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这都是铺垫
    红蓝两道武器的光芒接连高速碰撞在一起,看得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普通玩家暂没意识到关键所在,只是惊得合不拢嘴。

    来了!

    知道关键所在的高手们,在技能碰撞即将接近尾声时,纷纷就跟着一起紧张起来了,全神贯注地关注着。

    五、四、三、二……

    他们心中早已跟着这节奏飞快地默数了,眼见最后一次碰撞就要完成,接下来就将是决定性的最后一击时,一直不曾间断的碰撞,在这一次竟然是鬼使神差般地错过了。

    攻击招架未中?

    谁也没想到就在决定性的一击出来之前,唐柔就已经发生了纰漏。百龙流星打的这一击竟然没能拦下幻影无形剑的这一剑。蓝光瞬间侵入,一道血光扩散开去。

    中剑!

    幻影无形剑倒数第二剑,终于抢先命中了寒烟柔。百龙流星打的攻势瞬间已被切断,火舞流炎化身的红光在这一刻已经显得绵软无力。

    最终一剑,最强一击!

    剑光在这一刻绽放出了最为璀璨的光芒,凌厉地斩向寒烟柔的头颅,一抹而过……

    没有鲜血,没有倒飞,剑光还在璀璨,剑光还在继续飞扬,的高手,却已经让惊诧爬满了自己的脸庞。

    最终一剑,最强一击,居然,没有中??

    是的,剑光落空,寒烟柔在这顷刻间竟然后退,竟然缩身。一向勇猛豪迈的她,这一刻竟然像是换了一个操作者,这种姿态,完全就是方锐的手笔。

    但是,仅次一瞬。

    下一刻,下一秒,寒烟柔已经重新挺起了身形,冲上!

    可怜杜明的吴霜钩月正在幻影无形剑的收招僵直中,这一刻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

    怎么会这样的?

    高手们都没有心思关注眼下,他们更不解之前那一瞬。幻影无形剑的连续攻击如果被一剑命中之后还可以轻易躲过下一剑的话。那这技能的破绽未免也太大了点。

    但是唐柔的寒烟柔躲过了。而且是被倒数第二击命中后,闪过了最后一击,反让对手露出了收招僵直的极大破绽。

    现场的电子屏幕立即开始回放这一片断了,从一开始两个技能的对轰开始回放。

    一遍、两遍……

    职业高手们有些看出门道了。

    “看寒烟柔的走位。”

    “攻击招架不是对攻。是刻意引导……”

    “瞧这最后一下。”

    “招架不中让出的空当。正是唐柔需要的被攻击的角度。”

    “没错。这一击命中帮她完成了对姿势的最终调整……”

    “一点又一点地细节铺垫,杜明根本没有察觉到。”

    “何止杜明,我们这里有人察觉到了吗?”

    一片安静。下至新秀上至顶尖大神,最快的都是在回放第二遍时看出门道。

    “最后利用方锐擅长的那种对角色姿势的微控制,完成了对最终一剑的闪避……”

    “然后反击……”

    是的,反击。

    职业选手们在分析这一幕时,场上唐柔早已经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反击。方锐的猥琐流派,在她身上仅仅就出现了那半秒都不到的瞬间,然后就是她一贯的勇猛。

    由于是在收招僵直的状态下被命中,吴霜钩月陷入了更难破解的连击中。

    杜明至此也不明白自己幻影无形剑的最后一击怎么会没中,他可没有时间像场外的选手们那样看着回放细心分析。

    他要顾及的是眼下,是怎么能快些让吴霜钩月从寒烟柔的连击中脱身,或是直接找到反击的机会。

    谁想唐柔却不给他机会,连续的攻击竟然飞快就进入了收尾大招,简短得让人觉得惋惜。

    伏龙翔天!

    魔法斗气化身为龙飞出,吴霜钩月此时完全还在寒烟柔的攻击控制中,这一击他根本没办法闪避。

    但是杜明却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大招就像幻影无形剑一样,因为收招时的明显僵直,所以没办法接上连击。至于伪连,那就要视具体情况来定了,至少眼下,只是很普通的将吴霜钩月一击送出,杜明完全没有看到有什么铺垫会让他无法抵御接下来会有些姗姗来迟的下一记攻击。

    轰!

    伏龙翔天的收尾,魔法斗气炸开,一片浮光掠影将吴霜钩月包裹着。

    寒烟柔进入收招僵直,但被大招完全命中的吴霜钩月当然也不可能转眼恢复常态,他还在承受着魔法斗气炸开的余波。

    唐柔在寒烟柔收招结束后,立即发起新的攻击。

    提矛,前冲。

    豪龙破军!

    只是这样吗?

    杜明略意外。吴霜钩月这时也已经恢复了状态,因为距离的存在,要闪过这个豪龙破军根本不难,唐柔这样莽撞的使用,只能是给他趁势反击的机会。豪龙破军虽然没有明显的收招僵直,但是在未命中的情况下,却也会有不小的破绽。

    没有时间多想,杜明连忙就要操作吴霜钩月闪避。说是不难,那也是对于职业选手而已,换是普通玩家,唐柔这样快速操作下的伏龙翔天后的豪龙破军,恐怕还真不是那么容易闪过。

    机会,也只有一次而已。

    横移,反手攻击!

    杜明意图清晰,判断好时机后立即连惯的操作下去。

    横移,出剑,一气呵成。

    但是, 身转了,剑出了,这一步横移,竟然没有迈出去。

    偏转的视角中,映入眼帘的竟是山壁,极近极近,以至于这劈出的一剑都没能使全了,最终剑光落到山壁上被阻。

    杜明一愣。

    只争朝夕的瞬间他已错过,寒烟柔已经冲到了他面前。

    豪龙破军!

    火舞流炎刺中吴霜钩月,杜明感觉到角色的身形在和两旁发生着摩擦,他的视角竟然开始变得越来越狭小。

    杜明脑海中忽然浮起了一个画面。

    上一局,吕泊远的云山乱,被寒烟柔的豪龙破军最终撞入山壁,直接击杀。

    山壁上因此留下了一个可以陷入一人的坑,而在擂台赛中,之前战斗对地图造成的痕迹,是会被保留的。

    伏龙翔天,是将自己送入了这个坑中,炸成一片的魔法斗气很好的干扰了他的判断,并且将这坑轰得更深了些。

    而此时,豪龙破军……

    吴霜钩月被送得更深了一些,一人窄的深坑,他被卡在了当中。

    左多、右移、后退、上跳?

    统统没有了。

    他只有一个去向,就是正前方。

    正前方,寒烟柔……(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