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血功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剑影寒霜!”
  
  只是刹那间,一道剑影便掠空而来,带着森寒的气息,逼迫得王乔撒手后退躲避。
  
  梅蝶闷哼一声,摔倒在地上,只觉得一层冰屑从头顶飞过,剑光耀眼,几乎令她不得不闭上双目。
  
  “夺命连环十九剑!”
  
  南宫倾城身剑合一,剑光爆闪中,长剑蓦然分化为十几道虚影,连绵不绝,似冰瀑长河般扑杀向王乔,招招不离要害。
  
  “喝!血焰神罡!”
  
  对此,王乔只能咆哮一声,双手燃起血色罡气,血爪横空,硬抓向剑影。
  
  叮叮当当!
  
  血爪与冰剑撞击,发出悦耳的声响。
  
  数十剑一过,王乔却是怪叫一声,连连后退,脸上浮现出一层青灰色,更是吐出一股寒气。
  
  既然他还没有得到血影神功的传承,更未将血道功法练到大成,自然要受到各种极致功法的克制。
  
  他之前不过一个后天武者,连任督二脉都未贯通,骤然得了炼血魔功,能推进到罡气阶段,已经是侥天之幸,功力上就不必拿出来献丑了。
  
  而南宫倾城却是剑道武者,一路勇猛精进,更斩过内心的天人虚影,此时距离宗师也不过一线之遥。
  
  方明特意留下此人,不过是给南宫倾城练手罢了,完全没有什么担心的。
  
  功法被克制,内功又不如,也的确再无翻盘之力。
  
  “想逃么?”
  
  此时的他,对于地上娇弱可怜的蝶儿丝毫不顾,径自来到了秦血面前,仿佛这人比梅蝶还要可爱漂亮,令地上的梅蝶心里好生伤心,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兵!”
  
  方明注视着秦血,天眼望气术打开,自身元神之力更是化为丝丝缕缕,没入此人体内,监察真气动静。
  
  他既然要观察血道功法,自然需要实验品。
  
  幸喜血龙敖无虚麾下小卒不少,这一路过来,倒也令他心里一些想法都一一实践。【△網WwW.】
  
  只是对面的秦血,脸上的表情就惊恐到了极点。
  
  因为他骇然发现,自己体内的魔功,在对方一个手印的驱使之下,居然自行缓缓行动起来,一点点地脱出了他这个主人的控制。
  
  “嗯……不错不错,总算来了个血卫级别的了……炼血功我已看够,血影神功又如何?”
  
  即使在血龙军之中,血道功法也不是大路货。
  
  基本上,只要一加入,便可获得炼血功传授,但此功最多只能修到先天罡气,旋即便得加入血龙亲卫,获得血影神功的传授。
  
  这血影神功,便是放在三教五宗当中,也足以名列前茅的功法,最高可修到天人,成就血魔真身,外号便是血神子。
  
  而血神子之后的功法,此时便只有血龙敖无虚一人知晓,乃是秘而不宣的底牌,外人根本难以窥视。
  
  此时大部分血卫都跟随在敖无虚身边冲锋陷阵,方明当然没有往枪口上撞的兴趣,现在终于找到一个勉强入眼的,当真是欣喜无比。
  
  “斗!”
  
  手印再变,秦血却感觉自己体内的血道真气仿佛受到了外敌挑衅一般,运转的速度越来越快,那种临近突破的灵机一动之感,甚至令他有着热泪盈眶的冲动。
  
  哗啦!哗啦!
  
  血液奔涌之声从秦血身上传来,他的目中忽然放出恐惧至极的表情,旋即两颊凹陷,身形都诡异地枯瘦了下去。
  
  “炼精化血!这是身体精元不够,要被吸成一具骷髅了!”
  
  方明眉头一皱:“师姐!”
  
  “月影寒霜,一剑倾城!”
  
  寒霜漫天中,南宫倾城似月宫仙子般飘然而下,手中长剑爆发出一道耀眼无匹的剑光,直接刺破血焰神罡,剑气轰击在王乔胸膛,令此人惨叫一声,肋骨不知道断了多少,落在方明面前。
  
  “就是你了!”
  
  方明虚空抓摄,地上的王乔身子诡异飞起,落入他掌中。
  
  “来!”
  
  方明伸手一递,就将王乔的咽喉送到秦血面前。
  
  “咳咳……饶……饶……”王乔此时还有一丝气息,看到秦血的模样,脸上忽然绽放出无尽的恐惧。
  
  “嗬嗬……”
  
  秦血却是头一偏,忽然感觉脖子以上的部位又恢复了行动之力,不由呼呼喘两道白气,眸子中放出绿芒,看向王乔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贪婪,立即伸头上前,露出森白的牙齿,骤然一咬!
  
  “啊……”
  
  王乔四肢抽搐,发出可怖的惨叫,骤而没了呼吸,甚至身体都干瘪下去,只剩一张人皮。
  
  咕噜!咕噜!
  
