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大明尊教
    “小僧遵旨!”
  
      伏难陀当即眼睛大亮,拜了下去。
  
      他虽然被方明折服,终生不敢再与方明做对,但对增强本身实力,扩张自己教义,还是很有兴趣的。
  
      更何况,还有方明在背后支持他。
  
      “只是……”
  
      答应下来之后,伏难陀当即面露难色:“草原传教,有着三大疑难!颉利、毕玄、还有大明尊教!”
  
      “这个你放心!”
  
      方明既然已经做了决定,自然有着全盘的打算,闻言当即摆了摆手:“突厥方面,菩萨、古纳台兄弟已经接受我朝将军封号,颉利自顾不暇,再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来惹你!至于毕玄?他这次既然前来,就不要再想回去了!”
  
      “还有大明尊教?”
  
      方明脸上浮现出杀意:“此教派不仅在草原争夺信仰,此次更是秘密潜入洛阳,还想浑水摸鱼,在天变中分一杯羹?天真!”
  
      一听到宋缺此言,伏难陀却是瞬间在心里给大明尊教判了死刑。
  
      若是之前天刀不知,那大明尊教或许有着捡便宜的可能,但现在,却跟取死无异,还是自取死路的那种!
  
      哗啦啦!
  
      甲胄拖地,一名将领大步走入,向方明拜下:“启禀圣上,我们已经探得大明尊教洛阳秘舵所在,神火军,禁卫军皆整装待发!”
  
      “甚好!伏难陀!”
  
      方明起身,天刀悬挂腰间,自然而然便有着一种一言决生死的可怕威势。
  
      “小僧在!”伏难陀大声答应着,心里隐隐激动。
  
      “跟朕去杀人!”
  
      方明大笑一声,漫步走出宫殿。
  
      ……
  
      “启禀圣上,我已经打探到大尊许开山与善母莎芳之下落,确定此时他们正在秘舵无疑!”
  
      荣凤祥一身道袍,跟在方明背后,轻轻说道。
  
      大明尊教源于波斯‘祖尊’摩尼创的‘二宗三际论’,讲的是明暗对待的两种终极力量,修持之法是通过这两种敌对的力量,由明转暗,从暗归明,通过明暗的斗争,还原太初天地未开之际明暗各自独立存在的平衡情况。
  
      此教以大尊和善母为领袖,又分为明系和暗系两大系统,明系以五明子为首,专责宣扬宗教;暗系以原子和五类魔为尊,专责铲除异已,是教内的刽子手,秘典有《娑布罗、干》、《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等等。
  
      这其中的《御尽万法根源智经》,连石之轩也要看入眼抢夺,显然别有一番精彩。
  
      “荣凤祥,你做得很好!”
  
      方明看着不远处的宅院,识神中便捕捉到几个强大的气机,当即点头,淡淡夸奖了一句,令荣凤祥面露喜色。
  
      这妖道之所以能如此快地找到大明尊教据点,完全因为他女儿荣姣姣便是五明子之一!
  
      大明尊教以为荣凤祥是在与大宋虚与委蛇,却不知道在强弱对比之下,荣凤祥当即毫不犹豫地与荣姣姣一起,将大明尊教卖了个干净。
  
      毕竟,此时的大宋已然一统,最近的荣凤祥更是跟在方明后面,恢复道教传统,振兴道门,风光无限。
  
      与这个相比,大明尊教又能给出什么好处?
  
      并且,就算大明尊教此时已经不再信任荣姣姣,方明的手上却还有着另外一张秘密底牌。
  
      那就是前任洛阳之主——王世充!
  
      此人乃是大明尊教上代的原子,地位尊崇,仅次于善母与大尊。
  
      等到李世民攻取洛阳之后,他见机得快,投降后前往关中,还是颇受优待。
  
      现在方明攻取下洛阳,自然也拿了王世充全族在手。
  
      王世充一直以为自己原子的身份隐藏得很好,结果被方明找上门来,三木之下,还是什么都交待了。
  
      此人本是原子,又是洛阳之主,自然曾经为大明尊教打理过不少洛阳事物,要是还不知道大明尊教的落脚点才是见鬼!
  
      ……
  
      夜幕降临,灯火阑珊中,一座五进的庞大宅院已然在望。
  
      方明挥了挥手,麾下高手当即散开,密密麻麻地从远处包围。
  
      他自己则是带着伏难陀,荣凤祥,荣姣姣三个,大摇大摆地从宅院正门闯入。
  
      “荣姣姣!你居然背叛明尊!!!”
  
      荣姣姣以口令叫开大门,里面三人一见方明、伏难陀、原本有些疑惑的眼神骤然冷厉起来。
  
      这三人一个瘦高长面,长相颇有点吊死鬼的味道,两眼不时翻露眼白,武器是一根重铁杖,看上去至少百斤以上。
  
      一人中等身材,肩膊宽横,容貌凶恶丑陋,狮子鼻头红点满布,用的是双刀,脚步沉实,该是擅长攻坚的悍将。
  
      最后一个长得还算顺眼,白净面皮,眼睛似醒非醒,还有几分文秀之气,背上长剑仍未出鞘。
  
      “嘻嘻……良禽择木而栖,圣上他老人家亲自来送你们上路,乃是你们的福分哩!”
  
