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包括运气都不在
    ()    “周泽楷今天真是锐气逼人呐!”解说潘林也和很多人一样,感慨着周泽楷在新的一场中不变的决心和气势。

    “但我现在倒是想称赞一声莫凡,作为一个新人,很不容易。”李艺博说道。

    很重要的一场,由莫凡来坐镇,他肩上所扛的担子可不轻。不过比赛开始后,毁人不倦的移动不算很快很急,但是也没有拖延迟疑,就是以一个很寻常的速度向前移动着。

    速度很稳定,会看比赛的人一下就能从这里看出此时莫凡心绪的稳定。他不焦躁,但也没有气馁,作为一个新人,在这样的舞台上,这样的一场比赛里,这实在太不容易了,所以李艺博都要称赞他一下。

    随着双方角sè逐渐接近,莫凡终于不再让毁人不倦这样继续移动了,毁人不倦靠向了山壁,施展着忍刀,开始在山壁上在攀岩。飞快的,他找到了一个落脚点,而后毁人不倦蹲在上边,缩成了一团。

    电视转播和现场的电子大屏幕都迅速给出了一个视角,一个从峡谷下方向上仰视的视角。

    视角中可以看到毁人不倦隐隐露出的身形,显然这个掩护并不彻底,而且这个距离也在神枪手的shè程内,一枪穿云抬手便可以攻击到。

    毁人不倦的视角这时也向外探了探,看了看地面的情况,随即重新站直了身子。

    莫凡也在研究这个位置,但是最终并不满意,视角左右打量了一下后,毁人不倦继续向着另一处掩护攀去了。

    这一场显然不会是像之前那样的硬碰硬,莫凡选择了他一贯坚持的思路,在这张图上寻找着可做埋伏的点。之前几场对决中,他坐在场外通过上帝视角已经留心到了一些位置,但是以他的经验还不足以凭那样一眼就完全做出判断,所以此时还需要在比赛中进一步的进行筛选,刚刚的第一处,显然就因为并不合适而被筛除了。

    很快,毁人不倦又到了新一个落脚点,这个位置比先前那一点还要低一些,这次莫凡根本没让毁人不倦的视角向下看,直是向前一平视后,就又离开了。

    这点太低了。

    下一处。

    毁人不倦继续在山壁上攀沿,身手虽然敏捷,但是另一端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却也已经越冲越近,如果在一枪穿云到达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藏身之处,那么莫凡的意图就将前功尽弃。

    兴欣的支持者们着急,希望莫凡可以再快一些。

    轮回的支持者们着急,希望周泽楷可以更快一些。

    而这时通过毁人不倦移动的方向,电视转播方面已经察觉到了莫凡接下来选择的落脚点,干脆能过上帝视角,先一步解读了这个位置。

    这个位置较高,从这里发起偷袭,这个距离却嫌有些远了,可是这个高度,这个凸起的面积,看起来却可以将角sè完全置身其上不被下方察觉,除非下方的玩家也来到这个位置。

    那么躲在这里,发动攻击不便,但总算可以避过周泽楷的正面锋头,再从他的身后发起偷袭。

    于是眼下的问题,就看双方的角sè谁更快了。

    一个向前,一个向上。

    一枪穿云现身,毁人不倦隐没!

    赶上了……

    这一刻一枪穿云的视角被放了大特写,周泽楷从一枪穿云抵达正中开始,视角就注意观察着峡谷左右的山壁,这一刻他的视角也在左右环顾着,但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发现。

    轮回的粉丝们焦急了,他们希望周泽楷在意识上有所察觉;兴欣的粉丝们也是提心吊胆,只盼着一枪穿云继续飞快向前,赶快把后背露给毁人不倦。

    谁想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山壁上方两端的NPC伏兵突然冒头,周泽楷立时察觉,结果下一秒,来自不同方向的各种远程攻击,便悉数朝着山壁上的某一位置打去了。

    毁人不倦!

    NPC伏兵攻击的位置正是毁人不倦所处的位置,众多法术、炮轰,将那一块凸起整个都给轰塌了,毁人不倦的身形在山壁上飞快地闪跃着,躲避着接连不断的攻击。

    周泽楷早已全神戒备,视角瞬间扫过上空三百六十度,寻找着对他一枪穿云的攻击。谁想,没有,完全没有。

    两端山壁上方的伏兵,攻击竟然是完全指向毁人不倦,对于峡谷下方的一枪穿云,他们视若不见。

    至此,状况就已经足够清晰了。莫凡最终选到的这个位置,居然会触发上方两路NPC伏兵的攻击。

    这是一个意外,毕竟是随机地图,谁也不完全了解这地图上的种种设定。但是,也可以说是莫凡想问题不够周详,没有考虑到会引发到来自上方伏兵的攻击。

    但是这时候以此来横加指责的,也多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毕竟就目前大家所观察到的状况,上方两端的伏兵相当隐忍,甚至是在两路NPC杀得难解难分时这才开始落井下石。莫凡的毁人不倦是越攀越高了,但距离发现他们还有一段呢,这里究竟是怎么设计的逻辑,大家也无法肯定地做出结论。