  秦血却是大口吞咽鲜血,面目狰狞,一滴滴浓黑的血液甚至沿着他的胡须,滴落地面。
  
  短暂时间之后,方明立即察觉到秦血因为突破的气息不稳却是诡异地平复下来,不仅如此,甚至连身形都恢复了饱满,一副精力充沛之相。
  
  “呕呕……”
  
  看到王乔如此下场,梅蝶小女孩心态,立即干呕起来。
  
  饶是梅念竹这个见过世面的老江湖,此时也是双手发抖,直叹冤孽。
  
  “两人以血为生,此时也是罪有应得!”
  
  方明随手一掌,失去了作用的秦血便天灵碎裂,还未享受突破带来的名誉,地位,就如此憋屈地下了地狱。
  
  ‘果然是炼精化血,精元之用!’
  
  在方明的心里,却对这次的实验很是满意,甚至,还窥视出了一点血龙魔功的底细。
  
  历来武者真气千锤百炼,容不得一丝侥幸,更容不得贪婪,另辟蹊径的结果,往往是后患无穷。
  
  就好比吸星大、法,容纳他人异种真气,纵然能一时纵横,到头来也势必受其所困,惨不可言。
  
  相比较而言,北冥神功将异种真气同化为同种的北冥真气,看似比吸星之法更进一步,但也只是一步而已。
  
  纵然同为北冥真气,外人的异种精神烙印,却是难以洗去,到头来终将成为桎梏。
  
  而血龙魔功,取的却是精元之法!
  
  人身之三花,元精、元气、元神,元气与元神因为各自的道路不同有着差异,但元精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血龙敖无虚的魔功,便是返本归元,修炼一股先天血元,与元精类似,却是巧妙地规避了其中的困扰。
  
  各人的元气、元神不同,但元精却可互相融合。
  
  由此,修习血龙魔功,便可突飞猛进,甚至都看不出来什么后患,便是因为此故了。
  
  “同化元精,自然比同化元气容易,但也并不是全无缺憾!”
  
  方明相当清楚这点。
  
  不过若说吸星大、法只能在先天逞威,北冥神功到了宗师便有瓶颈的话,那精元之法,却是在破碎虚空之前,都没有什么破绽。
  
  光看大唐双龙当中寇仲与徐子陵吸了邪帝舍利的精元,奠定日后成就大宗师的基础,还有邪帝向雨田以邪帝舍利练成道心种魔大、法,起码也是天人一级,逍遥世间,便可知这同化精元之法,在破碎虚空之前,几乎没有隐患!
  
  但破碎之后呢?
  
  人身之元精,乃是纯之又纯之物,虽然可以接受外来元精,增强根基底蕴,但到底乃是外物!
  
  纵然破碎之前,隐患未显,但方明绝对不相信后续也如此一帆风顺。
  
  否则的话,理论上,血龙敖无虚早就吸尽千万亿万流民之精元,成就大乾第一高手之位了!
  
  “不知道敖无虚现在,有没有后悔?”
  
  方明的嘴角,骤然带起一丝诡秘的笑意。
  
  或许,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之下,哪怕是明知道后患无穷,也只能如此做了吧。
  
  毕竟,整个大乾世界的武者,一万个里面也未必有一人能将走到极致,晋入天人之界,更不用说破碎虚空了。
  
  哪怕是曾经的方明,若没有演武令的金手指,将此功法丢到他面前,恐怕也会心动两下的。
  
  因此,血龙的选择绝对不能说错。
  
  只是时也命也,注定逞威一时之后就要被世界所抛弃,徒然为王前驱而已。
  
  “老朽梅念竹,携女梅蝶,叩谢两位救命大恩!”
  
  另外一边,见到匪首身死,身上束缚解开的流民悍匪则是尖叫着逃跑,侥幸逃脱大难的梅念竹不顾伤势,立即在女儿的掺扶之下,带着幸存的镖师向方明叩谢。
  
  “行侠仗义,本为我辈份内之事,不必多礼!”
  
  方明双手一抬,梅念竹顿觉无形之力托举,和其他人一样不由自主地站起,脸上不由更为恭敬:“还望三位移步寒舍,让老汉好好招待,聊表寸心!”
  
  “不必如此麻烦,不过我三人日后或许还有着要叨扰的地方!到时候上门来,还望老丈不要推却!”
  
  方明微微一笑,在梅念竹连道不敢的话语中,携南宫倾城与小慕容飘然而去。
  
  “明哥哥,你准备躲在他家里么?”
  
  方明一步十丈,几下就将梅念竹等人甩开,握着他手的小慕容却是不由疑惑道。
  
  “当然不,我们去南水郡落脚!”
  
  方明摇头道。
  
  南水郡与秦云郡南辕北辙,更在月前就被血龙军攻下,听说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此乃声东击西之策!毕竟,我二人如此醒目,终究有些惹眼!”
  
  南宫倾城道。
  
  “此乃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道理……”
  
  方明身上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终于恢复了原本的面目。(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