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朝阙城
    古代人族核心,只有九州。
  
      又经过历代先民奋发进取、不断开阔,至今才发展出大乾九十九州的盛世。
  
      而核心九州,因为乃是大乾腹心,又是人族发迹之处,水旱从人,物华天宝,在此时不论政治、经济,亦或者是人口,乃至声望,俱都是大乾的顶尖。
  
      天阙关便是这从外九十州,进入核心九州的西北枢纽门户之地!
  
      经过朝阙城,再入天阙关,便到了核心九州之凉州。
  
      正因为如此,作为核心九州的门户,天阙关一向布置重兵把守,到了现在,更是成为隔绝内外流民,灭杀隐患的绝佳手段。
  
      “乱世流民,如同暴雨洪峰,由万千溪流汇聚,再到江海,形成摧毁一切的力量……天阙关这一个个关口,便是水闸一般,有着控制之用……”
  
      方明对着南宫倾城与小慕容侃侃而谈:“若是此关不存,内外交汇,让数千万乃至上亿的难民涌入九州,势必更增敖无虚之势,让他足以对三教五宗的山门都产生威胁,甚至灭掉一两个……当然,这还是下策!”
  
      “那上策又是什么?”南宫倾城不由问道,连旁边的小慕容也不由眨巴下眼睛,注视过来。
  
      “上策,自然是直接挥军外出,离开核心九州这个四战之地,避开三教五宗的兵锋围剿,再图谋将来……”
  
      方明叹息一声:“不过,血龙何等人物?恐怕必然不会如此退缩,做缩头乌龟之举的……”
  
      却是清楚,对方乃是起码破碎虚空,甚至洞天真君一级的大能,翻山越岭如等闲尔,天下之大,根本没有什么险关能拦得住。
  
      不过敖无虚可以想走就走,甚至亲信同样如此,但那些流民呢?
  
      他们可不会轻功,高来高去……更不用说,天阙关乃大乾十绝关之一,四面被险地包围,纵使宗师一流要想翻过,也需要极大勇气,一不小心便有生命之危!
  
      血龙以怨气为根基,当然不会舍了基业,让三教五宗从容掌握大势。
  
      因此,方明肯定,纵使敖无虚能破了天阙关,也最多引进流民,掌握战略优势,增强实力,取其下策,却根本不会避实就虚,蛟龙入海。
  
      ‘归根结底,还是一个为王先驱的货色,就算大能转世,气运无双又如何?最后还不是为人做嫁衣?’
  
      一抹冷色在方明的眼底浮现。
  
      此时的他,虽然武功,基业,俱都比不上血龙敖无虚,但在眼光,大势方面,却是足以鄙视对手。
  
      ‘或许也不是眼光、见识不足,而是身处大势,根本无可挽回了!’
  
      方明可是很清楚大势一起,气运纠缠之下,对武者的牵制。
  
      比如之前大唐中的双龙,就是最好的例子!
  
      纵使武功绝顶,气运滔天,天下一半在手又如何?到了最后,区区一个女人几句话,还不是照样得将打生打死得来的江山白白送出去?
  
      “好多人!”
  
      此时小慕容掀开车帘,就见到路边密密麻麻的流民,甚至还有简易的营地、大寨,不由就惊叹道。
  
      “自然很多……”
  
      虽然前世早已见过人山人海,但此时见到海啸般黑压压的人头,令方明都有些惊叹。
  
      “朝阙城乃天阙关外第一大城,联通核心九州与外九十州的枢纽,交通便利,商业发达,乃是天下闻名的富裕大城!”
  
      南宫倾城却是对此不以为怪:“遇到乱世饥荒,流民总喜欢前往那些富庶之地就食,总比其它地方多了几分活路……”
  
      古代的富户,纵使暗地里坏事做绝,明面上还是要点名声的。
  
      至少,遇到天灾**,流民饥馑,出来施舍些薄粥,那几乎是每年的保留项目。
  
      朝阙城的财富,在外九十州都是有名,各种‘大善人’也是不少,赈济起来,此处的粥不仅份量多,还比周围地方厚上一分,自然令难民趋之若鹜。
  
      可惜也是数量有限,点到即止,如同扬汤止沸,根本缓解不了多少。
  
      不仅如此,朝阙城的名声在外,一传十,十传百,各地难民拖家带口地前来,更是要远远超出承受能力。
  
      “若不妥善处置,大祸就在眼前呐!……恐怕还不仅如此!”
  
      方明摸了摸下巴。
  
      古代乃是精英教育,能上位的虽然庸碌也有,但此时,还令此等尸位素餐之辈窃居高位,那就是作死了,朝阙城主持之人,也不会如此不智。
  
      而一堆高层商量半天,最后就得了这个难民八方涌来的局面?
  
      难道不知道人一多就最容易出事?还是怕自己死得不够快?
  
