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全灭 5700补
《婆布罗、干》乃是大明尊教的无上щww..lā
  
  善母莎芳另辟蹊径,从《婆布罗、干》中演化出了一套‘逍遥拆’,共有二十八式,每一式都变化无穷,乃是能令石之轩都赞叹不已的奇功绝艺!
  
  此时被方明逼到极处,玉手一探,银棒当即化为漫天光影洒落。
  
  却是在刹那间以迅疾无伦的诡异手法,从不同角度向方明虚点十五下,发出十五道凌厉的劲气,有些直接攻击方明的要害,一些看似击往空处,实际上却封死了方明闪躲的任何变化。
  
  十五道劲气=,便像十五支气箭,把方明完全笼罩在内。
  
  “嗯,还算有点看头!”
  
  方明天刀一横,虚空中便似多了一面铜墙铁壁。
  
  不论刀身、刀尖、刀柄、都似乎化为了武器,将逍遥气箭尽数接下,守得滴水不漏。
  
  他的刀法曾经就连宁道奇散手八扑的千余飞鸟气劲啄击都可轻松接下,与之相比,善母莎芳的逍遥气箭又算得了什么?
  
  “许开山!你最大的错误,便是不该来中原放肆!”
  
  方明一刀迫退莎芳,长啸一声,仿佛幻影般来到许开山面前,天刀落下,刀刃上更似乎有着雷电轰鸣。
  
  许开山双手似穿花蝴蝶般高速移动,蓦然幻化出无数光影,双掌一合,竟然于间不容发至极将天刀刀尖钳住。
  
  但随后,他的脸色就是狂变。
  
  手上皮肤,还有识海的灵觉,令他感受到方明刀尖上一阴一阳,太阴真水与太阳真火两股极致的力量互相缠绕,险险维持在平衡状态,就好似一个极不稳定的火药库。
  
  而他的这点外力,就好似那一点火星,骤然打破了这平衡。
  
  轰!
  
  太阴真水与太阳真火蓦然相遇,旋即炸开,至阳之气与至阴之气肆虐,又化为了更加恐怖的力量,将许开山手上的真力打击得溃不成军。
  
  旋即,天刀毫不犹豫地落下,将面露惊容的许开山劈成了两半。
  
  “敢赤手空拳来抓我的刀锋,你以为你是宁道奇么?”
  
  方明吐槽了一句。
  
  他此次的刀法,乃是模拟燕飞的仙门剑诀,小三合而创。
  
  以至阴之气与至阳之气融合的爆炸性力量,摧毁世间的一切阻碍。
  
  不要说许开山,纵使毕玄与傅采林来了,也绝对不敢硬接他此刀。
  
  看着刹那间一分为二的许开山,莎芳的表情似呆滞一瞬,忽而撮唇长哨一声,曼妙的身影就要好似御风遨游一般飘开。
  
  但方明根本没打算放过他。
  
  幻魔身法展开,刹那间就横掠出十丈,挡住莎芳的去路:“善母欲往何处?”
  
  在说话当中,他的刀锋上又是电闪雷鸣,小三合炸开,将莎芳的真力击溃,天刀旋即劈断玉逍遥,点在莎芳腹心。
  
  气海被破,莎芳顿时武功全废,萎顿在地,又被方明抓着咽喉提起。
  
  “圣上神威,小子烈瑕,愿为圣上走狗,万死不辞!”
  
  从方明进门,再到与许开山、莎芳交手,一杀一擒,中间不过短短几个呼吸,满屋子的魔头几乎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莎芳就被方明好似提鸭子一般抓到了手里。
  
  就在这时,一个面目英俊,却带三分邪气的青年忽然上前一步,跪倒在地。
  
  “原来是妙空明子!”
  
  方明一笑:“倒也算识时务,可惜,你若真的聪明,就该早早自尽的!”
  
  “什么?”
  
  烈瑕心里巨震,一个凌空倒翻,身影已经向着窗户扑了过去。
  
  刀光一闪!
  
  他身影却在半空中落下,翻倒在地,眼珠暴突,咽喉上赫然插着一柄寸许长的小刀!
  
  “奉上谕,杀光大明尊教,一个不留!”
  
  此时,外面的大军也完成了合围,将宅院封锁得水泄不通,再配合高手剿杀。
  
  咆哮声,惨叫声隐隐,可见大明尊教的精英,这次必然全军覆没。
  
  “不知天时,螳臂当车,说得是否就是善母你们一行人呢?”
  
  方明望着手里佳人的玉容,悠然说道。
  
  “原子会为我们报仇的!”
  
  莎芳披头散发,沙哑的声音却从喉咙中挤出。
  
  “你难道是在说我这逆徒?”
  
  窗户炸开,石之轩如神似魔的身影大踏步而入,手上还提着一人,令莎芳不由瞳孔紧缩,花容变色。
  
  这不仅是看到原子被抓的惊骇,更是联想到宋缺既然叫邪王前来,就必然不会让大明尊教的人走掉一个。
  
  “杨虚彦?!”
  
  方明肯定道。
  
  “原来圣上也认得小徒?”
  
