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心狠手辣
敬晖看上去,比之两年前似乎苍老了许多。
  
  两鬓已经透出斑白,额头上的皱纹,看上去也比以前多了不少。不过,他的腰杆仍旧挺直,给人一种刚强的气势。看到杨守文,那张冷峻的脸上,顿时浮现出笑容。
  
  不过,杨守文却清楚的看到,那目光闪烁,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敬公,别来无恙。”
  
  面对着眼前这位未来的‘神龙五老’,杨守文颇为敬重。
  
  他上前一步,躬身一揖。
  
  敬晖是坚定的******,自李显入主东宫后,他就一直支持李显,为此也承受了不少的压力。
  
  别看杨守文这两年不太关心时局,但是却听说了不少关于敬晖的事情。
  
  李旦在偷偷拉拢敬晖,武三思也在暗中拉拢敬晖……不过,敬晖最后都严词拒绝。
  
  据说,为此他还得罪了武三思和李旦。
  
  敬晖道:“青之,你可真是一刻也不得安生啊。”
  
  他话里有话,自有杨守文心里明白,两人相视一笑。旋即,杨守文的目光越过敬晖,便落在了他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身上。那中年人大约在四十左右,相貌俊朗。
  
  他个头不高,却颇有一种雅致之气。
  
  站在敬晖身后,面带微笑,却一言不发。
  
  觉察到了杨守文的目光,他立刻拱手道:“久闻杨谪仙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下官鲜于士简,援兵来迟,还请杨君海涵。”
  
  遂州刺史鲜于士简!
  
  杨守文已经从高力士口中知道,鲜于士简随同敬晖一起过来,所以并不感觉吃惊。
  
  而今的杨守文,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刚走出昌平的毛头小子。
  
  特别是在明秀的提醒下,他开始用心去思考事情。鲜于士简前来,不会是为什么慕名而来,而不可能真是如他所说,因为遂州没有及时救援,所以前来向他请罪。
  
  鲜于士简作为鲜于燕之子,他会随同敬晖来,怕是别有用心。
  
  杨守文有一种预感,他隐姓埋名的日子就快要结束了。这剑南道,说不得要变天了!
  
  说起来,杨守文也不怨恨鲜于士简。
  
  他是遂州刺史,不是梓州刺史也不是普州刺史。
  
  是否出兵驰援,要因情况而定。现在,鲜于士简亲率兵马前来,也足以表明诚意。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杨守文也没有拿捏架子,而是躬身还礼。
  
  双方在寒暄了一下之后,便进入了普慈县城。
  
  汉州司马张脩因为得了杨守文的叮嘱,所以并未开拔离去,而是留在县城,迎接敬晖等人到来。
  
  一行人进入了县城之后,敬晖就蹙起眉头。
  
  虽然城门校场已经清理过,可是那地上的血迹,以及残留的打斗痕迹却依旧清晰。
  
  敬晖曾主政一方,更经历过当年默啜入侵赵州的战事,哪能看不出端倪。
  
  一行人进入了县衙后,敬晖便宣读了圣旨。
  
  武则天斥责梓州刺史倦怠政务,以至于梓州境内发生了诸多变故。但年资梓州刺史白大威年迈,所以命他告老还乡,返回京兆故里颐养天年。也就是说,此前梓州发生的种种变故,朝廷不再追究……这对于白大威而言,也算是一个体面的结局。
  
  任敬晖暂领梓州时,设西南典客署,处置剑南道归化蛮人的事务。
  
  同时,黜益州刺史鲜于燕益州刺史之职,命其领剑南道经略使,抗击悉勃野人……这道旨意,其实也表明了,鲜于燕仕途终结。一般而言,经略使大都是各道首府刺史担任。如今除了鲜于燕益州刺史的职务,也表明了朝廷要插手剑南道的决心。
  
  所为经略使,不过是暂领。
  
  一俟吐蕃人退走,鲜于燕也将卸下经略使的职务。
  
  杨守文忍不住朝鲜于士简看了一眼,却见鲜于士简非常平静,对这道旨意也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杨守文就知道,鲜于士简肯定是事先得到了消息。而他这次前来的目的,也就随之呼之欲出:结交杨守文,向太子李显靠拢,以保存自身利益。
  
  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杨守文也就松了口气。
  
  他实在是担心,鲜于士简来普州搅局……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担忧似乎有些多余。
  
  “……命杨守文暂领八州军事,领安夷军军使,剑南东道行军总管,配合敬晖平息叛乱。”
  
  杨守文听了这道命令后,顿时傻了眼。
  
  安夷军军使?
  
