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决战
傅采林目光炯炯,注视方明:“宋皇刚才那刀何名?”
  
  “即兴之作!”
  
  方明以手弹锋,天刀骤然发出一声清鸣:“便叫做仙门刀诀,小三合如何?”
  
  “小三合?天、地、人是为三才,三者合一,造化无穷!”
  
  傅采林抚须长叹,显然隐隐把握到了方明这一招的精义,他睿智的脸上浮现一丝歉意:“单打独斗,我绝非宋皇之对手,又还想一见宋皇的仙门刀诀奇功,不得不与毕玄联手,若能死在宋皇刀下,领略一生只有一次的死亡味道,静谧之美,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哦?原来你也知道,今天必不能走出这里了么?”
  
  方明问道。
  
  “我不会主动迎接死亡,但也不会恐惧,而是将之视为一种人生最后的体验……”傅采林的眸中放出智慧的光芒:“我们死后会有什么感觉,灵识会去何处?这实在是最为精彩的一种体验,亦是世界最平等的事情,可惜……任何人都无法告诉其它人此种感觉了……”
  
  “那你今日便可饱尝一次了!”
  
  方明又望向毕玄。
  
  此时,在毕玄的手上,已经持着一根铁矛,狰狞隐隐,更带着铁血杀伐之气。
  
  毕玄眼眸中似放出绿芒:“此矛重九十九斤,名为‘阿古施华亚’,年轻时陪我纵横草原,从无敌手,数十年不用,这次专程为了宋皇启出!”
  
  “你不行!”
  
  方明却目露怜悯之色:“突厥气运被破,毕玄你是否有着感觉,自己的修为不仅毫无寸进,更是有着可怕的退步?”
  
  毕玄眉毛微掀,代表着他此刻绝不平静的心情,忽而又沉静下来:“此乃老夫毕生憾事,非要以宋皇之血才能雪耻!”
  
  看着此幕的方明却是在心里摇头。
  
  宁道奇、傅采林、毕玄三个没有自己的天眼望气术,还不知道自己本身的气运已经与其它势力连接一体,一损俱损。
  
  因此,突厥败落,毕玄的功力也是大打折扣,再难恢复旧观。
  
  不过大唐世界没有此种说法,毕玄便将之归结于心结,当成心理阴影看待,倒也不算有错。
  
  “只凭你们两个,恐怕还要不了我宋缺之命!”
  
  方明眼光忽然环视一圈:“今日还有想要我宋缺性命的,都尽皆出来吧,我可以保证,过了今夜,你们将再无机会!”
  
  “妃暄实在不愿与宋皇交手,奈何……”
  
  一声几乎令人心碎的叹息响起,师妃暄提着花灯,款款走出,背上换了一柄古色古香的长剑。
  
  在她身边,寇仲与徐子陵俱在,还有几个老派人物负手而出,俱都各有气度,一派宗师之象。
  
  “‘神仙眷侣’伉俪,还有‘矛妖’颜平照?”
  
  方明的眼睛在一对拿着铁盾的夫妻,还有长矛的武者身上停留,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你们居然敢来与我动手?难道不知道不论是胜是败,是生是死,日后大宋必追查你们九族,乃至任何亲朋好友,夷灭之么?”
  
  以他一国之主的身份,这个警告可谓非常有威胁力。
  
  “我们夫妻受过慈航静斋的大恩,不得不来,今日不论成败,都会自尽而死,或者任凭宋皇千刀万剐,只是希望莫要牵连其它无辜!”
  
  号称神仙眷侣的夫妻档高手褚君明和花英对视一眼,后者苦笑道。
  
  “没可能啦!”
  
  方明一副咄咄逼人的态度,令徐子陵都有些看不过去:“宋皇未免太过?”
  
  “太过?”
  
  方明嘴角带起冷酷的笑意:“两位是否也忘了,你们少帅国的诸多旧部,还在我手下担任一官半职呢……”
  
  “哈哈……大家可否各让一步!”
  
  寇仲扛着井中月出来,虽然心里的戒备已经提到了极限,脸上却还是一副机灵鬼马之色:“我们何必打生打死?不若宋皇直接立个约,宣布从此封刀归隐,回去将皇位传给宋师道,安安心心地做太上皇,我们亦担保绝对不会动宋皇一根手指头,两家化干戈为玉帛,岂不甚好?”
  
  师妃暄脸上浮现出欣慰之色:“若是如此,妃暄可代表慈航静斋第一个答应!”
  
  “哈哈……少帅错了!”
  
  方明却仰天长笑:“若是要求安稳,朕大可直接调神火军封锁洛阳,全城大捕,在场的十有六七都跑不了!我这次前来,却是专程想动干戈的!”
  
  寇仲的心沉了下去,宋缺如此态度,无疑宣告着最后的一丝和平希望也彻底破灭。
  
  师妃暄玉容坚定,缓缓拔出了背上的古剑。
  
  色空剑早在上次就被方明毁去,她显然没有学方明那样,将天刀重铸,反而另外寻了一柄神兵利器过来。
  
  反正,以慈航静斋的积累,要拿出几柄宝剑根本算不得什么。
  
  在场高手当中,也唯有她的剑心通明,给予方明的威胁感仅次于傅采林与毕玄。
  
  锵!
  
