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顶端的新秀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此时的江波涛心中也带着这样的疑惑。他以守带攻,牵引着唐柔的攻击,控制着节奏,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做得很成功,局面完全在他的掌控之内,他可以判断出接下来每一个变化,没有一次唐柔的举动是出乎他意料的。

    他胸有成竹,他耐心地守候着机会,他希望一波反击就打出足够奠定胜局的杀伤,这样既妥当,又提升己队士气,一举两得。

    但是机会一直都没有出现,这让江波涛心里对唐柔也不免有些佩服。在总决赛这样的大舞台,还是决胜局,遇到这样久攻不下的局面,居然不见焦躁,居然还能一直坚持,别说是一名新秀,就是很多成熟的选手,都未见得有这样坚定的心理素质。

    她坚持,江波涛也不退让。他并不认为持久的消耗对唐柔更有利。局势、节奏,都在他的掌握,他只要一次可靠的机会,无论是唐柔精神上有所松懈,还是操作中有所纰漏,都可以,只要出现这样一次。

    但是没有,一直没有……

    刚刚的龙牙、圆舞棍,再到天击,连续几个初阶技能的攻击都在江波涛的判断中。龙牙之后很多人都觉得可以反击了,但江波涛没有。

    并不是他觉得这个机会还不够好,而是在他眼中这里根本就没有机会。

    那时他的心中,闪过了只有一丝错愕。

    龙牙接圆舞棍,攻击的延伸速度太快了。龙牙之后就反击,肯定是要被这记圆舞棍被抓到,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办法反击,只能闪避。

    龙牙、圆舞棍都被江波涛顺利避过了,然后天击……

    意料之中!

    江波涛没让无浪停歇,翻滚避过圆舞棍后直接就弹起半空闪避这记天击去了。

    能不招架,江波涛当然不会让无浪招架,这种普通玩家都知道的对战战斗法师的诀窍他不会忽略。

    可是就在那时,施展着天击的火舞流炎突然向前探了探。

    是眼花了吗?

    如此瞬间,是不是眼花江波涛都不能冒这个险。招架让对方生成一个光属性炫纹。和被天击打出浮空相比。明显还是前者更容易接受。

    于是短剑天链架出。

    于是证实了他确实不是眼花。

    天击的火舞流炎挑在了天链上,光属性炫纹一产生就射出,江波涛哪怕有所防备也没法躲了,魔法炫纹自带追踪效果呢!

    炫纹命中。寒烟柔攻击提速。攻势继续。

    一次炫纹命中没能让唐柔找到连续杀伤对手的机会。普通观众都没把这太当回事。毕竟一直都是唐柔占据着攻击端,这样的态势下,江波涛的无浪本就不是毫发无伤的。在这之前他也有过被攻击伤到。生命多少还是被打掉了百分之七。

    但是职业选手们却都清楚,这一次,不一样,一点也不一样。

    因为这一次的江波涛,失去了从容,没有了一直以来的成竹在胸。对天击的招架使的仓促,这意味着这个变化是在他意料之外的。

    节奏,已经不在他的掌控;局势,也更不是完全由他说了算了。

    噗!

    被光属性炫纹命中还没多久呢,江波涛的无浪忽又被一矛扎中,虽然只是一个普通攻击,伤害很低微,但是职业选手眼中所看到的已经不是数据层面的事,而是江波涛对局面掌控力的下降。

    这一记普通攻击的直刺,江波涛想不到吗?

    不,不可能。

    这一击来得如此顺势,如此显而易见,可能一个普通玩家都会懂在这里可以顺手来一记直刺衔接一下。

    知道,但是避不开。

    江波涛心中已经不是“一丝错愕”了,而是相当深刻的危机感。

    不是什么抉择性的变化,也不是什么新型的打法,这是凭借自己的反应和操作在细节方面做出的硬生生的改变,这就是所谓的天赋,而现在,唐柔正在将这种天赋转化为强悍的战力。她不再只是奔放地爆发手速,而是细腻地控制着每一个细小的变化。

    “好强……”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没有人接话,但是所有人却都无比清楚,这一句“好强”说得绝不是江波涛,而是唐柔。

    就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意识到,兴欣的这位新秀,已经不能将她视为一个新人了,这位新秀,现在恐怕已经身处荣耀的顶端。

    她就像每个赛季冒尖的新人:第二赛季的繁花血景组合,第三赛季的王杰希,第四赛季中黄金一代的多位选手,第五赛季的周泽楷……他们在新秀年所表现出的水准,就已直接封神,不过随着联盟的发展和竞争的日趋激烈,新秀出头渐难,第六赛季至今,只有第七赛季的孙翔,算是达到了前辈这种新秀封神的境地。再之后呢?