  石之轩面上带着恭敬与礼貌之色,就好像一个彬彬有礼,又误入宴会的文人墨客,眼神中再无迷惘,可见得到邪帝舍利之助后,已经从精神分裂中彻底走了出来。
  
  “虚彦啊……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又为什么要去投靠大明尊教,还当了他们的原子呢?”
  
  石之轩对杨虚彦温和说着,脸上的表情似痛心疾首,又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怪我,可为师也有难以言喻的苦衷,你杨家天下,终究不过幻梦一场!”
  
  他此时脸上的表情柔和到了极点,就好像一个循循教诲,慈祥和蔼的老师慈父,但杨虚彦的眼神中却是有着说不出的恐惧。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治愈疾病,回复谈笑杀人邪王本色石之轩的恐怖!
  
  “饶……饶命!”
  
  他挣扎着,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来。
  
  “唉……你果然知我心意,这真是我最难做出的决定!”
  
  石之轩看着杨虚彦发白的面孔,脸上却浮现出欣慰之色,手上劲气呼啸,真力涌动,震断了杨虚彦的心脉。
  
  嘭!
  
  杨虚彦的尸首倒在地上,石之轩却取出一个铁盒,双手奉上:“臣听闻圣上在寻找大明尊教宝典,特献上《御尽万法根源智经》,还请圣上笑纳!”
  
  啪!
  
  方明手腕一用力,顿时让呆滞的莎芳也追随着杨虚彦而去。
  
  “既然卿家一片好意,朕就心领了!”
  
  方明哈哈一笑,将铁盒收下。
  
  自然是知道,这杨虚彦乃是大隋前太子杨勇之子,石之轩将他收归门下,未尝没有着将来扶持为傀儡的意图。
  
  而等到杨虚彦上位之后,石之轩就可以国师的身份安插魔门,完成统一天下,击败慈航静斋的壮举。
  
  但他千算万算,却没算到宋家异军突起,令之前种种谋划都做了无用功。
  
  此时当着方明的面斩杀爱徒,也是显示投靠决心的意思。
  
  “石爱卿能大义灭亲,朕心甚慰!”
  
  方明淡淡夸奖了一句,旋即似不经意间说着:“朕听闻,石爱卿还有一徒,名为侯希白的,整日流连花丛,也不是正途,还是早日找来洛阳,朕特批他入礼部办差!”
  
  石之轩身子一颤,旋即道:“臣领旨,多谢圣上!”
  
  此时他微微躬身,下一刹那却又如同幻影般挪移出数丈,不死印法展开,两名见势不妙的大明尊教高层当即脸露诡笑,径自气绝倒地。
  
  “横行无忌,谈笑杀人……”
  
  方明见着石之轩纵横来去,杀人如麻的手段,再与之前那个彬彬有礼,温文儒雅的大臣一对比,不由在心里暗自吐槽:“怎么感觉石之轩的精神病越发严重了?”
  
  有着天刀压阵、邪王出手,当即就将厅堂内剩余的五明子、五类魔什么的杀了个干净。
  
  走出门外,虚行之战袍染血,上前行礼:“启禀圣上,大明尊教除大尊、善母、五类魔、五明子之外,此次前来洛阳的共计一百二十七人,被当场格杀一百零八人,还有十九人突围而出,被神火军击毙,无一漏网!”
  
  “嗯!”
  
  方明挥挥手,侍卫进入大厅,将大尊许开山、善母莎芳的尸首也一一搬出清点。
  
  “圣上神威!”
  
  见着此幕,不论哪个高手,都是心里发寒,不由高声呼道。
  
  特别是荣姣姣,心有余悸地瞥了莎芳的尸首一眼,知道若不是荣凤祥反正,带着她一起投靠大宋,恐怕今日从这里运出来的尸体,便又要多上一具了。
  
  “传旨,将这些尸首砍下首级,全部悬首示众!”
  
  方明毫不犹豫地下了命令:“并明文写出朕之令喻:九州逐鹿,乃中原汉民之事,任何外族邪教,敢来窥视神器者,皆杀之!”
  
  这语气,血淋淋,更带着尸山血海一般的味道,以大明尊教上下首级配合,所发出的威慑力也是无与伦比的。
  
  石之轩却是蓦然一颤。
  
  他是绝顶聪明之人,却是知道方明发此谕令,是针对谁的了。
  
  再联想到宋缺争夺天下以来,逐胡人,败突厥,抑佛教……一桩桩、一件件,心里不由更寒。
  
  知道这次的檄文,便相当于总攻令,或许也是最后的警告。
  
  只是,魔门历代的宿愿,却要在外人手上完成么?
  
  想到这里,心里又不由有些怅然若失。
  
  其中的千滋百味,还有重重矛盾,又岂是能用言语述说的?
  
  ……
  
  第二日,百余颗血淋淋的首级就挂在了洛阳城门,旁边还标志了姓名、罪状。
  
  在一般百姓看来,或许没有什么大不了,但在武林之中,特别是靠近草原,知道大明尊教厉害的范围里面,所引发的惊涛骇浪,简直无与伦比,以恐怖的速度向外传播开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