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鬼王 7100补
“雷师兄,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这时,宋余成见到雷刑天,便仿佛见到亲人一般,戟指着风翎子:“此人假冒玄门,收集童男童女炼‘五婴脏丹’,伤天害理之事做尽,更是与这铁佛同流合污,害死了几位师弟师妹!”
  
  “你放心,此仇我一定会报的!”
  
  雷刑天电一般的目光扫射,令风翎子不由缩头。
  
  但他瞥瞥铁佛尊者,再瞥瞥一边的魔主,腰杆却又挺了起来。
  
  毕竟,铁佛尊者可是实打实的大宗师!而魔主纵使在天人手下逃生有着水份,但杀退一尊大宗师的战绩却是实打实的不掺假!
  
  如此一来,自己这边两个大宗师级别的高手,刚好可以将对面的雷刑天与惊天剑子抵消掉。
  
  而剩下的一个碧落歌,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最后的一个宋余成,风翎子便几乎没将他当人看大宗师、宗师之战,修为不至,跟蝼蚁也没有什么分别!
  
  ‘错非害怕对方朝阙城中的援军,我们便是大战三百回合,又有何惧?’
  
  风翎子邪邪一笑,用看食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宋余成:“忘了告诉你小子,道爷最好人之心肝,看看待会我怎么取了你的心肝下酒!”
  
  只是他背后一凉,忽然感觉魔主看自己的目光相当奇怪,不由又换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太平道徒,却想不到还是这种货色……看来他传播邪教,就是为了要炼这大丹了……’
  
  五婴脏丹的名声,方明也偶有耳闻,再跟这风翎子的行径一对比,心里就有些不喜。
  
  放在平时,遇到这种碍眼的货色,当即就要像碾虫子一样碾死,不过念及此时乃是魔主身份,也就暂且按下。
  
  反正都在朝阙城不远,日后还跑得了不成?
  
  方明估摸着,自己这个‘青云宗天人长老’,也得时不时出来为民除害几次,才算个正道中人。
  
  而风翎子如斯行径,就算放在外域七魔道当中,也是要被鄙视的。
  
  毕竟,原本的外域七魔道,也是大乾的名门大派,只是争龙之战中输光筹码,才被一路追杀到蛮荒,本身传承的武道却没有什么正邪可言。
  
  只是怨恨积累,行事未免越来越走极端,魔门的帽子就摘不掉了。
  
  “阿弥陀佛,鬼王慈悲!”
  
  铁佛尊者一步踏出,似无视空间距离般来到方明身边,注视着对面的惊天剑子,双手合十道:“此子与雷刑天并称为正道之超绝双星,未来最有可能晋升天人的弟子,若在此处杀了,对我七道都是大功一件!”
  
  “杀我?”
  
  惊天剑子眸中闪过一缕血色:“很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狂妄之人!”
  
  锵!
  
  刹那之间,他手上虬龙吞口的长剑已经自动飞入掌中,一寸寸放着明亮的光芒。
  
  此乃极致的剑光!甚至越来越亮,将他的手掌都掩盖住。
  
  惊天剑子低垂眼睑,面上无悲无喜,似乎晋入了太上忘情的至境,手上长剑却是微微一动。
  
  快!快!快!
  
  剑光九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空中划过微妙的弧线,电光火石般杀到铁佛尊者面前。
  
  这九剑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但速度委实惊世骇俗到了极点,也只有方明才能完全捕捉到轨迹,对于铁佛尊者而言,当真是一眨眼之下,剑尖就到了咽喉!
  
  “唵!”
  
  生死之下,铁佛尊者也不敢怠慢,口诵饱含佛力的六字真言,弹指之中,一枚佛珠飞射,撞在剑刃之上。
  
  乒乒乓乓!
  
  九枚佛珠接连而发,终于略微争取到一点时间,令铁佛尊者抽身飞退。
  
  只是这次,惊天剑子的剑光却不似御道之战那么浩荡不尽,似天河倒悬,反而丝丝缕缕,连绵不绝,如跗骨之蛆一般,紧紧跟着铁佛尊者。
  
  剑气成丝!这又是一种剑道极致。
  
  当!
  
  虬龙古剑似有生命般,剑尖自动追寻着铁佛尊者的真气破绽,无孔不入的剑丝当即破防而入,刺在铁佛尊者身上,却又发出金铁交击的声响。
  
  两人身影一交,又各自退开,铁佛尊者望着自己浮现出白点的胸膛,默然无语。
  
  一剑之下,这个老牌的大宗师高手,当即落入下风!
  
  “密宗金身?如是寺罗汉道体?”
  
  惊天剑子一剑无果,当即也不追击,而是以手弹剑,剑作龙吟之响,忽然发问。
  
  “此乃我鬼王寺的鬼王真身!”
  
  铁佛尊者声音干哑,“你用的又是何剑法?”
  
  “此剑无名,乃我自创,取春蚕到死丝方尽之意,不若就叫金蚕丝雨如何?”
  
