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冒充

      “青山……居然是你!”
  
      云顶天看着偷袭之人,不由苦笑道。
  
      此时默运内功,却感觉伤口之处不仅没有疼痛,甚至连最基本的触觉都消失不见,一颗心就是沉了下去。
  
      “对不起,大哥,自古忠孝难两全!”
  
      一名穿着城卫军制式铠甲,面目依稀与云顶天类似的中年目露坚决之色:“此乃百鸠之毒,中者无解,大哥走好,待小弟匡扶正统之后,当即便下来陪你!”
  
      “阿弥陀佛,痴儿!”
  
      忽然间,一名长身玉立,风流倜傥,长着副桃花眼的玉冠青年,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来到了云顶天身后。
  
      金光之中,云青山惨叫一声,仓惶而逃,青年却没有去追,反而将手掌按在云顶天背后,以精纯的梵门佛力为其镇压毒伤。
  
      片刻之后,云顶天头上浮现出一层白雾,忽然张口,吐出一口七彩斑斓的鲜血,知道自己小命保住了,顿时向这位年青人道谢:“多谢少侠相救!”
  
      “贫僧名为释牟尼,乃是出家之人!施主不必客气!”
  
      释牟尼双手合十,一脸的宝相庄严:“只是贫僧之前觅地疗伤,错失良机,导致铸成此错,实在是冤孽,冤孽!”
  
      云顶天与周围同僚对视一眼,都是有着无语的感觉。
  
      有这么风流倜傥,满头青丝的出家人么?
  
      ……
  
      “果然是废物!”
  
      外面,大乾太子看着城门只是微微骚乱,旋即又平复下来的场景,眉头就是皱起。
  
      “云青山便是未死,也只能起点牵制之用,要他打开城门却是休想了,启动备用计划!”
  
      “遵旨!”
  
      两名侍卫飞快退下。
  
      “吼吼!”
  
      旋即,一声意味不明的咆哮,就遍传朝阙城内外。
  
      正在与雷刑天与惊天剑子颤抖的大罗战尊忽然停滞,身上绽放出一层明暗不定,剧烈波动的黄色光芒,发狂一般冲向城墙。
  
      “不好!速退!”
  
      雷刑天却是仿佛想到了什么,如避蛇蝎般退后。
  
      可惜,能够及时反应过来,并且有着足够能力撤退的人,实在太少了。
  
      只有惊天剑子闻言,一颗无暇剑心当即警兆长鸣,立即毫不犹豫地化为一道剑光飞退。
  
      随后,惊人的爆炸与雷火,顿时笼罩了全场!
  
      轰隆!
  
      轰隆!
  
      轰隆!
  
      不论是之前的巨型大罗战尊,还是其它与宗师缠斗的傀儡,顿时扑上城墙爆炸,形成了一朵又一朵恐怖的蘑菇云。
  
      惊人的风暴,吹沙走石,似乎原地多了两个巨大的太阳!
  
      “这是……”
  
      冲击波席卷,纵然连方明都不由脸露惊容:“自爆?”
  
      通读班家机关遗卷之后,他非常清楚,班家傀儡以力源驱动,普通力源便取黑油制成,威力无比,此时的大罗战尊,里面配备的却起码是月级力源。
  
      此力源乃是以九幽地底黑油之精粹,混合九天之上,非天人不可采集的苍穹精英,再经过七十六道工序锻造而成,动能无穷,传闻第三代班子曾经用它,取代了一个军营的锻造焦煤木柴所需,但若用之不当,也极易勾动天雷地火,遗祸百里!
  
      换言之,就是一个威力恐怖的大号炸弹!
  
      “果然是大乾太子,底蕴深厚,居然舍得这么挥霍!”
  
      方明见此,却是叹息一声:“月级力源都是如此,就是不知道传闻中的班家神兽,以及日级力源爆炸,又该是怎样的场面?”
  
      此时。
  
      朝阙城外,几乎成了一片人间炼狱。
  
      黑火熊熊,在几个深坑中肆虐。
  
      众多流民逃亡不及,被余波扫到,顿时也是人间蒸发,只留下一道道白印。
  
      不止是他们,就连跟着雷刑天与惊天剑子出来的宗师、先天罡气之流,在这大爆炸之下也是毫无反抗之力地骨肉成灰。
  
      朝阙城纵然为天下坚城,在此爆炸之前也是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几段城墙彻底崩塌,将其上的守军尽数掩埋。
  
      “噗!”
  
      “噗!”
  
      惊天剑子与雷刑天见此,都是激怒交攻之下,之前内伤重发,吐出两口鲜血。
  
      ……
  
      “看到了没有,这就是黄天的神迹!”
  
      “佛祖降临,红莲灭敌,冲!”
  
      在朝阙城外,纵使早有准备,乱民大军也是人仰马翻,一片大乱。
  
      幸好神棍们接连忽悠,将此神迹归功到自家头上,勉强以信仰的力量凝聚。
  
      “冲!”
  
      大乾太子一声令下,杂乱的流民军,顿时好像蚂蚁一般,密密麻麻地朝着缺口围了过去。
  
      “朝阙城破了!不过……”
  
      方明登高望远,眼睛却注视在大乾太子,铁佛尊者,还有风翎子几个身上,一瞥而过。
  
      “既然来了,便很好!”
  
