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傅采林 5800补
“生命何物?”
  
  方明忽然脸露微笑,右手抓WWW..lā?·
  
  一抹微光浮现,似暗香疏影,又似飘渺幻觉,倏忽不见。
  
  傅采林身体一瞬间紧绷,旋即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傅采林你问我什么是生命?”
  
  方明指了指旁边的盖苏文。
  
  此时,一道血线自盖苏文额头浮现,又蓦然下落,神刀斩之下,令他整个人都变成了均匀的两半。
  
  纵使盖苏文此时刀道已至宗师级别,在方明面前,还是渺小得仿佛一粒尘埃。
  
  “那我告诉你!这便是生命!生亦璀璨,死亦无息……终归渺小,对于苍茫的天地,还有至高的大道,便如蚂蚁与鲲鹏,不可以道理计!”
  
  “说得好!”
  
  傅采林目光投向夜空,以丝毫不含任何情绪波动的平静语调道:“这是一个充斥着疯子和无知的世界,没有足够的力量,你将被剥夺享受生命神迹的权利。国与国间如是,人与人间如是。”
  
  “凡人皆要死,死后又如何?我想到的是整个民族的长远利益,想到由你一手建立的强大帝国的可怕处,对我们来说,只有重现杨隋之前中土四分五裂的局面,我们才有和平安乐的日子,杨广正是最好的例子,一旦中土强大,就是中土以外的国家遭殃的时候,而眼前却是我傅采林为我国奠立长久和平的唯一机会!”
  
  “多谢你坦然相告,其实对我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方明感觉到了傅采林与毕玄、宁道奇的不同。
  
  若说宁道奇是致虚守静的道者,那毕玄便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本色突厥人,唯有傅采林,身上充满了一种对美好的追求。
  
  若是换一个环境,血统,或许他是最好的挚友。?·?
  
  “道不同,不相为谋,傅采林你要为国家民族考虑,宋某同样也是如此!”
  
  方明续道:“你之英雄,我之仇寇!我实在很怀疑,你能将傅君瑜和傅君嫱谴走,显然是预见到了危险,却将盖苏文留下……”
  
  对于方明而言,要振兴汉统,自然要打压其它民族的武道天才。
  
  毕竟,大唐双龙还是一个武道世界,有着一个大宗师守护的民族,与没有的完全是两码事。
  
  而外族当中,突厥有着可达志、跋锋寒、高丽有着盖苏文,都是与双龙资质类似,有望大宗师的天才型武者!
  
  如此强敌,不趁着还未成长起来扼杀掉,难道还要留给后人麻烦么?
  
  可达志死于汉中之役,盖苏文刚才也被方明斩于刀下,至于跋锋寒,也早早派出高手监视,随时准备伏击刺杀。
  
  虽然说时势造英雄,但此等气运种子,死一个少一个,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替代品的。
  
  如此一手,更打压了外族气数,其中种种,外人不懂的,便是绝对不懂。
  
  “苏文的野心很大……”
  
  傅采林看着盖苏文的尸首,眸子中却是浮现出一丝矛盾与痛楚:“我觉得他的铁血统治必然会将高丽带入战争的深渊,但除了他之外,我又找不到其它能将高丽统合的替代者,这是我的矛盾……因此,我选择让他参与今夜的战役,只要能活下来,之后就必然得到我的全力支持!可惜……”
  
  桌上名震天下的弈剑忽而跳起,落入傅采林手上。
  
  方明的心里忽然涌出一股奇异的感觉。
  
  他感到石桌、香炉、从炉中升起的袅袅香烟,乃至整个小亭,池塘,在?·?
  
  天与地都消失不见,虚空中唯有纵横交错的巨大棋盘。
  
  傅采林的位置,就刚好在最中心,天元的一点上!
  
  落子天元!
  
  方明相当清楚,奕剑术讲究的是料敌机先,先决的条件是以高明的眼力掌握敌手武技的高下,摸清对方的底子,从而作出判断,先一步封死对方的后着,始能制敌。就像下棋时要先明白棋盘那永恒不变的法则,才能永远占据主动。
  
  此时他身处傅采林的‘棋盘’之内,便如高手对弈,后着却被尽数看破,实在是危险至极的场面。
  
  天刀自动出鞘,发出龙吟虎啸般的刀鸣清音,似来自十八层地狱的魔咒,又若九天云外传来的天籁,一圈刀气扩散而开,将纵横交错的棋盘撕扯得不成样子。
  
  就在这一刹那间,傅采林也动了。
  
  他的弈剑似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从剑身泛起青湛湛的异芒,划过超乎人间的美态,具乎天地至理的动人线条,化为一点青光,似若云霞缭绕里的不灭星光,流星般向方明手中的天刀刺来。
  
  此点星光有着勾魂摄魄的魔力,只要对手道心稍有破绽,必然为其镇压魂魄,被其所乘,美至极点,亦可怕至极点。
  
  剑法至此,确已臻达登峰造极的化境!
  