    第八赛季的最佳新人赵禹哲?至今还没进全明星呢!

    第九赛季的最佳新人卢瀚文?因为年幼引人注目,也因为年幼,所表现出的心理素质引人赞叹,人们都认为他一定会有光辉的未来,但恐怕没有人认为他已足够封神。

    那么唐柔呢?

    将这些新秀并列在一起对比时,大家顿时意识到,唐柔的情况,和卢瀚文类似,却又相反。

    卢瀚文因为年幼,所以得到了更多的宽容,人们对他的要求不由自主地就会降低不少。

    而唐柔呢?因为一挑三事件后千失所指,一堆人追着屁股骂了一整个赛季,人们对她从那时起的要求就很苛刻,只要没打出一挑三,就有各种奚落和嘲讽。

    但是。一挑三……这算是哪门子的标准?以此来做标准的话,这何止是苛刻,根本就是刁难。

    而抛下这种有意为难的心态的话,再来审视唐柔这整个赛季的表现,联盟授予的这个最佳新人根本毫无争议。

    永远高昂的斗志,强悍的心理素质,惊人的天赋,再有不断进化的技术和荣耀智商……

    数遍唐柔的各项属性,大家发现或许唯一可以视为缺陷的,只有年纪了。

    唐柔年龄不小。如今已满23周岁了。早期的职业圈。这个年纪有的选手可能选择退役了;现如今这年纪的话差不多应该是技术和经验最成熟的巅峰期,视个人情况看持续的长短,平均来看一两年里就要开始逐步下滑了。

    而唐柔,这才是她的第一个赛季。她的水准甚至还在上升期。但是她的年龄。或许已经没办法支撑她走到巅峰了……

    好可惜。

    所有人都在想着。

    但是可惜之余,好像……又有一丝庆幸。

    毕竟这是一位对手,虽然如此念头有些不够大丈夫。但是又有谁会上赶着去演生不逢时的悲剧?那些因为和叶秋同处一个时代毫无建树最终黯然退役的顶尖大神们,心里多多少少的,总会有一丝“如果没有叶秋”那该多好的念头。

    而此时,唐柔竟然就让众高手们产生了这种想回避的惊惧感。

    大家都想逃避了,江波涛,你还顶得住吗?

    顶不住了!

    众人的心思一回到场上,就看到江波涛的无浪继续节节败退,之前,他退,那是他选择性的退让,是对唐柔攻势的牵引;现在他退,是出于无奈,除了退,他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

    不能再退了!

    江波涛心里是无比清楚这一点的,现在的局势再这样磨下去,无浪的损耗会越来越大,一波反击的爆发恐怕将不足以奠定胜势。现在需要强硬,需要针锋相对地撞破唐柔的攻势。

    会有机会吧?

    江波涛观察着,思量着。

    自己一直以来的怀柔打法,应该已经让对手形成了一定的思维惯性,这时候突然强冲一次,就算无法趁势反击,打乱对方节奏应该不成问题。

    霸碎!

    寒烟柔手中火舞流炎再次扫到,江波涛心中也完成了计较。

    就是现在了。

    说干就干,太多的准备反倒容易让对手心生戒备,现在要的就是突兀,要得就是出其不备,要得就是在不是机会的时候创造机会。

    无浪跳起,向前跳起,像是撞向霸碎扫过的劲风。但是跳起半空的无浪立即踡起了双腿,将火舞流炎让在身下。

    只是这样并不够!

    江波涛心下清楚,他已经如此近距离地感受到了唐柔的反应和操作,这个看似已经闪过的霸碎,唐柔肯定还能做出调整和应对。

    但是不怕,因为无浪的攻击已经出手,这一击江波涛本就不追求什么突破,只图搅局,一次两败俱伤的交换,对他来说都算得手。

    强硬!

