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谈笑杀人
    方明颌首。
  
      若是有识之士,看到刚才那一幕,必然也会对和尚颇有微辞,而乱世邪教,如此传播,更是会让不知道多少‘忠臣孝子’痛心疾首。
  
      “那倾城觉得到底谁对谁错?”
  
      方明的目光亮起。
  
      “两人皆非对错!”
  
      南宫倾城的眸子骤然泛起一丝冷色:“若阻我道,悉数斩之便是!”
  
      “是呢!”
  
      小慕容也探出脑袋来:“那个和尚大叔不是好人,最后看人家那一眼,好像狼一样呢!”
  
      “哈哈……还是小慕容最聪明!”
  
      方明捏了捏对方吹弹可破的脸蛋,嘉奖道。
  
      小慕容却是气呼呼地推开方明的大手,嗔道:“人家都长大啦!”
  
      不知道怎么,面上却又浮现酡红,钻回了马车当中。
  
      车轮滚滚,很快出了镇子,到了荒野之上。
  
      南宫倾城却不知何时抽出了自己的雪霜长剑,正在缓缓擦拭。
  
      方明见此,又是一笑。
  
      南宫倾城与小慕容一个剑心通明,一个天生道体,都察觉到了这一僧一道的不对。
  
      “或者说……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方明的眼中,冷色一闪。
  
      他有九成九的把握,之前那两人假借佛道之名义,实际上却全都是魔门之人。
  
      吴用之前所提到的,大乾各地邪教频出,说得便是他们这种。
  
      不仅如此,两人甚至还唱起了双簧,互相诋毁,败坏正派佛道之名誉,却又令对方对此无可奈何。
  
      不论三教五宗又或者魔门执政,只要占据大义优势,就不能不连着承担责任!
  
      而大乾的责任,便是这千万流民,亿万百姓!
  
      王朝末世,民怨升腾,乃是常理。
  
      三教五宗身为正统,却需为此担负责任,外域魔门刚好相反,可以轻装上阵,肆意挑拨。
  
      换句话说,就是朝廷派与在野派的区别。
  
      因为没有压力,在野派自然可以肆意指责朝廷派做得不好,实际上,若是换位处之,能不能勉强维持局面,都是两说之事。
  
      “阿弥陀佛,施主留步!”
  
      南宫倾城与小慕容的预感都很准,马车还没有走出多远,之前那个铁头僧就追了上来。
  
      “哦?大和尚有事?本人可打赏不了你几个香油钱!”
  
      方明嘴角微微带起一丝笑意。
  
      “贫僧确是前来化缘,没有香油钱也是无妨……”
  
      铁头僧一脸的道貌岸然,宝相庄严,但下句话却直接暴露了本性:“只是之前见施主车内的女童,乃是与我佛有缘,不如就舍了给我吧!”
  
      “有缘?!”
  
      南宫倾城脸如寒霜,知道乃是小慕容的先天道体引起了对方重视,手不由按上剑柄,心里杀机大盛。
  
      “不错!此女与我佛有缘,你家根基太薄,却是无论如何也留不住的,强行留之……也只能徒招三灾九祸,殊为不智!”
  
      铁头和尚眸中金光一闪,瞥了眼南宫倾城,面色凝重了一分,又瞥了眼方明,却是颇为不屑地摇摇头。
  
      很显然,他乃是看出了南宫倾城的先天剑手之身份。
  
      至于方明,气息收敛得太好,除非同阶高手甚至破碎大能过来,否则都直接拿他当普通人。
  
      “好你个狂僧,居然擅自离人骨肉,慈悲心都给狗吃了!”
  
      方明摇摇头,冷声道。
  
      “哼!佛爷乃如是寺守门金刚,今日看上你家女儿,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奈何世人愚昧,非得我佛现了金刚怒目,才肯降服!”
  
      铁头和尚演戏演出了高度,演出了水平,抢人之前还污蔑了如是寺一把。
  
      “若梵门祖庭,万佛之门的如是寺就你这个水准,那佛皇也早该羞愧自尽了……”
  
      南宫倾城的话语,令铁头僧当即面色大变。
  
      “好!看来两位乃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就让佛爷送你们归西!!!”
  
      铁头和尚面容一肃,忽然一踏步,竟然横跨九丈距离,咫尺天涯般来到马车之前,右手箕张,五指如钩,直接向南宫倾城抓来。
  
      “唵!”
  
      就在和尚动手的一瞬间,他似钢浇铁铸的身上也浮现出一层朦胧的金光,更带着佛音禅唱。
  
      此人一出手,赫然就是精纯到极点的佛门武功,甚至令南宫倾城的眸子中都浮现出一丝诧异之色。
  
      锵!
  
      长剑出鞘,冰雪长剑在南宫倾城手中似覆海蛟龙般掀起一重重浪头,剑尖似有灵性一般,直接循着铁头僧的掌心刺去,剑身之上一层霜白微微浮现,却又含而不露,凝聚在剑尖,没有丝毫阴寒之气,但铁头僧却怪叫一声,连忙避开,不敢硬接。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
  
      “小妞剑法不坏,让佛爷收了你,回去好好调、教……嘛!!!”
  
