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血神
    “恭喜魔主兄!战败雷刑天!为我道扬眉吐气!”
  
      一边的风翎子干脆不要脸地上前奉承,谄媚无比,毫无宗师气度。
  
      不过周围之人脸上居然都没有反对之色。
  
      雷刑天是什么人?
  
      正道双星之一!天雷宗掌门弟子!!大宗师!!!
  
      可以说,正道自上一代流云之后,接下来最耀眼的,便是雷刑天与惊天剑子二人了!
  
      而现在,雷刑天却败于魔主之手,并且还不是小败,而是大败!惨败!
  
      消息若传播出去,会造成什么影响?
  
      “恐怕此子,立即便会被视为魔道最强天才吧?”
  
      铁佛尊者心里微微一动:“论天资,恐怕只逊色于康州那个二十五岁不到的天人怪胎了!”
  
      “这两人,自然交由两位处置!”
  
      方明瞥了一眼碧落歌,虽然他好歹乃是青云宗的客卿,但也不至于见到此宗弟子落难就要搭救一把,这与他魔主身份也太不搭配了。
  
      更何况,他这次可是专程为救出慕容宗师而来,本身便是与青云宗敌对。
  
      “嘿嘿……那我便不客气了!”
  
      风翎子舔了舔嘴唇,忽然幻影般上前,手中竹杖刹那间点中宋余成气海。
  
      此人当即脸色一白,瘫软倒地。
  
      另外一变的碧落歌似乎还想动用自残功法,拼死一搏,铁佛尊者却是眉头一动,阳神出窍,当即就给镇压下去。
  
      “嘿嘿……这两个肉人,小道便不客气地收下了,多谢两位!”
  
      风翎子眼中放出狼一样的绿芒,令铁佛尊者与方明都不由为这两人的命运默哀了一下。
  
      “此地之事既了,不若由本人做东,请两位赴宴如何?”
  
      方明眸子微微一动,笑道:“在下初到贵地,还有很多事情,想向二位请教呢!”
  
      “不敢!魔主兄愿意垂询,小弟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风翎子当即陪笑道,铁佛尊者也不是傻子,知道善缘的重要性,也满口答应下来。
  
      ……
  
      一个时辰之后,还是朝阙城七绝堂暗子郑石的宅中。
  
      地下密室之内,原本的宴席早已撤走,又换了一副新的。
  
      “哈哈……郑石你果然狡猾,还暗藏了如此好的货色!”
  
      铁佛尊者换了袈裟,鬼王真身不是凡品,身上伤口愈合,跟未受伤之前一般无二。
  
      他虽然是和尚,却不禁酒色,此时搂着一名歌姬,手里握着酒杯,却是好不痛快。
  
      只可怜郑石花大价钱采买来的女子,看到铁佛尊者的怪模怪样,险些吓死,一个个好似木偶雕塑一般,脸色惨白,笑起来都非常勉强。
  
      “呵呵……哪里哪里……只要佛爷喜欢,便是在下的福分……”
  
      郑石是个八面玲珑的,脸上都快笑开花了。
  
      又看了眼旁边的风翎子,不由道:“风爷可是菜肴不合胃口?我马上吩咐厨子重做!”
  
      “非也!贫道不好口腹之欲,上些清水即可!”
  
      风翎子看起来倒是个不好色的,连身边的歌女都推却掉,一副仙风道骨之相。
  
      “嘿嘿……别看这小子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其实最好人之心肝,别看他不好女色,你若将他旁边这女子的心肝掏出,趁新鲜劲爆炒了上来,他还不知道要乐成什么样子呢!”
  
      铁佛尊者却是毫不留情地揭了短,让原本侍奉风翎子的歌姬脸上全无血色。
  
      “怎么?佛爷说得不对?嗯?”
  
      铁佛尊者又瞥了风翎子一眼。
  
      “多谢佛爷厚爱!”
  
      风翎子苦笑一声,心知若非自己已晋宗师,又是太平道身份,这次恐怕连席位都坐不上,当然只能一意地伏低做小。
  
      在两个大宗师面前,也的确没他提意见的份。
  
      “原来如此……道爷稍等,我立刻去准备!”
  
      郑石看了眼风翎子附近的歌姬,面不改色地道。
  
      别看他一副和气生财的嘴脸,但身为魔道中人,有什么没有见过?
  
      “石爷饶命!饶命啊!”
  
      歌姬当即跪地求饶,哭的梨花带雨,可惜在场的大部分都是铁石心肠之人,更显悲凉。
  
      “罢了!”
  
      方明却说了一声:“我们要谈正事,闲杂人等退下!”
  
      “遵命!”
  
      郑石脸色一肃,带着如蒙大赦的歌姬们飞快离开。
  
      刹那之间,酒席上便只剩下铁佛尊者三人。
  
      “嘿嘿……想不到魔主也是怜香惜玉之人呐!”铁佛尊者目露异光,忽然笑道:“风翎子你冒犯魔主,当罚酒三杯!”
  
