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合药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谈笑之间,吐气杀人!
  
  南宫倾城脸色骇然,如此武功,简直已经近乎神通术法!超出凡人之想象!
  
  “是谁?”
  
  此时,一个阴祟,邪厉的念头,却是忽然从铁头僧的尸身上浮起,带着一股庞大的武道意念,仿佛化为一只无形的大手,要向周围抓摄些什么:“谁敢杀我爱徒?我乃鬼王寺……”
  
  “起码也是宗师的精神烙印?”
  
  南宫倾城面色一变。
  
  武者宗师之后,便可以精神异力,在自家徒弟上标签,并且捕捉徒弟身死之时周遭的活人气息。
  
  更厉害的武者,甚至还能以精神为凭,直接见到短暂的画面。
  
  如此威慑,实在是保护门人弟子的利器。
  
  而现在,铁头僧的师傅明显就是感觉到了精神烙印的消散,要来捕捉凶手之气息。
  
  此人必然是宗师以上的武者,意念浩大,精神迫人,甚至令南宫倾城都感受到一丝窒息般的压抑。
  
  “滚!”
  
  方明轻哼一声,一股更加浩大的念头落下。
  
  天地苍茫!似宇宙,似洪荒,又似天地翻转的力量,刹那间就将这个大宗师的意念摧毁。
  
  “啊……你是……”
  
  这个鬼王寺高层,大宗师的意念,在方明的天人之威下,顿时仿佛雪花一般融化,连痕迹都没有留下半点。
  
  “走吧!”
  
  方明甩起了鞭花:“去朝天城!”
  
  ……
  
  距离此地不知道多远的一间幽暗密室之中。
  
  四周漆黑一片,唯有七盏碧火油灯,散发出可怖的光芒。
  
  隐约之中,可见四面的墙上,描绘着各种猛鬼肆虐之景,或生吃活人,或挖心剖肺,鲜血淋漓,偏偏又栩栩如生,每一个鬼物的眼睛都似乎骨溜溜地转着,要从墙壁上下来一般。
  
  阴风阵阵……如此可怖的场景,恐怕足以令一般人肝胆俱裂。
  
  而在屋子中心,却又有着一个蒲团,上面一名骨瘦如柴,仿佛一具骷髅的和尚正盘膝跌坐。
  
  “噗!”
  
  忽然之间,一道寒风吹来,令一盏碧绿灯火应声而灭。
  
  “铁头死了?”
  
  骷髅张开眼,旋即目光中浮现出惊恐之色,惨叫一声,两道血线从鼻窍中流下:“天人……哪尊天人动手了?”
  
  他站起,露出侏儒般矮小的身材,以及身上的百鬼僧袍。
  
  “铁脚!铁腿!”
  
  “弟子在!”
  
  房门拉开,现出两名精悍的和尚,俱是肤色如铁,面相威猛,如同护法金刚一般。
  
  “起驾!去曲河镇,铁头之前便在那里!”
  
  骷髅缓缓说了一句,声音一如尸体般沙哑难听,令人毛骨悚然。
  
  “遵法旨!”
  
  两名铁和尚当即跪伏下去,用极为恭敬的语气道。
  
  “不!等等……”
  
  骷髅又蓦然一停,念及那个击溃他精神烙印的强者,绝对是比他更强的存在,此时冒然上路,如送菜上门,颇为不智,又道:“铁肩,铁手似乎就在曲河镇附近,我们先不动,命令他们两个速速前往镇上,打探消息!”
  
  另外两个铁字辈弟子听到师尊如此前后矛盾的命令,不由面面相觑……
  
  ……
  
  骷髅和尚的担忧,明显是多余的。
  
  方明基本是抱着顺手碾死只蚂蚁的心态,根本没有想着要守株待兔,除恶、务尽什么的。
  
  七日之后。
  
  等到确认曲河镇平安无事,骷髅和尚却是亲自来到了镇上。
  
  圆虚观中。
  
  风翎子盯着面前的八卦铁炉,神情却是颇为振奋。
  
  “不枉我苦心传教,收集‘人药’如此多年,这一炉‘五婴脏丹’,总算是要成啦!”
  
  明暗不定的炉火,照耀在他脸上,显得更加恐怖而狰狞:“哈哈……此丹一成,我便可立地成就宗师,回去门内,至少也是一个真传核心……”
  
  他所修炼的功法,乃是从太平道至尊典籍,《太平清领书》上化用而来,名为‘五行归元手’!
  
  此功以炼五脏五气为要,合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变,原本是最为中正平和的功法。
  
  但自从太平道被赶到外域之后,门中行事未免更加功利,只求结果,不择手段,乃至开发出了许多取巧之路。
  
  这‘五婴脏丹’,便是专门为五行归元手配置的丹药,能大涨五脏之气,平衡五行,肉窍圆满,阴神自生。
  
  其中艰难,自不用说,光是几门罕见的天材地宝一级的配药,就绝难收集,风翎子也是天赐机缘,又等到大乾大乱,才敢打这‘人药’的主意。
  
  轰隆!
  
  天地立交,乌云涌动,遮蔽月光,落下紫雷。
  
  似乎连老天也看不惯此人恶行,要天打五雷轰,雷霆灭之!
  
