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破碎
    黄系中的破碎金刚与破碎虚空完全是两码事。
  
      在方明看来,所谓的破碎金刚,不过是囚犯拼尽全力打开扇门,然后就可以逃跑,然而打开一次之后,并不代表着次次都可以打开,因此要求很低,能达致太阴无极或者太阳无极的大宗师便足够了。
  
      而破碎虚空的要求便高了很多。
  
      明还日月、暗还虚空,与大道同游,这样的强者,并不会因为一次打开仙门就耗尽浑身潜力,也就是说,纵使来到大乾,也是挥手之间,就可令虚空破碎的可怖强者!
  
      “更不用说……肉身乃是度世宝筏,没有了肉身保护的元神、甚至是阴神阳神,在仙门之后又可以存在多久?”
  
      正因为穿越过多次,更有着真灵附体的经验,方明却反而越发不敢舍弃肉窍,去走什么兵解、鬼仙之道。
  
      正如神分阴阳一般,若说肉窍是阳极的话,那元神便是阴极。
  
      阴神与阳神融合,方能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化为元神。
  
      那肉窍与元神若少了一样,又如何进阶最后的无上武道,乃至永生呢?
  
      “不过……纵使是现在的天人,也已经够恐怖的了……”
  
      方明可以感觉到,因为自己无时无刻都处于‘天人合一’的状态,因此整个大乾的天地元气也在无时无刻地与自己的肉窍交流,甚至令自己的修为随时都在进步。
  
      纵然幅度很小,但日积月累起来,也是非常恐怖的了。
  
      “因此只要到了天人位阶,日后必然可以破碎,只是在此一关中,似乎还有着劫难!”
  
      感受着堪称温顺的天地元气,以及充满善意的整个天地,方明的心里却又一寒。
  
      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天人级别的强者,便已经是承载的极限。
  
      而之后,武道要进步,便要打破这片天地,是为破碎虚空!
  
      天人级别的强者,对世界而言就好像肚子里的孩子,一体连心,而破碎虚空的强者却是要分娩而出,成为一个独立的生命和存在!
  
      断开天地的脐带,走出自己的生命之精彩!
  
      明还日月,暗还虚空,破碎需要的,或许只是一份勇气!
  
      “只要保持这种天人合一的状态,不需要多久,或许我都可以达到在大乾世界破碎虚空最基本的条件……而在那之后,又会迎来怎样的挑战呢?”
  
      方明目中浮现出一丝跃跃欲试之色。
  
      ……
  
      “时间应该过去没多久……”
  
      把握好自己身体的状态之后,方明直视天际中的朝阳,脸上一副若有所思之色。
  
      演武令附体的沧海桑田,他早已经历过多次,能飞快适应。
  
      只不过,这次对方吞了大唐世界的和氏璧,似乎变得有一点不同。
  
      最为具体的变化,就是可以通过消耗气运,选择想要前去的世界。
  
      对于方明而言,这实在是一个福音。
  
      毕竟,以他现在的状态,不论是金庸、古龙、乃至黄易的世界,对他的帮助都已经很少了。
  
      “不知道演武令选择的世界当中,会否有着超越大乾的存在?可惜……纵使有,对于现在的我而言,也绝对支付不起选择的代价……”
  
      不过,话虽如此说,方明的眼里还是不由浮现出一抹期待。
  
      因为,现在的大乾,刚好处于一个四分五裂的状态!
  
      天下大乱,正是英雄用命之时!
  
      他在大唐中收获的气运,要远远超越天龙世界,而类比起来的话,在更高等级的大乾世界当中,能收获气运的速度,也必然超过大唐世界!
  
      “以我现在天人的身份……区区一个康州……”
  
      方明自失一笑。
  
      不论是吴用、还是南宫倾城、以及他那帮大江盟的手下,恐怕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自己只是出来游历了一年不到,居然就已经连破两关,进入天人之界了吧?
  
      “嗯?”
  
      就在此时,方明神情微动。
  
      长生元神运转之下,一副画面顿时清晰地浮现出来,令他的脸上展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
  
      旋即,方明大袖一拂,脚下似缩地成寸一般,向着某处走了过去。
  
      ……
  
      蓬!
  
      土壤翻开,露出一只巨大的、类似穿山甲一般的机械兽。
  
      齿轮咬合声中,此兽张开大嘴,露出一扇门户,两个狼狈不堪的人走了出来。
  
      “唉……”
  
      鲁大师看着已经冒烟的穿山神甲,满脸不舍之色。
  
      “云州已破,魔道肆虐,令我等再无藏身之处,反其道而行之,来到草原之上,谁知刚好又撞到那个煞星,唉……流年不利!流年不利啊!”
  
