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追至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如是寺乃是三上教之一,佛子乃是头面人物,无论如何也不会在人前自曝其短……”
  
  方明在漫步当中,身上的气息又是一变。
  
  不仅如此,他体格一阵耸动,居然身形又硬生生拔高几分,化为了一个面容俊美,眸中带着魔意的年青人。
  
  魔主!
  
  这便是他现在的身份了。
  
  “释牟尼身上有伤,必然要寻觅清静之地,苦心调养,等到痊愈方可现于人前……这段时间当中,有没有值得我利用的地方呢?”
  
  方明摸了摸下巴。
  
  旋即,他眼角余光一瞥,就在街角见到了某个徽记。
  
  标记图案简单,就好像某个顽童的信手涂鸦之作,但落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眼中,却是带着异样的味道。
  
  “嗯!”
  
  方明在夜里七拐八拐,旋即就来到了一家大宅院之后。
  
  旋即,又出示了得自七绝堂的客卿长老令牌,就立即被恭恭敬敬地请到了地下核心密室里。
  
  “属下七绝堂外门执事郑石,见过长老大人!”
  
  一名面相富态,肥头大耳,似商人多过武者的员外恭敬拜下。
  
  这次前往七绝堂,方明可是得了苏无二的允诺,在大乾的七绝堂暗部、人脉,尽可以随意驱使。
  
  “宗门有何消息,还有,其它六道,目前在朝阙城主事者是谁?有何谋划?”
  
  方明毫不客气地问了。
  
  此时的外域七魔门同仇敌忾,若有着行动,这里的七绝堂负责人,不可能不清楚一二。
  
  “这个……属下只是接到宗门之命,全力协助大人,此外……”
  
  执事有些迟疑,但想到之前见的客卿长老令牌,那可不是假的,而宗门传来的令喻更是郑重。
  
  纵使魔主已经声名远播,但毕竟还只是一位客卿,如此亲之重之,实在是前所未有之事,因此也就说了:“属下的任务……只是煽动流民,汇聚朝阙城,其余事务,此地非七绝堂主管,因此主要都是由鬼王寺负责,目前已有铁佛尊者到来,主持大事……据属下猜测,目标应该是天阙关无疑!更与血龙敖无虚有着牵连!”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方明只是点头,沉吟不语,又问:“铁佛尊者现在何处?”
  
  “此非小人所能知晓!”这名执事又道:“不过,若长老要见尊者,小的倒可以去联络鬼王寺执事,代为安排……”
  
  “去吧!”
  
  方明挥挥手。
  
  “属下遵命!”
  
  郑石当即恭敬退下,临走之前,却又道:“长老可需美酒美食供奉?属下还特意搜集了数名歌女,都是自九州精选而来,小有名气……”
  
  本来,这还是他不惜血本,准备送回宗门,行贿几个外事长老的。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大名鼎鼎的魔道后起之辈,未来天人有望的魔主就在跟前,不牢牢抓住机会才有鬼。
  
  “歌女?”
  
  方明当即想到了刚才引他进入密室,那几个明眸善睐,巧笑嫣然的风流女子,不由一笑:“准备一桌酒席即可,其它的都免了吧!”
  
  “属下明白了!”
  
  郑石心道这是个不好女色的,当即准备回去让自己那几个大厨多多用心。
  
  很快,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酒菜便摆上,两个侍女目光似微蕴幽怨,又恭敬地侍立在一边。
  
  “贼心不死!”
  
  方明心里暗道一句,却也没有托辞,在两名侍女的服侍之下品酒吃菜,倒也颇为逍遥。
  
  酒席过半,刚才出去的郑石便回来了,脸上还带着歉意的笑容:“启禀长老,此时不巧,铁佛尊者正在外缉捕几名正道小崽子,不在朝阙城中,鬼王寺甚至还发来公函,请我们相助一臂之力!”
  
  方明注意到,饶是已经经过调、教,在听到‘正道小崽子’这种言语的时候,他身边两个侍女还是不由自主地抖了两下。
  
  很显然,大乾之中,三教五宗威名遐迩,可不是郑石能够撼动的。
  
  不过,这几女自买来之后,已经注定一辈子不能见天日,也就那样了,倒也不虞秘密泄漏。
  
  “到底出了何事?”
  
  方明眉头一皱,沉声问着。
  
  “这事件起因,还是尊者的大徒弟铁头和尚被人杀于道旁,尊者震怒之下,又到……”
  
  郑石显然刚刚做了功课,对答如流。
  
  但方明越听,脸色却越是奇异。
  
  他随手杀了个人,最后倒霉的却是青云宗与天雷宗等正道弟子,却也令他有着一种天意弄人的感觉。
  
  “我外域七道同气连枝,守望相助,也是应该之事!如此……我便也过去看看……”
  
  方明嘴上说着连自己都不信的话语。
  
  当初的铁头和尚已经亮出鬼王寺的根底又如何,犯到方明头上,还不是说杀就杀?
  