  风翎子听此震雷,却是面露喜色,拍手道:“阴阳相生,乃得雷霆!生意勃发!时机正好……哈哈……吾道将要成矣!”
  
  似回应一般,他面前的八卦炉也是微微震动,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丹香。
  
  “呔!恶贼!”
  
  哗啦!
  
  巨响当中,院落大门被砸开,现出五六名劲装少男少女,均手持兵刃,眼眸涨红:“大胆妖人,居然敢干如此伤天害理之事,我正道宗门,必要杀你!”
  
  “青云宗、天雷宗的执法弟子?”
  
  风翎子一挽道袍,又撇了撇嘴:“你们既然来此,外面那几个弟子恐怕凶多吉少了吧?果是废物!”
  
  “妖道!”
  
  一名穿着青云宗的女弟子却是目眦欲裂,嘶声道:“我上次与师兄便发现你有问题,奈何师兄说若杀了你,这满镇灾民不得救济,因此暂缓,放你一马,不想铸成大错,这次非取你首级,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我说呢……”
  
  风翎子嘴角却是带起一丝邪异的笑容,配上俊美的面相,显得更为妖冶:“原来是当初那个傻头傻脑的丫头,还真是好骗……忘了告诉你,当初你的那个师兄,早已进了贫道的五脏庙啦!”
  
  “我杀了你!”
  
  青云宗少女目眦欲裂,青锋剑在半空中划过一抹幻影,直取道士心口。
  
  “嘿嘿……”
  
  见此,风翎子却是邪邪一笑,手中七节竹杖轻轻一点,迎向剑锋。
  
  咔嚓!
  
  看似翠竹所制的节杖,与剑锋交击,却是发出金铁之音,溅起点点火花。
  
  嗖!
  
  风翎子柱杖轻点,正中青锋剑身,少女手上的青锋剑顿时仿佛被击中七寸的毒蛇一样瘫软下来。
  
  风翎子却毫不停留,中宫倏进,竹杖在少女胸口一点。
  
  少女疾退,明明杖尖距离胸口还有一寸,却蓦然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都倒了下去。
  
  “先天罡气,隔寸点穴?!小心!此妖道距离宗师,果然一步之遥了!”
  
  天雷宗与青云宗弟子见到此幕,瞳孔也是微微放大。
  
  先天之后,便是肉窍完满,化生罡气,从而进阶宗师。
  
  能以罡气点穴,代表着不仅肉窍完满,更是已经将罡气练得可刚可柔,距离觉醒阴神,确也只是一步之遥!
  
  只是一线之差,天壤之别,罡气与宗师之间更是如同天堑鸿沟一般,困了风翎子多年,迫得他不得不走歪门邪道。
  
  “相好的,过来送死!”
  
  风翎子哈哈一笑,骤然抓着被点穴的少女,身影如幻,跃到庭院当中。
  
  哐当!啪!
  
  而也不知道他按动了什么机关,自从他走出密室之后,周围门户当即被精钢闸门锁死,紧闭深深。
  
  “还想保住邪药?宫师弟,雷师弟,随我剿灭妖人,何师妹、云师妹直接去打开机关,毁了丹炉,让这妖道鸡飞蛋打!”
  
  一名穿着紫袍,面容刚毅的天雷宗高手当即沉声喝道。
  
  “该死,道爷第一个杀了你!”
  
  风翎子气急。
  
  对方这一手,倒真打中了他的命脉,此时元丹未成,他的确是投鼠忌器。
  
  “你们若敢再上前一步,我就宰了他!”
  
  不过此人好歹也是老魔头,当即抓着之前俘虏的少女,威胁道。
  
  “这……”
  
  几名青云宗弟子纷纷停步,天雷宗的执法弟子也有些迟疑。
  
  “哼!”
  
  那名紫袍青年却是上前一步:“风翎子,枉你也是积年老魔头,居然如此行事,不怕天下英雄耻笑?……不过我也不与你计较,不如我们两个对战一局如何?只要你赢了,宋某保证你安然离去,邪药也可带走,但若你输了……”
  
  “那就将这个水灵灵的女娃子还给你们?”
  
  风翎子伸出舌头,在少女的脸颊上舔了舔,脸上露出回味不已之色:“桀桀……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呢……”
  
  心里却在不断思索,该怎么拖延时间,等到丹药炼成,再夺药而走。
  
  但刹那间,他的面容便呆滞了一下。
  
  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骤然从紫袍青年背后浮现,电射到风翎子面前,一手伸出,将少女揽入怀内,另外一手却点杀而出,直指风翎子眉心。
  
  “啊……精神异能,宗师高手!”
  
  便在此时,风翎子面上青红之色一闪,猛地回过神来,竹杖亡命地向前一点。
  
  蓬!
  
  劲气交接,七节竹杖炸开,风翎子则是吐血飞退,一路血洒长空,好似条死狗般瘫软在地上。
  
  “咦?”
  
  黑影停下,现出一名英俊青年的身影,显然颇为诧异对方能逃得性命:“能接下我的‘朱雀指’不死,太平青领经果然不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