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为了胜利
    赢了?

    输了?

    场上的两位都有一些迷糊。

    吕泊远踌躇满志的上阵,但比赛的过程却和他意想的一点都不一样,他从来没有想象过会经历这样的一场比赛。他赢了。海无量百分之二十二的生命终于被他清了个干净,可是他的直觉里却觉得海无量下一秒就会翻起,下一秒就会在这混乱的npc堆里钻来窜去,下一秒一个技能就会冷不丁地打到他的云山乱身上。

    他还在全神戒备着,直至荣耀两个大字闪出,直至视角已经改变,开始呈现他云山乱获胜后各种威风凛凛的姿势动作。

    这本是让一位选手骄傲自豪的瞬间。但是此时的吕泊远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他现在是什么心情,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他只是这样看着屏幕,看着他的云山乱在摆足了胜利的造型后终于退出了比赛画面,开始了对下一位对手的等候。

    赢了。

    该下一位了。

    吕泊远这时候才忽然有了这种感觉,才突然觉得这场胜利是真实的。

    下一位!

    吕泊远知道自己该将注意力往下一场比赛中转移了,可是他的脑子却根本无法停止,脑海中始终在旋转的都是刚刚这场比赛的画面,方锐的海无量,好像又要翻滚起来了……

    海无量当然无法再翻滚。方锐望着角色死亡后那灰白的世界,愣了几秒。终于站起了身。

    他走出比赛席,现场似乎很安静,他望着电子大屏幕:吕泊远胜,方锐败。

    到底还是输了。

    方锐低着头,默默地走下了场。

    现场安静,他也很安静,这可不是他一贯的风格。他本是一个得胜会得意洋洋,输了也会一副“老子智者千虑,但偏偏有这一失”的模样。

    更何况他今天的表现根本就不能说是输。他最终是败给了吕泊远,但是在此之前他可是战胜了周泽楷。狙杀了轮回不可抵挡的势头。单就这一胜,意义就已经非凡,更何况接下来一战,他用海无量百分之五十三的生命。消耗了吕泊远云山乱百分之八十四的生命。

    哪怕这过程中没有让人看到多少值得思考的东西。但是所有人却都清楚地看到了一样:坚持。对胜利的坚持。

    方锐这个猥琐的家伙,义无反顾地追求着胜利,他打出的这一场比赛并不好看。没有多少赏心悦目的地方,但是这份坚持和追求,直指人心。

    直可惜最后,他的这份坚持在吕泊远猛然间的一波爆发中嘎然而止,所有人这时就和比赛席中的吕泊远一样,回不过神来,满脑子都是海无量在npc丛中翻滚流窜的姿态。不好看,但印象深刻。

    方锐就这样在沉默中走回了兴欣的选手席,众人围上,他勉强挤出一笑,他其实也想像平时一样潇洒,但是在走完这一段路后,他忽然觉得自己已经连猥琐的精神都没有了。

    方锐坐回了座位上,伸直了双腿,摊直了双臂,陈果递给他的毛巾被他直接盖在了仰在靠背的脸上。

    结束了……

    好像真的一点比赛的状态也没有了。

    自己已经用尽了一切了,可是为什么,还是这么不甘心呢?

    什么努力了就不会再有遗憾,这种话根本就是骗人的吧?自己还想继续努力下去,还有团队赛没有打啊!

    毛巾是冰凉的,但方锐却觉得自己的眼睛被捂的有些发热。

    叮叮叮……

    忽然传来手机短信的提示音,方锐听得出是自己的,他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去看,可队员就在一旁,方锐到底还是不想让大家意识到他太反常。团队赛他是打不了了,但是不能上场,和没有派他上场,这种区别还是挺大的。

    方锐一手摘下毛巾的时候顺势抹了一把脸,另一手已经抄起了手机。

    “还没有结束,比赛没有,你也没有。”

    林敬言。

    这家伙……

    方锐愣了愣。他没有立即去找林敬言在哪,因为他知道这家伙即使是已经退役,但也不可能就此让荣耀离开他的视线,这场比赛,无论他身处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他都一定会看到。

    但是,仅次而已。

    因为对他而言,才是真正的告别了这一切,对他而言,才是真正的已经结束。

    自己实在没有理由,谈什么“结束”啊!

    因为比赛还在继续,而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还会继续。

    方锐扭头,他看到唐柔这时已经在向比赛场上走去,这已是兴欣的最后一位选手,而轮回,算上还在场的吕泊远,还有三位。

    “看来只能一挑三了。”方锐嘟囔着。

    “是的,只能如此了。”叶修抱着双臂,也是一本正经地说着。

    一挑三,这种事作为一个职业选手,从理性的角度出发实在不应该期待。他们不能把一挑三当作是一种实现胜利的条件。

    但是此时兴欣的诸位,却就是这样一种坚信的态度,他们甚至并不掩饰在唐柔面前表达他们的期待,因为他们知道,这姑娘是不会被压力所阻,兴欣接下来的选手中如果说有一个人能完成一挑三,那就一定是她。

    迈步走上赛台,唐柔深呼吸。

    一挑三吗?

    自己被狂黑一个赛季真是和这事息息相关。

    当初的冒失她也很不好意思,但是不管怎样,越困难的事她就越想去完成,这是她的性格本色。一挑三,永远是一个她期待完成的挑战,不过战队的胜利总是要摆在第一位的。而眼下战队的胜利和能否一挑三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这重叠,让唐柔更加斗志高昂。

    擂台赛第七局,兴欣第五顺位选手唐柔,对轮回第三顺位吕泊远。

    比赛开始。

    唐柔的寒烟柔立即直冲向前。

    她一贯的风格本就偏好如此,而现在吕泊远的云山乱更是只有百分之十六的生命,那就更没有理由拖延或是回避了。

    吕泊远这时总算也从上一场比赛中走了出来。

    唐柔,寒烟柔。

    他看到了他接下来的对手,这不是一个值得意外的遭遇,在兴欣先后上阵的四人后,由唐柔来把守第五顺位,这是一个意料中的安排。

    而唐柔的风格是那样的明显,她上场来,想击倒绝不仅仅是眼下的对手,接下来,再接下来,再再接下来,她的目标,恐怕永远是通杀。

    一挑三,这是她昔日放下的狂言,因为没能实现而声名狼藉。

    而眼下,一个为了胜利就需要一挑三的场面摆在了她面前。

    她一定很兴奋!

    吕泊远可以想象到这一点。

    因为他们这些职业选手都看得出来,这姑娘对一挑三发起的冲击,并不是想要证明自己如何强大,她只是单纯地喜欢这种挑战而已。那只是在常规赛,擂台赛只有三个对手,只有一挑三这种事。如果常规赛的擂台赛就有五个对手的话,这姑娘喊出一挑五大家都不会觉得太奇怪。

    很多人看来这是脑残,也有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种真诚的勇气。

    一挑三,一挑五,这些被看来极其困难,甚至完全不可能的事,可是却又会是每一位职业选手做梦或是幻想过的事。

    只不过他们都只是想想,而不会对此有所执念。而唐柔,却是将这当成是一种挑战,努力要去实现。

    只是现在,她会为了战队的胜利,用更负责任的方式去实现,而不是之前那样立下一个草率的誓言来为之奋斗。

    一挑三!

    这一刻,唐柔完全没有去想自己昔日的那个誓言,所想的,只是胜利!

    为了胜利,寒烟柔冲出。

    ===================

    我发现已经 三月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