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种魔

      “慈航剑典?”
  
      灵觉张开,捕捉到的气机令方明确信此时的慈航静斋之内,除了自己与师妃暄已再无其它活物,堪称真正的鸡犬不留。
  
      而此时,扫荡慈航静斋,最大的战利品也来到了他手上。
  
      此乃四大奇书之一,共分十三章,以静、守、虚、无为要,最高境界乃是死关!
  
      说实话,以方明现在的武功见识,不论是彼岸剑诀,又或者前面的心有灵犀、剑心通明、乃至撒手法,都是不堪一晒,一看就懂,也唯有这最后一关,才令他有着研究的兴趣。
  
      这死关之法,乃是剑典中第十三章记载的一种徘徊于死亡边沿般的枯禅坐,假若道行未够者妄自修行,便会全身精血爆裂而亡。
  
      甚至,就连创出慈航剑典的地尼,最后有没有臻至此等境界也是两说,唯一一个确实有载的,便只有一个秦梦瑶。
  
      而她能突破剑心通明,臻至死关之境,当中到底靠了韩柏的魔种多少,就实在是一件难说之事。
  
      说实话,与韩柏等邪帝比起来,徐子陵、侯希白、甚至李世民之流,都只有蹲在墙角画圈圈的份。
  
      “得此书之后,却令我对推演道心种魔更有信心了!”
  
      慈航剑典的创始者地尼,与初代邪帝交情甚笃,甚至还曾经翻阅过道心种魔的秘笈,慈航剑典之创造过程当中,未必便没有邪帝的出力。
  
      因此,道心种魔与慈航剑典,在方明看来几乎便是一体两面。
  
      否则也难以解释为什么慈航静斋的传人每次遇到历代邪帝,就仿佛遇到克星的模样。
  
      这实在是因为剑典与道心种魔互相吸引的缘故。
  
      但方明心里清楚,若将这个消息说出去,在江湖上肯定会引发起恐怖的地震。
  
      毕竟,武林白道圣地,与魔门最为凶残的邪帝,武功竟是来自一路?这也未免太过离奇惊悚了一点。
  
      可实际上还就是一路!
  
      “大唐四大奇书,以战神图录为首,并且,剩下的三部,恐怕都是从战神图录中获得的启示!”
  
      长生诀就不用说了,创造者广成子直接在战神殿中悟道破碎,很难说不是战神图录的再传版。
  
      而初代邪帝的道心种魔大、法,来自他盗墓获得的典籍启发。
  
      但那一任墓主,却是很有可能去过战神殿的存在。
  
      而地尼的慈航剑典,却是从初代邪帝那得来的启发,因此线索就很清楚了。
  
      四大奇书,战神图录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而长生诀乃是再版,道心种魔乃是残缺版的整合版,至于慈航剑典?那就是整合版之后的盗版
  
      当然,这只能说明三大奇书都多多少少与战神图录扯得上关系。
  
      而三大奇书各自的创立者也是天资纵横之辈,或多或少都加入了自己的东西,从而演绎出了新的精彩,未必就比原始版差上多少。
  
      “九卷天魔策与慈航剑典都在我手,道心种魔还跑得了么?”
  
      方明的信心却是很足。
  
      他重行推演出来的道心种魔,自然不可能是原版,但却有着把握,比起原版来也丝毫不逊色。
  
      长笑一声,方明当即下了血腥满地的帝踏峰。
  
      慈航殿中再无半点生息,但方明却感应到师妃暄并没有离开。
  
      心如死灰,或许便是最适合形容此时之她的词语。
  
      只是方明已经懒得去理了。
  
      “数次饶过,已是仁至义尽,若是再来”
  
      他的眸子中放出两点寒芒。
  
      静念禅院早毁,而灭了慈航静斋之后,江湖武林,顿时万马齐喑,再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出来作仗马之鸣。
  
      大宋的威严,也被真正推行了下去,势力无孔不入,对基层更有着强大的掌控能力。
  
      时间转眼到了贞观七年。
  
      好消息传来,李靖带着神火军并陇右养起来的骑兵,在投诚的黑狼军辅助下,横扫草原,大破突厥,擒杀颉利。
  
      此时,高丽、吐谷浑早就臣服,等到突厥也被打服之后,大宋真正威慑四夷,为此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更是一颗文化的明珠。
  
      方明扶持诸子百家道统,又以汉文化为主体,吸收外来文化精华,自信自强,从而演绎出了全新的民族文化,为开始露出衰微味道的汉文化重新注入新血。
  
      一个充满希望、又富有激情、自立自强的汉民族,开始崛起,一扫五胡乱华的倾颓,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太极殿当中。
  
      “李爱卿传来捷报,朕心甚慰!”
  
