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铁佛 6900补

      ,。
  
      “落歌师兄!”
  
      “师兄威武!!”
  
      青云宗弟子纷纷叫好,而被那位落歌师兄放下的少女也是脸色绯红,轻轻道谢一声,目光闪动,显然不能自已。
  
      “在这里还要多谢诸位师弟相助,特别是宋师弟!”
  
      落歌师兄向周围几名天雷宗弟子拱手为礼:“此魔狡猾,若无几位师弟牵制,让他闻风远遁,也是麻烦!”
  
      “不必客气!”
  
      天雷宗的领头宋师兄却是面沉似水。
  
      见此,落歌师兄也只是微微一笑,心知自己冒然出手,打断比斗之约,却是有些得罪了这个天雷宗执法弟子。
  
      不过,他乃宗师之尊,青云宗苦心培养的核心种子,得罪了也就得罪了,还能如何?
  
      当即又道:“秦师妹,此恶贼杀了秦师弟,你便将他首级割下,送到秦师弟坟上祭奠!”
  
      “多谢落歌师兄!”
  
      秦师妹红着眼,拾起长剑,来到口鼻溢血,瘫软不动,气若游丝的风翎子面前。
  
      其他人见此,却都是见怪不怪,更没有丝毫担心。
  
      能挡下宗师一击,伤而不死,已经足见此魔功力深厚,太平清领书神妙非凡了,若是还能立即活蹦乱跳,除非风翎子早已是宗师之身,否则绝无可能。
  
      当然,这次行动,乃是天雷宗与青云宗联手,按照道理,战利品也应该平分才对。
  
      但青云宗弟子都知道天雷宗之人的脾性,若是将此时的风翎子交付,对方说不定还要觉得是侮辱,不如直接杀了作数。
  
      “师兄!”
  
      秦师妹来到风翎子面前,不知道怎么的,两行眼泪就流了下来,看着地上的风翎子,一咬牙,青锋就要落下。
  
      眼见着这个作恶多端的大魔头就要授首的时候,异变突生!
  
      “唵!”
  
      一声饱含佛力的真言,似乎就在各人的耳边响起,带着仁慈而悲怜的味道,不断冲击着心防。
  
      秦师妹手上一软,只觉内心杀意大敛,握着剑的右手不由缓缓落下。
  
      “喝!谁敢以真言乱我?”
  
      落歌师兄却是脸色大变,蓦然发出一声清啸,将周围的弟子惊醒过来。
  
      “夜长梦多!”
  
      他眼神一凝,瞬息间来到风翎子面前,五指成爪,就要落下。
  
      “嘛!呢!叭!咪!吽!”
  
      见此情景,禅唱声愈急,乃至将后五字真言一起念诵而出。
  
      轰!
  
      暴雨如注!
  
      紫雷当中,雨水甚至化为了一个淡淡的人影,周身佛光大放,与落歌对了一掌。
  
      砰!
  
      似水珠凝成的人影炸开,又化为无数飞箭,向四面八方攒射,眨眼间就倒下一片,血染遍地,鲜红无比。
  
      “阿弥陀佛!”
  
      庄严的佛号声传来,雨幕之中,数个铁罗汉抬着肩舆,莲花台上,似盘坐着一架骷髅,忽然睁开双眼,电射而来。
  
      只是一眼,就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祗一般,镇压而下,足以令人失去任何抵抗的勇气。
  
      “鬼王寺!铁佛尊者!”
  
      “快走!”
  
      落歌师兄见到此人,瞳孔猛缩,再也顾不得除恶、务尽,当即一招手,将秦师妹与天雷宗的宋姓青年抓住,展开轻功,似浮光掠影般离去。
  
      “真是好决断!”
  
      莲花肩舆在院落中停下,骷髅一般的铁佛尊者手持念珠,周身似有一股无形的力场张开,将雨点都阻隔在外。
  
      见着已经气息奄奄的风翎子,铁佛尊者眉头一掀,总算没有去追落歌,反而手掐印诀,又是一喝:“唵!”
  
      音波震动,满地尸首都似乎动弹了一下。
  
      旋即,风翎子咳嗽一声,吐出一口淤血,翻身坐起。
  
      “本尊者已经用真言法印,激发你原本气血,治疗伤势,还不速速起身?”
  
      铁佛尊者又是一喝,做狮子吼状,风翎子当即好像触电一般站起,眼神迷茫,对自己条件反射一般的动作显然有着疑惑。
  
      只是,他旋即清醒过来,对着铁佛尊者拜下,神态恭敬到了极点:“原来是尊者驾临!太平道七竹弟子风翎子见过,还要多谢尊者救命之恩!”
  
      “罢了!若非佛爷有事要用你,也不会前来相救!”
  
      铁佛尊者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珠转了转,忽而鼻子一动,阴笑道:“桀桀……看来老祖来得正是时候,你这炉‘五婴脏丹’就要大成了呢!嘿嘿……九十九个阳年阳日阳辰的童男、与阴年阴日阴辰童女的药引,可不好寻吧?”
  
      风翎子脸色一变,肉痛不已,但旋即再拜:“尊者救我性命,风翎子愿意送上半炉丹药,略表心意!”
  
