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释牟尼 7000加
    深夜、长街!
  
      一人口宣佛号,道施主与佛有缘!
  
      方明翻着白眼,又看了看这人,吐槽的**再也压抑不住了:“你……真的是和尚么?”
  
      早在感受到佛力的时候,方明就猜测乃是如是寺的佛子到了。
  
      但现在,真正见到对方之后,方明却是眼皮猛跳,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
  
      这实在是因为面前这位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此时站在方明面前的,乃是一名长身玉立的年青人,穿着绣金白袍,一双桃花眼勾魂夺魄,面露仁慈怜悯之色,头戴玉冠,两道青丝垂下,当真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好少年……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有你这样的和尚么?剃度与受戒都不要了?”
  
      “阿弥陀佛……施主着相了!”
  
      站在方明面前的疑似佛子却是微笑道:“有相便是无相,无相便是有相,若不勘破,又如何超脱?三千烦恼丝,除或不除,又有何区别?”
  
      “大师的心禅之道,当真令人耳目一新!”
  
      这种嘴炮,当真是说上三天三夜都没有结果,方明也不再纠缠,脸色一肃:“不知大师法号为何?仙乡何处?”
  
      “贫僧名为释牟尼,在如是寺挂单。”
  
      释牟尼的桃花眼似乎又放了下电,笑吟吟地道。
  
      “释牟尼?好名字!很好!很强大……”
  
      方明差点又噎了个白眼,很想问问这家伙,认不认识一个叫做释迦牟尼的和尚。
  
      还有,你这么牛叉,你祖师爷知不知道啊?
  
      “这名字很好吧?”释牟尼脸上难得地红了一红:“此乃我师父所取,传闻乃是自佛尊口述的《西游释厄传》中化用而来,寓意便是佛在心中,人人可成!居士身有佛性,若被我师父看到,必然欣喜无比,誓要引入门内的!”
  
      说到这里,释牟尼大有深意地看了方明一眼,双眼之中,大有禅意。
  
      论武斗,方明丝毫不惧,但嘴炮和打机锋?他还没有自信能辩倒一位如是寺佛子的地步。
  
      因此他毫不犹豫地舍短取长,桀桀怪笑:“小和尚好大的口气,居然还敢来点化老祖?”
  
      他此时已经换过外形,连气息都遮掩住,自然是丝毫不惧,不仅不惧,更想见识一下如是寺武功,心念一动,怪笑声中,虚空似起了五个气旋,黑洞般向释牟尼笼罩过去。
  
      “施主何必妄动嗔念?”
  
      释牟尼双手一合,整个人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
  
      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街道也还是那条街道,但他却好像跳了出来,来到另外一个世界。
  
      不在物外,不在其中,虽然不动,身上却没有丝毫弱点与破绽。
  
      呼呼!
  
      气旋无功而返,令方明脸上都略微动容:“两岸花生,花开花落,想不到小和尚你已经臻至此等禅功境界!”
  
      尘世如梦,一旦可以跳出梦外,那无论梦中之人如何穷凶极恶,也是无济于事。
  
      此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万法不沾的至境!
  
      既然万法不沾,本身便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真正的‘万法不沾’乃是无上大神通,非破碎虚空,接触空间虚无,宇宙四方之道的武者不能入门,恐怕就连如是寺主持,在世佛皇都没有练成。
  
      方明面前的释牟尼当然也没有入门,只能略微掌握一丝意境,但也足以令天人级别的高手动容。
  
      “施主所言,大有佛理,为何却如此抗拒我梵道之门?”
  
      释牟尼脸上浮现一丝疑惑之色。
  
      “非为抗拒,只是某家刚刚才拿起屠刀,舍不得放下!哈哈……再吃我一拳!!!”
  
      面对似分割两界,全无破绽的释牟尼,方明大笑不已,旋即挥出了一拳!
  
      这一拳霸道无比,充满了一种武道的刚烈凛然,很有周家武神之拳的味道,更带了一丝武者之决意!
  
      什么是武者之决意?
  
      坚韧不拔,百折不挠,意志更是钢浇铁铸,有着踏破天地,手拿日月,敢把宇宙换新颜的勇气!
  
      任凭分割两界,万法不沾又如何?
  
      在破碎虚空的武者面前,什么世界还不是要被一拳打破?
  
      轰!
  
      拳风猛烈,令释牟尼脸上不由浮现出惊容。
  
      因为在这似击破天地的一拳之下,他苦修数十年的佛心当即失守,周遭原本冥冥,全无破绽的气机也一下被摧毁,整个人都似乎从外界来到了人间,面对方明的至武之拳!
  
      万法不沾虽然也是大神通,但在大乾还排不上绝顶。
  
      不论大光明拳印、天子龙拳,乃至日月轮转法,都涉及世界生灭之道,足可破之!
  
      任凭身处两界又怎样,若是连世界都打破了,还有何屏障?
  
      更不用说,释牟尼的‘万法不沾’还只是略得意境,连小成都算不上!
  