  “属下立即准备!”
  
  郑石兴奋答应道。
  
  显然,方明这次出手,对于示好鬼王寺,乃至巩固他在这里的地位,都是大有益处。
  
  方明看着忙前忙后的郑石,脸上却是无可无不可的表情,又饮了一杯,嘴角带起一丝微妙的弧度:“铁佛尊者?”
  
  历来天人才称天尊。
  
  不过大宗师已经是明面上极高战力,铁佛又穷凶极恶,威名素著,称一声尊者,便是说他武功通神,已经近乎天人!
  
  可惜在方明眼里,这一步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
  
  呼呼!
  
  两道人影纵掠如风,在树丛中带起连绵的幻影,忽然一停,现出两个狼狈不堪的人来,赫然是碧落歌与宋余成。
  
  只是,除了他们两个之外,之前一起,武功最为低微的秦师妹已经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是失散还是已经身遭不幸。
  
  “朝阙城在望!”
  
  宋余成却是面带喜色:“只要到了三十里之内,让我放出焰火,雷师兄必星夜驰援,铁佛必死无疑!”
  
  “可惜最危险的也是这一段!”
  
  碧落歌看着自己与宋余成,两人原本潇洒不羁的外貌已经彻底遮掩,几乎变成了两个难民,再也找不回之前模样,疲惫的脸上不由也浮现出一丝苦笑。
  
  “我们之前乔装打扮,混入三个大型流民群之中,自以为天衣无缝,想不到还是被铁佛找了出来!”
  
  宋余成想到之前场面,脸上肌肉也是一颤,显然犹有余悸。
  
  “是我的错!”
  
  碧落歌苦笑一声:“原本我以为他只是阳神锁定了我的气息,却想不到此孽竟然已经神念分化,附着在我们三人身上,无论跑到天涯海角都逃不过他的感应,之前的秦师妹,便是为此……唉……”
  
  “神念分化,天人也是一步之遥!”
  
  宋余成的脸色很是难看:“果然不愧尊者之名!”
  
  却是知道,若无碧落歌这个宗师帮扶一把,他也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甚至,不用铁佛尊者动手,便是座下那六个铁字辈弟子,就足以置他于死地。
  
  “幸好……我们此时……”
  
  碧落歌只说了一半,脸色当即大变!
  
  一种无可匹敌的巨大压迫之感,顿时将他锁定,令他生出自身秘密都被看光的错觉。
  
  一副景象顿时浮现在他脑海,化为铁佛尊者跌坐的身影。
  
  “嘿嘿……两个小崽子,又想跑到哪里去?”
  
  精黑色的骷髅双眼似放着碧绿的火焰,桀桀怪笑。
  
  “又来了!”
  
  宋余成在一边,脸色也是难看到极点,知道此必是铁佛尊者利用分神附念之法,在感应他们的位置。
  
  就在碧落歌接收到画面的同时,他们的方位也必然暴露了!
  
  碧落歌还好,被定位的时候还有着感觉,阴神示警,但换成他宋余成,当真是毫无所觉,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之前,就是不知道此点,才无奈陨落一人。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铁佛尊者眨眼及至,碧落歌立即拉着宋余成,化为两道幻影。
  
  “如何?放是不放?”
  
  宋余成却低声道,手里掏出了一管造型精美别致的火箭:“若是在这里,我没有把握朝阙城能看见!”
  
  “放!”
  
  碧落歌却是面色沉凝,似可以滴出水来:“刚才我感应到的画面清晰无比,铁佛尊者必然距离我们极为接近,甚至下一刻出现在我们面前也不无可能!”
  
  宋余成手一抖,当即射出焰火。
  
  咻……啪!!!
  
  耀眼的烟花化为流星,划破天空,又形成了一个奇异的记号,纵然是白日都清晰可见。
  
  ……
  
  “嘿嘿……正道小子技穷了!”
  
  风翎子抬头,看着几乎近在咫尺的烟花,却是冷笑一声。
  
  此时的他穿着道袍,手持柱杖,神情潇洒,之前的重伤似乎早已不翼而飞,不仅不翼而飞,甚至还因祸得福,大有好处!
  
  “不错,不过夜长梦多,天雷宗的飞火流星天下闻名,虽然距离朝阙城还有三十余里,但也难保周围便没有正道高手!”
  
  坐在肩舆上的铁佛尊者却是忽然开口:“铁腿、铁脚!”
  
  “诺!”
  
  两名弟子齐声答应,脚下似化为幻影,带动着肩舆飞快移动起来。
  
  “啧啧……有着觉醒了神足通弟子就是好,哪像小道……”
  
  风翎子眸中浮现出艳羡之色,一拂袖,如行云流水般跟了上去,速度也是丝毫不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