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侠侣 7500补
“马鞍?”
  
  梅念竹脸色狂变,忽然回头:“老大,老二,你们……唔!”
  
  就在这刹那间,一直在梅老头背后,一名浓眉大眼,看似憨厚的青年却是面色忽变狰狞,一层血色浮出,连带着手上都带着血光,双掌飞击而出,正中老头胸膛。
  
  “阿爹!”
  
  在蝶儿的尖叫声中,梅念竹的身影却是狼狈从马背上摔下,一路血染长空。
  
  “给我杀!”
  
  这青年狂啸一声,双手尽化血色,带着浓郁至极的血腥气息,将身边两个措手不及的骑士打死。
  
  “杀!”
  
  刹那间,就有二十几人抽出刀剑,向着同僚下手,砍人又斩马。
  
  猝不及防之下,整个马队都是一片大乱,甚至很多骑士倒下之时,脸上都还带着诧异之色,显然是完全想象不到何以至此。
  
  “阿爹!”
  
  少女梅蝶泪珠连串而下,飞快下马掺扶,群匪狞笑而视,团团围住,就好像群狼环视小羊羔。
  
  “噗!”
  
  梅老头勉强站起,见到此幕,又是一口鲜红之血狂喷而出,知道今日已经无幸,不由就是惨然一笑:“王乔!你好!很好!这批药材装箱之时,下人一律不知,连蝶儿都瞒过了,在场只有你与阳儿……想不到,想不到……”
  
  他两行清泪流下:“老夫待你不薄,你为何?……为何如此,甚至还去学这歹毒的血道魔功?”
  
  “不薄?!”
  
  憨厚脸的王乔面无表情,沉默道:“我天资鲁钝,师兄是得师父青眼,一见便招入门下,我却是在寒冬之时,滴水成冰的夜晚,在门外跪了三天三夜,几乎冻毙,才得师父收录……”
  
  “……入门三年,师兄进步神速,得外人一致赞许,而我呢……被同门嘲弄,讥讽,乃至殴打辱骂,也是常事!”
  
  “这……这又如何?”
  
  梅蝶努了努嘴,却是强自道。
  
  “是啊!武道之途,通天动地,我等凡夫俗子,能得引入门径,便应该感激涕零了?”
  
  王乔惨然一笑:“……其后,师兄功破先天,被誉为秦云郡年青一代第一人,师尊后继有人,我却连任督二脉都贯通不了,与凡人同寿,换成是你,你甘心么?”
  
  甘心么?
  
  梅蝶动了动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本来……这也罢了,只是……师父又有意将你嫁给师兄,让我撕心裂肺……”
  
  王乔忽然狂啸一声,身上血色爆闪,赫然已经功入先天,乃至化生罡气!
  
  “为什么……为什么师兄处处比我强,不仅可以比我活得更久,还连我最心爱的女人都要夺走?”
  
  梅蝶脸上一红。
  
  她一直觉得这个王乔憨憨傻傻,木讷中又带着有趣,以前只是稍微打趣几句,想不到对方居然对她大有情意,简直始料不及。
  
  “蝶妹!”
  
  一名捂着肩膀,鲜血直流的青年高手却是惨然回望,惊讶道:“你……”
  
  “师兄,你放心,蝶儿乃是高高在上的月宫仙子,又岂是我这只癞蛤蟆能够染指的?”
  
  王乔大笑一声:“现在我却想通了,既然正道上我永远比不过你,那便堕入魔道,永世不得超生又如何?”
  
  又如何?
  
  如何?
  
  何……
  
  王乔的狂笑声荡漾,更似带着血泪的控诉,令周围人不由沉默。
  
  但王乔没有沉默,他双手忽然绽放出血红光芒,似血焰滔天,席卷而过:“给我死!”
  
  熊熊!
  
  可怖的血色罡气,刹那间就将之前的青年淹没,王乔一爪抓摄而出,五指箕张,贯穿入脑,竟然硬生生将之前青年的首级取了下来。
  
  “阳哥!”
  
  “阳儿!”
  
  梅老头父女都是惊呼一声,蝶儿脸色惨白,双眼似要喷出火来:“王乔贼子,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啪啪!
  
  秦血却是接连鼓掌,望向王乔的眼睛之中满是赞赏之色:“好!很好!能将炼血功练到血焰神罡之地步,王乔你已足够加入血龙亲卫,习得血影神功的真传了!”
  
  “还要多谢大人,传我功法!”
  
  王乔将首级一扔,恭敬地站在秦血背后。
  
  “贼子!老夫就算死了,也必化为恶鬼,索尔之魂!”
  
  梅老头忽然大叫一声,眼睛中放出精光,又是接连吐血,嘶声发出恶毒的诅咒。
  
  “哼!若是咒得死人,还要武功做什么?”
  