  那又是什么来路!还有那剑南东道行军总管,又是什么意思?
  
  杨守文呆愣愣看着敬晖,有些反应不过。
  
  这也就是说,他暂时回不得洛阳,要留在剑南道?
  
  “青之,还不接旨?”
  
  “臣,遵旨。”
  
  杨守文接过了圣旨,而后苦笑道:“敬公,圣人这是什么意思?
  
  我小小年纪,焉能担当如此重任?而且,这飞乌蛮之乱已经平定,难不成让我去泸州督战?”
  
  “我离京时,和蛮尚未造反。
  
  想必陛下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平定了飞乌蛮之乱。不过,既然陛下委任你为剑南东道行军总管,都督八州军事,泸州也是八州之一,而今有战事,你当然责无旁贷。”
  
  敬晖说完,朝杨守文使了一个眼色。
  
  杨守文虽然不太明白,可终究是没有反对。
  
  “对了,我在飞乌时,就听人说你已经平定了飞乌蛮之乱,为何今日来到普慈,却看到一副才结束战事的模样?”
  
  “敬公,你来的正好。”
  
  杨守文立刻抖擞精神,沉声道:“飞乌蛮之乱的确已经平定,贼酋孟凯业已授首。
  
  至于这城中的战乱痕迹,确是昨夜才有。
  
  普慈县令冯绍安在此前飞乌蛮来袭时,曾弃城而逃。后战事结束,我率部前往龙台镇追击孟凯,却不想冯绍安带人突然返回,不但关押了之前协助我作战的普慈县尉苏老莱,还试图将之谋害,幸亏冯绍安的夫人康娘子知晓大义,将苏老莱放走……冯绍安随后,杀害了康娘子,还指使手下人偷袭城门校场,企图焚烧粮草。”
  
  敬晖和鲜于士简闻听,不禁大吃一惊。
  
  特别是鲜于士简,更露出了紧张之色。
  
  所有人都知道,冯绍安走的是鲜于氏的门路。他如此行为,会不会连累到鲜于氏?
  
  若是以前,鲜于士简倒不会太担心。
  
  可现在,朝廷强力插手剑南道,更罢黜了鲜于燕。
  
  如果冯绍安……那么对于鲜于氏而言,绝对是一次致命打击。
  
  “杨君……”
  
  鲜于士简忍不住开口,想要继续询问。
  
  不过敬晖却将之拦阻,看着杨守文道:“你继续说。”
  
  “敬公,可还记得‘穆先生’?”
  
  “嗯?”
  
  “就是那个之前曾在兰州刺杀我的穆先生。”
  
  “他?”敬晖眉毛一挑,沉声道:“当然记得……怎么,这穆先生又出现了不成?”
  
  “正是。”
  
  杨守文道:“据冯绍安交代,他弃城前往安岳求救,却被普州刺史张寻求拒之门外。之后,那穆先生便出现了,蛊惑冯绍安挑起第二次飞乌蛮之乱,而后由张寻求率兵平定……而且,泸州刺史赵师立派人向张寻求求援。按照冯绍安的说法,张寻求是不愿意出兵,所以才要挑起飞乌蛮之乱,并以此为借口,拒绝赵师立……”
  
  “混帐东西!”
  
  敬晖听罢,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鲜于士简则眉头紧蹙,犹豫了一下之后,轻声道:“杨君,这会不会是冯绍安为了脱罪,故意嫁祸张公呢?”
  
  事到如今,冯绍安怕是已经无法开脱了,所以鲜于士简也不准备救他。
  
  但张寻求……终究是剑南道的豪族。鲜于士简内心里,不免生出了几分帮忙的心思。
  
  杨守文道:“冯绍安是否嫁祸张寻求,我不知道。
  
  不过据张司马的斥候回报,在距离普慈大约六十里外的柏山沟内,藏匿至少有三千以上的兵马。我想在这普州境内,能够调动如此兵马而不为人知者,非‘张公’莫属。”
  
  鲜于士简闻听,顿时闭上嘴巴,不再言语。
  
  而敬晖更勃然大怒,拍案而起道:“青之,你所言当真?”
  
