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双星
    天雷宗名列天下五宗之一,与青云宗并称于世。
  
      除了以刚猛霸道著称的雷属功法、以及门人弟子同样霸道的脾性出名之外,还有一桩闻名天下的特产,便是机关器械,尤其精擅火器!
  
      传闻当中,大约是三百年前,在天雷宗治下,有着一名神童出世。
  
      此人出世不哭,三月能言,半岁能走,到了八九岁的时候,已经天文、地理、人文无所不通,尤其擅长机关器械之术,自号‘火童子’,天赋之高,甚至曾经令班家传人动容,想要破例收徒,却又被婉拒。
  
      这火童子更为精擅的,却是火药器械,最轰动一时的,便是曾经动用过秘制火药,铸就大炮,炸死了三名先天,其中甚至还有一名罡气!
  
      只可惜此人乃是天生的经脉不通,不能习练高深武功,又不肯向高门大派卑躬屈膝,求得能打通经脉的天材地宝,甚至还起了谋反之意!
  
      趁着乱世,组建火器大军,倒也横行一时,可惜最后惹动天雷宗天人出手,九天雷罚之下,被活活劈成了焦炭!
  
      倒是其所著的《格物》、《自然》、《火器详解》等书籍,被天雷宗收录,又与原本机关术结合,从而精益求精,发展出好大名声,尤其是在雷火之用上,就连班家都得甘拜下风。
  
      宋余成点燃的‘飞火流星’,便是天雷宗给门人弟子示警求救所用,不仅远近可闻,更是雨打不湿,在暴雨天都清晰无比。
  
      此时虽然距离未至,但若保持着警惕的高手,还是可以隐隐察觉。
  
      特别是……经过佛子一事后,已经变得戒备万分的雷刑天、惊天剑子,还有刚刚出城的某人。
  
      “嘿嘿……你们倒是接着跑啊?”
  
      风翎子站在莲台旁边,手里抚摸着七节竹,盯着面前的碧落歌与宋余成两人,原本仙风道骨的脸上满是阴邪之情:“尊者不妨将这两个人交给小道,小道誓要好好炮制,将这两个做成肉人!到时还要请佛爷尝鲜呢!”
  
      “桀桀……久闻你风翎子在肉人料理上乃是一绝,可惜佛爷不好这口!不过你要出手,替我打发了这两人,也是不错!铁心!”
  
      似乎是觉得亲自动手,对付这两个小辈太失高手风度,铁佛尊者当即命道。
  
      “师尊!”
  
      一名瘦瘦小小,与几个师兄弟极不相称的和尚出列,对铁佛恭敬行礼。
  
      “你与风翎子一起,将这两人打发了!”
  
      “遵法旨!”
  
      铁心恭敬行礼,旋即转身,与风翎子并肩而出。
  
      噼里啪啦!这一步踏出,他身上当即炸出一节节爆豆子一般的声响,气势刹那间凝聚,整个人长了两个头高,几乎变成了一个小巨人。
  
      眨眼之间,原本畏畏缩缩的小和尚,就变成了怒目金刚!
  
      这种变化,几乎就跟兔子忽然变成了老虎一样,差异性非常之明显,甚至要惊掉人的下巴。
  
      “宗师!”
  
      看着对方气度沉凝,眼神干练,纵使功力暴涨也丝毫不乱,控制力高到了极点,碧落歌的心就是沉了下去。
  
      铁佛尊者的弟子铁心果然已经阴神觉醒,乃是宗师一级的超绝高手!
  
      而不仅是他,就连旁边的风翎子,在邪药辅助之下也赫然已经踏入宗师行列。
  
      一入宗师,便如鲤鱼跃龙门。
  
      碧落歌心里飞快比较了一下,若说之前风翎子被他一招就得打成死狗的话,此时起码可以在他手上撑过一百招!
  
      而他自己又与铁心旗鼓相当,甚至还要略逊一筹。
  
      “除非宋余成立即晋升宗师,否则对上这两人,今日有败无胜!”
  
      碧落歌嘴里满是苦涩。
  
      他相当清楚,在铁佛尊者这个大宗师压阵的情况之下,今日可以说九死一生,甚至连跑都跑不掉!
  
      “事到如今,只能拼死一搏了!”
  
      碧落歌与宋余成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彼此眼眸中的那一丝决意。
  
      “唉……”
  
      便在此时,一声幽幽的叹息却是传了过来。
  
      此声音来得极为突兀,甚至连铁佛尊者的脸上都浮现出惊容:“来者何人?”
  
      “大雁是要烤着吃还是煮着吃,总得等打下来了才能决定……我此时就看到了两个傻瓜,几乎让煮熟的鸭子飞走!”
  
      方明顶着魔主的外貌,一身黑袍,从树林中缓缓走出:“本人七绝堂客卿,自号魔主!”
  
      “原来是你!”
  
      铁佛尊者点点头,目光中有着忌惮。
  
      很显然,这个魔道新秀杀退大宗师,更在天人手下逃生的事迹,他也曾听闻。
  
      “原来是魔主驾到!”
  
