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血魔
    轰隆!
  
      厚达数尺的铁门一开即合,蓦然关上,只留下来到第四层的卓一寒,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之景。
  
      一望无际的地下空间,庞大无比的溶洞,地面上又长着散发莹光的蘑菇,成为黑暗中的光源。
  
      “哈哈……傻了吧?”
  
      几名高来高去的青云宗先天弟子飘过,留下一串话语,没入卓一寒耳朵。
  
      “第四、第五层乃是硕大无比的地下空间,就连先天囚徒都是散养,唯有第六层,宗师囚徒的活动范围才略微固定,但也不是没有例外……连先天都不是小子,到这里就是找死!”
  
      “看一眼就赶快回去吧!”
  
      一个轻柔的女声传来,带着略微的关心,却令卓一寒握紧了拳头:“不!我还未晋升先天,我不走!”
  
      这时若退缩,失去一往无前的勇气,他可以肯定自己必然进阶失败。
  
      到时候,再要找到这种感觉,可真的不知道要多久了。
  
      殊不知,潜伏在他心灵深处的方明神念,也是处于震撼当中。
  
      “这种感觉……两界分割?洞天之力?不会错的!……看来,在镇魔塔最底层,的确有着一位洞天真君镇守,甚至,还将洞天之力辐射开来,监察四层之后的动静么?”
  
      “如此看来……镇魔塔的第四、五、六层、却是一个自由度颇高的大乐园,甚至将宗师高手都投入其***弟子冒险,这是一种怎样的气魄?”
  
      方明不由有些失神,为青云宗的大手笔而感到惊诧。
  
      虽然此乃百丈、千丈的地底,上有阵法监察镇压,下有洞天真君监视,那些囚徒身上搞不好还被施展了什么手段,便是宗师也难逃,但如此行事,还是给了方明很深的震撼。
  
      “此中的味道,便是宗师,也可无视的意思么……”
  
      方明深深吸了口气。
  
      对于青云宗这等庞然大物而言,一个小小的宗师,也的确算不了什么了。
  
      想到上次晋升宗师之后的行事,方明就不由有些汗颜。
  
      当时,若不是青云宗无暇他顾,吴用又有意让他顶上魔门兵锋,才如此容让,否则的话,下场必然不会太好。
  
      “镇魔塔的第四层,关押的乃是先天高手,第五层先天罡气,至于第六层……便是宗师!”
  
      卓一寒小心翼翼地深入,看着周围的蛮荒景色,脸上不由闪过一丝茫然,更有对宗师的恐惧。
  
      知道自己纵然晋升先天,遇到宗师魔头,也是被一手指碾死的份。
  
      不过宗师大多被局限在第六层,有着各自的领域范围,很少有着越界者,之前守门老头所言,或许还是恐吓意味居多。
  
      卓一寒默默安慰着自己,又不断深入。
  
      “镇魔塔前六层都对弟子开放,至于第七层,关押的便是大宗师,第八层天人……”
  
      方明的思绪则是不断转动。
  
      对于能天人交感,借用无尽宇宙天地之力,不惧人海战术的大宗师,青云宗便不能如此大大咧咧的了。
  
      否则,一个大宗师,单手便可灭了所有的试炼弟子。
  
      甚至,强行顶着土层,不眠不休,一路开辟出通道,最后强行打破九宫八卦阵外出,也不是没有可能。
  
      因为宗师只是人体之极限,但大宗师却超越人身极限,能借用天地之力,超凡入圣,再非凡人可比!
  
      对待此种强者,便只能以洞天真君封印镇压。
  
      “若说这几层洞天真君只是略微散开洞天之力,保持监视的话,那七层之后,恐怕就是真正的洞天范围了!”
  
      方明有着感觉,只有第七层以后的镇魔塔,才是真正的镇魔塔!
  
      在前六层,他深深潜伏在青云宗弟子心灵深处,便是洞天真君也难以发觉。
  
      但一旦入侵第七层,便是彻底跨入对方洞天当中,若无相应手段克制空间与洞天之力,那真是一进去就要露馅。
  
      咻!
  
      便在此时,外界的卓一寒,却是遇到了生死危机!
  
      一道血箭,骤然从路边窜出,几乎是眨眼间就来到了他面前。
  
      那种临近死亡的气息,令卓一寒身上的每一根寒毛都是竖起,心脏刹那间似停止跳动。
  
      惊人的杀气,以强绝之姿压迫,甚至令他都动弹不得。
  
      ‘先天!绝对是先天高手,对付我一个后天小子居然还要偷袭……’
  
      卓一寒心里狂吼,忽然头脑一清,狼狈地偏过头,让血箭从肩膀擦过,闷哼一声,翻倒在地上。
  
      “咦?”
  
      一个略显惊讶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旋即黑暗中走出一名披着血袍的人影:“居然能躲过我的凝血神箭,只是一个后天?又怎么可能?”
  