  “不信,敬公可问张司马便是。”
  
  张脩忙起身道:“敬公,杨君所言绝无半点虚假。
  
  本来,末将准备开拔前往龙台镇,不过被杨君劝说留下。随后,他又让末将派人前往柏山沟打探……如杨君所言,柏山沟中藏匿数千兵马,而且都是官军的打扮。”
  
  “青之,你又如何知道……”
  
  杨守文微微一笑,轻声道:“敬公莫非忘了我的大玉吗?”
  
  敬晖闻听,顿时露出恍然之色。
  
  他当然知道大玉……当初杨守文路过赵州的时候,敬晖爱其神骏,还动了购买的心思。
  
  也因为此,破获了一桩命案!
  
  对于大玉的能耐,敬晖自然不会有半点怀疑。
  
  他点点头,沉吟片刻后,沉声问道:“青之,既然你已经清楚了状况,准备如何行动?”
  
  “敬公来之前,我是有些犹豫。
  
  虽然离京时,太子曾与我专擅之权,可张寻求毕竟是一州刺史,我要动他并不容易。
  
  而今陛下委我都督八州军事,可行专擅之权,却不知道那普州,可在八州之内吗?”
  
  敬晖眼睛一眯,微笑道:“在。”
  
  “而今泸州烽烟正炽,可是非常之时?”
  
  “是!”
  
  杨守文听罢这句话,露出了凝重表情。
  
  “张脩何在?”
  
  当杨守文问完了那句话之后,张脩其实已经明白了杨守文的意思。
  
  他不敢怠慢,忙起身躬身道:“末将在。”
  
  “我以剑南东道行军总管之名,命你率本部兵马,火速奔赴柏山沟。
  
  若叛军投降,便集结整顿之后,赶往龙台镇集结;若叛军执迷不悟,便将之一举击溃。凡有反抗者,格杀勿论……尔平定叛军之后,便率领本部,前往龙台镇。”
  
  “末将,遵命!”
  
  张脩忙躬身领命,大踏步离去。
  
  这位行军总管端地够狠,一句话便把这件事定性。
  
  叛军!
  
  可以想象,当柏山沟的兵马配上了叛军之名以后,还有多少人愿意作战呢?
  
  敬晖看着杨守文,露出了欣慰笑容。
  
  这才是他希望看到的杨守文,于是果决,且心狠手辣。
  
  作为坚定的******,敬晖很清楚,杨守文在李显心目中的地位。同时,此次杨承烈回归弘农,对武则天而言,也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要知道,武则天的母亲,同样也是弘农子弟。这也是武则天为什么愿意培养杨承烈的另一个原因……单靠武家,底蕴不足。而杨家又缺乏人才,所以武则天才会那么重视杨承烈父子的存在。
  
  可以预见,勿论是武则天还是李显,未来都会倚重杨守文。
  
  若杨守文优柔寡断,又岂能担当起两朝的重视?
  
  “那,张寻求该如何处置?还有那位穆先生。”
  
  杨守文沉吟一下,目光落在了鲜于士简的身上。
  
  他沉声道:“鲜于府尊,此事怕是要劳烦你亲自动手。”
  
  鲜于士简心里一咯噔,不禁露出苦笑。
  
  他知道,这一遭是怎么都少不了的……张寻求不会轻易束手就擒,如果杨守文过去,他说不定会有所准备。可是,如果同为剑南道的鲜于士简出面,则张寻求会放松警惕。同时,鲜于士简出手的话,从某种程度上,能够稳定住剑南道的局势。
  
  谁都知道,朝廷要强力插手剑南道。
  
  如果杨守文和敬晖出手,说不定会引发动荡。
  
  可鲜于士简出手的话……
  
  鲜于士简心里明白,他没有别的选择,于是起身躬身一揖,“鲜于士简遵杨君差遣。”
  
  “我会让明秀随你一同前去。”
  
  杨守文想了想,接着道:“至于那位神秘的穆先生,不能不加以提防。
  
  我以为,府君最好是带上兵马前去……如果能抓到那穆先生自然是大功一件,若抓不到,便不必理睬,只需拿下张寻求。若张寻求胆敢反抗,夫君可以就地将之击杀。”
  
  “明白!”
  
  鲜于士简深吸一口气,领命而去。
  
  大堂上,只剩下杨守文和敬晖两人。
  
  敬晖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青之既然已经安排妥当,却不知接下来,要如何行动?”
  
  “安抚飞乌蛮的事情,便劳烦敬公。
  
  我准备立刻前往龙台镇,并传信于赵师立赵府君,请他再坚持些时日,自会有援兵抵达。”(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