      “贫道认罚!认罚!”
  
      风翎子心里叫苦,不知道将铁佛尊者咒了多少遍,脸上却一副甘之如饴之色,连饮三杯。
  
      “不必如此!”
  
      方明没有多在意地摆摆手,目光直视铁佛尊者:“不知铁佛你汇聚流民,到底意在朝阙城,还是天阙关?”
  
      “自然是朝阙城!”
  
      铁佛却是回答得毫不犹豫:“天阙关有天人镇守,白鹤老道虽然威名不及其师兄流云,却也是青云宗太上长老,天人之尊,自有他人对付,我等小鱼小虾,只有摇旗呐喊的份!”
  
      “原来如此,只是朝阙城城高池深,又有大军镇压,虽然调走了精锐,却也不是这些行尸走肉能攻下的吧?”
  
      方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嘿嘿……这个魔主你就有所不知了……”
  
      铁佛尊者面露得色,带着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流民众多而散乱,我们的人才可夹杂其中,不惹猜忌!此外……这些废柴,在我们眼中乃是渣滓一般的无用之物,在某人眼中,却是了不得的宝贝呢!”
  
      说到这里,他又瞥了风翎子一眼。
  
      方明当然不会被误导,摸了摸下巴,忽然道:“可是血龙敖无虚?天阙关白鹤道人,应当也是他出手对付?”
  
      血龙以流民起家,有着秘传,能激发人身潜力气血,变废为宝,以战养战,才有关内九州血龙军之规模。
  
      若论变废为宝,利用普通人的能力,天下都无出其右者。
  
      “正是!”
  
      铁佛尊者声音仿佛死尸,又好像破风箱一样:“九州有十绝关镇压,隔绝内外,乃是当年大乾太祖留下的最后一重手段!所谓将军百战死,敖无虚若想在三教五宗剿杀下活命,非得打通十绝关之一,贯通内外才可……这次就算他不来,麾下的血神子,也必然要来一位!”
  
      若论九州当中,谁风头最盛,那非血龙敖无虚莫属!
  
      不过方明也清楚,纵使此人战力无双,乃是破碎虚空乃至洞天真君一级的大能,上次扛过青云三宗的围剿,自身必然也要付出代价。
  
      更何况,敖无虚身为三军之主,一举一动都备受重视,牵制之下,也着实难以轻易脱身前来。
  
      “血神子?!”
  
      方明疑惑问道。
  
      “血龙敖无虚精擅血道神功,能采集苍天碧血、黄泉污血、混合人道万民精血,为人逆天改命!这血神子,便是以他血龙军为基,从血卫、血将中重重筛选而来,听闻成功率极低,近乎万不存一,但一旦成功,也是立即就成就天人之位!”
  
      “天人……”
  
      方明惊叹一声:“若能轻易成就天人,我等武者又习武作甚,此法必有弊端!”
  
      “哈哈……魔主你能不为所惑,贫僧佩服!”铁佛尊者却是由衷感叹道:“当初小僧听到此法,却是心动良久的!”
  
      他自然不知道,方明本身已是天人之尊,听起来当然没多少感觉,否则的话,任凭是谁都要心动一下的。
  
      就好像一边的风翎子,首次听闻这隐秘,当真是双眼放光,大为动心的模样。
  
      铁佛尊者顿了顿,又道:“血神子成就极难,是其一!并且必然有着手段钳制,终生无法背叛,也不用说了……而据我所知,血龙敖无虚座下的血神子,到现在也才不过六位而已,甚至……就连天人合一的至境,都无法达到,乃是以邪法强行拔升……不过,纵使如此,血神子的‘血影神功’也是犀利无比,又附带数种诡秘至极的血道神通,防不胜防,战力无双,不输一般天人!”
  
      “六尊天人,也相当恐怖了……”
  
      方明叹息一声。
  
      虽然这还比不上三教五宗的底蕴,但胜在廉价、便利,反正,若是能一对一换命,敖无虚肯定很情愿,但其它掌教至尊绝对要吐血。
  
      “如此说来的话,天阙关,便是血龙所选的关卡了?”
  
      方明似无意问道。
  
      “阿弥陀佛……”
  
      铁佛尊者对此却是高宣佛号,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此乃绝密,九州十绝关共有十处,我们与三教五宗都是广泛布子,一座也不敢忽视,而真正主攻何处,此时恐怕只有血龙自己才知晓!”
  
      “原来如此!”
  
      方明点头,算是听出味道来了。
  
      外域七魔道虽然与血龙敖无虚有着合作,但还是策应为主,真正的选择与主动权,还是掌握在血龙敖无虚这边的。
  
      并且,只是寥寥几句对话,方明的心中,便勾勒出了血龙敖无虚的形象。
  
      自负、孤傲、乃至对任何人都不施加绝对的信任。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身有绝大气运在身!!!(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