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血龙

  铁翅天鹰飞行绝迹,数日之后,方明便回到万仞山城坐镇。
  
  因为间隔很短,外人甚至都不知道方明曾经短暂外出过,乃至以为只是闭关而已。
  
  而有了一尊天人坐镇的大江盟,自然是稳如泰山,在打退七绝堂的魔将符定天之后,甚至还将势力向外州辐射,可以说,情况运转良好。
  
  直到这一天。
  
  “万仞山城!”
  
  一名身穿华贵非常的云纹白袍、顶着一个大冬瓜般的秃头、小眼睛、小鼻子、宽嘴裂唇、长相实在不敢恭维,充满了一种异样的不协调感之人,来到了城门之前。
  
  “在下王动,奉师尊之命,有请吴用吴宗师一叙!”
  
  在那里,王动早已等候良久,见到吴用当即迎接上来,用恭敬的语气道。
  
  “嗯!前面带路!”
  
  虽然自己到来悄无声息,没有通知过任何人,但一想到对方天人之尊,元神奥妙无穷,吴用也没有多么诧异,径自道。
  
  天人强者,一个元神出游,说不定在数十里外就发现了自己,再派人迎接,完全不算什么。
  
  ‘只是……想不到,当年那位宗师,居然已经晋升天人了!’
  
  吴用跟在王动身后,念及自身,嘴角就不由有些苦涩。
  
  毕竟,这年龄的差距,实在足以令人绝望,乃至,这次还是宗门看在吴用他曾经与方明有过交情,本着用熟不用生的想法,才特意将他调来。
  
  这种有些示好的味道,不由令吴用心里有些悲凉。
  
  王动带着吴用在山城中漫步,旋即来到一间院子前面,轻轻推开了门扉。
  
  翠竹之下,方明在草席上盘膝而坐,面前放着茶具,见到吴用,就是一笑:“原来是故人到了!”
  
  两人相见,那种冥化万物,似天地合一的味道,吴用只在本门的几位太上长老身上感受到过。
  
  人虽然还是那个人,但吴用相当清楚,对方与自己,已经是两个世界的存在了。
  
  当即深深一礼,不敢怠慢,以恭敬的语气道:“吴用!见过天人至尊!”
  
  “你我本为熟识,不必多礼,来尝尝我这茶如何?”
  
  方明轻轻一笑,也没有如何动作,吴用却骤然感觉到一股无可匹敌,却又柔和绵软的力量将自己抬起,这股力量是如此浩瀚,又带着不容抗拒的意志,甚至令他连抵抗的念头都升不起来。
  
  “天人见笑了!”
  
  吴用在方明对面坐下,将杯盏内的清茶一饮而尽,脸上就浮现出惊喜的表情:“好茶!”
  
  旋即就是一声苦笑:“吴用还要恭喜至尊成就天人之位!唉……相比于尊者而言,吴用便切切实实乃是无用之人了!”
  
  “吴用你太过谦虚了……”
  
  吴用需要诚惶诚恐,方明却是颇为随意,想到什么便说什么:“你这次来,可是奉了青云宗之命!”
  
  “正是!”
  
  说到正事,吴用的脸色也肃穆起来:“我奉掌教之令,有请尊者去青云山一游!”
  
  旋即又自嘲道:“本来……邀请尊者,乃是需要流云等太上长老出马,可惜我宗此事纷扰甚多,也只有我这个无用之人前来了,还望尊者莫要见怪……”
  
  “嗯……”
  
  方明似在沉吟,吴用看着面前的少年,却是屏息凝神,连呼吸都不敢太过大声,唯恐打扰了对面之人的思维。
  
  “核心九州,难道已经陷入如此窘境?血龙敖无虚,不过区区一名乱世草莽,纵然有些蛟龙之气,却能将大乾搅动至此?”
  
  “尊者有所不知……”
  
  吴用正色道:“此时魔门入寇,北域二十七州接连告急,更有大乾余孽兴风作浪,与魔门邪教同流合污,掌教至尊与几位太上长老又要坐镇山门,免得被宵小所承……”
  
  此人看似在解释,但方明心里却是一点都不信的。
  
  毕竟,三教五宗若是就这点实力,那外域七魔道又何必被压迫在草原之上,蹉跎数百年?
  
  若按他的猜想,恐怕都是稳坐钓鱼台,要等着大鱼出来,再一网打尽。
  
  “其中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血龙敖无虚!”
  
  吴用显然也知道自己说话太没有诚意,还是抛出了一点真东西:“此人可不仅仅只是乱世豪杰如此简单,更非区区一位天人!尊者可知……十五日前,我青云宗掌教至尊,曾经会同天雷宗、惊天剑宗,三位破碎大能,七位天人至尊,共同出手,围杀此子,却被他逃脱开去?”
  
