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无虚其人 7200补
    “血龙敖无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方明的目中,不由浮现出一丝悠然神往之色。
  
      穿越者的孤独,那种独在异乡为异客,天地之间唯一人的孤寂,其他人是很难体会的。
  
      忽然听到一个疑似‘老乡’的存在,的确令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虽然,两人之间,是对头的可能性更多一点。
  
      反正,就算彻底调查清楚了敖无虚,方明也不准备对他坦白自己的身份。
  
      他不是龙傲天,没有‘穿越者的最大敌人,永远是另外一个穿越者’之类的想法,但难保对方不如此想。
  
      时刻都要保留底牌,才是方明能活到现在的依仗。
  
      万一突出了自己的身份,惹来敖无虚的集火,刚好有着什么金手指针对自己,岂不是很坑爹?
  
      虽然几率很小,但方明也不想去赌。
  
      就让对方将自己当成普通的天人土著,也很不错。
  
      ‘不过……对方到底是不是穿越者,还两说呢!’
  
      方明觉得自己颇有一些杞人忧天的感觉,幸好身边就有一个比他熟悉九州情况的人,当即发问。
  
      “血龙敖无虚?!”
  
      铁佛尊者沉吟了一下,面色也是相当复杂:“自从乱世崛起以来,各大宗门,世家,打探他消息的人是越来越多,但颇多前后矛盾,好似蒙上了一层迷雾,大能转世之说,却是最合乎情理的了……既然魔主想问,那贫僧便捡最可信的几个消息来源说说……”
  
      “敖无虚此人,据查出自核心九州,徐州三水郡的一个小世家,乃是家主的二少爷,听闻此子天资鲁钝,乃是比天生绝脉还要废柴的‘绝灵之体’,不仅气脉堵塞,丹田破损,就连识海都远比常人脆弱,公认的绝世废材!”
  
      “此人十八岁之前,听闻浑浑噩噩,也没有多少突出之处,只是十八岁那年,忽然得了一场大病,据说凶险之极,连气息都断了片刻,幸喜其父求了灵药,终于醒转过来,从此性情大变,好出惊人之语,每有非常人之行!疑似阳神附体,却又似是而非,只能说奇遇了!”
  
      方明听到这里,眼皮却是一跳,心道:‘好吧!废柴流加穿越流?’
  
      铁佛尊者还在继续:“此时……与敖无虚有着婚约的林家又突然反悔,原来此家小姐,居然攀上了清灵剑派的高枝!嘿!这清灵剑派乃是青云宗旁支,虽然只是小脉,但又怎是敖家可以抗衡的?听闻林家之女靠上的又是派主之子,还特意命几个长老前去,狠狠折辱了敖无虚一番,甚至打伤了敖家家主……”
  
      方明翻了个白眼;‘再加退婚流?要不要喊一句莫欺少年穷先?’
  
      “原本此事也就过去了,清灵剑派好歹是名门正宗,总要点脸面的,恃强凌弱,说出去可不怎么好听……”
  
      铁佛尊者面上露出疑惑之色,续道:“但后来三水郡又接连发生几次大事,首先便是有着天材地宝出世,搞了几次所谓的‘拍卖竞买’,很是出了一番风头,然后敖家又不知怎么的被灭了门,只有敖无虚一人侥幸逃脱……”
  
      “……我们事后追查推想,应该是敖家走运,获得了秘宝,只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才有此灭门之祸!而凶手极有可能便是清灵剑派的人!”
  
      ‘居然还有灭门流!’
  
      方明心里惊叹,如此四位一体,当真是不逆天都不行了。
  
      “……从此,敖无虚便浪迹江湖,期间还想拜入武林门派,应该是矢志报仇,可惜资质太废,又有血仇在身,无一宗一派愿意收留……几经波折,最后还是拜在了春水剑门下!”
  
      铁佛尊者点评道:“这春水剑派也是小门小户,女弟子为多,同情心泛滥,却徒为自己惹祸……敖无虚不知怎么的,拜入春水剑之后,却是奇遇不断,不仅破了‘绝灵之体’的诅咒,更展露出无匹的武道资质,进展奇速,声名远播之后,甚至还多次与清灵剑派为难,很是杀了一拨人!”
  
      方明道:“这应该是清灵剑派做贼心虚,先下手为强吧?……若是敖无虚还只是原本的废柴,那留下一条狗命嘲弄也没有什么,但展露出武道天赋之后,却是要尽早扼杀,不能惹祸……八成是派出的杀手太弱,被反杀,更泄漏了当年消息,否则的话,一桩无头血案,哪里是这么容易查清的?”
  
      “魔主之言,鞭辟入里!”
  