  噗!噗!噗!噗!噗!
  
  话音一落,铁佛尊者麾下除铁心之外的五大弟子,脸色茫然中,身上一丝丝剑气爆发,居然仿佛被千刀万剐一般,变成了一地碎末!
  
  刚才两人交战,丝丝缕缕的剑气四溢,却是造成了如斯恐怖的战果!
  
  大宗师、宗师的交手,对于武功低微者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
  
  见到此幕,宋余成哪里还不知道自己乃是幸存者中最危险的一个,当即一个翻滚,狼狈倒退。
  
  “阁下未免欺人太甚!”
  
  铁佛尊者面上义正言辞,心里暗暗叫苦。
  
  原本以为惊天剑子、雷刑天等新晋大宗师根基薄弱,未必是自己这等老牌强者的对手,却想不到对方天资横溢,如斯恐怖!自己乃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之前不过死了一个铁头,现在却是弟子几乎全灭,只剩一个铁心了。
  
  谁知惊天剑子完全充耳不闻,只是道:“鬼王真身?有趣!有趣!能挡我金蚕丝雨的剑气,不知道天河剑气又如何?”
  
  轰!
  
  刹那间,恐怖的剑光汹涌澎湃,似高峰一般冲天而起,又忽然砸落下来,力发千钧,如天河席卷,带着无可匹敌之势落下。
  
  若说之前的金蚕丝雨乃是精细到极致的话,那此时的天河剑诀,却又如浩浩汤汤的长江大河一般,带着难以言喻的大势,无可违背!无法阻挡!
  
  剑光长河当中,惊天剑子手持长剑,蓦然扑杀而至,长剑放出璀璨到极点的光芒,化为点点飞星刺杀。
  
  铁佛尊者仗着横练功夫,敢硬接大宗师剑气,却绝对不敢拿鬼王真身去硬拼惊天剑宗的传世神剑,面色肃穆到极点,口诵六字真言,引动天地之力。
  
  唵!嘛!呢!叭!咪!吽!
  
  六声当中,一朵圣洁白莲的虚影浮现在铁佛尊者背后,中间似隐隐坐着一尊佛陀。
  
  此时铁佛尊者知道遇到了毕生强敌,已经全力而发,双手结印,成碗状罩下。
  
  “正逆滔天,我道魔佛!”
  
  轰!
  
  伴随着铁佛尊者的爆喝,他背后的莲花忽而尽数转黑,花瓣张开,走出一头狰狞的恶鬼!
  
  此恶鬼头生犄角,手持蟒蛇,青面獠牙,相貌狰狞到了极点,又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邪恶之气。
  
  伴随着铁佛尊者的动作,恶鬼同样双手抓下,鬼掌中现出黑色“卍”字痕迹。
  
  “好!”
  
  面对恶鬼,惊天剑子眼眸中反而浮现出一抹炙热之色,赞叹一声,人剑合一,似化为一道游龙。
  
  蓬!
  
  劲气交接,恶鬼与剑龙的虚影忽然缠绕争锋,中心隐隐可见两道迷蒙的身影飞快动作,刹那间就交手了千百招。
  
  ……
  
  “哈哈……每次看到剑子的剑法,都令我热血沸腾!”
  
  雷刑天双目放出精光:“魔主何不动手?”
  
  “小的为魔主兄掠阵!”
  
  看到这边也要动手,风翎子慢慢退开,与铁心合做一路,不善的目光打量着碧落歌。
  
  碧落歌苦笑一声,硬着头皮对上两人。
  
  三大宗师一交手当即劲气四溢,虽然也精彩万分,但要顾忌两大战圈,心神不属,虽然碧落歌落于绝对下风,却尚可坚持。
  
  铁心与风翎子两个也没有拼命的意思,毕竟,此战的胜负,最后还是要看两边的高端武力。
  
  “远来是客,你先!”
  
  方明负手而立,似一片坦然,但对面的雷刑天却当即心里一空。
  
  他阳神出窍,精气神早已牢牢锁定方明,但对方只是这么一动作,顿时就令他有了失去目标之感!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之事!
  
  甚至,方明只是简简单单地往那里一站,浑身似破绽重重,又似毫无破绽,充满了矛盾的诡异感,令雷刑天几乎难过得想要吐血!
  
  在魔主身上,他甚至感觉到了与自家师尊,天雷宗掌门类似的气息,深邃而不可测!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若是释牟尼在此的话,看到此幕,必然要惊呼出声,从而受到难以估量的心灵打击。
  
  因为方明所用的,赫然乃是他最得意的万法不沾,两界分割的功夫!
  
  方明当然不会‘万法不沾’的大神通。
  
  甚至,就连这个缩水版的两界分割之术,也只是单纯拿出来唬人的。
  
  毕竟,虽然他有了大光明拳印,相当于如是寺武功总纲尽数在手,但万法不沾如此神通,纵使有了口诀,要修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现在的方明,纯粹是靠着自己天人合一的境界,强行模仿出来的样子货吓人。(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