  “哦?”
  
  方明的脸色微微一动。
  
  “不仅如此,更被此子反杀三人,重伤四人,三位掌教至尊都负了点伤……”
  
  吴用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如此厉害……”方明的脸色,这才真真正正地动容了:“难道此人已经破碎虚空了?不!恐怕就算破碎虚空的武者,也无法做到此点吧?”
  
  方明对自己的战力还是有着估计的。
  
  一般情况下,天人中一对一,不惧任何人,就算流云亲来,不能取胜,保命还是有着把握。
  
  但若让他对上破碎级的掌教苏无二,那就没有半点把握。
  
  而三位掌教至尊,汇同七位天人的围剿?
  
  换成方明,恐怕只有闻风而遁,直接用演武令消失一条路好走。
  
  吴用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却并没有回答方明之前的问题:“因此……我门长老推测,敖无虚极有可能乃是近古大能转世,更秉承天地戾气而生,大乾越乱,此人武功进境就越是恐怖!”
  
  “原来如此!”
  
  方明点头。
  
  这吴用如此坦然将门内隐秘告之,显然也是拿他当自己人了。
  
  当然,或许只是一个姿态,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更何况,纵使他语焉不详,但话语之中,却还是透露出了不少消息。
  
  ‘就比如血龙敖无虚,肯定已经是破碎之上的修为,洞天真君么?’
  
  方明心里一个念头一闪而过,脸上却绽放出最为诚挚的笑容:“方某之前既然收了青云宗的客卿令牌,自然也是青云宗的一份子,若有差遣,还请尽情驱使便是……”
  
  “呵呵……方尊者说笑了……”
  
  吴用双手乱摇:“客卿乃是我们青云宗的贵宾,吴某这次来,不过是奉了掌教之命,有请尊者往青云山一行,哪里敢劳动尊者半分?”
  
  若是之前,还是宗师级别的方明,虽然只拿了个客卿的名头,但遇到青云宗要强制分派任务,还是只能出走暂避。
  
  但现在不同了!
  
  天人至尊!吴用都说不上话,唯有青云宗的掌教或者太上长老一系,才有资格平辈论交。
  
  “青云山?”
  
  方明皱了皱眉头:“本人自然久仰山门之灵秀,可惜魔门威胁在即,实在有些脱不开身啊……”
  
  这当然是假话,但方明纵使很希望去青云宗,也不可能一口答应下来,显得太过刻意了。
  
  “魔门方面,周家愿意为康州承担一部分压力!”
  
  吴用最终还是决定抛出点干货:“尊者放心,有着我们青云宗作后盾,料周家也不敢太过放肆!更何况……”
  
  他忽然转为语重心长地道:“尊者与周家,都为我西北武林之顶梁柱,当此关键之际,还是戮力同心为好啊!”
  
  “这个我晓得了!”
  
  方明很没有诚意地点点头,吴用却看得毫无办法。
  
  毕竟,地位不同,他能委婉地提出意见,都是看在背后宗门的份上了。
  
  真要逼急了,方明或许没事,但吴用自己却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武功到了天人之位,虽然还不是三教五宗的对手,但若要逍遥自在,大宗门也没有几个敢轻易招惹。
  
  ……
  
  “血龙敖无虚?邪教?”
  
  等到又跟吴用聊了几句,特别是了解到青云宗的山门位置,又推拒了对方一同上路的提议,约定好拜山之期后,方明命王动客气地将吴用送走,自己却陷入了沉思当中。
  
  “中部九州的局势……看起来有点失控啊……”
  
  方明幽幽一叹。
  
  根据吴用的说法,那敖无虚明显是大能转世,又武道通神,能将无边的煞气、戾气化为自身突破的动力与资粮。
  
  因此越是乱世,实力增长越是恐怖!
  
  不仅如此,此人更擅长组织,麾下有数百上千万流民,又编练了百万血龙军,传授以血道功法,进境颇快,更可以精血为食,以战养战,随打随充,越战越强!
  
  到了现在,已经养出十万血龙卫,精锐程度丝毫不比青云宗的武者大军逊色,其中的将卫更是有着宗师、大宗师之位!
  
  光论基层力量的话,恐怕就连青云宗都要有所不如!
  
  这样的大军,再配合战阵之法,以绝顶高手压阵,所产生的力量,也是强大到恐怖的!
  
  三教一意清修,不管俗务,还不如何,但底下的五宗却是被这敖无虚搞得焦头烂额,甚至连门中常规武力都捉襟见肘。
  
  此次三大掌教至尊联手围杀,便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行此斩首之举。
  
  却没有想到结局竟然大败亏输,反而扬了对方威名。
  
  “血龙敖无虚?!”
  
  方明越是思索,脸上却越是带起一丝笑容:“怎么听起来这么像开了主角模版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