    江波涛表现出了他的强硬。

    唐柔不退,她当然不会退,只要她坚持,就没有什么事会让她选择退缩。

    剑光闪,波动之力跳出,无浪一记裂波斩已经斩出。

    霸碎呢?

    霸碎似乎停了一下,但跟着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寒烟柔的另一只手抬一抬,一股法力顿时飞快流转。

    不好!

    江波涛意识到这是什么了,他心急如焚,只希望这一剑还能赶上。但是最终,波动之力涌上时,锁住的却已经只是一些法力流转后的残痕……

    瞬间移动。

    武器打制技能。

    一个战斗法师选择瞬间移动不算大意外,孙翔就也经常选用这技能。江波涛并非忽视了这个技能,他只是没想到这样的距离,攻击迫在眉睫,竟然还敢使用瞬间移动?

    这份自信,这份勇气,真的超乎他的想象。这个瞬间移动,怎么看赶不上的可能性也更大,但是唐柔不怕这种后果,她所表现出的是哪怕是被这记裂波斩命中,她也能赢下胜利的决心!

    只有这样的觉悟,才有可能在这种时候拥有这样毫不犹豫的果断,也只有这样的果断,才让这个瞬间移动成功地在被裂波斩锁住前发动。

    寒烟柔从江波涛的视野里完全消失了。

    身后……

    江波涛立即就猜到了,可是无浪此时尚在半空中,他连忙取消了攻击,连忙施展银光落刃要改变无浪在空中的身形,但是,迟了……

    火舞流炎已经刺在了他的腰间,圆舞棍!

    无浪被甩回,却没有去砸地,唐柔放弃了圆舞棍的主要伤害,只是将无浪就这样甩到了自己面前。

    技能已经取消,空中的无浪已经恢复行动力,江波涛反应也很快,连忙还是那记没来及用出来的银光落刃。

    但是迎接他的是……百龙流星打!

    身遭左右,瞬间就已经被火舞流炎的残影给占据了,唐柔根本没去思考他要向哪边躲,她用这一个技能,干脆就填满了江波涛的所有选择。

    银光落刃的判定在百龙流星打面前不堪一击,空中的无浪瞬间就被扎中数下。

    无浪向后摔着,寒烟柔向前赶着,愣是边移动边攻击,将这个百龙流星打悉数扎到了无浪身上。

    还没完……

    龙牙!

    百龙流星打后,接着用龙牙又扎了一下。

    命中,僵直,接一下的一击毫无悬念,肯定要中。

    豪龙破军!

    唐柔使出了接下来的大招,寒烟柔手执火舞流炎抵着无浪,冲冲冲,一路向前冲!

    锐不可挡的冲击力,这一冲,又是好远。

    江波涛等待着,他等待着技能结束的一瞬……

    轰!

    豪龙破军冲到了终点,凝聚的魔法斗气在最终和空气碰撞着,发出轰鸣。

    无浪被震得倒飞出去,但他手中的天链却在此时不失时机的挑起。

    极光波动剑!

    波动剑中最快的一式,波动之力瞬间凝聚,掠出,直扫寒烟柔。

    江波涛的反应很快,操作也很快,时机把握也很精准。

    但是唐柔也不比他差,豪龙破军冲到终点,寒烟柔后跳,战矛点出。

    怒龙穿心破!

    火舞流炎穿过极光波动剑的波动之力,一是物理,一是法术,两个技能碰撞,却互不干扰。

    噗!噗!

    寒烟柔被极光波动剑扫中,皮甲留下一道剑痕。

    无浪也没能飞离这记怒龙穿心破的追杀,魔法斗气径直从他的身后穿出,将他刺了对穿。

    寒烟柔脚步踉跄,很快稳住。

    无浪被怒龙穿心破赶在他尚在浮空时命中,顿时又送飞一截。

    落地,翻滚,身形也立即稳住,但是左右的场景让江波涛有点陌生。

    他很快看到无浪前方,插着一个木牌。

    他看到的是木牌背面,很粗糙,什么也没有。

    他所看不到木牌的正面,写着四个大字。

    擅入者死!(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