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牺牲
    “日月轮转,生死唯我!”
  
      面对忽然出现的天人,方明借力上九天,功法一变,带着亘古苍茫的浩大之气,以无上神功碾压而下。
  
      “如是寺秘传,日月轮转法!!!”
  
      薛统领与大乾太子眼中现出日月倒影,一齐惊呼。
  
      日月轮转法!
  
      此乃梵门第二法门,在大光明拳印不出之时,更是如是寺镇教神功,每次施展开来便有诸天之力加身,现日月异象,几乎触及了世界生灭的门槛,在当世唯有在世佛皇一人习得,镇压气数!
  
      方明当然不会此功!
  
      甚至,不仅他不会,当世真正见过在世佛皇出手的人都极少,反正这里不可能有。
  
      因此,他以大三合之力为基,引动大焰日轮印,还有太阴真水的功法模拟,以佛门玄功推动,倒也似模似样。
  
      当然,最根本的,还是动用了大光明拳印第一式‘如来传法’的真意!
  
      有这真正的佛门第一神功打底,光是放出的无上光明气息就足以以假乱真,将任何一个没亲眼见过日月轮转法的高手吓尿!
  
      在此刻!方明就算说自己是在世佛皇都恐怕没人怀疑!
  
      而鬼王寺纵使能得如是寺真传,但总不可能将日月轮转法都学了去,因此雷刑天等人一下就认定方明扮演的‘释牟尼’,才是真正的如是寺佛子!
  
      不仅是佛子!现在居然都进阶天人,得到在世佛皇认可,练成了‘日月轮转法’!妥妥的乃是下一任佛皇之选!
  
      因此,真正的释牟尼就彻底悲剧了!不论他再说什么,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无穷光明落下!
  
      日月合一,方才为明!
  
      方明此时却是将大光明拳印第一式分拆开,化为日月之法,自然比合一要容易百倍。
  
      大光明拳印乃是大乾第一神功!非天人交感不可施展!
  
      即便是大宗师前来,第一式还未施展完,恐怕就要被抽干精元而死!
  
      不过方明此时到了天人之界,却是足以将第一式‘如来传法’完整演化而出!不过一击之下也要脱力。
  
      此时却是略略拆分,虽然威力下降,却是游刃有余!
  
      轰隆!
  
      无匹的光华,凝聚日月之辉落下,此时的方明,当真有着摄拿日月,玩弄太阴太阳于掌心的无穷气魄!
  
      甚至,大光明拳印本身就是破碎之上的功法,此时拆分化用的第一式,以佛门之法推动开来,威力也无限逼近破碎虚空!
  
      在日月光辉之下,原本虚无一片的空间都开始波动起来,无数线条汇聚,似乎下一刹那就要彻底破碎!
  
      这种空间不稳定感,甚至将薛统领与大乾太子的退路都牢牢锁死。
  
      方明有着信心,一旦他真的越过界限,破碎虚空之下,此二人必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他自己也要面对明还日月、暗还虚空之劫,完全没有把握。
  
      当即没有等力量、气势积蓄到巅峰,便一掌按下,似日月齐坠,声势迫人到了极致!
  
      此招之下,纵然天人之尊,也无法幸免!
  
      不!或许薛统领有着秘法,可以重伤逃窜,但大乾太子却是必死无疑!
  
      “太子殿下,请恕薛若望不能再效力于前了!”
  
      电光火石间,大乾太子识海中浮现出薛统领的身影,一种不好的预感,顿时令大乾太子都心生动容:“你……”
  
      “话不多说,微臣护驾不力,罪该万死,此时只能依靠太子自己闯过难关了!”
  
      识海中薛统领若望如此说着,外界之中,薛若望浑身却是精血爆涌,忽然一手按在大乾太子的天灵位置。
  
      “逆转精元,灌顶大、法!!!”
  
      识海之内,薛若望面色沉凝道:“外界生死关头,微臣只有将一身功力、精元、乃至神魂为殿下灌顶,殿下燃烧属下功力,施展天子龙拳,方有一线生机!”
  
      “薛统领!”
  
      大乾太子心神震动,忽然眼前一清,感觉无匹的力量自天灵灌下。
  
      而在他的身边,薛若望整个人都消失不见,只有一套衣服缓缓落地。
  
      展开精元灌顶之法,便是将自己一身血肉、神魂都舍弃,化为绝世功力灌注而下,十死无生,连天人转生的机会都没有了!
  
      一尊天人的灌顶!
  
      就算是个普通人,得此力量,大宗师都是可期,就连未来进阶天人,都比先天道体多五成指望!
  
      一名超凡入圣的大高手的牺牲,又怎会没有价值?
  
      识海中千言万语,外界不过一瞬。
  
      大乾太子双目通红,布满血丝,望向携日月之力扑杀而下的方明,没有选择将薛若望灌顶的功力缓缓消化,而是当作木柴一样燃烧起来,化为推动天子龙拳神通的动力!
  
