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再见伊人 6700补
“可惜……终究是跑出去的孩子,纵使天赋过人,心却野啦!”
  
  刀绝老头浑浊的眼睛慢慢转动,似在缅怀过去,又似在为方明可惜:“更不知所谓的,乃是不爱惜自身天赋,早早进阶,元神之路已经定下,如之奈何?”
  
  苏无二微微一笑:“方明的元神虽未得七绝真传,但中正平和,绝无破绽,显然得自道家真意,未来前途也是无可限量!”
  
  “无可限量?哼!又怎么比得上我门的‘七绝元神’?”
  
  刀绝老头气得脸色涨红,他没有胡子,自然无法‘吹胡子’,但一双眼睛却是瞪得老大:“原本我还盼他继承我刀绝一脉,现在鸡飞蛋打,可惜……可惜……”
  
  苏无二见此,也只能苦笑。
  
  七绝堂有着秘传,不论刀绝、剑绝、又或者爪绝、心绝一脉的弟子,只要展露天赋,都可以被收录到总坛,授以七绝真传。
  
  如此循序渐进,到了大宗师,便可汇聚七绝心法于一身,打造‘七绝元神’!
  
  这才是正统之路,也是宗门内真正的嫡系!
  
  历来武者的门派之别,从先天真气的性质便可看出一二。
  
  但在刀绝老头,苏无二这等绝顶高手看来,就算到了宗师、大宗师、路子走歪了,花费些代价,还是可以改得过来。
  
  不过元神不同!
  
  阴神、阳神、识神合一,真灵显现,乃是一成无悔!再也没有什么办法好走。
  
  也就是说,就算现在的方明想转修七绝元神,也是做梦之事!
  
  要是消解原本的长生元神,那他自己就首先形神俱灭了。
  
  因此刀绝老头才懊恼得几乎捶胸顿足,便是因为知道,此元神一成,方明就永远失去了作为七绝堂核心的资格。
  
  纵使苏无二补偿地给出了太上长老等高位,能掌握实权,但也绝对不会接触到核心权力,更不可能接任掌教之位!
  
  七绝堂掌教至尊,先决条件便是要有七绝元神!
  
  “此乃天意,师叔节哀……”
  
  知道此时刀绝一脉后继无人状况的苏无二也只能叹息道。
  
  “既然七绝元神不成,那就不是我道统嫡系核心!”
  
  刀绝老头的脸忽然冷了下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元神之路更是如此,对于此子,掌门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再来顾忌我这把老骨头了……”
  
  “师叔能以宗门为重,无二甚是欣慰!”
  
  苏无二僵硬的脸上一动,浮现出一丝欣慰之色。
  
  心里却略微有些可惜,刚才所见的方明无疑是个天才,奈何却冲得太猛,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么重要的东西!
  
  元神这东西,便是道路标志,或者说……道统!
  
  对于青云宗等正派宗门而言,纵使攻破了七绝湖,杀尽七绝堂满门,但只要还有一个七绝元神的高手在,七绝老祖的道统就不能说断绝!纵使追杀到天涯海角也不能放过。
  
  同样的道理,对七绝堂也是如此。
  
  因此,不管方明之前怎么想的,七绝元神一成,才是真正没有退路,必须与三教五宗血战到底,也才能被当成真正的自己人看待。
  
  可惜,他却天赋太好,甚至摸索出了自己的元神之道。
  
  当别人都是绝无退路,只能拼死一搏的时候,又怎么还会接受一个能随时抽身而去的人做生死兄弟,将后背托付?
  
  因此,方明的待遇,在他成就元神的那一刻,便已经定下了。
  
  不论在七绝堂、还是青云宗,都不会有着太过核心的位子。
  
  ……
  
  对于这一切,方明都是丝毫不知情。
  
  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也不过一笑而已。
  
  武者根基全在自身,不假外求,纵使失去争夺七绝堂掌教至尊的机会又如何?
  
  不永恒,就算如大乾太祖般掌握天下,又有何用?
  
  “我七绝堂总坛,为与其余七湖弟子分开,名为‘隐湖’,只有各脉真传,才有资格被收录……”
  
  王龙标却还是很好地扮演着导游的角色:“待我先为贤侄在长老峰定下居所,再带你到典籍室……取上几门经典,此乃每一位长老都有的待遇,贤侄不必太过客气!”
  
  “说到这里,还有一事!”
  
  王龙标忽然停下脚步:“贤侄似乎与大乾太子有着龌龊?还被发出追杀令?”
  
  “只不过一时意气之争罢了!”
  
  方明面色淡然,似清风明月,毫无介怀。
  
  但实际上,自从抢了对方的机缘之后,方明已经清楚,与这位大乾太子结下死仇,最好还是要将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因此方明下手无情,一出来见到直非曲这条走狗,当即便杀了,便是抱着能消减对方一丝实力,都是好的之心态。
  
  “如此便好!”
  
