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威逼 6300加
    康州,万仞山城。
  
      此地原本籍籍无名,后来方明将大江盟总舵搬迁至此,屋宇连绵,人口汇集之下,当即在山脚形成了数个小城镇。
  
      而等到大江盟席卷全州,成就霸主之位后,此地便越发热闹,繁荣程度,甚至还要超越了旁边的洋河郡城。
  
      不过此时,万仞山城当中,却是一片静谧。
  
      气氛压抑中,充满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王动盘膝而坐,双眼微眯,悠长而似有似无的吐纳当中,只感觉到体内真气运转不休,面上浮现出一阵晶莹之色。
  
      知道内功修为又有进益,不由面露一丝喜色,又推开房门,走到街上。
  
      “王长老好!”
  
      “王长老有礼!”
  
      周围的弟子,见到了王动之后都是纷纷行礼。
  
      “王……王长老!”
  
      迎面来了一人,显然是刚刚才看到王动,想回头也来不及了,满脸尴尬之色后,才踌躇地叫了一声。
  
      “嗯,是本初啊,好好用功!”
  
      王动笑嘻嘻地拍拍阎本初的肩膀,勉励了一句之后,才慢慢走开。
  
      这个曾经的大敌,在此时的他眼里,却是如微尘芥子一般,再也不值得一顾了。
  
      “那就是王动王长老?”
  
      “嗯!月前灵机勃发,气与意合,竟然直接入了先天!”
  
      “如此天赋,恐怕也只有盟主才可压过一头,不愧是盟主的记名弟子!”
  
      “此时已经自动进阶长老,恐怕等到盟主归来,就要直接收为入室弟子了!”
  
      ……
  
      周围细密的声音,传入阎本初耳朵里,令他心里不由浮现出嫉妒。
  
      但旋即,又尽数转化为苦涩:“原来……我不是真正的天才……总盟主当初的选择,没有错误!”
  
      看到王动从一个自己都可以随意欺凌的小子,一跃而成与师尊平辈的先天长老,这滋味当然不怎么样。
  
      但阎本初却非之前那个少年,如此久的磨练,令他变得老成世故了许多。
  
      甚至,直到王动的背影消失,他的背还是弯在那里,礼仪谦卑而恭敬。
  
      心里却又想着,之前一些为难,总是一个心结,还是要趁着对方刚刚上位,去负荆请罪了,解决为好。
  
      少年心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若是利用好了,或许还能成为自己以后的助力。
  
      ……
  
      对于阎本初心里这些弯弯绕,王动是丝毫不知晓的,纵使知道了,也必然一笑了之。
  
      在他的心里,师父便是最好的榜样。
  
      外界的纷纷扰扰又算什么?只要专注于自身武道即可!
  
      之前阎本初几个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但等到他晋升先天之后,还不是一个个姿态恭敬得近乎谦卑,还要向自己摇尾乞怜。
  
      这一切,都是实力之故!
  
      只是,等到走到城楼,见到外面那连绵的营地,还有上面高悬的一面玄色为底,上书绣金‘周’字的大旗后,王动的好心情瞬间荡然无存了。
  
      “魔门入侵,周家崛起……师父啊……你到底在哪里?”
  
      王动心里不由喃喃着。
  
      纵使已是先天,但面对此等庞然大物,令王动深刻地认知到了自己的渺小。
  
      “王长老,诸位长老、执事,都已经在议事厅之内等候了!”
  
      这时,一名大江盟弟子来到王动身后,轻声禀告道。
  
      “我这就去!”
  
      王动看着迎风招展的‘周’字旗,不由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大江盟议事堂内,童月嫦等先天长老,还有执事已经赫然在座。
  
      甚至,还有屠千绝这个青云宗代表,以及原本的总督黎世嵩,作为世家代表。
  
      可以说,康州内的势力,基本都在此了。
  
      “哼!西北总盟主?”
  
      童月嫦轻哼一声:“西北九州议事之时,为何没有通知我康州?既然我等未表意见,那周家最多算西北八州总盟主,还管不到我们头上!”
  
      “当时周家已经来人邀请,可惜盟主云游未归……”
  
      屠千绝抿了口清茶,柔声道。
  
      他算是比较清楚其中内情的,知道当初山门宗师吴用将康州甩给方明,也未尝没有甩锅的意思。
  
      而对方或许看透了其中道道,因此决定远避么?这可不符合青云宗之利益!
  
      因此,他轻咳一声,道:“此时魔门大军压境,我们有着守土之责,为盟主保住这基业,邀请外援,也是无可厚非!”
  
      “好胆!”
  
      对面大江盟的长老纷纷呵斥,屠千绝有着青云宗靠山,自然凛然无惧。
  
      “黎家主,你又如何说?”
  