      鲁大师满脸唏嘘之色。
  
      妙语夫人却是一身戎装,背负长戟,巾帼不让须眉,脸色沉凝:“那个大宗师早已锁定妾身与你,每隔一个时辰便会感应一次,偏偏大师的穿山神甲又不堪重负,出此破绽,为今之计,也只有拼死一搏了!”
  
      “不忙!”
  
      鲁大师的眼睛中却是露出一丝精光:“我此次出门前还特地卜了一卦,乃是绝处逢生的上善大吉之相!刚才见草原中异象,必是附近有着武道高人突破,不管如何,只去求求机缘便是!”
  
      “走吧……”
  
      妙语夫人点头,忽然抓着鲁大师,幻影般纵掠起来。
  
      虽然草原之上的武者也大多与外域七魔道有着关系,与后面的煞星乃是一路,但若什么都不做,束手就擒,也是难逃一死,为何不搏上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只是……刚才那天象,似乎已经远远超出大宗师天人交感的范畴,而是……’
  
      纵然提着一人,但妙语夫人的轻功仍是灵动无比,刹那间远去十余丈,保持着高速移动的同时,她的心里却绝对不平静。
  
      “两条小鱼儿,还想逃到哪里去?”
  
      这时,一个细细密密,如同丝线般的声音,却是忽然传入妙语夫人之耳,令两人面色瞬变!
  
      甚至,这个声音还在不断清晰,仿佛每说一个字,那说话之人便前进一步,等到最后一个字脱口的时候,几乎就站在了妙语夫人的背后。
  
      如此可怖的压力,顿时令妙语夫人额头滴下冷汗,直到自己不论稍有迟疑,减慢脚步,又或者忍不住回头一看,下场都绝对不妙。
  
      “灵花宗已灭,妙语夫人何不识时务者为俊杰,投靠我们太子门下?”
  
      这个声音还在继续,似要瓦解妙语夫人的斗志:“我们太子一向喜欢人才,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若宗主肯弃暗投明,那未来独掌数州,建立比灵花宗更大数倍的基业,都是有着,又何必自取灭亡呢?”
  
      妙语夫人听着,脸上却是不由浮现一丝苦笑。
  
      因为她感觉对方的每一个字,都仿佛砸在了她的心底,更与她的真气起了奇异的联系,仿佛重锤般狠狠砸落,令她的真气散开,溃不成军。
  
      只要再来一句,不论她的心灵,还是真气都会被破,从而沦为鱼肉,任凭宰割。
  
      如此武功,已经脱离了纯粹的招式范畴,几乎有如邪法!可怖可畏!
  
      然而,就在下一刻,妙语夫人却感觉背后那股如山如海,令她几乎崩溃的压力,却是一瞬间土崩瓦解。
  
      她来不及多想,身体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摆,似踩金莲,金波荡漾中,瞬息间滑开九丈,旋即放开鲁大师,功力聚集双手,护住要害,才转身看着追来的大敌。
  
      来人赫然是直非曲!
  
      别的不说,那一道从额头竖直劈下来的刀伤,便足够令妙语夫人印象深刻了。
  
      只是此时,直非曲的脸色相当奇怪,肌肉颤动隐隐,似愤怒,更带着一点后怕,沉声道:“来者何人?”
  
      一个淡薄、温和而又从容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令妙语夫人骇然发觉,直非曲高大的身影背后,居然还有着一个高手存在。
  
      甚至,还对直非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将一个大宗师玩弄在股掌之上,如此高手,武功简直强横至恐怖!
  
      “自是故人!”
  
      方明从直非曲身后走出,对妙语夫人微微一笑:“又见面了!”
  
      “原来是你!方正!”
  
      妙语夫人低呼,不由更是诧异。
  
      毕竟,虽然只是短短时间不见,对方身上的气机却似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甚至,就是站在那里,也令她毫无所觉,仿佛面前空无一物。
  
      更加令她诧异的,乃是方正不过是个宗师,又如何能令直非曲震惊至此。
  
      “你是谁?”
  
      就在方明与妙语夫人对话的一刹那,直非曲终于把握住机会,灵蛇拨草一般掠出数丈,这才满脸忌惮地盯着方明。
  
      见着此幕的方明却是忽然很想笑。
  
      毕竟,直非曲脸上这一刀,还是自己砍的。
  
      当然,那个时候,砍他的乃是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魔主’,现在换了本来面目,直非曲能认出来才见鬼。
  
      而妙语夫人虽然认识方明的本相,当时的方明却只用了一个化名‘方正’,因此也不知道他便是名震西北的康州宗师。
  
      “真是哥不在江湖,但江湖到处都流传着哥的传说啊,也不知道将来若是一起揭破了会是什么场面……”(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