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没有操作,就没有破绽
    ()    看到孙翔就这样走向了比赛席,职业选手们都是一怔。

    倒不是对这个人选有什么太大的疑惑,而是……此时裁判还没有宣布最终双方出战的人选,而轮回,孙翔居然就这样走向比赛席了?

    这是一种暴露。

    因为季后赛第三轮比赛的随机xìng,出场选手都是临场安排。如此一来先上场,后上场,就有了石头剪刀布先出后出的嫌疑。赛制当然不允许有这样的破绽出现,所以正常流程,是双方先对出场选手进行报备,而后裁判确认,通过现场电子大屏幕公布,再然后,选手上场,由裁判验明正身。

    正常流程是如此,只是为了烘托现场气氛,经常是配合着选手上场的时候公布出战名单,事实上在这之前,出场选手就已经正式确定。否则的话这边队伍先站起一位,那边一看,哦,这个人,那么我们派这位上……

    而此时,孙翔暴露出来的就是这样的问题。此时兴欣可是真的还没有进行报备,但他已经向比赛席走去。那么此时兴欣针对孙翔的出场进行有针对xìng的安排,一点都不犯规,而是拣了大便宜。

    轮回方面呢?却已经无法再更改,江波涛已经在裁判那里完成首发选手的报备了。

    这可是很大的一个疏忽啊!孙翔这家伙,居然在这样关键的一场比赛里还没正式比赛就发生了如此低级的失误?

    职业选手们熟悉赛制,对规则敏感,所以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孙翔的举动不太对劲,但普通观众却没这样的职业敏感度,此时还在为孙翔的出场卖命鼓掌叫好呢!

    难不成,这是一个yīn谋?

    看到赛台上的轮回选手都没有因为孙翔的举动有所反应,职业选手们忍不住又这样想了起来。孙翔一个人犯迷糊倒也罢了,轮回不可能人人都没意识到这问题?可要说这是个yīn谋,他们这样的反应反倒不像了,就是装也要装出对孙翔的举动很懊恼的样子?然后再在兴欣做出富有针对的安排后忽然更换人手。孙翔那就是在赛台上溜溜弯,这一点也不犯规。

    这才是在这上钻营设计该有的局面,可轮回战队看起来怎么也不像。兴欣战队也没有多大反应。叶修走去裁判那边,进行了首个登场选手的报备,再然后就向着比赛席走去了。

    兴欣首发出场的果然是叶修,即便轮回首发提前暴露的情况,也依然是这个人人都很容易就想到的安排。随后,孙翔、叶修,就这样先后进入了比赛席。

    大气,自信!

    轮回展示着一支冠军之师的王者之风,没有进行大家所想到的那些场外钻营,堂堂正正地派出了他们的首发选手,大大方方地走进了比赛席。

    没有yīn谋。

    真的没有yīn谋?

    “没有yīn谋就是yīn谋。”蓝雨战队的喻文州忽然这样说道。

    “或者说,如果你觉得没有yīn谋,那就是没有yīn谋;如果你觉得是yīn谋,那yīn谋就来了。”他接着又说道。

    肖时钦点头,王杰希也点头,张新杰未置可否,但几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更多人在茫然,努力想了想后才稍稍有些转过弯来,纷纷觉得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心真脏啊……”能想通这当中曲折的,心下却无不在感慨,而这时,裁判宣布,总决赛决胜局擂台赛的第一场,正式开始了。

    地图载入,角sè截入。

    略有点曲折的狭长峡谷,以南北为向,孙翔的一叶之秋刷新在峡谷北口,君莫笑则在南口。

    两个角sè的身后,那通常就是地图的界限了,而此时,电视转播特意给了两个角sè的身后一个特写。

    堵在两个角sè身后的所谓“地图边界”,赫然是两伙NPC扎下的军营,入口处立着木牌,极为清晰地大字在上边写着:军机重地,擅入者死!

    观战的选手们顿时心下了然,这地图的边界,就好比是悬崖,是深渊,是角sè一入就会遭受伤害的场景。这类边界设定在荣耀对战地图中并不新鲜,而这张图中,只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做出的设定。

    不过这样的场景,会是悬崖深渊那样一经跌下就无可生还的绝路吗?没人知道。在如此重要的比赛中更不可能亲身去试探,要试也是想法子把对手的角sè送进去来试。此时叶修和孙翔一同发现身后这样的设定后,立即让各自的角sè远远地避开。

