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内奸
凉州,青云山脉。
  
  此乃凉州第一山,几乎横贯此州南北,纵深不知几许,更曾经有着樵夫,见到过不少高来高去之人影,疑似仙人,流传出不少志怪传说。
  
  当然,若是武林中人,年高德勋者,却是知晓,在青云山脉深处,虽然没有神仙,却有着近似神仙所在的青云山门!
  
  门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啾!”
  
  一队身穿青衣的弟子,在似蛮荒的山脉中蹒跚前行,一人听到穿空破云的鹰啼,忽然抬头,不由叫道:“咦?好神骏的鹰,上面更似乎有人!”
  
  “不用看了,的确有人!不过此等灵禽,却不是我等可以奢望的!”
  
  走在前面的青云宗弟子却是头也不回地回答:“再往前走,便是我宗山门所在,那位前辈不是我门宗师、大宗师之流,也当是别派与我宗交好的巨擘,访友而来,我等不过外门弟子,见了也只能仰望,礼数恭敬,稍有差池,便得去刑法堂走一遭!”
  
  “我等自然知晓!”
  
  其余师兄弟、师姐妹都是点头,唯有刚才喊出的弟子,虽然低垂着头,眸子中却似有着野心的火焰。
  
  青云宗乃是三教五宗之一,天下绝顶大派,自然有着气魄,丝毫不惧外人打上山门。
  
  甚至,远在数十里之外,方明便依稀可见庞大的山门之景,震撼动人,其下有龙泉盘旋,灵猿献果,青峰之上,更是有着一道七彩斑斓的虹桥,仙鹤振翅高飞,发出清鸣。
  
  “果然是一处洞天福地!”
  
  方明目中异彩闪动,却没有继续前行,小铁一转,骤然飞向另外一边。
  
  距离青云宗山门百里外所在,一道巨大的瀑布仿佛玉龙般咆哮直落,冲入底下碧玉般的巨大池塘中,发出震天声响。
  
  雾气缭绕的绝壁之上,巨大的黑影俯冲直下,忽然振翅高飞,留下方明卓立岩石,似默默等候着什么。
  
  不知道多了多久,一道黑影忽然似鱼儿一般,自水中跃出,落在方明对面,展露出一名须发皆白,有着酒糟鼻的老者,满脸惊疑不定地打量着方明。
  
  “想不到七绝堂布置在青云宗内的暗子,居然是一位大宗师!”
  
  方明微微一笑:“你可有接到密令?”
  
  “……”
  
  对面的老头沉默,只打了几个奇异的手势。
  
  方明见此,又是一笑,将一块铁牌抛了过去。
  
  “果然……”
  
  铁牌入掌,触手生温,更有一道意念冒出,令酒糟鼻老头面露惊色。
  
  他又打量方明良久,终是咬牙拜下:“甘清池见过尊者,当遵总堂之命,为尊者所用!”
  
  “甘清池?水中酒仙!”
  
  既然要来青云宗,方明自然对此宗内的高手有着了解。
  
  殊不知甘清池心里的震骇,还要超过方明十倍百倍。
  
  ‘居然连我这个潜伏多年的暗子都动用,看来对方在七绝堂势力非小!’
  
  甘清池心里诧异不断:‘甚至……此人居然就是康州方明?难道乃是与我一样,布置的暗子?不!此等天才,便是回去,竞选掌教至尊都够了,何必如此浪费?想不通啊想不通!’
  
  想不通归想不通,方明身上的令牌还有他接到的密令都不是假的。
  
  甘清池恭敬行礼,将礼节做到了极致,至于他曾经接受宗门之命,前往康州对付方明的事,自然是提也不提的。
  
  “本尊此次前来,除了打探青云宗消息之外,最重要的便是营救玄真道宗师,慕容秀!你可有关于她的消息?”
  
  方明之前联络七绝堂,为的便是启动这条暗线,这时自然毫不客气。
  
  “慕容秀?!”
  
  甘清池却是低低惊呼一声,旋即欠身道:“属下失态了!只是此女涉及天人转世之秘,被压在镇魔塔当中,虽是宗师,戒备森严程度,却是天人一级的。”
  
  “镇魔塔?有些麻烦了!”
  
  方明摸了摸下巴。
  
  三教五宗自诩为正道领袖,平时自然少不了‘降妖除魔’什么的。
  
  而一些被生擒活捉的魔道高手,或者身份敏感,或者掌握某些大秘密,又极难搜魂,最后干脆便是大能,难以彻底杀死,便一股脑地投入镇魔塔当中,重重封印,这几乎是每个大宗派都有的布置。
  
  作为敌对,外域七魔道之中也有类似监狱,号称‘七重炼狱’,听闻也拿了不少正道闻名遐迩的人物在其中,甚至还有数位当时艳绝江湖的仙子,被天阴派与拜月教迫不及待地分走,下场不问可知。
  
  日积月累下来,镇魔塔当中,自然封禁了不少魔头。
  
  若是前几层,方明是丝毫不惧,但若按天人级别关押,就连方明都有些头疼。
  
  不过总算知晓具体位置,却还是有着指望。
  
  “天人转生之秘?”
  