      方明虽然不是什么小气鬼,但也不会任凭大乾太子追杀自己而一笑就忘。
  
      更不用说,自己曾经夺了对方的云海真龙、佛陀亲传之机缘,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死仇!
  
      种种情况相加,纵然大乾太子乃是外域七魔道的盟友,也非杀不可!
  
      “我现在顶着陌生面皮,也不怕别人联想到什么……只是……还需找一个理由,或者说,替死鬼才好!”
  
      方明眼珠一转,就见到原本城楼位置,佛光隐隐,守护住了云顶天一行,不久就是诡异一笑。
  
      “杀!”
  
      “抢粮食!”
  
      “不想死就冲!”
  
      ……
  
      此时乱民激涌,简直舍生忘死一般,潮水蚁附冲向缺口。
  
      整个朝阙城大破在即,还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缺一个英雄的?
  
      “阿弥陀佛!”
  
      方明忽然跃下城墙,脚步似踩莲花,周身甚至放出了朦胧的金光,佛门禅唱当中,只听一声宝相庄严的佛喝:“如是寺释牟尼在此!魔道休得逞凶!!!”
  
      声音清越,直上九霄,简直将满城喧嚣都盖了过去。
  
      “什么?”
  
      城楼之上,云顶天看了看方明,再瞥了眼释牟尼:“大师……”
  
      “阿弥陀佛,世人愚昧,真假难辨,难道城主也是如此?”
  
      释牟尼双手合十,无悲无喜道。
  
      念及对方刚才助自己疗伤,又大慈大悲,守护一楼精兵,不惜自身受损,云顶天当即肃容道:“我当然相信大师!”
  
      ……
  
      “如是寺,释牟尼?”
  
      大乾太子同样听闻此声佛号,若有所思地道:“孤也有听闻此人,乃是心禅一脉,小时候也曾听过此脉大师讲经,皆是放浪形骸,却又有大智慧之辈!给孤杀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彼之英雄,我之敌寇!
  
      既然已经是对手,那对方智慧越高,越是祸害,自然只能早早围杀,方为上策!
  
      “围住那人!”
  
      层层命令传下,霎时间,一个千人队就围了上来。
  
      虽然大多都是面黄肌瘦的流民,但也混杂着不少僧兵、道兵,更有几名血影在内。
  
      此种困局,便是宗师,脱身都有些不容易,唯有大宗师天人交感,能借天地之力,真气近乎无限,才敢一搏。
  
      只是此不过第一重防线,到了后面,几个千人队,万人队都隐隐在望。
  
      此军将领必然是无上指挥大家,要以重重蝼蚁化为锁链,将方明的真力一点点消耗,旋即再派高手围杀。
  
      反正流民死多少有多少,若能拼掉一位佛子,当真绝对是大赚一笔。
  
      “诸位大众!”
  
      方明却是双手合十,轻声细语,却又如狮子吼一般震荡周围,远近皆闻,妥妥的得道高僧之相。
  
      “诸天轮转,天灾无尤,**自招!尔等泯灭人性,做下牲畜之行,来世也必将化为牲畜,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跟这些狂信徒说道理,肯定讲不通的,方明又念及自己的‘佛子’身份,当即就用佛门威吓之法,狠狠地吓人。
  
      此时难民一听,就略微有些迟疑。
  
      “不要相信这个妖僧!给我上!”
  
      一个声音传来,却是邪教骨干,见方明‘佛法高深’,当即尖叫,又暗暗展开精神之法迷惑。
  
      “呔!”
  
      方明忽然双目圆瞪,似怒目金刚,爆喝一声。
  
      “你……何必破我魔功?”
  
      一人摇摇晃晃地从人群中走出,面上似笑非笑,忽然羊癫疯般抽搐两下,倒了下去,却是气息全无,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人也是宗师高手,否则不能以精神之法收拢如此多流民,奈何被方明一喝,当即精神反噬,识海破碎,死得不能再死了。
  
      “主祭!”
  
      “大人!”
  
      杀人立威之后,果然流民又有畏惧。
  
      “邪魔外道,还不速速皈依?”
  
      方明又一声大喝,与此同时,他的手掌结了一个‘触地印’,轻轻按在地面。
  
      他这一按,非常的轻盈,似乎佛祖拈花,又有一指禅的味道,但是一按之间,巨大的力量却轰击到了地面上!
  
      轰隆!
  
      整个地面都开始哆嗦,仿佛海啸一般形成波浪,向四周席卷。
  
      流民颠簸倒地,神情仓惶而错愕。
  
      昔年佛祖成道,有群魔来袭,佛祖结触地印,而群魔皆倒,一指慑服!这便是大乾佛祖触地印的典故,记录在佛经当中的。
  
      而现在,却是借着方明之手,重新再现出来!
  
      “真的是高僧!”
  
      “大师!我等愿意皈依!”
  
      神迹一般的力量,顿时将见识不多的流民吓住,而其它骨干见到这一手,却是面如死灰,再也不敢露面,纷纷退走。(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