  可怜的王龙标就这么被骗了,还很开怀地道:“与大乾太子的合作,乃是我们外域七道一起作下的决定,幸喜贤侄得罪对方不深,我在太子那也有几分薄面,便做个中人如何?”
  
  “一切任凭世叔做主!”
  
  方明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很没有诚意地答应下来。
  
  又道:“我回去之后,青云宗使者大概也快到了,青云宗山门必去,甚至还要救几个人……在这方面,我需要宗门的支援!”
  
  “这个自然!”
  
  王龙标一口答应下来,对于魔门来说,只要不利于三教五宗的,那便几乎是最大的政治正确,大包大揽道:“贤侄需要什么,尽管说来……”
  
  “那好……首先,便是情报方面……”
  
  方明说到一半,脸上却是微微一动,目光转向一边。
  
  “嗯?”
  
  王龙标同样看去,就见到一名侍女打扮的娇俏佳人,向这边跑来,又被几鞭子抽到地上。
  
  呼呼!啪!
  
  这用鞭子的显然是名好手,每鞭中都带了罡气,甚至刚柔并济,距离宗师也只差一步。
  
  “嘿嘿……你们都是罪人,能到这里,为各位长老将功折罪,已经是天大的恩赐,还想逃?”
  
  他纵身来到那侍女面前,盯着对方起伏的曲线,却是脸上带着一抹狞笑:“特别是你!天阴派的处子阴元,若能被某位长老看上采取,有所补益,才是你最大的荣幸呢!”
  
  “嗯?王天人?您老怎么来了?”
  
  此人虽然一副强凶霸道的模样,但一见到王龙标,却是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脸上带着谄媚的笑意。
  
  “此乃我们新入的客卿长老!”
  
  王龙标为方明解释了下身份,又皱着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都是送来的仆役……一两个野心难驯,非得好好再教导一二不可!”
  
  这名管事模样的用鞭好手看到方明注视着刚才那女子,不由心里一动,暗暗叫苦,颇有煮熟的鸭子要飞之感。
  
  “此女呢?”
  
  方明果然将一女扶起,问道。
  
  “此女名为左丘伊人,原本乃是天阴派弟子,因犯下大错,被送到这里……”
  
  管事支支吾吾道,但王龙标一听就明白了。
  
  天阴派只收女子,甚至武功大成之前都要保持纯阴之质,但也正因为如此,此派女弟子的阴元,对于其它魔道高手,也有着一点助力,能增长功行,副作用也小。
  
  天阴派见此,就另行培养一批弟子,送给交好的各派,虽然说是用作侍女什么的,但实质上便是‘炉鼎’!
  
  同样做法的还有拜月教,只是她们更狠,男女通杀,在外域七魔道中很是吃得开。
  
  “嗯!不过此女功行如此精深,怎么也会送来?”
  
  王龙标打量了左丘伊人一眼,令左丘伊人身体一颤,更加显得楚楚可怜。
  
  “还不是因为犯下大错,听说又在同门内斗中失利,一贬再贬,终于沦落到这地步!”
  
  管事的心里在暗暗可惜。
  
  正因为功行精深,若采了此女,说不定便可令他触摸到阴神之机。
  
  一旦成就宗师,在七绝堂的地位便能大大提升了。
  
  “既然是要分配到各长老院的侍女,不知道我是否也可得一个!”
  
  了解了情况的方明挑起左丘伊人如玉般精致的下巴,做色眯眯状道。
  
  “这个……恐怕不符合规矩!”
  
  管事的一脸难色。
  
  而这个时候,王龙标便出马了:“此乃老夫世侄!”
  
  “没问题,手续马上办好!”
  
  管事的立马脸色一变,拍着胸脯保证道。
  
  一尊天人要此女,那些宗师、大宗师都要退避,更不要谈他一个想偷嘴的管事了。
  
  左丘伊人埋首更深。
  
  她当然不认识魔主,只当又有一个小魔头看上她的姿色,娇躯一颤,脸上泛出一丝愁苦之意。
  
  王龙标人老成精。
  
  带着方明到了专门为客卿长老准备的院落之后当即转身就走,令方明还颇有些郁闷,知道在对方眼里,自己又多了一个好色的标签。
  
  庭院深深,池水幽幽。
  
  这里的院子起码是为宗师准备,自然极尽奢华。
  
  方明遣走其它仆役,看着眼前的左丘伊人。
  
  不得不说,对方换上一身侍女服之后,却是显得更加动人,原本的精怪之色尽去,反而多了一丝楚楚可怜的味道,当真是天生的尤物。
  
  左丘伊人却是抓着裙子,似发抖得更厉害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509:07:57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