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盛世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乖乖我的娘!”
  
  寇仲哀叹一声,在徐子陵旁边躺了下来:“不要跟我说你还没有放弃你的决定!”
  
  “我想得很清楚了!”
  
  徐子陵道:“宋缺能打天下,却不一定是一个好君主,宋家的天下不会变,但需要一位仁慈的皇帝!”
  
  “你属意哪个?”
  
  “宋师道如何?又或者宋智?宋鲁?”
  
  ……
  
  这里还仅仅是潼关。
  
  在北地群雄的议事厅当中,宋家、宋缺之名,更是不知道被多少次咬牙切齿地提起。
  
  能在数月内连破洛阳、长安、又击败突厥,宋军已经以自身实力证明了,乃是天下第一的军队。
  
  这留给其余蛟龙的余地,就很小了。
  
  要么就臣服,要么就继续反抗,只是,这次却连最大的粗大腿突厥都无法倚之为臂助了。
  
  在这其中,徐圆朗势力较弱,早早就表示了投靠之意。
  
  至于刘武周、窦建德,却还是实力雄厚,有着成龙之望,想要再挣扎一下。
  
  只不过此时宋家乃天下第一势力,本钱过人,方明当即不慌不忙地布置。
  
  先是接受了寇仲与杜伏威的降表,正式接手这两人的势力与地盘,旋即带着李阀、独孤阀等一干胡人贵族班师洛阳,留下大将宋爽镇守长安。
  
  之后,方明坐镇中枢不动,命宋师道与徐圆朗围剿宇文阀留下的残余势力。
  
  有着宋缺这个天下第一高手加天下第一名将坐镇洛阳,刘武周与窦建德派出来的大将宋金刚与刘黑闼都是不敢冒犯,龟缩回去。
  
  天下至此无事。
  
  等到贞观二年的时候,南方宋鲁也彻底接手江都,完成了南方大一统。
  
  此时,方明手下的大宋在版图上已经全面超越曾经历史中的南宋,直追北宋时期。
  
  休整一年之后,方明再建神火军,规模达到十万,南方稻谷丰收,亩产二至三石更是增加了他的底蕴。
  
  到了贞观三年初,起兵五十万,自洛阳而出,目标直指北方割据的刘武周、窦建德、还有罗艺等诸侯势力。
  
  此时无论是谁,都知道天下之主必然是宋家,一路箪食壶浆,享受王师般的待遇。
  
  方明却不怎么急于求成,反而与这两大诸侯不断对峙,又派人与罗义联系,招降此人,并诱使出兵,直捣窦建德的后路。
  
  他此举,便是看准了刘武周与窦建德以一州之地抵挡一国,不论粮草、兵员都是不足,要临之于堂堂正正之师,从正面战场不断纠缠,将他们活活拖死!
  
  在比拼消耗上,有着一国的宋家自然不会输给这两人。
  
  因此,只要将领不是太傻,绝对没有落败之可能!
  
  方明也懒得亲自动手,将他们交给宋师道挂帅处理,想必宋师道绝对不会放过这最后一个搜刮声望之良机的。
  
  贞观四年。
  
  被罗艺多次骚扰后方,窦建德治下民生凋敝,军粮供给不足,多次发生骚乱。
  
  趁此机会,宋师道多次发动猛攻,夏军大败,连带刘武周的军营都被冲散。
  
  宋师道追杀三十里,斩杀宋金刚、刘黑闼等大将,又生擒刘武周、窦建德二人,名声震动天下。
  
  世人这才发现宋家居然有此麒麟儿,不论武功、军略,都是不逊色于乃父的天才。
  
  可惜之前天刀光芒太盛,因此才被掩盖。
  
  刘武周、窦建德一被擒,中原九州登时尽数落入大宋之手,天下一统!
  
  贞观四年,方明下诏,定都洛阳,再召集麾下将领、文臣、议定官爵之赏,同时献俘太庙,以扬国威。
  
  此乃大宋立国以来第一盛事,因此也发函至突厥、高丽、甚至龙泉,邀请各可汗、国主参观。
  
  一瞬间,天下焦点,尽数聚集在洛阳城之中。
  
  ……
  
  “又到洛阳!”
  
  此时四海升平,战乱结束之后,作为新都城的洛阳,立即恢复了人气。
  
  寇仲与徐子陵并肩走在宽阔的街道上,他们两人一个英武、一个俊秀,更带非凡之气,如钟山之玉,很是吸引眼球,甚至,不少经过的火辣女子还肆无顾忌地对两人抛着媚眼。
  
  “陵少……”
  
  寇仲却似乎有些不满地抱怨:“你是否有感觉我们的魅力下降?我记得上次咱们两个,在洛阳城内可是更受欢迎的,怎么这次收到的媚眼却少了不少……”
  
  徐子陵摸了摸鼻子:“那仲少你可记得,上次我们来这,还是王世充掌权,城内胡人居多,风气开放,现在宋家上位,提倡汉化……”
  
  “难怪!”
  
