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不紧不慢的开局
    其他人都还在想日后,江波涛却已经要面对眼下。

    比赛已经开始,唐柔的寒烟柔已经冲出,但是江波涛呢?他的操作,就好像是他上场时的举动那样,不紧不慢,于是他的魔剑士无浪也就迈着不急不徐的步伐移动着。

    地图正中段,山壁上云山乱和吴霜钩月连续葬身的坑还在,观众一开始还讨论一下这一局会不会有人又被送进去,但是眼下一看江波涛这边这节奏,这个话题立即就歇了。依着江波涛无浪的移动速度,唐柔的寒烟柔不减速配合的话,双方肯定不会再在中段相遇了。

    不过,唐柔也可能就在地图中段候着江波涛决胜负呢?

    结果就有关这个猜想还没讨论几句呢,已经冲到中段的寒烟柔脚步不停地就移动过去了。

    于是,中段偏轮回刷新点的方向,两人角色相遇。

    寒烟柔依旧不停,直接冲上。

    这是唐柔一贯的风格,但现在看到她如此表现的人,心里无不多一个心思。

    江波涛呢?

    江波涛有没有多一点想法,多一些戒心?

    大家不知道。只见他的无浪抬手挥剑。

    地裂波动剑!

    魔剑士拥有中距离的攻击手段,和近战职业对战先攻很平常。地裂波动剑则是魔剑士最低阶的波动剑技能,伤害虽然不高,但是发招快,判定也非常不错。

    江波涛的起手毫无出奇之处。这就是一个百分之八十的魔剑士会选手的出手时机和百分之八十的魔剑士会选择的起手技能。

    不急不途,不紧不慢!

    战斗已经开始。江波涛的表现,却还是这八个字。

    这就是他本场比赛会用来战斗的风格吗?

    风格,这个词一落到江波涛这名选手身上时,很多人都要皱眉。

    他是全明星选手,是冠军队的副队长,在职业圈中拥有很好的人缘,在玩家圈中拥有很高的人气。但是偏偏就没有人可以准确概括出他的风格,甚至就连轮回自己也找不准定位,他们在发现江波涛在战术方面的闪光点时,曾一度想把他往战术大师这档次靠。但随后却又因为这闪光点始终不够明亮。最后又不了了之。

    江波涛没有一个清晰的风格。

    但是久而久之,大家渐渐意识到,他这或许正是他的风格。

    他的适应性强,他能用任何风格从容流畅的战斗。他总是战队中让所有人感到最舒服的那个板块。

    所以他能让周泽楷和轮回战队更加完善地融合在一起。

    粘合剂、万金油、及时雨、补锅匠……

    江波涛第六赛季出道。到现在也不过五年。绰号却是层出不穷地冒出了不少。由此看得出人们找不准他的风格,可就这些一再更换的绰号,却也从很大程度上说明了他的一些特点。

    此外这些绰号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全是全都是从团队角度对江波涛的描述和定位。而对他单打独斗的表现,至今好像还是一个难以概括的问题。

    大家只知道,他很强,他不好对付,和他对战,方方面面你都得提防着。他可能奔放,也可以猥琐,他会有心理攻势,也有可能搞出一些看似不科学不理智的举动……

    但是无论怎样,你一刻都不能放松,放松你就可能会输。

    此时的江波涛,就是这样平凡的起手,让人没有办法预测他的下一步,因为下一步可能的变化真的太多太多。

    而这正是他的目的。他就是想制造这么一个选择多多的开局,让自己可以更加从容的观察唐柔,找出制胜的法子。虽然现在轮回急需他来重整士气,但他并不急于出手。

    因为在他看来,不同的对手需要用不同的方式去应对,而唐柔绝不是一个可以用强硬吃下的对手。

    江波涛在等唐柔出手,那记地裂波动剑就好比是引发唐柔攻势的药引。

    他已亮剑,就看唐柔如何接招了。

    而唐柔虽然在上一局出表现出了一些算计,但是在他看来,面对这副药引,唐柔更有可能的反应,大概就是直接抢攻。

    江波涛没有猜错,寒烟柔只是略一横移,多余的动作一分都没有,就将这记地裂波动剑让到一旁,然后提起火舞流炎,提速!

    豪龙破军!

    唐柔惯用的起手技能使出,就在一晃闪过地裂波动剑的瞬间发动,很快。

    时机掌握的不错,但是,同样也在江波涛的掌握之中。地裂波动剑这副药引所能引发的几种药性,他都有顾忌到。豪龙破军是这当中药性最猛的一个,江波涛肯定是要慎重提防。

    闪!

    无浪在江波涛的指示下向侧接连两个翻滚。

    因为一个翻滚,并不足够!以唐柔的反应和操作,这个距离,她完全有能力实现调整豪龙破军的走位对只一次翻滚的目标完成攻击。

    江波涛的推断再次正确。唐柔果然一看无浪翻滚闪避立即调整,寒烟柔身形一偏,豪龙破军硬生生偏转了一个角度。

    结果无浪却是如此专注,如此连贯的二连翻。

    豪龙破军打空,但是翻滚的无浪,在扬起身的瞬间,短剑天链已经撩起。

    裂波斩!

    破霸体的抓取效果,强如豪龙破军这样的大招,在侧面被裂波斩这样削,也肯定是无法幸免的。

    这一击,时机、角度,都已经无比刁钻。

    会中吗?

    江波涛心中却有问号,以他的估量,这一击命中与否,可能性各占百分之五十,要看唐柔临场的状态如何。

    唐柔今天的状态无疑是出色的,但是已经连胜两阵的她,是否有所松懈,是否会兴奋过头,是否会因为有可能完成逆转想得太多?

    无数的细节,都有可能决定这一瞬间反应和操作的快慢。

    能中吗?

    剑光掠起。

    不中!

    豪龙破军中的寒烟柔,赫然是在这一瞬间强制取消了技能,角色抢向侧跳跃,刚刚好避过了这一击。

    躲过了。

    江波涛心中不无遗憾,但以唐柔今天出色的状态,这种可能性本就更高。

    江波涛没有在此流连太久,因为他已然想到,唐柔的话,既然避过,那么反击恐怕同一时间就要到了。

    会是什么呢?

    火舞流炎刺出,带着穿破空气的锐利呼啸,两道焰红的虚影闪动着。

    哦,是连突。

    无浪从容举剑,招架!

    =============

    迟到了,敬礼!(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