      就算一尊天人灌顶,也不可能立地成就宗师,只能缓缓消化,为自身铸就无匹的根基。
  
      当然,大乾太子却是彻底来不及,只能选择最奢侈的一次性消耗路线,以薛若望的天人功力,乃至血肉神魂为燃料,推动天子龙拳!
  
      “释牟尼!孤必杀你!!!”
  
      吼吼!!!
  
      一层血色,在大乾太子身上浮现,带着可怖的龙吟之音,声震四野:
  
      “天意龙气,唯我一拳!”
  
      方明天眼望气术之下,顿时见到一幕奇景!
  
      天意之力,地脉龙气,在大乾太子身上汇聚,浮现出一条血龙之影,龙影残破不堪,咆哮嘶吼,骤然轰出一拳!
  
      吼吼!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拳的可怕,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拳的威严!
  
      光是泄漏的一丝气息,便令方明回想起了上次所见的云海真龙,内心剧震,似被龙威震慑。
  
      这是执九州刑罚,秉承天意龙气的一拳!
  
      天子龙拳!
  
      此拳之下,甚至就连日月光芒都被强行逼迫而开,展露出无匹的威严!
  
      天子龙气,本来就是禁绝五行,镇压一切,日月之辉,亦不能例外!
  
      “好拳法!”
  
      方明耸然动容。
  
      知道此功乃是隐榜第二,以天意龙气为根基,为无上气运神通,甚至不需如何修炼,大气运在身者,气运越浓,进度越快,乃是天授而成。
  
      当年大乾太祖便以此功,镇压九十九州,甚至打得三教五宗俯首称臣!
  
      大乾太子本来便是九五真龙命格,后来虽然有着折损,气运大失,但现在薛若望舍生取义,虽然没有源源不断的气运支持后续,这一拳之威,却也已经超过了大乾太子之前的极限!
  
      虽然如此,大乾太子心里却在滴血。
  
      一尊忠心耿耿的天人大高手,就换来天子龙拳一拳之威?这简直亏血本!
  
      因此,他心里有多恨,对‘释牟尼’的杀心就有多强烈。
  
      “给孤……死!”
  
      龙吟声中,天子龙影悍然冲破日月封锁,直取方明!
  
      其势之威,无与伦比!但任何旁观者却又觉得无比的合乎情理。
  
      毕竟,天子龙拳,本来排行就要在日月轮转法之上!
  
      “天子龙拳?比我的大光明拳又如何?”
  
      方明识海,元神之中,一枚光明种子蠢蠢欲动,似要放出无量光明。
  
      此时没有什么好说的,纵然施展大光明拳印,也要将大乾太子一招干死!
  
      天子龙拳是胜过日月轮转法不假,但与大光明拳印一比,却又相形见绌!
  
      此时大乾太子能破了方明的‘日月轮转法’,完全因为本来就是个假货。
  
      虽然也是从大光明拳印化用而来,可惜却只有一式,甚至还是拆分的,只借用了几丝真意,堪称残缺不全!
  
      但天子龙拳却是完完整整,自然力压一头!
  
      “不过……”
  
      方明心意一动,日月异象暴涨,降下无穷光辉,更似要融合一体,化为无量光明,展开大光明拳真正的第一式,将大乾太子一拳打死!
  
      大宗师虽然无法将第一式施展完整,但天人至尊却足以演化威能!
  
      轰!
  
      刹那间,方明的心思晋入空灵无一的状态,又似乎与宇宙相结合,看到了那开辟之初,最本源的一点光芒!
  
      无量光!无量寿!
  
      方明从来没有觉得有一刻,自己似乎与整片天地如此融洽统一过。
  
      天地之间,只要有光明存在,都逃不过自己的探索。
  
      “咦?”
  
      在无穷的光明之中,两点黑影却是再也隐藏不了,被方明发觉。
  
      “两个天人,一个乃是青云宗高手,难道是白鹤?还有一个一身血影神功深不可测,居然将我都隐瞒过去……”
  
      “此时隐匿在周围,却是要做渔翁!”
  
      刹那之间,方明心念电转,却是立即想到了不妥之处。
  
      天人虽然可以推动大光明拳印第一式,但一招过后,也势必功力大损,纵使方明的餐风饮露功都扛不住。
  
      原本,若是周围没高手窥探,便是暴露了大光明拳,也可飘然而走。
  
      但现在就麻烦大了。
  
      如此神功诱惑之下,难保那两人不出手。
  
      而一旦出手,甚至不用出手,都可以发现方明的虚弱,乃是一只纸老虎!必然好像嗜血鲨鱼一般穷追不舍。
  
      方明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大乾太子的性命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大乾太子,果然是有大气运在身之人!”
  
      方明再不迟疑,大光明拳印一停,无量光倏放倏收,弹指刹那中,已经突破龙气封锁,飘然远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