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牺牲
“见过太上长老!”
  
  “两位太上长老有礼!”
  
  消息传得非常快,等到方明与流云道人并肩而行的时候,两边的青云弟子皆是肃穆下拜,甚至还有宗师、大宗师在其中。
  
  此等荣耀,的确很令人飘飘然。
  
  方明面上醺然欲醉,心里却连连冷笑。
  
  基本上,他也猜到青云宗准备怎么对他,至少,一个客卿太上长老的位子,是肯定的了。
  
  甚至,还未拜过祖师堂,就如此行事,明显令他闻到了一丝‘捧杀’的味道。
  
  ‘只给荣耀,不给权力,拿个名号打发我,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么?’
  
  这个客卿太上长老之位,在方明看来,比客卿长老虽然强一点,但也强得有限。
  
  青云宗开出的条件,真正论起诚意来,甚至比七绝堂还不如!
  
  概因他与七绝堂还算有点香火情分,但对于青云宗而言,却是真真正正的‘外人’!
  
  “按青云之制,客卿太上长老可分得一峰栖身,发布宗门任务,修建琼楼玉宇,每年可领取丹药、功法……”
  
  在旁边,流云道人还在尽心尽责地为方明讲解。
  
  不论怎么说,这毕竟是一尊天人!至少,这种普遍性待遇,是不可能有着折扣的,不仅没有折扣,反而要更加丰厚,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
  
  光是一尊天人级别大高手加入青云宗的声威,就足以回本了。
  
  方明见此,也只能感叹一句:‘世间富贵杀人!’
  
  “明兄这几日便请在清客院暂歇息,等到山峰划分下来之后,外宗数百弟子一齐动手,配合力士、天雷宗的鬼斧神工偶,七日后便可乔迁新居了,到时候小道少不得要来讨一杯水酒喝喝……”
  
  流云道人热情连连,方明一路敷衍着,又经过一处巨大的白玉广场。
  
  青云宗占地极广,一般人首次进来,恐怕要绕晕头。
  
  此时一众广场上的弟子、执事、长老之流,纷纷对着流云与方明行礼:“见过太上长老!”
  
  “咦?”
  
  方明脚步却是忽然一停。
  
  他长生元神微微一动,却是察觉到了一丝隐藏得很好的敌意。
  
  虽然对方隐藏得很好,本身实力又没有多高,对于方明而言,就仿佛一只蝼蚁对神龙的挑衅,但元神之力冥查入微,又怎么可能没有发觉?
  
  ‘我在青云宗内,还有仇敌么?’
  
  方明脚步一转,来到一波服色尚青,饰以龙纹的弟子前,看着一位貌似恭敬的宗师长老:“你是何人?起来答话!”
  
  “遵法旨!”
  
  这人起来,面上恭敬非常,低眉顺眼,周身更是被一层无形的精神异力包裹。
  
  但方明的元神之力润物细无声地入侵,却是发现了隐藏在这层恭敬外表之下的熊熊怒火,乃至心底的愤恨。
  
  “明兄……”旁边的流云道人,见到此幕,脸色却是略微有些变化,暗叫不好。
  
  “此人是谁?”
  
  不得不说,对方体内的青龙真功,当即给了方明一点联想,不由问道。
  
  “老夫青龙峰吴天凡!”
  
  似是发现了方明的针对,这老者刹那间挺直脊梁,如刺天之枪,与周围一辈唯唯之众不同,更显鹤立鸡群、卓尔不凡之相。
  
  “原来是青龙一脉的长老,不知你与贺人龙是什么关系?”
  
  方明想到了他罡气之后,奠定康州第一人名位的擂台战,那死在他手上的倒霉青云宗弟子,不就是外号‘人中之龙’的贺人龙么?
  
  “正是老夫不成器的弟子,更是我那可怜女儿的如意郎君!”
  
  吴天凡摇摇头,似叹息道。
  
  “够了!”
  
  流云忽然开口:“擂台之上,生死状签下,自然听天由命……至于天凡你的女儿,只不过与贺人龙订下婚约,还未大婚……”
  
  只是他心里也清楚,这种亲传弟子,那都是花了无数心血培养,一辈子搞不好都只能教出一个。
  
  吴天凡对贺人龙,可谓尽心尽力,不仅将青龙真功倾囊相授,更是舍了老脸,求得灵丹,植入体内,堪称呕心沥血,就指望着他来继承衣钵了。
  
  这下死了,鸡飞蛋打,简直比死了亲儿子还心疼。
  
  能保持如此态度,只是不温不火地呛了方明几下,已经算是克制到极点了。
  
  奈何方明却不打算放过他。
  
  诚然,这吴天凡很可怜,很无奈,但一入江湖,生死不由自主,又有什么好说的?
  
  方明更不会大度到放走对自己心怀恨意之人。
  
  “大胆,竟敢如此对客卿太上长老说话,礼仪尊卑放哪里了?我要罚你去面壁思过三月,以儆效尤!”
  
