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反击的时机
    当当!

    两道虚影被无浪支起的短剑天链架开了。

    连突的反击,这没有出乎江波涛的意料,对于这种反击方式如何应对,他也早有思路。

    利用技能“格挡”挡下连突的同时,江波涛还让无浪顺势后撤了一步,果然如他所料,连突之后,火舞流炎再度刺来。

    以唐柔的操作能力,这跳开的过程中施展浮空四连刺不是什么难事,既然以连突起手了,之后肯定还有一到两下。

    后辙一步,让江波涛有了多一步的操作空间,一看这一刺只是普通攻击,当下也让无浪随手挥了一剑,便轻松架开。

    寒烟柔落地。

    普通攻击的一刺后,并没有再补一个龙牙,因为无浪的连续招架,让唐柔也意识到这样的攻击不会凑效。

    落花掌!

    但是刚一落地,新的攻击立即抢出。落花掌可以原地蓄力,也可以这样滑步前冲施展。此时无浪和寒烟柔之间的距离正适合这一滑步。

    无浪再退,完全就是接着之前后退的那一步,唐柔这一步的抢攻,他显然也计算在内。

    轰!

    落花掌轰出的魔法波动打在了空中,无浪距离寒烟柔很近很近,但到底就是差了那么稍许。

    无浪挥剑。

    但是这个距离太近,波动剑虽是瞬发,但比起那些近身攻击技发招还是要慢上些许,此时无浪挥出的一剑也只是一个普通攻击。

    普通攻击伤害低。判定也弱,但真要被命中了对自身行动也是一种阻碍。唐柔没有办法完全无视,寒烟柔身向右一晃,避过这剑,顺势也甩起了手中战矛。

    霸碎吗?

    江波涛一看寒烟柔身前右晃,心中立即跳起的就是这两个字。向右移动后,无论姿势还是角度,顺势一技霸碎都是再合适不过的。

    果不其然,火舞流炎横扫掠起,正是一记霸碎。

    无浪斜向后跳出一大步。将霸碎避过。而这一次拉出的距离,已经可以足够出手一记波动剑。

    天链挥起。

    冰霜波动剑!

    细碎的冰晶自剑下扫出,铺地而过。

    无浪抢出一击,但是寒烟柔霸碎收招后的姿势和视角都很好。这一击正落唐柔眼中。

    闪避!抢攻!

    飞快地。无浪抢出的攻势就被消化了。转眼就又是唐柔的主动权。

    现场轮回粉丝发出阵阵遗憾的叹息声,此时的局面看得他们揪心异常。

    但是职业选手们通过相互之间的眼神交流,却都已经对局势有了不同于普通玩家们的看法。

    占据主动权的是唐柔。但这只是从攻防角度来说。真要从局势上讲,那可就未必了。抢攻的虽是唐柔,但她能占到这主动,一定程度是因为江波涛的退让。

    从唐柔用豪龙破军起手到现在,短短不过几个技能的时间内,江波涛若是有心抢夺攻击的主动权,至少还有两次机会是可以尝试的。

    但是最终江波涛却只让无浪在避过豪龙破军和避过霸碎时进行了反击,另两次同样值得尝试的反击机会,他却没有让无浪出手。

    是江波涛看不到这两个机会吗?

    似乎并不是。因为这两个机会并不复杂,很多普通玩家都能察觉到。

    那么江波涛选择放弃这两个机会的因为是什么呢?职业选手们开始也不太明白,但在看到江波涛在无浪闪过霸碎时试着还击了一下后,他们大致有点摸清江波涛的比赛思路了。

    他想简化内容,不希望出现太复杂的变化。

    就拿他放弃的那两个机会来说,得手,那当然就由他来建立攻势了。可若是没有得手呢?

    在那两个机会的状况下,唐柔可做的选择和变化太多,没有办法进行很好的针对。

    而江波涛把握了的两个机会,都是他可以对唐柔的应对做出预见性判断的,从而可以从容应付的。

    这就是江波涛本场比赛的思路。

    将局面简单化,让对手可做的选择变得单线式,从而掌控住局面。

    就这么几个技能的应对,江波涛可也是绞尽脑汁花着心思的。在冰霜波动剑不中,唐柔再次让寒烟柔开始反击时,江波涛让无浪再次退步。

    龙牙还是圆舞棍?或者强龙压也有一定的可能。

    唐柔可做的延续性攻击,再次被江波涛意识到。

    龙牙!

    看到唐柔发起的攻势一点也没有超过他预测的范围,江波涛越发地从容起来,压根不像场外观众那样忧心忡忡。

    龙牙不中!

    嗯,接下来能出一个怒龙穿心破吧?

    果然,怒龙穿心破。

    再不中!

    蛟龙出海?或是风卷流云?

    哦,蛟龙出海。

    闪!