      魔门中人果然都是自私自利之辈,荣姣姣非但没有羞愧,反而风情万种地白了对面三人一眼,笑道:“启禀圣上,这三人乃是鸠令智,阔羯,羊漠,皆是五类魔中的一员!”
  
      “嗯,既然如此,也不必留着了!”
  
      方明一眼就看出来,这三人内功精深,放在江湖上也堪入顶尖好手之林:“大尊、善母、还有五类魔、五明子都交给我,你们将其它喽啰杀了,不要放走一个!”
  
      话音一落,他的手已经握上了天刀之柄。
  
      “啊!圣上?你是宋……”
  
      阔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到方明的天刀已经出鞘!
  
      锵!
  
      天地立交,天刀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弧线,更似乎压迫周围虚空,封锁生死,阴阳、乃至一切!令对面的三人不得不硬接他这一刀!
  
      刀光在半空中三闪,又似乎化为三道直线落下。
  
      方明收刀入鞘,头也不回地向深处走去。
  
      鸠令智,阔羯,羊漠面色呆滞,额头忽然浮现出一条血线,整个人裂成两半!
  
      一刀中分!
  
      虽然早知道天刀宋缺刀法有着鬼神莫测之能,但见到方明亲自动手,给人的震撼还是无与伦比的。
  
      “动手!”
  
      荣凤祥第一个清醒过来,与荣姣姣杀向其它大明尊教的喽啰。
  
      虽然是喽啰,但能带来中原的,也是教中精英,但要在荣凤祥这个老魔头,还有伏难陀手上逃命,却还是太嫩了一点。
  
      “阿弥陀佛!”
  
      伏难陀高宣佛号,天竺魔功展开,浑身任意关节皆可扭曲,整个人都似变成了一台锋利的杀戮机器。
  
      荣凤祥下手也不慢,长剑倏出,罡气四溢,大明尊教的弟子纷纷中剑倒地,死状极其惨烈。
  
      这两人一个是宗师,一个是魔门八大高手之一,放手之下,当即将大明尊教的精锐杀了个血流成河。
  
      方明脚步不停。
  
      他灵识扩散,将房屋内最深沉厚重的两个气机牢牢锁定,等到外面的神火军已然就位之后,才施施然走入内室。
  
      呼呼!
  
      一进房门,两蓬毒烟、混杂着火焰当即扑面而来。
  
      方明面色不动,天刀倏出,劈开烟雾,连带着将后面两名艳女也斩为了四半。
  
      没有再去管地上可能是水姹女或者火姹女的尸首,方明的目光,径自落到了大厅中心,一名媚态横生的半老徐娘,还有带着枭雄气质的中年身上。
  
      “善母莎芳!还有大尊许开山!”
  
      虽然只是第一眼,但方明已经确定了对面两人的身份。
  
      莎芳与许开山面色凝重,显然是在为方明刚才的辣手,以及凌厉的刀法而吃惊。
  
      许开山嘴唇蠕动,就要开口,但方明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天刀再次出击,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圆圈,刀气四溢,外圆内方,又似外方内圆,刚柔并济的刀光连闪,将莎芳与许开山一起囊括了进去。
  
      许开山身影一晃,无匹的劲气扩张而开,心里仍自有些难以置信。
  
      他与莎芳联手,威力绝对不止一加一这么简单,纵使遇到了大宗师,也可抗衡一二。
  
      之前,见方明识破,已经准备认输服软,却没有想到天刀却居然真的动手!
  
      不止动手,对方的功力也似乎无穷无尽,居然真的将自己与善母压制住,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他已经没有念头再去想了。
  
      因为在下一刹那,无匹的刀气便汹涌而来,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一般,寻找着他劲气中的破绽而入,令许开山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应对,因为若是稍微疏漏一丝,他立即便会死的惨不可言!
  
      许开山还能有着想法,莎芳现在却是连话都几乎说不出来了。
  
      原本的善母面如满月,体形丰腴诱人,气质高贵,穿锦靴,戴貂领,身穿紫金百凤衫、杏黄金钱裙,头结百宝花髻,长裙前据拂地,后裙拖拽尺余,双垂红黄带,予人飘逸灵巧的感觉。
  
      但现在,方明刀气一至,她发髻当即散乱开,被随后而来的天刀逼迫得手忙脚乱。
  
      “圣上真是毫无怜香惜玉之情哩!”
  
      莎芳似深情款款地瞥了方明一眼,面上挂着迷人的笑容,手里忽然浮现出一枝银光闪闪,长约两尺像饰物多过像武器的银棒,乃是她名震回纥的‘玉逍遥’!(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