      “半炉?嘿嘿……”
  
      铁佛尊者冷笑不已,令风翎子的心不由沉了下去。
  
      但旋即,嘶哑晦涩的声音响起,在他耳中听来却是如闻天籁:“佛爷也不要你的丹药,只要你告诉我一件事情!”
  
      “一件事情?”
  
      风翎子面露惊喜之色:“只要不违背我入太平道所发的毒誓,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好!佛爷问你,七日之前,你可有见到……”
  
      见此,铁佛尊者眸中闪过一丝异色,缓缓发问。
  
      ……
  
      暴雨倾盆当中。
  
      密林之内,三道身影却是惶惶然如丧家之犬,闪电落下,现出这三人的身影,赫然是之前的落歌师兄,与秦师妹、宋师兄三个。
  
      “刚刚……”
  
      秦师妹神情恍惚,看着落汤鸡般的三人,犹自有些不能置信。
  
      “各位师兄,师弟呢……”
  
      “唉……我已尽力而为,只是那妖僧的武功太过阴毒,水箭一发,只能救得你们二人!”
  
      落歌师兄叹息一声,面色又凝重到了极点:“铁佛尊者乃是鬼王寺久享盛名的老魔头,这次居然也来了内陆,所图非小!”
  
      “铁佛尊者?”
  
      秦师妹双眼露出茫然之色。
  
      “此人乃是大宗师修为,以心狠手辣闻名,曾经血屠过两个城镇,杀人盈野,座下七大弟子,铁头、铁心、铁身、铁肩、铁手、铁腿、铁脚……每一个都是先天罡气级别的高手,传闻铁心更是已经进阶宗师,有着青出于蓝之势!”
  
      天雷宗的宋师兄忽然一拳砸在旁边的古木之上,令松针缓缓而落:“我宋余成在此立誓,将来必杀此人,为同门报仇!”
  
      他虽然高傲嚣张,却不是傻子,知道嚷嚷着立马回头报仇什么的,不过以卵击石,徒惹笑尔,因此提都不提。
  
      “大宗师、宗师、还有先天罡气……”
  
      秦师妹喃喃着,脸上却是多了几丝苦涩之意。
  
      毕竟,她武功低微,连围杀一个罡气级别的风翎子都要碍手碍脚,有生之年,恐怕都是报仇无望了。
  
      “我们现在还有半个时辰休息,恢复真气!”
  
      这个时候,碧落歌却是凝重道:“我阴神警兆频现,显然铁佛尊者已经用阳神锁定了我之气息,虽然有事耽搁,但不久便会追来,你们是与我同行还是分道扬镳?”
  
      “自然是同行!”
  
      秦师妹咬着樱唇,坚定道。
  
      “宋某不才,也愿意与落歌师兄共抗魔门!”
  
      宋余成坦然道。
  
      心里,却是无奈摇头,铁佛尊者乃是大宗师,座下弟子也都是不世高手,就算碧落歌可以引走铁佛,但面对其余弟子围剿,还是有死无生。
  
      事到临头,不如与这位宗师合力,搏上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如此甚好!”
  
      碧落歌颌首道:“此去不远,便是朝阙城,有我正派高手坐镇,只是铁佛尊者必然也有布置,派人把守要道,我们去是不去?”
  
      “自然要去!”
  
      宋余成高声道,见到秦师妹看过来,却是解释道:“我之前接到消息,本宗掌门弟子雷刑天雷师兄已经秘密到达朝阙城,不仅是他,连惊天剑宗的当代剑子也同样到了!”
  
      “好!”
  
      碧落歌激动地一拍手:“没想到正道双星尽在此处,实在是天要灭铁佛于此!”
  
      这两个名字当真如雷贯耳,就连旁边的秦师妹也不由惊叹。
  
      天雷宗的雷刑天,乃是天雷宗年轻一辈第一人!五雷天刑手已经练到了汲取九天雷气的至人之境,毫无疑问的大宗师。
  
      他与惊天剑宗的剑子,乃是传闻之中,继流云道人之后,正道最声名卓著的天才,未来稳稳的天人!
  
      即便只有一人,也不惧铁佛尊者,两人齐至,铁佛之流,只能授首!
  
      “只是……天阙关内血龙肆虐,两位大宗师何以至此?”
  
      碧落歌想到这里,怀疑的目光就盯到宋余成脸上。
  
      天雷宗、惊天剑宗、还有青云宗之前围剿血龙敖无虚,反而被打死三个天人至尊,不仅丢尽脸面,更是实力大损,九州力量捉襟见肘,不得不抽调在外高手。
  
      否则的话,以往朝天城中便有一位天人坐镇,铁佛尊者之流根本不敢放肆。
  
      而现在,这两家派人悄无声息地到了朝天城,便似乎有所动作,尤其是将青云宗排除在外,不能不让碧落歌起点心思。
  
      “这个……”
  
      面对质疑,特别是,对面还是一位有着救命之恩的宗师高手,饶是宋余成也不由感觉有些压力,只能踌躇道:“此乃宗门上层决定,据说也是雷师兄临时发现有着魔道妖人,要针对天阙关动作,因此赶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