    但是不管怎样,对于莫凡,对于兴欣而言,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局面了。

    首场比赛,孙翔的一叶之秋被NPC攻击纠缠,叶修的君莫笑攀在山壁上高枕无忧,但是为了避免拉到NPC的仇恨,当时他并没有进行攻击,而NPC的战斗力最终也制不住孙翔,这才有了后期一系列的变化。假设,叶修没有这种顾虑,在那时可以积极主动地cāo作君莫笑向一叶之秋发起攻击的话,那么在他的攻击掣肘下,孙翔遇到的才算是大危机。

    而眼下,莫凡所遭遇的就是这样的大危机。他所身处的被攻击环境和之前的孙翔可不同。山壁两端的伏兵只是用远程攻击的手段来攻击,并没有试图上前贴身,这时候,周泽楷cāo作一枪穿云所发动的攻击,完全不必担心会牵扯到NPC们,那得枪法很差劲很差劲才行。

    而这样的局面,周泽楷只一瞬就已经理清了。对于他来讲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一般的便利局面。周泽楷没有客气,没有不好意思,果断笑纳,枪声在峡谷中回荡着,子弹猛烈地shè杀向山壁之上的毁人不倦。

    占着天大的便宜,周泽楷却也没有丝毫大意。最初他发动的攻击注意切断毁人不倦的向上运动,但他看莫凡在第一时间是想让毁人不倦索xìng冲上山壁顶端。

    但是有了周泽楷这第一神枪的阻挠,莫凡终究是没做到。在山壁上攀岩跳跃,到底远比不上在平地移动那么自如。

    被逼无奈的莫凡,最终只好选择让毁人不倦落回地面。

    两端NPC的攻击会因此停下吗?

    这是兴欣支持者心中一丝渺茫的期待,他们知道这种可能xìng不大,非常不大……

    果然!

    攻击没有停止,两路伏兵,齐齐向毁人不倦发动着攻击。一枪穿云偶也会被波及到,但显然他绝不是他们的攻击重点。

    摇头的,叹息的……

    立场比较中立的职业选手们,此时多是这种心态。这种意外真的是赛前谁也不会想到的,结果就在如此重要的一局比赛中,他偏偏就发生了。

    这一人头,简直就是白送,这样的局面下,周泽楷如果让一枪穿云丢掉一滴血,都算是他的失败。

    他没有!

    即使如此局面,周泽楷也没有露出丝毫松懈,反倒越发谨慎。一枪穿云和毁人不倦始终保持着妥当的距离,莫凡几次试图强冲近身,却都没有得逞。

    一直都是勇往直前,哪怕是遇到苏沐橙的火力线攻击都没有让一枪穿云后退哪怕半步的周泽楷,这时候反倒好像没了那样的决心和勇气似的。他打得异常小心,因为他知道,这一场,这样的局面,这样的形势,他这样打,反倒更能扼杀兴欣的士气。

    转机,就这样失去了。

    这样重要的一场对决,就这样输掉了,连对手的一滴血都没有伤到。

    有什么还会比这更残酷,有什么还能比这更致命?

    更让人心中憋屈的是,这一切的一切,无关技术,无关发挥,这只是一次决断的不慎,这只是一次运气的不佳。

    一挑三,周泽楷完成了。第三场胜利简直就是白给一般。

    但是这一点也不提神,因为这一局仿佛在告诉大家,不只是技术、意识、气势、发挥,就连运气都是站在周泽楷这一边,站在轮回这一边。

    这样的战队,怎么击倒;这样的对手,突破口还能在哪里?

    莫凡下场,客队的观众席上死一般的寂静,而轮回粉此时却好像也没多少激情,他们所表现出的,更多的都是轻松,是那种已经将胜利收入囊中的轻松。

    周泽楷,一枪穿云,生命还是百分之四十五,而他的身后,还有三位轮回选手,而兴欣此时,已经只剩下两人可以出战。

    他以背水一战的姿态,凭借一己之力将兴欣推到了这样的绝境。这就是周泽楷,两次将轮回战队送上总冠军奖台的周泽楷。

    在他的身上已经找不出任何缺陷,甚至包括运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也在围绕着他。

    这……就是新一代的荣耀之王吗?

    现场响起轮回粉丝们的欢呼,在莫凡回到兴欣选手席的这一瞬,好像比赛在这一瞬间已经决定了似的。

    唐柔望向叶修,这一刻或许有太多人以为兴欣已经输定,但是她可远远没有丧失斗志。

    叶修正准备向她点一点头,却有一道人影突然立起,横在了两人的视线之间。

    噗!

    方锐将他那只黄金右手伸到了嘴边,啐了一口,理了理发型后说:“看来我不出手是不行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