      铁头僧身在半空,各种关节却诡异地灵活而动,做出常人不可思议之举,似瑜伽古术,于间不容发之际躲过了南宫倾城的飞剑连刺,旋即就是哈哈一笑,手结法印,口诵六字真言,化为一掌落下。
  
      轰!
  
      真气四溢当中,铁头僧的手掌仿佛莲花绽放,化为漫天光影,将南宫倾城的长剑包裹。
  
      数掌一过,南宫倾城的面色便凝重无比,知道对方既然看出她乃剑道高手,还敢来恃强抢夺,果然有着依仗。
  
      “哈哈……区区剑法,又如何是佛爷真言法印之对手?”
  
      铁头僧见到南宫倾城面上浮现出吃力之色,玉容微红,眼中更是似要放出精芒,双手结出莲花法印,又是向前一推:“呢!”
  
      南宫倾城顿时感觉一股无形气墙横掠而至,似从四面八方包裹,令她不由还剑入鞘,脸上浮现出一抹决然之意!
  
      “倾城你此时功力,还未够施展同归剑诀,不若还是让我来吧!”
  
      蓦然间,幽幽一声叹息传来,似带着无形波纹,传播之下,周围的气墙顿时土崩瓦解。
  
      南宫倾城脸上殷红一闪即逝,又化为雪白。
  
      显然,刚才在与铁头僧的交手中,南宫倾城处于下风,而当她准备不顾一切地施展类似天魔解体等刚烈之法的时候,却又被方明打断,拦了下来。
  
      “功……功随声至!”
  
      铁头僧落地,骇然的眸子直直盯着方明,不由失声,现在的他,如何还不知道,这个被自己遗漏的年青人,才是一尊超乎想象的大高手!
  
      “你叫做铁头?”
  
      方明面色平静,半靠在马车上。
  
      以他为中心的周围,不论是马车,乃至地上的青草,落叶,都没有因为之前的对战而损伤一丝一毫。
  
      铁头僧只看得眼皮狂跳,硬着头皮道:“这位……前辈,在下乃是如是寺……”
  
      “这等伎俩,骗骗那些愚夫愚妇还可,就不要在我眼前卖弄了……”
  
      方明的眼中似有着嘲弄之意:“外界武林之人若是知道鬼王寺的高足,居然去扮作如是寺的和尚,恐怕下巴都要笑掉了!”
  
      鬼王寺!
  
      此乃外域七魔道之一,更是教派,梵门一支!寺内僧侣专拜鬼王,传闻中甚至与如是寺也颇有关系,乃是当年一真传旁支入魔所化!
  
      “本来……你们鬼王寺与太平道想要做什么,都不关我事,只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居然将主意打到我师妹头上,这便不可原谅了……”
  
      方明幽幽道,而铁头僧则是暗暗叫苦。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方明这种大高手,居然还有这种爱好,出门也不前呼后拥,甚至甘当马夫,让他犯下大错。
  
      “前辈……晚辈无意冒犯,还请恕罪……”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说着。
  
      “恕罪?便拿你的命来抵偿吧……”
  
      方明身子不动,却是冷冷说了一句。
  
      “不好!”
  
      刹那间,铁头僧身上的金光尽数消敛不见,取而代之的,乃是深沉而诡异的暗金色!面容狰狞非常。
  
      若说之前的金身,还像罗汉道果的话,那此时的外象,便是正宗的魔道鬼王!
  
      刹那之间,拿起屠刀,立地成魔!
  
      “喝!天心正我,五鬼搬运,看我天心五鬼法!”
  
      铁头僧掌风掠起,似有百鬼啼哭,磷火重重,幽碧惨然,蓦然化为五鬼之形,向方明扑来。
  
      鬼道真气至此,已经足够外出装神弄鬼,保证信者如云!
  
      而铁头僧一招既出,便再也不管方明如何,身体以违反常理的速度后撤,就似有着无形鬼魅在背后拉扯着逃命一般。
  
      南宫倾城接连倒退。
  
      直到此时,她才发现,对面的邪僧,在面对她的时候,还未出真功夫!
  
      此时鬼王寺真传一出,果然融佛魔于一体,又有鬼道功法在其中,犀利非常,饶是她也没有丝毫把握应对。
  
      “呼!”
  
      方明见着似穷凶极恶的五鬼之形,却是微微一哂,忽然吐出口气。
  
      呼呼!
  
      平地起风,骤而化为恐怖的罡气浪潮。
  
      凄惨凶厉的五鬼之形在罡风之下当即支离破碎,如白雪遇阳,丝毫不成模样。
  
      甚至,声浪还汇聚为一道白色的气流,似飞剑一般,在半空中掠过,带起一道长长的声浪白线,向铁头僧刺去。
  
      噗!
  
      刹那之间,只见一道白色流星自铁头僧前胸透过,后背刺出。
  
      此人当即翻倒在地,面上还有着不可置信之色,却已气息全无。(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