  方明沉默一下,忽然将天刀缓缓入鞘。
  
  “怎么?难道宋皇又念及了小子的和平提议,想要试一试?”
  
  寇仲见状,不由希冀道。
  
  “非也!”
  
  方明注视着自己如玉石般的双手,悠然道:“别人不知道,难道寇仲你还不知道,我宋某人最得意的,从来都不是刀法!”
  
  “不好!”
  
  寇仲面色剧变,率先想到了当年三峡之战,方明亲手格毙宁道奇的伟岸身影,不由大叫一声,井中月横亘于胸,似攻非攻,似守非守。
  
  仅仅是下一刹那,他就见到宋缺的身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冲到自己面前,双手飞快划着圈子,眨眼间十多个气旋飞击而出,每一个都有着足以至他于死地的可怖威力。
  
  对方动手实在太快!甚至,他的每一个变化,都蕴含着一种幻术,令寇仲几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蓬!
  
  方明的拳头毫不犹豫地击打在寇仲井中月刀身之上。
  
  寇仲脸色一变,连退三步,感觉浑身骨架都是酸软欲死,而自己的一部分真气更是被宋缺借去。
  
  甚至,他‘井中月’的心境亦生出可怕的波澜,知道宋缺不仅借去了自己的真气,更是趁机将自己体内的真气运转尽数看破。
  
  如此人物,实在是可怕到极点的对手。
  
  寇仲飞快倒退,却感觉对方真力如排山倒海般涌来,攻向自己真气的薄弱处,一招之中,就令他吐血倒退,心知若宋缺再来一招,今日这条小命便得乖乖交待在这里。
  
  “临!”
  
  徐子陵见到寇仲遇难,当即手结法印,口出真言,宝瓶印形成一道气墙,攻向方明。
  
  旋即又来到寇仲身后,内结不动根本印,将重伤的寇仲接住,以两人贯通融合的长生诀真气为之疗伤。
  
  “九字真言印?子陵你还是投向了佛门!”
  
  方明似微微叹息,右手并指成刀,沿着虚空中某一条玄奥无比,仿佛最完美的曲线划下,将徐子陵的宝瓶气墙一劈两半。
  
  不仅如此,又成功截取了一部分宝瓶真气,按在虚空中忽然出现的古剑之上。
  
  蓬!
  
  能在这个十万火急的关头插手的,自然只有剑心通明的师妃暄。
  
  她面容无悲无喜,手上的剑光却如水银泻地一般,无孔不入,剑心完美无瑕,纵观全场。
  
  方明右手刹那间闪过数百种变化,手指弹、点、撇、捺,每一招均精妙无方,将师妃暄的剑招化去,忽而突出一指,撞在师妃暄手中的长剑之上。
  
  叮呤!
  
  师妃暄连退三步,玉容上浮现出一抹殷红,失声道:“不死印法?!”
  
  刚才几招,兔起鹘落,也只有站在寇仲身边的徐子陵与师妃暄来得及出手。
  
  而现在、神仙眷侣、还有矛妖、乃至傅采林与毕玄,却是以只慢一线的速度杀至。
  
  方明面带微笑,身影一晃,瞬间浮现出数个幻身,拳脚倏出,与攻来的每个人都对了一招,更是借力打力,本身丝毫未损,忽然跳出重围。
  
  “此非石之轩的不死印,而是我以他的心法为蓝本,重新演绎出来的不死七幻!这两招,便叫做以虚还实,以静制动,诸位觉得如何?”
  
  虽然方明还知道不少功法,但不得不说,在这种围攻群战当中,果然还是石之轩的武学最好用。
  
  不仅突围之后毫发无损,更是借力打力,消耗极少。
  
  当然,傅采林与毕玄的真气千锤百炼,可不是这么容易能借到的。
  
  但褚君明和花英,还有颜平照,乃至双龙,都是他真气源源不绝的储备!
  
  甚至,就算这几人完了,他还有自己餐风饮露功的支援呢。
  
  “邪王凶残恶毒,宋皇却与他同流合污!”
  
  武林正道果然自带扣帽子天赋,师妃暄当即将一个罪名栽在方明头上。
  
  “便是同流合污又如何?”
  
  方明长啸一声,惊人的气网铺张而开,令傅采林等人都感觉自身才是他下一次的主攻目标。
  
  旋即身法一晃,数个幻影直扑每个对手。
  
  “不死七幻之以偏概全!”
  
  伴随着傅采林的奕剑,还有毕玄的怒吼,两个幻身当即破碎,但方明却冲到了矛妖颜平照面前,一指倏出,变化无穷。
  
  颜平照爆喝一声,双手幻化无穷矛影,却被一指点中额头。
  
  他高大的身形向后一倒,已是气息全无。(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