  流云道人做勃然大怒之状,暗地里却是维护道。
  
  “既然是太师叔之命,自然当遵法旨!”
  
  吴天凡躬身领罪,瞥了一眼方明,知道今日已是彻底撕破脸,心里一股没来由的怒火狂涌,又是冷笑:“只是……未开祖师堂,名录宗籍,这位不过是一客卿长老而已……”
  
  心里则是想着,自己乃是嫡系,不过开口顶撞,甚至还是一名外来高手,宗门再怎样也不至于重罚自己,武功追赶,已经一生无望,也只能如此,稍泄心头怒火了。
  
  只是话一出口,又不由有些后悔,觉得一直隐忍,为何今日一见仇人,一开始还能有礼有节,现在却如此悍然无畏了。
  
  “流云兄,你看如何?”
  
  方明微微一笑,散去了无形的气运牵引。
  
  他精修天眼望气术,明悟气运之道,此时悄无声息地施展开来,以天人气运碾压一个宗师,当真是无声无息,就连流云都没有察觉。
  
  “大胆!”
  
  流云却是真的怒了。
  
  虽然宗门吸纳高手,有着外来之别,但这是只能做,不能说的范畴。
  
  或许,在青云宗看来,天人的客卿太上长老,或许还比不上一位自己培养的大宗师,但表面上,却绝对不会如此说出,否则的话,宗门凝聚力还要不要了。
  
  流云心里飞快对比,当即有了决断:“传我口谕至刑法堂,青龙脉长老吴天凡目中无人,出口犯上,狂悖无状,特罚至军前效力,以儆效尤!”
  
  刹那间,周围都安静了。
  
  遣送到青云峰之外,便是发配了,甚至,此时的青云宗大军,正处在与血龙军连连交战的状态之下,此时过去,几乎九死一生!
  
  这种惩罚,令吴天凡都呆了呆,心里却是狂喊:“为何如此……为何如此的?我乃宗门嫡系种子,对方不过一个客卿……不,是天人!”
  
  他额头冷汗直下,终于有些明白了。
  
  虽然注重内外之别,但这个世界,到底还是力量为尊。
  
  若他是一位大宗师,流云或许还会手下留情,但一个宗师,与天人的对比,哪怕加上远近亲疏之别,也还是扭转不了大局。
  
  宗门是体制,有着利益取舍,他这等嫡系,到了该牺牲之时,却同样毫不犹豫。
  
  “吴天凡,你可心服?”
  
  流云道人面上无悲无喜,肃穆说着。
  
  “在下……心服口服!”
  
  吴天凡深深一鞠,漫步而走,身形忽然显得佝偻而萧索。
  
  他这种宗门培养起来的,在大势碾压之下,根本没有反抗之力,甚至连这个念头都没有。
  
  “明兄请!”
  
  流云道人转而向方明客气道。
  
  “走吧!”
  
  方明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在逼迫处置了吴天凡之后,周围之人虽然礼仪更为恭敬,却带着疏远。
  
  若是他准备在青云宗混下去,刚才只是逞了一时之快,却失了长远打算,在青云宗高层的评价也必然降低。
  
  但方明根本就不准备如此,自然也就俯仰无惧了。
  
  发生此事之后,流云再也不敢带着方明闲逛,而是直接到了清客院。
  
  说是清客院,实际上也比得起一座小宫殿,里面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应有尽有。
  
  “晚辈甘清池,携清客院仆役九十九人,见过方天尊!”
  
  在门口,甘清池一脸第一次见到方明的模样,恭敬行礼。
  
  “见过天尊,天尊仙寿无疆!”
  
  甘清池背后的九十余人也先后拜下,姿态恭敬到了极点,更关键的是,男的英俊,女的貌美,放在世俗中都是不错的人才。
  
  甚至,每一个都有点功力在身,甚至还有几个先天弟子之类,都是谦卑而带着讨好的神色。
  
  天人之贵,在于此乎?
  
  “明兄,这位甘师侄,外号‘水中酒仙’,对杯中之物颇有研究,若有此好,直接吩咐他便可……”
  
  流云道人威严肃穆,瞥了众人一眼:“尔等务必小心伺候,不得怠慢!”
  
  又与方明客气了几句,才潇洒而别。
  
  毕竟,此乃一尊天人,纵使还在养伤期间,也不得空闲,更不可能随时陪着方明。
  
  “天尊请移玉步!让老朽为您细说……”
  
  这时候,甘清池上前,带着方明在清客院中游览。
  
  “此院占地九亩有余,分为主殿、寝殿、客居、书房、静室、丹房、花园,以及仆役居所……有侍女四十,童子四十,伙夫五名,药童五名,内门弟子九位,皆是罡气好手,可供驱使……”
  
  “天尊还请在此暂住,有何事尽管通知我这个老头便了!”
  
  说到最后,甘清池微施一礼,与方明对视,眼眸中都带着一丝笑意。(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