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天魔策
    一辈子都在追寻极致之美与一个答案的傅采林没有任何迟疑地投身进了仙门。
  
      旋即,方明就感应到,傅采林的衣物、奕剑、乃至肉身,都在仙门恐怖的力量下粉碎,唯有一个浩大的意念投入进去。
  
      “啊……”
  
      与傅采林相比,毕玄就比较凄惨。
  
      在投入仙门的那一刹那,他的肉窍、甚至精神都被震荡成粉碎,丝毫都没有留下。
  
      “嘿!毕竟是被强行催谷起来的,连阳神都还没恢复,连进入仙门的最低要求都达不到!”
  
      方明幸灾乐祸地一瞥。
  
      早有准备的他,是对破碎虚空,仙门出现最为波澜不惊的一个。
  
      就在毕玄与傅采林交手的一瞬间,他便抛弃了邪帝舍利,幻魔身法展开,刹那间退出十余丈远。
  
      旋即身法几闪,还在不断后撤。
  
      只是与此同时,他的识海当中,坐忘经飞快运转,精神异力更是不断探出,不惜消耗地探索着仙门,更想要得到来自那扇门背后的信息。
  
      刹那之后,方明的识神便感觉到,那个离开这层次宇宙的唯一出口,包含着另一广阔无垠空间的仙门,仿佛流星般一闪即逝。
  
      这时间是如此短暂,若非早已得了提醒或者下定决心的武者,绝难从仙门中出去。
  
      呼呼!
  
      扭曲的空间忽然向内收缩,无数虚无的线条开始狂舞,荡漾着烟雾朦胧之感。
  
      “这难道是……”
  
      方明眼角狂跳,再次暴退。
  
      没有气流,没有爆炸……
  
      等到方明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所看到的就只有场地中心一个方圆数十丈、深陷下去的坑洞,边缘平滑无比,而原本存在于此处的小亭、花草、甚至是土地,都彻底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这个坑洞,与无尽的虚无。
  
      “这便是破碎虚空?!怎么觉得更类似破碎金刚?毕竟连肉身都舍弃了,只有元神超脱!”
  
      做了破碎虚空实验的方明心满意足,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回去,将这次获得的经验与感悟牢牢印刻于心,仔细体味与品悟。
  
      “嗯?”
  
      但此时,草丛一动,滚出狼狈不堪的三个人来,令方明有些啼笑皆非。
  
      ‘不愧是气运光环,不死小强!’
  
      心里默默感慨了一句,方明旋即来到这三人面前:“寇仲、徐子陵、还有师妃暄!”
  
      虽然狼狈,但此时师妃暄的眸中,却有着某种无法言喻的色彩:“破碎虚空?仙门?……多谢宋皇,令妃暄终于确定,我们慈航静斋追寻的天道,是确实存在的!与这个相比,人世间的争夺,实在渺小如微尘!”
  
      不仅是师妃暄,连双龙也是一副迷迷蒙蒙,若有所悟的状态。
  
      方明倒是知晓,对于大唐的这些心性流武者而言,能够亲眼见到破碎虚空与仙门,对于他们的好处,简直是无可估量的。
  
      只不过……
  
      之前带人无所不用其极地围杀,现在淡淡说一句,就以为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方明觉得自己还没傻,也没有当冤大头的觉悟。
  
      当即冷声道:“所谓朝闻道,夕可死,你们三个准备好上路了?”
  
      “仲少,带妃暄走!”
  
      徐子陵目中浮现出坚决之色,忽然一推寇仲,双手结印,宝瓶印气再度浮现,从四面八方将方明封锁。
  
      他眼眸中已经有了死的觉悟,更是要用自己的牺牲,为寇仲与徐子陵寻觅一线生机!
  
      此时见识过仙门之后,徐子陵似乎收益良多。
  
      出手之际,宝瓶印气高度凝聚,形成一个个扭曲的气场,更干扰着方明的判断。
  
      “很好!若非你身受重伤,又未将此次收获彻底消化……假以时日,必然是宋某一个强劲的对手!”
  
      感觉到此时的徐子陵,不仅在武道上有所突破,更是无限接近大宗师瓶颈,想到这两个不死小强特性的主角,方明的眼眸中不由浮现出一丝冷色。
  
      与主角做朋友固然很好,但若不幸成了反派呢?
  
      锵!
  
      天刀出鞘!
  
      这次方明全力出手,一刀就斩开徐子陵新创的螺旋宝瓶气,再一刀,徐子陵的头颅便横飞而起,血如泉涌。
  
      “若头掉了你还能活过来,宋某便饶了你这次又有何妨?”
  
      方明大笑一声,再也不看徐子陵的尸首一眼,向寇仲与师妃暄追去。
  
      虽然双龙有过多次死里逃生,重伤恢复的例子,但若长生诀能令他们掉下的脑袋再长出来,那就不是武侠而是仙侠了。
  
      “陵少!”
  
      寇仲一手揽着师妃暄,听着背后的声音,心灵一瞬间被一股巨大的悲伤笼罩,不由虎目含泪,知道徐子陵已经遇害。
  
      “寇仲你放开我!”
  
