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真正的思路
    轰轰轰!

    连片爆炸的火光中,周泽楷的一枪穿云翻滚着。

    他可以看得出攻击并不是指向他的,但是枪炮师还有元素法师等等远程职业的很多技能那都是范围攻击的。不是指向他,但在落地铺开攻击后却也会触及到他,周泽楷不能不让。

    他在闪,方锐的海无量更在闪。但看他不慌不忙很有思路的将攻击向一枪穿云的方向引导,旁观的职业选手们顿时明白,这绝不是意外,这一定是方锐有意的。

    擅入者死。

    到底是怎么个死法?直接秒?

    这个设定没有交待,之前几场对决更没有对这一点做出试探。但方锐就这样让海无量越线了,这个举动可说大胆之极,冒险之极。万一这道线就是个死亡切割,一旦逾越就是直接秒杀,那么这一场轮回可就要不战而胜了,周泽楷的损耗将比上一场还要少,上一场一枪穿云至少用掉了一些法力。

    但是结果毕竟没有,npc们因此被触发了,他们开始追杀海无量,而方锐对他们攻势的刻意引导,可以看出他早有心理准备,也就是说,这是他一开始就期待的局面。

    场外兴欣的选手席上,魏琛得意地笑着。

    这是他和方锐一起分析讨论得出的结论。就在莫凡的毁人不倦触发了上方伏兵时,方锐就已经开始为这一局出战做准备,拉了魏琛开始分析这“擅入者死”的设定。

    设定不是系统自动赋予的。这是地图设者者,也即是荣耀这游戏的策划所赋予的。

    猜这设定,等于是猜游戏设计的思路,猜荣耀这游戏十多年以来一直秉承的逻辑。

    十几年,或许连荣耀游戏方的各种工作人员都换了几波,但是却有玩家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了下来。魏琛,就是其中一位,他的职业生涯,其实不过两年,其他时间全是在荣耀网游中度过。那个无处不在体现着设计者思路和荣耀这个游戏特点的网游中。他甚至比很多游戏方的工作人员还要熟悉这个游戏。

    而魏琛推断这个“擅入者死”。不是秒杀。

    他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没有在禁区内没有看到可以制造一击必杀的装置和道具,而荣耀一贯是尽可能遵循行为逻辑,如果是越线秒杀。那就会设计一个正常的杀死方式。哪怕是突然从天而降劈下一道雷。也该有引发这道雷的方式方法。而不是平白地加一个设定上去。

    这并不是一个只有魏琛可以做出的推论,但是,却没有多少人敢有他这样的自信。

    这里可是荣耀总决赛的决胜局。这一个推断如果错误,如果发生秒杀,方锐的海无量就将直接挂掉,兴欣一整个赛季的努力,就可能毁在这一个瞬间。

    判断错误的结果太可怕,这样的结果,几人敢承担?

    魏琛敢!

    他只是做了一个判断而已,但是这一刻的他,就好像昔日率领着蓝雨的队长,他本就是一个有勇气,有信心背负一切的人。

    “就是这样。”场边,他就是这样笃定地告诉方锐。

    于是方锐上场,在那一瞬间就踩了这么一脚,将海无量的生死完全交付给了魏琛的判断。

    判断没错!

    没有秒杀,而是npc刷新后的追杀。

    这就是一个顺理成章的推论了,方锐要的也就是这个顺理成章。

    再然后,就是现在的场面,npc刷新了,但攻击是指向海无量的,可是周泽楷在这一刻,却也变得束手束脚起来。

    他所面临的局面,和第一场叶修和孙翔那一局极其相似。只不过那一局里被npc咬上的是轮回,而这一局里,被npc咬上的是兴欣罢了。那一局里轮回孙翔的一叶之秋被咬上是被动的,而兴欣方锐的海无量被咬上,是他主观造成的。

    主观造成这样,目的是什么?这样岂不是和上局的莫凡一样,要面临npc和周泽楷的联合攻击?

    能想到这一点的,倒是很快就能发现不同。

    上一局莫凡触发的是山顶伏兵,周泽楷的一枪穿云放手攻击,都不会攻击到那些伏兵身上。

    但是这一局,冲出的npc和他们落在同一平面,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再对方锐的海无量攻击,他随便一闪,这子弹就落到npc身上,马上npc也会把他当作一个攻击重点。

    所以这一局里,周泽楷没可能和npc形成联合攻击。

    那该如何处理?

    一想到这种问题,所有人脑中情不自禁就出现了擂台赛第一场的面画,这一切都是刚发生过的,历历在目。

    那一局里,叶修不想攻击吸引到npc,所以他让君莫笑攀在山壁上高枕无忧地看着,结果是孙翔的一叶之秋在和npc的混战中直接打出了满阶的斗者意志,还加满了五种炫纹,战斗力达到了巅峰,再然后……再然后的事先不用考虑了。想到这大家至少都知道了,这npc的围杀并不足以对一个职业选手造成毁灭性的困扰,假设周泽楷的一枪穿云一直旁观的话,结果就是方锐的海无量将这些npc全部清理了。虽不足死,但也会有不少消耗,然后周泽楷可以来一个以逸待劳。