      来人面目带着失血般的苍白,瞳孔中有着绿芒,看向卓一寒的眼睛中更是充满着贪婪。
  
      “是血龙军!”
  
      卓一寒飞快点了自身伤口周围的**道,嘶声道。
  
      以现在血龙军与三教五宗的敌对状态,宗门高手抓到的敌人,自然也少不了血龙兵卒与血龙卫。
  
      不过血道魔功太过诡秘,一旦到了血卫阶,够资格修炼血影神功的,基本都是单独看押。
  
      也只有这种修炼炼血魔功,最高只能到先天罡气的小卒子,才会被放到镇魔塔中来,让底下弟子见见世面。
  
      只是,对于现在的卓一寒而言,纵然只是血龙军中的一名小卒,对于他而言也是了不得的大高手了。
  
      “虽然是后天……但一身精血充沛,倒也勉强了……”
  
      这名血龙军刹那间上前,双手似化为幻影,卓一寒只是勉强抵挡了数招,就被点中**道,动弹不得。
  
      “此子一身精血,倒也足够化为血元,供我数日之用了……”
  
      血龙军舔了舔舌头,忽然一口咬在卓一寒脖子上,鲜血飞溅,吞咽有声。
  
      “我……我不要死,不要死啊!”
  
      失血的晕眩感,令卓一寒心里产生了极大的恐惧,但旋即,一篇奇异的功法就浮现上心头。
  
      “返本归元,炼血神功……这是魔道功法啊!”
  
      卓一寒只是看了几行字,立即就有了明悟,但旋即心里就是一狠:“同样是死,以后死总比现在死好!”
  
      当即不管不顾,运转起血道法门。
  
      历来练功上手,非得先将功法理解透,再一个**道一个**道地推演,最后才是入门炼气,耗时日久,非一日之功。
  
      但此时的卓一寒,却是强行硬来,居然也没有走火入魔,心念一动,原本的青云宗玄门真气,就带着血色,其顺利程度,连他自己都是大吃一惊。
  
      血色真气一动,原本封闭的**道顿时被冲开。
  
      卓一寒脸色一狠,看着自己面前的脖颈,也是毫不犹豫地咬了下去。
  
      “你……”
  
      两股血道真气对拼,那名血龙军的真力当即溃不成军,甚至被反吸吞噬,脸上不由浮现出恐惧到极点的神色。
  
      咕噜!咕噜!
  
      卓一寒却似乎失去了理智,只知道大口吞咽精血,再炼精化血,周而反复,天地灵气交接,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就突破了先天!
  
      “咳咳……”
  
      也不知多了多久,卓一寒回过神来,看着地上的干尸,嘴里的铁锈味道泛起,却是忽然脸色一白,向着旁边干呕。
  
      “呕呕……”
  
      吐了半天,几乎连苦胆水都吐出来的卓一寒,却是又一跤坐倒,瞥了眼自己肩膀上近乎痊愈的伤势,面无表情。
  
      “我的真气!”
  
      他沉默良久,忽然弹指,一道带着血光的指力飞溅,在地面留下深邃的坑洞。
  
      “先天?!”
  
      卓一寒的声音干涩,若是之前晋升,他必然欣喜无比,但现在,看着自己的真气已经尽数化为了血道真气,他一点都笑不出来。
  
      “怎么办?若是回去,我恐怕连第一重关都过不了……”
  
      “向师长坦白?宗门早有严令,身负血道真气者,杀无赦!上次那名外门长老的子侄都忍痛斩了,还牵连家人,更何况是我?”
  
      “只是……不能走,难道就只能待在这里,从青云宗弟子变成囚徒?”
  
      卓一寒看了看地上的干尸,脸色少有的踌躇了起来。
  
      “啊!你……你……”
  
      忽然间,一声尖叫传来。
  
      卓一寒转过头,就见一名青云宗内宗少女指着自己,满脸骇然之色。
  
      “不好,被发现了!”
  
      他心里一沉,知道虽然此地无限广大,但总会撞到几个,此时见了着情景,还有什么想象不到的?
  
      “必须杀人灭口!”
  
      电光火石间,卓一寒便做出决定,身上泛出血光,向少女扑了过去。
  
      “血道魔头,休要伤我师妹!”
  
      这血道魔功虽然如跗骨之蛆一般,但威力似乎不错,甚至,居然不被玄门正宗之法克制。
  
      卓一寒越打越是熟练,乃至彻底消化之前的血元,功力暴涨,将少女压在下风。
  
      只是,还未等他如何想好处置此女的时候,一声高喝传来,旋即就是三名持剑青年飞快窜动的身影……
  
      卓一寒惨然一笑:“我是血道魔头?好,今日便让你们知道魔头的厉害!”
  
      一掌拍出,血焰焚天,竟然刹那间成就血焰神罡,将三名青年团团围住,强打猛攻,凶威无比。
  
      “不管了,此功进步神速,既然已入魔道,必须尽快提升实力,才有可能逃出生天!”
  
      卓一寒望着着几个青云弟子,眸中却是泛出血色……(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