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七绝再现
    新竹郡城。
  
      此郡也是康州辖地之一,盛产一种‘墨竹’,三年发芽,三年抽枝,三年成材,竹色墨黑,坚硬如铁,极为适合制造兵刃,因此很是出名。
  
      又因为地处边界,与西北交流频繁,商贸发达,开了数条商路,甚至远至草原,都有这里的生意。
  
      只是这时,一万黑蛟军列阵,面对着紧闭的城门,森寒的气氛,甚至令空气都似乎凝结起来。
  
      “上!”
  
      王动面沉如水,一声令下,一个千人队当即前进,慢慢地,速度变为奔跑起来。
  
      “放箭!”
  
      面对着密密麻麻的黑蛟军士卒,城头传来一声惊慌的大喊,旋即箭如雨下。
  
      可惜,黑蛟军士兵对此,纷纷展开身法,灵活如同一尾游鱼,在箭雨中游弋,甚至,便是偶尔中箭,身上的鳞甲也能提供坚实的防御。
  
      千步!
  
      百步!!
  
      十步!!!
  
      黑色的洪流,距离城门越来越近,旋即只听黑蛟军校尉一声大吼,举起一块巨石,直接对着城楼抛了上去。
  
      轰隆!
  
      此人看来天生神力,又有内功为基,大喝之下,一块百来斤的巨石便被抛飞而出,直如抛石机投出的灭世雷火,在城头上碾出一道血肉之路。
  
      “投靠外敌者,杀无赦!!!”
  
      这校尉大喝一声,展开轻功,当即跃上城楼,夺过一柄长枪,随手一抖。
  
      嗡嗡!
  
      恐怖的巨力,甚至令枪身都弯成了一个可怕的弧度,围上来的兵卒更是惨叫着倒飞出去。
  
      “跟上去!”
  
      黑蛟军士卒张开轻功,低一点的城头,几乎是一跃而过,纵使这种郡城,几次借力,也就上去了。
  
      更有莽牛劲练到登堂入室者,直接有样学样,举着数十斤的石块,向城头投掷,一个个力发千钧,就好像自走型抛石机。
  
      不到片刻,之前杀上城门的校尉便抛了一个首级下来,洪亮的声音更是扫荡全场:“尔等领军已死,还不速速投降?”
  
      原本的虾兵蟹将,见到这一幕,更加溃不成军,将兵器抛下,跪伏于地:“我等愿降!愿降!”
  
      “嗯!命人接收府库,把持四门!”
  
      王动吩咐了下去,心里却没有多少喜悦之情。
  
      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轻松了!
  
      以黑蛟军之精锐,一般的城楼简直是摆设,可以直接跳过去。
  
      更不用说,此城当中还没有同样的精锐魔兵,只有一帮脑袋发热的带路党带着自家家兵镇守。
  
      因此,在黑蛟军之下,几乎没有任何抵抗。
  
      在符定天主动撤退之后,王动一路过来,地面尽皆都是望风而降,也只有在郡城这里才稍微受到一点抵抗。
  
      而所谓的抵抗,更是连给黑蛟军带来伤亡都做不到。
  
      “呼……”
  
      这种一拳打到空处的感觉,令王动很是郁闷地叹了口气。
  
      “怎么,感觉很不甘心?”
  
      方明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身边,望着城头开始的血洗,眸子中也带着一丝戏谑:“这些人,还真是……蠢啊!”
  
      当然蠢!
  
      王动十分清楚,在魔门撤退之后,真正的聪明人,早就哭着喊着,抱着符定边的大腿逃了。
  
      剩下的这些,要么以为方明会与他们妥协,要么利欲熏心,舍不得这边的家业,甚至还想负隅顽抗。
  
      而等到大军压境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悔之晚矣。
  
      “此时城内的势力,不论哪个,尽皆收押,一一甄别,曾经投靠魔门、乃至自身品行有劣的,尽数杀了!”
  
      方明毫不犹豫地下了血洗的命令。
  
      而伴随着他的意志,整座新竹郡城,顿时开始血流成河。
  
      ……
  
      王动很清楚,康州真正的威胁,永远只有符定天手上那用魔门之法训练出来的五万魔兵。
  
      因此,在肃清州内之后,立即追击百里,与无回手符定天在康州之外的定边山对峙。
  
      定边山为康州分野,划分三州,形势险峻。
  
      此时,在如蛟龙般起伏的山脉周围,地势平阔之地,尽皆可见密密麻麻的军营,王动在追击战中展露出惊人的才能,命大军不眠不休,急追三日两夜,总算在此地死死咬住符定天,逼迫两军对峙。
  
      魔门大军营内。
  
      “报!魔隼来报,敌人为大江盟黑蛟军,人数只有万余!”
  