      在他怀里的师妃暄却是忽然道。
  
      她很清楚,双龙的长生诀有着疗伤奇效,恢复远比自己快,若带着她这个拖累,寇仲必然跑不了。
  
      “你们谁都走不了!”
  
      衣袂破空之中,方明身化幻影,飞快地追了过来。
  
      “你杀了陵少?”
  
      寇仲怒发如狂,一颗心已经彻底沉了下去。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之景么?”
  
      方明飘然立在屋檐上,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两人:“原本若寇仲你愿意服从我的安排,宋某还是有意将你捧为中原皇帝的,可惜,为何总要被兄弟与女人左右,与我做对呢?”
  
      他似乎已经不愿再说,一刀当头落下。
  
      得知徐子陵死讯的寇仲,已经无法保持井中之月的心灵至境,勉强接了一刀,已是虎口碎裂,忽然亡命般奔向水渠。
  
      “哈哈……少帅黔驴技穷矣!”
  
      方明大笑一声,刀光令寇仲仿佛想到了天上的弯月。
  
      一轮弯弯的刀光,刹那间就令他回想到了当初磨刀堂之中,方明的圆月弯刀。
  
      刀光在刹那间似有了自己的生命,一个旋转。
  
      蓬!
  
      天空中落下一蓬血雨。
  
      寇仲握着井中月的右手掉落,师妃暄亦跌落倒地。
  
      至于寇仲本人,则是感觉到一股狠厉无匹的刀气,一瞬间斩断他右臂,更是刹那间就将他体内的奇经八脉摧毁殆尽,不由吐出一大口鲜血,眼前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当中。
  
      噗通!
  
      黑影落入水渠,溅起暗红色的水花。
  
      “你杀了我吧!”
  
      师妃暄望着走来的方明,平静道。
  
      “我怎么舍得杀你呢?”
  
      方明挑起师妃暄的下巴,欣赏着佳人秀丽无双的容颜:“我还要靠你去找到慈航静斋的山门所在呢!”
  
      师妃暄一瞬间毛骨悚然,甚至有着自断心脉的冲动。
  
      可惜,方明眼里随后就闪烁着异芒,刺入她的双眸,令师妃暄瞳孔一滞,昏厥了过去。
  
      ……
  
      回到皇宫的方明立即开始了深层次的闭关。
  
      直到七日之后,已经确信将有关仙门的一切都深深烙印在心里,再也无法遗忘之后,才满意出来。
  
      “小臣石之轩,见过圣上!”
  
      石之轩换上文官袍大礼参见,令方明确认他才是魔门之争最后的胜利者。
  
      “启禀圣上,小臣已经被推举为圣门共主,从今往后,圣门将全力配合圣上旨意,进行改进!”
  
      石之轩沉声道,旋即又将九策书卷献上:“天魔策十卷,除道心种魔之外,小臣已经得了九卷,特意献给圣上!”
  
      “爱卿办事,甚得朕心,下去吧!”
  
      石之轩很快退下。
  
      方明很满意,这无疑是个聪明人,更没有丝毫过问国宾馆之事。
  
      毕竟,出现那么个天坑,加上高丽、突厥的大师尽数‘失踪’,早已成为了震动洛阳的大事。
  
      只不过,一切都被掩盖在太庙庆典之下了。
  
      对于高层而言,那一夜国宾馆内有着何人,完全不是秘密,他们最好奇的,却是到底发生了何事。
  
      只可惜,方明根本不会告诉他们的。
  
      “天魔策!”
  
      随意拿起一卷,发现是记载着‘天心莲环’的天莲宗宝典,方明当即饶有兴趣地看了起来。
  
      大唐四大奇书,战神图录无缘得见,长生诀已落入他手,剑典更是预订的囊中之物,对于这剩下的最后一本天魔策,方明自然有着兴趣。
  
      他此时耳聪目明,看书一目十行,没有多久便将九卷天魔策尽数观看一遍,并且牢牢记在心里。
  
      “这九卷当中,排行第一的是阴癸派的天魔功,这毫无疑问!”
  
      不知不觉便到了夜里,方明放下手里的最后一卷,不由悠然一叹。
  
      石之轩天纵奇才,创出不死印法,乃至升华的不死七幻,本身已经不在花间派与补天阁任何一代祖师之下,由此可见,前人留下的也不一定都是好东西。
  
      此时的天魔策,除了天魔功之外,对方明的助益已经很小了。
  
      不过方明的目光幽幽,却是兴起了另外一个想法。
  
      通过九卷天魔策,来推演最后一卷的道心种魔大、法!
  
      毕竟,天魔策都是出自天魔之手,互相之间应当也有着关联才对。
  
      “并且……”
  
      方明手上又浮现出一个铁匣,里面装的是大明尊教的绝学《御尽万法根源智经》!
  
      “大明尊教的人都是呆子,明明是淬炼精神,开启智慧的无上法门,居然被练成了小无相功一样的效果!此功果然在我手上才能物尽其用!”(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