  王乔淡然道:“师父一路好走,徒儿必然少不了日后年年去你坟头孝敬,让你看看徒儿成就宗师,乃至娶了蝶儿,生子抱孙……”
  
  “恶贼,你竟敢……”
  
  蝶儿拔出长剑,挺剑直刺,却被王乔一伸手就握在掌心,不由玉脸涨红。
  
  “师父的武功偏向阳刚一路,只能将师妹送入鲽鹣门,只是……纵然鲽鹣门主亲至,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王乔笑着一弹指,指甲布满罡气,在青锋剑中间一击。
  
  叮!
  
  只听清脆一声响,少女手中的长剑便脱手而出,在半空中断为两截。
  
  不仅如此,梅蝶只觉得半身酸麻,动弹不得,又被王乔一把抱住,当真是羞愧欲死。
  
  “哈哈……蝶儿你何必如此投怀送抱,迫不及待呢?”
  
  王乔哈哈大笑,怀里少女的泪珠却是一串串接连而下。
  
  梅蝶此时被仇人抱住,偏生浑身酸软无力,就是连自尽都做不到,又被王乔当着外人与老爹轻薄,简直面红若血。
  
  此时才后悔没有勤加用功,否则纵然不敌,也有着自尽的气力。
  
  “啧啧……当真好不要脸!”
  
  忽然间,一声充满讥讽味道的嘲笑从圈外传来,令王乔与秦血同时脸色一变。
  
  锵!
  
  清亮的剑鸣当中,璀璨到极点的剑光爆闪,带着极致的冰寒之气。
  
  刹那间,外围几名喽啰便四分五裂,血液凝冰,现出缓缓走来的三人。
  
  三人两大一小,男女俱都出尘脱俗,特别是那女子,手里握着剑柄,散发出惊人的寒意,显然刚才的剑光便是出自她之手,而在男的手边,还牵着一位粉雕玉琢的可爱少女。
  
  南宫倾城缓缓收剑,摇首道:“依仗武力欺辱妇孺,此种江湖败类,我是见一个,杀一个的!”
  
  “某家秦血,忝为血龙军主座下血卫,不知道两位是?”
  
  秦血眉头一皱,感受到了南宫倾城的不好惹,不由试探问道。
  
  “名字不过代号,我们两个,便是浪迹江湖,行侠仗义的神雕侠侣!”
  
  方明捏了捏小慕容的脸蛋,朗声道,旋即就收获了南宫倾城的一抹白眼。
  
  “神雕侠侣?闻所未闻!”
  
  秦血冷哼一声:“看来两位是要来找麻烦的?”
  
  “找麻烦倒不至于,只是我正缺几名血龙军试手,正好我师姐看不惯你等恶行,便拔刀相助了!”
  
  方明无可无不可地说着,声音却诡异地浮现在每一个人的耳边,清晰无比。
  
  “正巧,这个王乔乃是不错之对手,刚好给师姐练手,其他人便交给我!”
  
  方明转过头,对南宫倾城道。
  
  “什么侠侣,师姐师弟的?”
  
  秦血眉头一皱,为方明与南宫倾城之间夫妻不像夫妻,师姐弟不像师姐弟的关系而感觉一团乱麻,特别是旁边还有一个小慕容,总不可能是两人的女儿吧?
  
  “一起上,给我乱刀分尸!”当即想也不想地下了命令。
  
  “临!”
  
  方明微微摇头,忽然结出一个手印,淡然喝道。
  
  若是徐子陵在此,必然震惊无比,因为方明所施展开来的,赫然是他的看家本领,九字真言手印。
  
  周围原本欲冲上的乱民好手,顿时脚步一滞,脸上浮现出一层血红色,痛苦无比。
  
  “这……这是什么妖法?”
  
  秦血感觉自身气血几乎停滞,似被无形之力包裹,甚至抓住了心脏,恐怖的剧痛传来,令他脸色煞白,几乎是从牙齿中挤出字来。
  
  “妖法?居然连这正宗的佛门内缚印都看不出,何等鼠目寸光?”
  
  方明摇头失笑。
  
  他有着玄真经底子,又与小无相功结合,能模拟各家真气,还有天眼望气术为凭,不论什么武功,只要天人级以下,被他见到,刹那间就可还原。
  
  甚至,若是如是寺的,那更是九成九都可瞬间学会,乃至比原版更为正宗。
  
  此时的‘内缚印’,便是他以大唐双龙传中的九字真言手印为基,又掺入鬼王寺,如是寺的六字真言,演化而来。
  
  一招既出,周围数百骑士,高手,立即如缚千斤,再也动弹不得。
  
  “秦爷,你怎么了?”
  
  王乔见方明只是念了个真言,其余人便好似被点穴一般,偏偏自己与怀中的蝶儿,乃至旁边矗立的梅念竹,几个大难不死的梅家镖师都是无事,不由叫道。
  
  他虽然学了魔功,甚至突破先天,练到罡气,但到底进步太快,没有底蕴。
  
  反而是梅念竹,看着方明如此轻描淡写,便压服百人之众,甚至区别对待,对功力的掌控显然已入化境,眼珠子都快瞪下来了。
  
  “这到底是谁?武林之中,武功如此高强,偏生又如此般配的侠侣,不可能这么默默无闻的……神雕侠侣?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过?”
  
  梅念竹飞快思索,目光闪动不断。(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