      无回手符定天面目俊朗,额头开阔,其下是如山川起伏一般的五官,唯有嘴唇微薄,给人冰冷尖刻之感。
  
      此时听到探子奏报,却是面无表情地挥挥手。
  
      等到无人之后,才气急地一拳砸在木桌之上:“可恶!王动小儿,你欺我太甚!”
  
      他恨啊!
  
      想他宗师高手,无回手名震草原,乃是眼里不能容沙子,更不能容吃亏的主。
  
      放在平时,对方只有一万大军,自己却有五万以秘法培养出来的魔兵,看到王动这么癫狂地上前送死,他早就大发慈悲地送对方全部下地狱去了。
  
      甚至,不需要五万,便是五千!他也敢摆明车马,分分钟教对手学做人。
  
      可惜,他不敢!
  
      一个先天高手当然不算什么,但有着天人坐镇,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该死的……康州一个小小之地,为何能生出一尊天人?特别是……方明!原本二十五不到的宗师!现在居然成就天人之位了?”
  
      符定边恨得咬牙切齿。
  
      让他对上天人,他完全没这么傻!
  
      甚至,在憎恨的同时,心里又有着数不清的嫉妒与羡慕!
  
      毕竟,那可是天人啊!
  
      一旦成就,在外域七魔门当中也是实权派!他这个小小的宗师只能仰望的境界。
  
      现在,却被一个比自己年青不知道多少倍的黄毛小儿达到了,若说心里不嫉妒,那才是在骗鬼!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忍!”
  
      符定天抽着凉气:“等到王师叔过来,一万黑蛟军?嘿嘿……我要让你们有来无回,尽数成鬼!”
  
      “好理想!只是在这之前,你不妨还是担心下你的小命比较好!”
  
      忽然间,一个突兀到极点的声音插入进来。
  
      符定天身体一颤,脸色难看到极点,勉强转过头,就见到一名宽袍少年款款站在他面前。
  
      对方只是这么随意一站,身上便有着一种自然而然的气息,造化天成,似一丝真气都没有的凡夫俗子,又似虚无一片,浩瀚无垠的星空,当真是天人之姿!
  
      “来人可是方明尊者?”
  
      符定边干巴巴地笑道,觉得自己的声音这一刻真是难听到了极点。
  
      武者到了天人位阶,大乾世界中便有特定的称谓,例如‘天尊’、‘尊者’等等,在破碎强者不能轻出的时候,天人便是大乾绝顶的战力!因此地位也往往尊崇到了极点。
  
      “是我!”
  
      能悄无声息地越过数万魔兵防守,来到符定天帅帐当中的,除了方明又有何人?
  
      他不疾不徐地在原本符定天的帅位上坐下,好整余暇地看着桌案上的公文、令箭、乃至虎符、大印等物,不由又是一笑:“你说,我若在这里杀了你,整个魔门兵营会不会一夜崩溃?”
  
      符定天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不会!”
  
      在方明的注视之下,他不要说呼救,就连体内真气都不敢妄动一丝,此时却是回答得斩钉截铁:“大军出征,主将死了,自有副将顶上,副将再死,还有军师、各营校尉……大军号令如一,绝对不会因为符某人出事而折损,并且……此次过后,大营势必戒备更严,纵使前辈天人之身,也不能再轻易入内!”
  
      “哈哈……”
  
      方明清朗一笑,显得颇为开怀:“久闻你符定天性情坚毅,从不吃亏,令人有来无回,却没有想到,嘴上的功夫也是如此油滑!”
  
      符定天心里却是苦笑,为了活命,动动嘴皮,又算得了什么?
  
      “也罢……本尊今日便不杀你了!……只是,需要你为本尊做一件事!”
  
      方明下一句话,在令符定天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又紧提起来。
  
      “本人乃是七绝堂宗师!”
  
      符定天脸上挣扎良久,才道:“若要我背叛圣门,乃至做下违反圣道利益之事,尊者却还是莫要想了!”
  
      “善!”
  
      方明还未开口,帅帐掀开,一名面容愁苦,似老年,又似中年的人就走了进来,眼中满是欣慰之色:“定天你能做到这点,当无愧七绝堂之名!”
  
      又对着方明一笑,款款行礼:“尊者可否放了我这不成器的门人一命?”
  
      “师叔!”
  
      符定天惊喜大叫,知道自己的小命总算有了指望。
  
      “七绝堂天人!七绝圣手!王龙标?”
  
      方明却是面色肃然,缓缓道出了面前天人的名字。
  
      “这位尊者给我的感觉如此熟悉,想必之前一定在某处见过!”
  
      王龙标眸中似放出精光,一圈元神之力浮现,沉声道。
  
      相比起周通、雷刑天等被方明耍了一道的高手,王龙标完全是另外一个层面的存在。
  
      也正因为如此,他对于魔主的记忆也就更为深刻。
  
      方明毫不怀疑,此时在对方的心底,已经将自己与魔主联系到了一起。
  
      “同为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但魔主身份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也不过小事,当即微笑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