    而他如果不这样做,那自然是攻击了,攻击就肯定会引起npc的攻击,然后两个人就要在npc的包围攻击中,决出胜负。

    怎么看,也是第一种选择更占便宜。气功师又不会像战斗法师那样,越打越彪悍。

    一个看起来相当简单的选择题,但是此时的周泽楷,一直打得十分坚决果断的周泽楷。却流露出了一丝的犹豫。他对一枪穿云的操作看起来并没有拿定主意,似乎还在两种选择中摇摆。

    “周泽楷好像有点拿捏不定啊,他在犹豫什么?”解说潘林说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

    “呵呵。”李艺博笑了笑,“这时候当然是回避战斗静看方锐被消耗是上策了,但是,别忘了周泽楷在比赛中一直以来的态度啊!向前,向前,再向前;攻击,攻击,不断的攻击。现在突然开始回避。这股气势可就落下去了。”

    “所以说。方锐就是看准了周泽楷不能退,所以逼他和自己来一场混战吗?”潘林说。

    “看起来是这样的。”李艺博笑道。

    “这么说的话,方锐认为这种混战是对他有利的?”潘林又说。

    “啊?”李艺博明显愣了一下。

    混战对方锐更有利?他甚至还没来及思考到这个问题,可此时略一想。顿时发现:“是的。混战对方锐有利。因为周泽楷的职业是神枪手啊!”

    神枪手。远程攻击手,攻击不只需要看到目标的视野,还需要足够子弹飞行的空间和轨迹。而在这样的大混战中。神枪手想集火一个目标,那就太难了,找视野,找射击轨道,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即便是周泽楷,陷身于这样的环境中战斗力也难免会有所下降。

    难怪他每一局都要速战速决。

    难怪他每一局都冲得那么坚决果断。

    这并不仅仅是为了让轮回打出士气,还因为在这副图中,持久战对神枪手不利。因为这副图的事件刷新会带来这样的混乱局面。

    此时此刻,李艺博才真正完全看清周泽楷的思路。

    混乱对神枪手不利,这是一个很初级的形势判断。但是看着周泽楷的时候,恐怕很多人都忽略了这一点,因为他太强,强得让人觉得这种太初级的形势判断对神一样的他来说根本就不是困扰。但是周泽楷自己却不这样想,他拥有强大的实力,却一点都不自傲。他坚决果断,打得杀气腾腾,无坚不摧的攻势中,小心保护着自己在这一张图上的缺陷。

    所以他现在的犹豫,并不仅仅是因为要不要坚持那份冲劲,还因为方锐的手段是要将他的缺陷暴露出来的。

    这个对神枪手不利的简单局面,太多人都忽视了,但周泽楷自己意识到了。而现在,他的对手方锐也想到了,他用这样一个冒险的法子,将npc提前召唤了出来。在方锐的意识中,这些集火攻击着他的npc恐怕根本不是敌人,而是帮手。

    “别跑啊!让你这么多帮手你还怕什么?”应对这么多npc的攻击没那么悠闲,但是抢出空当来句垃圾话还是可以的。方锐哪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抽空就赶紧来了一句。他了解周泽楷,他肯定很清楚目前的形势,这样的激将对周泽楷是不会有用的。但他知道在场外却有很多对局面一知半解的普通观众,在他们看来,情况就和自己描述的一样,这种情况下周泽楷还跑,当然非常的不爷们,能这样毁一毁这家伙的形象,方锐顿时觉得这垃圾话还是挺有斗志的。

    “跑不了。”超意外的,周泽楷居然还回了方锐一句,或许是因为此时一枪穿云完全在安全范围,他基本没有事可干的缘故。

    就这样安安稳稳地看着方锐被消耗下去,这是大家意识中的上上策,方锐挤兑他的垃圾话,他是完全不在考虑的。但是他了解方锐这个同期生,在方锐让海无量一脚把这些npc踩出来时,他就很快明白了方锐的意图。

    方锐不会就这样和npc绞杀给他观看的,他会“率领”着这些npc来包围自己。自己一直回避,一直回避,可最终又能避到哪呢?叶修的君莫笑当时可以在山壁上躲得挺安稳,因为他拥有忍者的手段,在山壁上的行动远比一般职业自如,而且孙翔的一叶之秋又是一个近战职业。眼下呢?他的一枪穿云在山壁上只能靠跳跃,局限很大,飞枪操作也很受局限,子弹落到npc身上那可就招到仇恨了,再加上方锐的气功师想攻击山壁上的目标手段可就远比战斗法师要丰富了。所以此一时彼一时,叶修的君莫笑能躲得安稳,他的一枪穿云想那样躲到山壁上,基本没可能。

    于是到最后,就是一路回避一路退,极限就是峡谷另一端的禁区,退无可退时,还是要被这种混乱包围,还是要在这种混乱中和方锐决胜负。而到那一刻,这些npc对方锐造成的消耗又能有多少呢?

    周泽楷看了几眼,方锐的海无量在混乱中走位刁钻,攻击也不多。保命为主,移动优先,就是要带着这些npc向自己冲,恐怕就算冲到另一端的禁区,他也不会有太多损耗。

    “不跑就来啊!”方锐这时又叫阵了。

    这一次周泽楷没有再用消息回应,但一枪穿云却冲了回来。

    这才是一贯的他,只做不说。(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