  寇仲苦笑道:“实际上,看到这幅场面,我就觉得宋缺做得不错,只是胡人数目,似乎的确少了很多……”
  
  “除了民族政策方面,宋缺的理念,还有胸襟,的确是能将中原带至盛世的雄主!”
  
  徐子陵说了一句,与寇仲一起沉默。
  
  他们虽然交卸了军权与少帅国,但身在江湖游走,对于底层的变化,自然看在眼里。
  
  宋朝在宋缺的治理之下,的确一片欣欣向荣,又引进稻种,南方每年都是‘大熟’,虽然接连用兵,但国内反而见不到饿殍,官府组织流民开垦荒地,都是一副朝气蓬勃之景。
  
  而汉人上位,带来的则是风气的转变。
  
  从崇尚胡服,到汉人冠冕的重新兴起,又好似一个轮回变化。
  
  徐子陵很清楚,虽然在下层百姓身上,一种全新的,融合汉服庄重,胡服轻便的新型衣冠,正在全面兴起。
  
  但在上层贵族当中,却是涌起了一股‘复古’风潮,不用看便知道是在追随宋朝的脚步。
  
  “自宋缺掌国以来,胡人特权被废除,南方汉风重新抬头,几个胡人大贵族更是被连根拔起!就比如宇文阀!”
  
  寇仲低声道。
  
  原本的四大门阀当中,李阀与独孤阀虽然投降较早,却也被方明尽数带到洛阳,在眼皮底下安置,此时都夹着尾巴做人,势力大减。
  
  至于宇文阀?更是被连根拔起,所有族裔尽数贬为奴隶。
  
  不止是他们,还有几家胡人大权贵,都先后被以家中收藏铠甲,图谋不轨等名义夷灭,家产充公,族人贬为奴。
  
  基本上,就是做苦工做到死的节奏。
  
  宇文化及与双龙有仇,对于宇文家的遭遇,寇仲与徐子陵便是知道了也最多感叹一句,不会插手。
  
  但北方寺庙香火冷落,产业被官府接收,乃至推翻原本三世佛,重立汉人佛像,都令徐子陵这个自带干粮的‘佛子’心里颇为不满。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忽然间,两人面前人影一闪。
  
  一个穿着男装,文士打扮,气质优美如仙的女子忽然出现,插入他们中间,似好友般并肩而行。
  
  双龙先是一惊。
  
  他们的武功,经过这几年的磨练,早已今非昔比,能突破他们灵觉至此的,绝对非同小可。
  
  而当见到佳人倾国倾城的面容之后,寇仲却是苦笑了下:“原来是师仙子!宋朝进入盛世,我们两个游历四方的小子也只能来洛阳看看,有没有什么活计可以干干,免得在老家种田饿死!”
  
  “少帅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
  
  师妃暄抿唇一笑,带着两人在洛阳街道中一边穿堂过巷,一边道:“现在南方稻田大熟,想必便是少帅食量惊人,也是不怕挨饿的!”
  
  似闲聊般几句,却极大地拉近了三人的距离。
  
  徐子陵心中忽然浮现出一种亲切感,只觉得之前多年不见,心中浮现出的那点隔阂正在飞快散去。
  
  三人一路前行,周围的环境却是越来越安静清幽。
  
  直到一座破败的尼姑庵之内,师妃暄才幽幽一叹:“此时洛阳城内风起云涌,两位又何必要来凑这个热闹呢?”
  
  “妃暄!”
  
  看着佳人轻蹙的秀眉,还有旁边这破败庵院的惨状,徐子陵心里蓦然浮现出一股冲动,脱口道:“妃暄你若有什么疑难,只管跟我说!徐子陵一定全力为你办到!”
  
  师妃暄的脸上骤然绽放出一抹惊喜之色,似花瓣带珠,令旁边的寇仲都几乎看呆了眼。
  
  “唉……子陵可知道自从宋朝开国之后,宋家威势一日胜过一日,此时的洛阳城中,已经满是他们的高手,更布置了天罗地网,你们两个一入洛阳城,消息恐怕就到了虚行之的案头了!”
  
  师妃暄平静道。
  
  “哦?为何如此紧张?”寇仲当即好奇发问。
  
  师妃暄道:“这自然是这次宋朝擒拿刘武周、窦建德、献俘太庙,声势浩大,更邀请了高丽、突厥、龙泉之主过来观礼!”
  
  她的声音轻柔,却又不带丝毫杂色,空灵绝响,令人觉得光是听她说话便是一种享受:“而大宋势大,各国国主不敢拒,动身前来,除此之外,各国武学大师也纷纷受到了邀请……光是妃暄所知、高丽的弈剑大师傅采林、龙泉的天竺狂僧伏难陀……还有养伤至今方才痊愈的武尊毕玄,都会如期而至!”
  
  “乖乖……”
  
  寇仲吐了吐舌头。
  
  毕竟,师妃暄嘴里的每一个名字,都有着震动天下的能力。
  
  可惜他是个越热闹越不怕的货色,当即笑道:“如此盛事,我们当然也要掺一脚哩!”(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