      方明恰恰也是如此。
  
      对付释牟尼,若真的动用大光明拳印,那才是杀鸡牛刀。
  
      甚至,只出半式,对方也绝对会死得连渣滓都不剩下。
  
      方明跟此人无冤无仇,还是率先挑衅出手,就是为了一见如是寺武功,自然不会这么没品地利用完对方再把对方打死。
  
      因此连大光明拳印的一丝威能都没有引动,只是借用了其中的第一式‘如来传经’的意境,再化用入至武拳法当中。
  
      同为一丝意境,大光明拳印乃是隐榜第一,如是寺功法之冠,完爆万法不沾,当即就将释牟尼从两界分割的意境中‘打’了出来。
  
      轰!
  
      罡风凌冽,拳未至,可怕的劲风已经扫过,令释牟尼的玉冠炸开,披头散发,好不狼狈。
  
      “啊!”
  
      生死之际,释牟尼飞速倒掠,双手结印当中,身周蓦然绽放出红色的火光。
  
      雄!
  
      天人交感之下,漫天星光褪去,似有一轮烈日虚影浮现,降下太阳金焰,又落入释牟尼掌中,与四周融合,化为一面巨大的轮印。
  
      释牟尼面容肃穆,双手转动,似天神拨动日轮,降下无穷火焰。
  
      “大焰日轮印!!!”
  
      充满太阳金焰的火轮,与至武之拳的罡风轰然撞击。
  
      蓬!
  
      劲气、火焰四溢,虽然只是真气所化,但也熔金化铁,无坚不摧,比凡火更加恐怖的焰火,甚至令地面都浮现出融化之景。
  
      “嗯,十指连心,以手印沟通天地宇宙,借用至阳至刚之力,形成太阳真火,不错!”
  
      天眼望气术之下,释牟尼的大焰日轮印根基立即被方明看了个底掉,甚至,坐忘经默默推演,已经得出了此功的运行法门。
  
      若是外人,自然不能如此。
  
      可惜方明之前走的乃是梵门路子,对佛门武功本来就极为精熟,又有佛祖亲传,大光明拳印在身,可谓如是寺的最高武功总纲都赫然在手。
  
      其它佛门武功再犀利,不过是从无量光明法中演化而来,在方明面前当真是班门弄斧,不值一哂。
  
      若不是怕惊世骇俗,方明当即就可以一招大焰日轮印还回去,保管释牟尼的眼珠子都要瞪下来。
  
      而刹那间,明悟了大焰日轮印功法的方明即使不如此,也可发现此功中的数个破绽。
  
      “再接我一招,便饶你不死!”
  
      大笑声中,方明身似古松,苍劲虬摆,双手似古鹤腾飞,又蓦然啄击而下,阴密绵柔的气机好似有雨般混杂在拳罡之中,蓦然刺入释牟尼体内。
  
      “这……”
  
      释牟尼目露惊骇之色,只觉得阴寒之气袭体而来,寻隙而入,带着太阴真水的味道,针对的居然都是他本身武功的破绽。
  
      骇然当中,他身上太阳金焰骤然一熄,被无匹的罡风扫中。
  
      噗!
  
      鲜血狂涌,如同梅花般洒落长空,在地面留下好看的斑点。
  
      等到尘土飞扬结束之后,路上只余一滩鲜血,至于释牟尼则早已消失不见。
  
      “话说回来,人家好像也没强迫我什么,只是说要引渡我入门而已,直接这么打吐血是不是有些不好?”
  
      直到释牟尼吐血狂退的时候,方明才想到了这个问题。
  
      不得不说,对方之前的表现太过惊艳,令方明有些忽视了他原本的功底。
  
      不过,以释牟尼此时的佛法、武功修为,纵使在如是寺佛子当中也算得上顶尖,真要论起来,还是方明进阶太过恐怖,已是天人之尊,甚至在天人中都是强者!
  
      “罢了!”
  
      方明往天际瞥了一眼,就见到一道剑光,还有一道雷霆急速掠来,脸上微微一笑,也是没入了黑暗之中。
  
      噼啪!
  
      锵!
  
      剑光与雷霆几乎同时到达,露出雷刑天与惊天剑子的身影。
  
      “这次刚才必有不世高手交战!”
  
      雷刑天扫了一眼,立即下了定论。
  
      “不仅如此!”
  
      惊天剑子却是负剑来到一处被太阳金焰灼烧的青石板之前,面上浮现出一丝战意:“大焰日轮印!如是寺佛子已经到了!”
  
      “没想到此时的朝阙城之中,居然还有与佛子势均力敌的高手!”
  
      雷刑天喃喃着。
  
      “恐怕非是势均力敌呢!”
  
      惊天剑子看着地上的血迹,脸色有些凝重。
  
      不过饶是他们,也根本想象不到如是寺佛子三招两式之下就被人打得落荒而逃,反而向两败俱伤方面猜测。(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