      童月嫦妙目一转,盯到了黎世嵩身上。
  
      毕竟,此时康州除了方明之外,接下来便轮到化鱼道人这个罡气高手了。
  
      “这个么……”
  
      黎世嵩本来是比较倾向于周家的,毕竟对方势力雄厚不说,严格说来方明更是与他家有仇,将他家打落总督之位,全靠武力撑着。
  
      但此人人老成精,更是圆滑,知道两边不得罪的道理,闻言只是一笑:“老朽粗鄙,见识浅薄,诸位只要达成一致,老朽一定恭敬从命,不敢有违!”
  
      “这只老狐狸!”
  
      王动人微言轻,不敢多说,看向黎世嵩的眼里却带了一丝不满。
  
      比起屠千绝的咄咄逼人来,黎世嵩便是两边不得罪的墙头草,纵使当此风雨飘摇之际也对大江盟保持了底线的恭敬,让人挑不出错来。
  
      “哼!还有何可考虑的?”
  
      忽然间,一个身影却是大踏步从正门进来,声音洪亮之中,更是带着一股无匹的霸气与嚣张。
  
      “什么人?”
  
      童月嫦站起,面色凝重至极限。
  
      此议事厅,乃是大江盟核心所在,外面九关十八锁,层层心腹弟子把守,纵使罡气来了也得饮恨。
  
      而此人到来,外面居然连一声示警都没有,除非是……
  
      “本人周通!”
  
      周通一身紫金大袍,面容坚毅而俊朗,之前的伤势似乎早已痊愈,甚至浑身气机冥冥,合化万物,武功还要更进一层。
  
      此时四个字吐出,便仿佛惊雷般在大厅内响起。
  
      “小武神!!!”
  
      王动等高手相顾骇然,均是感觉心里仿佛压上了一座大山,压抑非常。
  
      周通似放射雷电的眼睛扫视一圈,以命令的语气道:
  
      “七绝堂魔将,无回手符定天已领军五万,随时会犯康州边境,此人乃是宗师高手,你们如何能挡?”
  
      “又或者,你们想投靠魔门,背叛西北武林,嗯?”
  
      “小武神此言差矣!”听到周通如此说,童月嫦如何忍得住,当即忍不住出言。
  
      “我在这里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给我镇压了!”
  
      周通忽然爆喝一声。
  
      轰!
  
      气浪涌动间,无形的气流似乎凝结成一只大手,带着先天一气的感觉,伴随着龙吟虎啸之声,抓摄而下。
  
      啪!
  
      童月嫦面色涨红,坐回椅子上,却连一句话都开不了口。
  
      在场的先天高手顿时惊悚了。
  
      仅凭一声爆喝,便镇压了一位先天高手?
  
      纵使知道宗师级别的高手能人所不能,但如此威势,似乎还要在大江盟盟主,刀剑双绝,宗师方明之上?
  
      “如何?还有谁不服?”
  
      周通虎目环视,气焰嚣张霸刀至极点。
  
      对于他而言,只要没有宗师,再来多少先天也是送菜的份。
  
      特别是,对于康州的方明,他可是不爽已久,若非家族有着任务,便是直接大开杀戒都有可能。
  
      反正值此乱世,扣上一个勾结魔门的名头,谁还跑得了?
  
      他做这事,也是纯熟了。
  
      ‘不过现在乃是用人之际,全杀了不行,杀一个立威,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周通的目光立即转到了王动身上。
  
      在场当中,此人的年纪最为耀眼,也可以确定是一名天才。
  
      并且,事先做足情报工作的周通,还知道此人便是方明收下的记名弟子。
  
      ‘便拿你开刀,反正不过一个小小的宗师,还能奈何我不成?’
  
      在此时的周通心里,除了令他吃了大亏的魔主、铁心苦寥寥几个,其余的宗师还是不值一哂,特别是这种小地方出来,没有传承典籍的,更是不放在眼里。
  
      ‘唉……当真一盘散沙!’
  
      暗地里,一双耳朵却还在倾听着动静。
  
      ‘没有宗师压阵,此时的康州势力,各为其主,连一个主心骨都选不出,失策!’
  
      ‘大小姐让我过来查看一二,必要时出手相助,只是人力有时穷,又怎么对抗得了宗师?苦也!’
  
      黑影缓缓退开,似乎就想撤离。
  
      “何方鼠辈,竟敢窥视?”
  
      但周通的目光已经扫射过来。
  
      “不好!想不到这小子的武功进境如此快,居然连我的伪装都可看破!”
  
      黑影暴退。
  
      “给我留下!”
  
      周通爆喝一声,双手青筋暴起,抓摄而出。
  
      无形气流化为双爪,向内抓摄,又似形成了无底的黑洞,隐隐有着龙虎之声传来。
  
      龙吟虎啸一时发,先天一气大擒拿!
  
      与刚才的爆喝不同,此时的周通,才算真真正正地动手!
  
      而这一出手,赫然便是石破天惊!
  
      轰!
  
      墙面直接倒塌,屋顶掀开,露出一个有些狼狈的黑影。
  
      烟尘落下,现出黑影看似憨厚,又有些呆傻之意的年青面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