      风翎子眼珠一转,当即上前抱拳行礼:“在下太平道风翎子,久仰魔主兄大名了!却不知原来兄台出自七绝堂!”
  
      “哼!”
  
      方明冷哼一声,手上玄铁令牌浮现。
  
      刹那间,一股阳神之力,与风翎子的精神异能,便缠绕其上。
  
      旋即,方明就感觉两人的目光都柔和了不少。
  
      不管怎么说,此时的魔主乃是‘自己人’,总比来几个正道高手好应付多了。
  
      “不知魔主兄何出此言?”
  
      铁佛尊者好歹是大宗师,自持身份,而风翎子新晋宗师,地位比魔主这个大名鼎鼎的魔头要低了不少,当即赔笑问道。
  
      “这自然是因为……”
  
      方明的眼睛望向朝阙城方向,笑而不言。
  
      “原来如此!”
  
      铁佛尊者却是叹息一声,又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如何?”
  
      他这么说着,充满杀意的眸子已经盯在碧落歌两个身上,令这两人暗暗叫苦不迭。
  
      “为时已晚!”
  
      方明微笑着,又摇了摇头。
  
      正当风翎子一头雾水的时候,一个雷霆一般的声音传来:“何人敢为难我天雷宗弟子?活得不耐烦了么?”
  
      轰隆隆!
  
      声如闷雷,滚滚荡荡,连天上的云彩都似乎被震散了一般。
  
      风翎子目之所及,就可见到一道电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掠而来。
  
      对方的速度快到惊人,风翎子上一眨眼电光还在数里之外,几乎是下一刹那,恐怖的电光就来到了面前。
  
      轰!
  
      雷电飞射,落在碧落歌二人之前,露出一片焦黑的土地,以及短发上似乎还有电光闪耀的雷刑天。
  
      “铁佛尊者,果然是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来招惹我天雷宗弟子,嗯?”
  
      雷刑天冷哼一声。
  
      “果然……论速度我还是要差你一筹!”
  
      叮!
  
      一道剑光以略输毫厘的速度,紧跟着雷刑天到来,露出惊天剑子稚嫩的脸庞,脸上还带着不服输的味道:“如此多妖人在此,不若比比杀人如何?”
  
      “雷师兄!”
  
      宋余成却是死里逃生,几乎喜极而泣。
  
      原本,他被铁佛尊者追杀,已经十死无生,关键时刻又来了魔主这么一个老魔头,以为今日必然无幸,却想不到死里逃生,其中喜悦,实在难言。
  
      ‘原来如此……’
  
      风翎子却是忽然明白了:“尊者自持身份,命我们两个出手,必然错过良机,因此才被魔主取笑!”
  
      很显然,若是大宗师亲自出手,碧落歌与宋余成早就死无葬生之地,甚至还有余裕退走,不与正道交锋。
  
      刚才铁佛尊者说亡羊补牢之时,已经有亲自出手之意,若是真的如此,倒也可以在雷刑天到来前刹那杀了两人。
  
      ‘但铁佛尊者还是手下留情,自然不是慈悲大发,而是留着这两人更为有用……至少,雷刑天就得分神照顾,更加被动,算是人为的两个破绽!’
  
      电光石火之间,风翎子终于想清楚了其中因果,望向铁佛尊者与魔主的目光中就带着佩服之色。
  
      他是现在才想清楚,而这两人却早已纵观全局,有了布置。
  
      与他们这种积年的老魔头相比,自己实在太嫩了。
  
      “魔主!”
  
      雷刑天看到方明,眼睛又是一亮:“上次天都峰一别,未能与你交手,甚为遗憾,此次却可以打个痛快了!”
  
      上次他是居高临下,此时的魔主,却足以与他分庭抗礼,甚至声望还有超出。
  
      毕竟,就算雷刑天再怎么狂妄,也不敢去挑战一尊天人。
  
      “魔主?他是我的!”
  
      被叫破身份之后,惊天剑子也是眼睛大亮,骤然放出无匹之战意。
  
      “若我现在释放出天人气息,会不会将这两个武道天才彻底打击得一蹶不振?”
  
      方明却是眸子似开似阖,心里不断算计。
  
      说实话,他对于这种反派临敌之前,必然要折腾良久的情况,也是无语了。
  
      若是一开始的时候,铁佛尊者直接宰了碧落歌,掉头就走,恐怕雷刑天也只能跟在背后吃土。
  
      而现在,却是不得不与这两个正道的大宗师新秀做过一场了。
  
      “剑子归我,雷刑天就拜托老弟了!”
  
      铁佛尊者忽然自肩舆上站起,百鬼袈裟落下,露出一根根凸起的肋骨,整个人看起来更像一具骷髅了。
  
      “没有问题!”
  
      方明则是对上了战意盎然的雷刑天。
  
      此时他还要打入魔门这边,得闻大计消息,纵使假戏假做,也得下场,先混个几招,虽然,以天人身份再与雷刑天交手,简直是欺负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