝舍利,但方明清楚,对于那些终生无望破碎虚空的高手而言,邪帝舍利内的元精,也是一笔极为宝贵的财富。
  
      更不用说,石之轩还要眼巴巴地靠着它治病呢!
  
      虽然结果更坑就是了。
  
      “陛下……石之轩求见!”
  
      果然,方明刚刚把玩了邪帝舍利一会儿,一名内监便匆匆来报。
  
      “宣!”
  
      方明一笑。
  
      “启禀圣上,小臣已经擒得尹祖文!”
  
      石之轩进来行礼,目光却专注在邪帝舍利之上,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之色。
  
      ……
  
      当方明在长安大展拳脚,打压不服之际。
  
      宋军与突厥大战,还有长安之役的结果与影响,也在不断扩大,外传出去。
  
      潼关。
  
      “陵少,你猜猜我带来了什么消息?”
  
      寇仲找到徐子陵,脸上苦得似乎吃了一株黄连:“宋缺大胜突厥,斩首二十万,李渊投降,天下已经姓宋啦!”
  
      徐子陵一震,目光中罕见地浮现出迷惘。
  
      毕竟,师妃暄之前一直对他述说的理由,都是若不能尽快统一天下,必然陷入突厥入侵的可怕结果当中。
  
      但现在,突厥都被宋缺放翻了,这一切假设的前提也不复存在。
  
      “老爹那边怎么说?”良久之后,徐子陵才问道。
  
      “还能怎么说?”
  
      寇仲摆摆手道:“反正我也不想当皇帝,正好趁机解散少帅军,向宋家全面投诚,我与你回扬州去读书种地……”
  
      徐子陵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只怕你耐不住这性子!”
  
      旋即面色转为肃然:“我虽然之前的决定不变,但支持你解散少帅军,毕竟,在天下即将统一的情况下,再保留他们只是徒惹战祸。”(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