    而后孙翔的一叶之秋稳步向前,叶修虽然可以让君莫笑使用千机伞的忍刀形态来攀岩,但此时的处理却和孙翔一模一样,也是让君莫笑稳步向前。

    两位选手的开局处理几乎一模一样,接下来就见两个角sè一个从北向南,一个从南向北,一样的东张西望,一样的左顾右盼,这要不是一身装备全不一样,几乎都要让人分不清谁是谁了。

    终于,两个角sè渐近正中,这里并无什么曲折,两人很快就已看到迎面走过来的对手。

    双方的移动步伐立即一起变得慎重起来。

    没有弯路,无法迂回,所谓狭路相逢,就是没有任何规避的直接碰撞。

    接近,一步一步。

    君莫笑的攻击可以及远,此时已经进入他可以攻击的范围,但是叶修却没有轻易发动,只是保持着这样的节奏,让君莫笑步步向前。

    孙翔这边那就更不会发动了,战斗法师本就是需要一定程度的近身才能完全发挥战斗实力的角sè。不过随着距离的接近,他渐渐也已经有了选择,比如豪龙破军,可以一击就突破眼下两人角sè之间的距离,但孙翔却也按兵不动。

    非旦不做攻击,紧跟着,两人像是约好了似的,忽然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开始斜向移动。

    纵向的距离眼看就要被抹去了,但是两人突然让角sè斜向移动,又在横向上拉开了距离。

    这两人,是打算这样互相让过,继续搞清楚地图吗?

    看到这一幕,很多人下意识地就开始这样以为已经。但是职业选手却都知道这样的侦查并没有多大的必要。如果是为了场外队员,他们拥有观众一样的上帝视角,对于比赛中的侦查上他们是共享的,所以那段君莫笑尚未踏足的半截峡谷,兴欣的选手通过孙翔一叶之秋的视角一样了解过了,全无了解的,只有叶修自己而已。

    同理,孙翔目前对地图也是一半亲自走过,另一半却还陌生。

    如此状况下,相互让过去继续了解自己未知的那一半地图?

    没有哪个职业选手会有如此和谐友爱的念头,这一刻,对于场上的对手而言,这一半了解一半陌生,正是他们的优势和劣势。所以,在相遇的这一瞬,他们所打的主意,应该是将对方逼到自己熟悉而对方陌生的那一半地图中去决胜负。

    所以两人都按兵不动,所以两人的角sè越走越近,他们都在寻找这样的机会,将对方带处自己身后半截地图的机会。

    但是两人都没有找到,因为两人一样的用心,一样的小心翼翼,一样的毫无破绽。这让两人的举动看起来像是极有默契,但是事实上两人都没有忘记对方是对手这一事实。他们关注对手的举动,只是在寻找时机,一旦发现破绽,发现有机可趁,两人都会毫不犹豫地摧毁这份默契。

    纵向距离已经彻底抹为零,横向却因为两个角sè的斜向移动被拉开了六个身位格的距离。两人的角sè都是背对山壁,再没有去东张西望左顾右盼,一心一意地只是盯着眼前的对手。

    移动停止,对峙。

    六个身位格的距离,对于君莫笑而言有太多的技能可以攻击到对方,对于一叶之秋来说,这也是一个他可以进行抢攻的距离。战斗法师因为武器长度的原因,攻击距离比拳头、剑之类还是要远上一些的。

    但是两人却还是都没有动,只是这样对峙。没有cāo作,手速统计在这一刻全都是零,两条手速曲线毫无波折,缓缓地从电子大屏幕上显示的统计中流过。

    一秒、两秒……

    没有cāo作上的消耗,但并不意味着此时不耗费jīng神,两人都高度集中着注意力。节奏已经不是缓慢,而是完全停止,到底谁会先一步发起攻击,谁也不知道。大家只知道如此静态的对峙下,想先一步打破平衡是很难的。因为游戏毕竟不同于真实,只要没有cāo作,角sè保持如此姿态多少年都没有问题。而一cāo作,或许反倒会出现破绽。如何才能完美地打破如此绝对的静态,场边高手很多,但却都一筹莫展。

    谁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能对峙到如此程度。他们为了避免空当,消除破绽,不断地化繁为简,减少cāo作,降低速度。

    终于,他们降到了极限,降到了尽头。

    没有cāo作,就没有破绽。

    这已经不只是一种局面,更是一种境界,一种只有职业高手们才能领略到的境界。

    从内里打破,很难;外因,一般情况下只有一种,那就是裁判因为“选手不作为”而介入。但事实上这对峙绝不是不作为,而是无法作为,没有cāo作,但其实交锋不断,这是jīng神上的对抗。如果真被裁判因为“不作为”来打破,实在有些丧失美感。好在今天的这副图,恰巧拥有了裁判以外的另一个外因。

    事件刷新!RS

    ,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