      铁佛尊者目露慈悲之手,双手合十:“敖无虚进步太快,甚至多次遇难成祥,以春水剑为基,又拉拢了几个小派,组成联盟,不仅对清灵剑派咄咄紧逼,更是无视规则,连三教五宗的禁令都不怎么顾忌……最后清灵剑主被逼得无法,亲自上青云宗请罪,顺带请了宗门高手下界,灭杀敖无虚……”
  
      “那一战实情如何,我们外域不能详尽知晓,只是知道打得无比惨烈,当时的敖无虚已经有了几分血龙风采,大出青云宗高手预料,但还是落于下风,据说到最后,春水剑派与小宗派联盟全军覆没,就连此人拜的一位女师傅,为了掩护敖无虚脱逃,也是死在青云宗高手掌下!”
  
      方明彻底无语,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铁佛尊者也等了一会,似是要方明消化这些消息。
  
      “从此敖无虚便销声匿迹多年,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大乾之乱时,血龙军的军主!天人级的大高手,攻破清灵剑派山门,将其满门杀绝,还有林家之女与三水郡的林家,也都被铁血灭门,据说都死的甚为凄惨……”
  
      “此人身负血海深仇,对于三教五宗自然恨之入骨,武功更是突飞猛进,之前大败三宗围剿,我们掌教至尊已经下命,不惜一切代价拉拢此人,与正道为敌!”
  
      “真是哀其不幸,佩其坚韧!”
  
      方明默然良久,又是叹息一声,有些明白了敖无虚如此遭遇的原因。
  
      穿越者的性格,锋芒毕露只是一方面。
  
      还有一方面,却是命格气数,是谓时也命也!
  
      此人不管是真正的穿越者还是秉承天地戾气而生,大能转世,命格必然绝非凡品!
  
      只是命格是命格、气运是气运,此种命格要成长起来,所需要的气运当真如山如海!
  
      很多门派都喜欢收录资质、根骨过人,最好身负大气运的弟子,其实不然!
  
      资质根骨自然越佳越好,但命格却最好与门派气运相匹配。
  
      否则的话,便是一门的资源,也无法支持此种天才成长起来,反而会因为气运被吸尽,带来祸事!
  
      就好比小宗小门纵然收了天生道体为弟子,一旦消息外露,照样会引来争夺,还有灭门之祸一般!
  
      越是命格高的弟子,所需要的成长气运,或者说资源就越发恐怖,要不是底蕴深厚,如三教五宗这种,能供应其彻底成长,再撑到能反哺宗门的时候,其它都是亏本!
  
      穿越者的灾星光环,便是如此了!
  
      不论三水郡敖家,还是春水剑派,要支持血龙命格彻底成长,都是杯水车薪,甚至本身根基气运还会被血龙命格不断汲取,从而惹来大祸,彻底断绝。
  
      不过等到现在,血龙彻底成长起来的时候,若是还有春水剑与敖家的残余弟子,便又可获得庇护,这便是血龙气运的反哺了。
  
      方明有着六道劫眼,能以天眼望气,近来又精修天人合一,天象之道,命格气运,风水之学,却是略有所悟。
  
      他其实也是这例子之一。
  
      细想起来,一穿越过来的回春堂,以及后来暂息身的还真观,下场都不是太好,也未尝没有气运被他无意汲取的缘故。
  
      只不过方明的演武令金手指老大,能周游诸天世界,掠夺气运,等到大江盟之后便迅速成长起来,不需再抽取自家势力的气运。
  
      不仅如此,甚至还能反哺周围,给予南宫倾城、小慕容等庇护。
  
      否则的话,恐怕也少不了像血龙一样,被追杀,不得不满天下逃亡,这是非常可能出现的情况。
  
      甚至,自带灾星属性,走到哪里,死到哪里,也不是不可能。
  
      “天生万物,最重要的却是匹配!当然,命格之道,鲤鱼化龙,也不是不可以更改,只是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
  
      方明心里叹息一声,又对铁佛尊者道:“今日得大师提点,不胜感激,本人这几日也在朝阙城之内,既然同为外域七道,理当同仇敌忾,若是准备发动,万望不要忘了通知我一声,本人一定到!”
  
      “如此甚好!”
  
      铁佛尊者却是极为欣喜。
  
      他负责的便是朝阙城的攻略,此时知道已经有惊天剑子与雷刑天在内,心里就有些惴惴。
  
      但若加上方明,却是毫无畏惧了。
  
      可怜他却不知道方明纯粹拿他当个通讯工具,只是为了确定剧变的时间而已。
  
      至于朝阙城破或不破,与方明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方明深沉,一点痕迹都没有外露,反而连连劝酒,一时之间,当真是宾主尽欢,又约了下次再聚,谈论武道,才依依惜别。(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