    寒烟柔连续攻击,无浪节节败退。

    攻防上看,似乎非常的一边倒,无浪偶有反击的苗头,都会被寒烟柔瞬间扑灭。

    可即使是普通玩家普通观众,这会也都能意识到了,攻防上看江波涛是被动的,但此时心里焦躁的恐怕不会是江波涛。攻击端完全占据主动的唐柔可以说是久攻不下,而江波涛的防守从容不迫,显然并没有太把对手的攻势当作是一种负担。寒烟柔攻击了这么久,也只带走了无浪百分之七的生命,距离抹平开场时的差距都还差着一大截呢!

    差不多是时候反击了。

    深明江波涛用意的职业选手们,这时看法就又要比普通玩家们先一步了。江波涛这一局无疑打得相当聪明,他清楚唐柔不是一个可以硬碰硬的对手。和她刺刀见红的抢攻对攻,可以说没人有十足的把握。唐柔状态又是如此出众,稍有差池,恐怕就要让她吃掉了。

    于是江波涛以守代攻。唐柔所发动的攻势从一开始就有他一定的引导。最终所发起的每一击都没有跳脱到江波涛的判断之外,如此防守事半功倍不说,久攻不下对唐柔也是一种心理上的考验,而完全看穿的攻势,何时进行反击最具杀伤力,自然也尽在江波涛的掌握。

    时机已经挺成熟了。

    职业选手们这时就都这样认为。因为江波涛的牵动以及自身技能的消耗,寒烟柔攻势的变化越来越少。几乎已呈单线式。每一击之后下一击是什么。大家几乎都可以喊出来了。

    这可以来个落花掌吧?

    所有人想着。

    轰!寒烟柔单掌拍出,落花掌。

    强龙压?

    果然火舞流炎自上方压下,强龙压。

    随时可以反击了。大家想着。对手的攻势都尽在掌握了,想切断做出反击还不跟玩一样?现在就看什么时候反击杀伤最大了。

    龙牙!

    寒烟柔的又一击在千呼万唤中毫无悬念地使出来了。无浪拧身。避过。

    反击!

    不少人心中叫了出来。他们觉得这时候反击效果将相当不错。

    结果江波涛却好像对这机会还不满意,无浪向后翻滚着,又去躲接下来的这记圆舞棍了。

    真是贪心啊!

    大家纷纷想着。这样的机会都不肯出手,这江波涛这是一定要等一个一波就可以将对方直接连死的机会吗?

    圆舞棍避过,火舞流炎直接扬向半空,一记天挑跟上。

    无浪后跳,同时为防万一,短剑天链架下。

    武器相撞,一纹光属性炫纹立即在寒烟柔身后凝成,毫不停留直接就向无浪飞射过去。

    距离太近,炫纹太快,又自带追踪,这一下江波涛也没能让无浪闪过,炸了个满脸开花。

    “哈哈哈哈!”职业选手这边有人笑了出来。

    “江波涛也太过小心了吧!”有人说着。

    “不要架这一下,也没这炫纹了,平白让人炸一下。”

    “是啊,还是光属性,让人把攻速都提起来了。”

    一些选手如此议论着,但也有一些选手的神色在这时候已经有些变了。

    对上挑的招架,是没有必要的吗?

    现场的电子大屏幕这时正巧给出了这一幕的回放,当然它的本意是表现光属炫纹的这一击,但是这些职业选手,却更关注这一炫纹的产生。

    天击出手……

    看距离,确实不用去招架啊!

    众人正都这样想,那正挑起的火舞流炎,悄然又往前送了送。

    很多人都使劲眨了眨眼,进一步判断这一幕不是错觉。

    是的……火舞流炎又向前送了,从一开始施展,天击就没有被用老,唐柔有意给这一击留了这么一点变化的空间。

    因为面对战斗法师时,五个转职前的低阶技能职业选手都会尽可能地不去攻击招架,因为五种魔法炫纹正是由这五个技能命中产生,攻击被招架,也会算作是命中。

    唐柔就是利用对手这种常识性的心理,有意将技能施展的似乎不用招架,但就在施展过程中,突加变化……

    这种事可不是说说这么简单,需要很强的操作能力,才能在方寸间完成这样的变化。

    光属性炫纹中,寒烟柔继续抢攻,无浪虽然应对下来了,但明显有几分狼狈。

    还不反击吗?

    还有人在这样想着。

    可是已经有一部分在想的是:还能反击吗?

    天击中的变化不是偶然,但问题的关键是,这样的变化,唐柔只是在这个天击中运用了一次吗?

    无论是电视机还是现场的回放,都不会给出太久之前的,这个问题职业选手们都是看到这天击时才有所察觉,之前的已经暂时无法去考证了。

    难道说……江波涛一直没有反击,事实上并不是在等时机,而是他确实被压制住了?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

    姑娘们节日快乐!各种打折活动让你们的钱包轻了不少吧!(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