  方明又问到其它方面。
  
  “不错,玄真道的坐忘经,经过青云宗几位太上长老推演,发现对于破解胎中之迷有着神效!为此不惜灭了玄真道道统,可惜还是未尽全功,玄真道主乃是刚烈之人,围攻不敌后,居然携典籍玉石俱焚。其余高手长老也是烈性之人,纷纷自尽,抓到几个,却又丝毫不知坐忘心经后几重……”
  
  “唯有一个慕容秀,当初在玄真道中便是位高权重,有着玄真经与坐忘经真传,只是居然晋升宗师,逃过了包围……总内又请流云出马,方才捉拿归案!”
  
  “可惜此女有着秘法,若强行搜魂,当即形神俱灭,青云宗无法,只能押下,慢慢拷问……又听闻此女遗有一女,想着若能捉来,当面威胁,或许可收奇效……”
  
  甘清池缓缓说着。
  
  “倒是与我想的一般无二!”
  
  方明道:“此次青云宗邀我前来,到底为何?”
  
  原本方明对青云宗高层的态度一头雾水,这时候难得有个内奸,不好好利用才是没天理了。
  
  “请尊者放心,一尊天人强者,不论在哪里都可受礼敬,只要尊者过了元神这关,其它都不需担忧,青云宗此时捉襟见肘,掌教至尊与几位太上长老自上次围攻血龙敖无虚之后都是重伤,还有颇多倚重尊者的地方,必然可授客卿太上长老之位,只是核心权力还是不可能开放……”
  
  甘清池倒是很清楚其中的道道。
  
  不论在正魔两道,元神之路,都是最大的甄别之法。
  
  甚至,各大派中埋伏的暗子,武功最高的,也大多是在宗师与大宗师之间。
  
  天人元神难得成就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便是道路选定,无法更改。
  
  对于甘清池而言,若是他凝结了青云宗的四象元神之类,日后还怎么回七绝堂?若是魔道大胜,灭了青云宗,那留不留他的小命?元神便是道统,若不将四象元神尽数灭杀,又何谈灭了青云宗道统?
  
  但若是凝结七绝元神,那就更扯淡了,在青云宗内必然死无葬生之地的。
  
  至于外界的元神之法,也都各有来历,一查就明,实在难以抵赖混淆。
  
  倒是如同方明这般,自修自悟,成就元神的,当真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是自开一道的天才了。
  
  “尊者要营救慕容秀?恕老头直言,此颇为不智,我魔门难得出一位自成天人之才,若是担任了门派太上长老,再与老头合力,势力必大大增长的……”
  
  甘清池絮絮叨叨道,显然对七绝堂更为忠心。
  
  而他虽然号称水中酒仙,乃是大宗师一级的武道强者,在青云宗内的地位却颇为尴尬,或者说,不上不下。
  
  论情报,以他大宗师之尊,基本都可以知晓。
  
  但一个门派真正的核心隐秘,例如破碎典籍的保管,掌门弟子的选拔、培养,乃至最后的后路等等,只有天人之上的太上长老才得以听闻,他还不够格。
  
  若是与方明联手,一个有实力,一个有地位,或许当真可以在青云宗之内掀起一波风浪来。
  
  “如此……我才需要你的协助!”
  
  方明微微一笑,令甘清池忽然间寒毛倒竖:“你可否运转一番,获得接待本尊的资格,与此同时,我们便可……”
  
  ……
  
  “啾!”
  
  嘹亮的鹰啼,刹那间在青云宗山门之上回响。
  
  “是那位骑鹰遨游的真人!”
  
  刚刚回来的任务小队,却是激动万分地看着神骏的铁翅天鹰,目光中充满了艳羡之情,连那名小队长都不能免俗。
  
  当!当!当!……
  
  悠扬的钟声响起,一连九下,震动四野。
  
  两排羽衣童子童女鱼贯而出,恭敬下拜,又有持着花篮的少女以清水花瓣洒地,钟鼓齐鸣,琴瑟相合,场景肃穆而威严。
  
  这些外门弟子早就看呆了,唯有小队长面色一滞,在心里狂喊:“迎客钟九响,此乃天人之礼啊!原本以为不过宗师大宗师,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位天人!”
  
  “汝等快走快走,不要误了贵人!”
  
  刹那间,几名执法弟子便扑来,面相凶恶地将这些外面弟子驱散。
  
  “哦!哦!诸位师兄,我们立即就走!”
  
  反而是之前那名弟子先反应过来,赶紧拖着队长就走,免得被捉去刑法堂,好好吃一番苦头。(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