      方明召见群臣,商议草原之事。
  
      “此时毕玄、颉利已去,伏难陀的喇嘛教已经在黑狼军范围传播,这时便要继续再接再厉!”
  
      他此时脸上愈见雍容,处理起国事来,更是游刃有余。
  
      毕竟乃是开国太祖,有着敢把日月换新天的勇气,对付文武百官天生腰杆子就硬,底下人知道天刀性子,更不敢自取死路。
  
      有着隋朝打下的底子,还有方明的新政,从贞观五年开始,便进入了真正的盛世。
  
      “至于菩萨将军几个要求增加草场的要求,一律驳回!”
  
      “这几旗赏赐战功,都以金银、香料、锦缎、美女等享用为主,告诉底下人,不可逾越了!”
  
      “至于金狼军留下的草原?便迁依附于我们的小部族过去,补全草原八旗编制!”
  
      方明毫不客气地将后代清朝的八旗制度,拿给草原上用了。
  
      在此制度之下,草原的上层头人都是主子,下层牧民近乎奴隶,两边又不得不对宋朝争相讨好。
  
      宋朝控制了这些八旗上层,每年尽可大量收割牛马,补充内地需要。
  
      遇到不服的,边关将士当即剿灭之,不论男女尽数贬为奴隶。
  
      总而言之,就是不断腐化上层,剥削下层,更加巧妙的是,这些都是外国内务,与大宋没有丝毫关系。
  
      方明现在还很清楚。
  
      在没有掀起工业革命之前,在草原上种地,乃至控制草原,都有些不太现实。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不过将能吞下的草原地盘一口吞下,至于其它的草地,纵然灭族,也照样有其它部落迁移,因此就必须扶持亲善势力,当作殖民地。
  
      这一套,后世的日不落、白头鹰,都已经教给他无数的经验与例子。
  
      实际上,方明这几年已经深居简出,很少理事,令宋师道渐渐接过担子。
  
      若非这次李靖大胜草原,乃是天大喜事,他根本不会出来。
  
      皇城之中,方明特意为自己造了一间幽居。
  
      花园极清、极静,令人一见忘俗。
  
      而在竹楼之内,摆设也是简朴到了极限,唯有壁竹上的天刀,还有旁边的一架瑶琴。
  
      宽大的案桌上铺满了白纸,旁边就是天魔策、慈航剑典等任意一部放出去,都容易令武林掀起腥风血雨的神功秘典。
  
      一些白纸上有着龙飞凤舞的字迹。
  
      笔墨未干,却已经带着一股似摄人心魄的可怖魔力。
  
      方明施施然盘坐,拿起御笔,接着在白页上书写起来。
  
      “魔种冥合万物,一切神通变化,自悉具足,是为魔极第十!魔极之后,乃有生死转化,魔道之别,存乎一心,是为魔变之境!”
  
      方明以自身武学为基,天魔策和慈航剑典为骨架,又加入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等奇功绝艺,此时业已将道心种魔大、法推演到了第十一层的魔变之境。
  
      距离最高境界的魔仙十二,只差最后一重!
  
      在方明推演看来,道心种魔乃是视万物为波动的心法,一草一木,都是一种波动。一般练武者的真气也是波动,先天真气则是更高层次和精微的波动,因此能与人的精神结合。而魔种则是超越了生死的波动,故能人之所不能。
  
      正是在这个看法的基础上,虚空亦可以是波动,破碎虚空也有了合理的解释。推而广之,人和神灵的分别只在波动层次的分别。
  
      “初代邪帝不愧天纵之才,道心种魔的理论已经无比完美,更是有着实践的可行性!只可惜”
  
      方明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推演魔仙之境的时候遇到了关卡。
  
      这方面的难题,就跟他推演不死七幻最后一幻一样。
  
      因为都涉及到了破碎虚空,以方明现在的境界,还有些难以索解。
  
      “不过光是如此,便已经让我获益良多!”
  
      慈航剑典与道心种魔,原本便是一体两面,这种两极对立,一仙一魔,仙胎魔种,各走极端,源头则一的思想,令他对自己的元神之路有了更多的启发。
  
      而方明也不得不承认。
  
      上次所制造的大三合,打破虚空,仙门传来的波动,令他更是获益匪浅,每时每刻都在助益着他的进步。
  
      “我现在感觉,识海中无数灵光浮现,恐怕距离推演不死七幻与道心种魔最后一重,乃至凝聚元神,进阶天人,也只差一线!”
  
      方明的眼中放出野心的火焰。
  
      寻常武者至此,自然就需要慢慢等待灵机的勃发,又或者外出寻找机缘。
  
      但方明却已经知道自己的机缘在哪里!
  
      “战神殿!战神图录!”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0030330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