      ‘其后必有人主持,就比如之前那个风翎子一样,假借赈济之名,将难民汇聚到朝阙城,形成规模之后,只要再稍加引动……’
  
      挑事容易平息难,站在魔门的角度,方明刹那间就可想出十几条毒计。
  
      甚至,不仅朝阙城,还可连环而上,剑锋直指天阙关!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其志不小!”
  
      方明叹息一声。
  
      “你说什么?”南宫倾城脸上浮现出一丝迷惘之色,“项庄是哪位剑道高手?沛公又是谁?”
  
      “没什么……”
  
      方明囧了一下,想到这里不是前世,自然没这个典故,赶紧顾左右而言他道:“我是说这些流民汇聚太过反常,背后必然有人指使,天阙关危矣!”
  
      “这个自然!”
  
      南宫倾城冷笑一声:“核心九州之富,天下皆知,数百年、上千年的观念根深蒂固,又岂是一个血龙敖无虚就能影响的?就算是我,小时候也常听父亲说核心九州物华天宝,纵使一个无名小城,都堪与朝阙城一比呢!”
  
      “这便是了……更不用说,血龙敖无虚还命人四处张贴榜文,号称要杀尽宗门、世家,让人人有食吃,有衣穿,有武功可练,乃至平均地权……平民自然趋之若鹜。”
  
      方明缓缓道,嘴角却是带起一丝诡异的笑意。
  
      这异界版的‘打土豪、分田地’,果然乃是无上大杀器,而三教五宗,乃至世家宗门,有着武功为凭,可是将底下小民压迫狠了。
  
      如此戾气积累下来,影响是极其惊人的,甚至好像一个火药库,只需要一个引子便可爆发。
  
      血龙敖无虚借到了这股大势,令三教五宗焦头烂额,乃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马车艰难地驶近。
  
      朝阙城高大的城墙已经可以引入眼帘,而更多的,却是城外划分成片的难民营。
  
      偶尔还可以看到施粥者,乃至一队队士卒巡逻,又有医官脸色肃穆,来回巡查,排除疫病。
  
      虽然比起外围情况稍好,却也是不容乐观,治标不治本之策。
  
      小慕容趴在窗户边上,小脸浮现出不忍。
  
      “唉……”
  
      南宫倾城叹了口气,却是没有再阻止她的举动。
  
      毕竟,凄惨的事情,一路都已经看足够了,再拦着也是无法。
  
      “如何?你怎么不求我救救他们?”方明见此,却是轻轻道。
  
      “不会!”
  
      小慕容明珠般的眼眸中有了水雾,却是坚定地摇头。
  
      这种姿态,却令方明两个都有些惊讶了:“为什么?”
  
      “因为力所不及!”
  
      小慕容的声音中却是带着颤音:“我们只有三个人,一辆马车,又能救得了几个?我虽然会在入城后将身上的东西都捐出去给外面的叔叔伯伯买粥喝,却不会将哥哥姐姐置于险地,也不会耽误大事的!”
  
      “慕容妹子!”
  
      南宫倾城看着强装坚强的小慕容,却是不由眼眶一红,将她揽入怀中。
  
      “力所能及,便心安理得!很好,小慕容,你真的长大了!”
  
      方明也是欣慰颌首:“我此次外出,还带了十万两不记名的飞钱汇票,便交给你打理吧!”
  
      此乃顺手为之,不过心安而已。
  
      并且,这次外出乃是为了营救慕容宗师,吉凶难测,让小慕容放手去做,说不定还能积累点福气。
  
      虽然方明不信这个,但给小女孩一点心里安慰,却是不错的。
  
      “停车候检!”
  
      朝阙城有九门,最大的一门宽五丈,足以令六七辆马车并驾而行,乃是军事重地。
  
      现在当然不用,关得紧紧,方明便驱使着马车,来到侧门。
  
      这里守备就相当森严了,一个个虎背熊腰,目露精光的武者兵卒,满脸警惕之色地注视着每一个要入城的人,而搜检也是相当严格。
  
      不过方明现在乃是一州之主,青云客卿长老,要什么通关文件没有?
  
      只是兵卒对于这个还不太重视,反而对入城费更加看重一点。
  
      不收费高昂,怎么将外面的难民挡住?
  
      ……
  
      朝阙城当中,街道却还算干净,偶尔还有行人,面上也不见什么菜色。
  
      只是这一点,便令方明清楚此地掌权者的手段。
  
      不过乱世之时,外有大患,商路又断绝,百货腾贵,还是免不了的。
  
      方明找了家客栈,一连甩下三片金叶子,才总算定到一个尚算干净的小院落。
  
      “我们在此休整几日,我还想再出去看看!”
  
      做主之人乃是方明,他有了决定,小慕容与南宫倾城自然只能听着。(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