  方明天刀一挑,刀锋掀起气流,似化为黑洞,将天地间的生死气机都尽数摄于其上,令傅采林的奕剑不得不与之交锋。
  
  叮!
  
  刀剑相交,两人各自一震。
  
  “好!将心灵与奕剑相结合,外在感觉为虚,心灵感觉为实,傅采林你的奕剑之法实在已经将虚实之道说尽!”
  
  方明首先赞叹。
  
  “宋皇的刀法阐述生死之道,又以生死破虚实,大气磅礴,实在有如外面的星空一般美丽!”
  
  傅采林目中泛起精光:“世界如此美好,我们两个大傻瓜却要以生死为赌注对拼,也实在是愚不可及!可惜大义所在,不得不如此,宋皇小心了!”
  
  他一边说,手上的奕剑再次化为漫天星点,每一点都似向方明攻来,又每一点都似永恒不动,犹如天上的星空,在变化周移中自具恒常不动的味道。
  
  方明面带笑意,似为傅采林的星空剑图所赞叹,天刀刀光闪动,圆满无缺,似一轮明月冉冉升起。
  
  欲上九天揽明月,天刀摘星辰!
  
  刀光剑影,绵绵密密,两人刹那间不知道交手了千百招,但除了第一次之外,天刀与奕剑却又没有一丝交击,可见招式与劲力都是巧妙到了极点。
  
  傅采林的双目精芒爆闪,显然已经将全部的心里运用到了奕剑之上,全心全意牵制方明的天刀。
  
  方明却是游刃有余,心思一刹那见臻至无空无我,无法无念之境。
  
  本性真观虚空,令他察觉到了一股炎阳之气的迫近。
  
  方明叹息一声,天刀之上至阴之气与至阳之气浮现,太阴真水与太阳真火相遇,化为小三合的无匹力量炸开。
  
  轰!
  
  漫天星光消散,傅采林浑身巨震,被迫后退九步,面前的香炉、石桌,俱都灰飞烟灭。
  
  而方明则是淡然飘退,左手五指箕张,掌心凹陷,汲取天地至刚至强之气,化为金风,蓦然一掌击出,于缠绵悱恻中蕴含无匹之杀机!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金风属阳、玉露属阴、方明苦思的金风玉露掌,原本便是破碎虚空,大三合的雏形!
  
  此时又有了催发太阴真水与太阳真火的经验,一掌拍出,当即便宛如小三合一般,带着无匹的爆炸之力。
  
  以肉身施展‘小三合’!
  
  蓬!
  
  半空中一个高大轩昂的黑影吐血倒飞,脚尖在池塘上轻轻一点,又落到平地上。
  
  这偷袭之人有着完美的体魄,古铜色的皮肤,还有俊伟古俏、有如青铜铸出来的容颜,赫然是突厥武尊,上次侥幸逃脱的毕玄!
  
  此时他一对充满妖异魅力、冷峻而又神采飞扬的眼睛直视方明,展露出将之毁灭的渴望,予人神魔般的恐怖之感。
  
  “果然是你,毕玄!”
  
  方明一笑:“上次有人求情,这次可不会再放过你了!”
  
  毕玄冷哼一声,没有答话,方明却察觉到他的炎阳奇功正在疾速运转,要镇压下体内的伤势。
  
  毫无疑问,上次大败之后,对于他的确造成了难以痊愈的后患。
  
  甚至,到了现在,方明也察觉他的气势还要差傅采林一头。
  
  傅采林手持奕剑,缓缓从小亭中走出,脸上带着感动之色,深深看了方明一眼,柔声道:“在我活过的日子里,我一日为某种秘不可测合不得而知的东西努力寻找,思索,我隐隐感到这东西存在于天地思维的某一秘处,在某一刹那至乎感触道它的存在,而它正是生命的意义!可以为我打破平庸和重复的闷局!”
  
  他望向方明的眸子中忽然充满了感激之情:“而刚才宋皇的那一刀,使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人生幻梦,在死亡濒临的刹那,我仿佛捕捉到了那苦寻而不可得的一丝线索……宋皇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自然明白的!”
  
  方明非常清楚,小三合的可怖威力,以及升级版的大三合,所代表的,便是黄系武学的最高成就,破碎虚空!
  
  对于傅采林这等毕生追寻美好,感悟生命意义,乃至天道的人来说,追寻超脱的可能,乃是深深印刻在生命的本质,甚至还要超越他对本身民族的感情!
  
  他毫不怀疑,若是自己放出破碎虚空的秘密,那世间九成以上的宗师高手都要疯狂追求,乃至不惜一切代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