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弱者的反击
    就算再烂,我也是兴欣的治疗!

    安文逸恢复了平静,恢复了一惯的冷静和理智,他迅速观察场上形势。

    兴欣的状况确实不佳,他们被切割成了数块,就连拥有超远攻击距离角色沐雨橙风的苏沐橙,此时都和队伍失去了联系。

    最需要自己帮助的是哪里?

    安文逸连忙观察被分割成的各小块。

    苏沐橙的沐雨橙风是被孙翔的一叶之秋挤住,就算得到治疗的帮手,一个枪炮师也很难强行突破近战法师的卡位。

    叶修和唐柔呢?

    他们正在双战轮回的江波涛和吴启。江波涛的无浪已经彻底摆脱了限制,和吴启形成配合,双方互有攻守,一时间也分不出高下。但江波涛和吴启身后,可是有方明华的笑歌自若在源源不断地支援,再加上周泽楷的一枪穿云时不时的侧策应,从长远来看,显然这边是非常需要治疗支持的。

    但是安文逸却没有就此停下来梳理场上的形势,他的视线最终又转到乔一帆的一寸灰这端。

    虽然苏沐橙此时被孙翔卡得很死,但要说此时场上最郁闷最狼狈的,却还得说是乔一帆。

    乔一帆此时的处境,是空有技能和法力却无处施展。阵鬼的鬼阵是必然要吟唱的,在没有躲藏掩护的情况下,极容易被打断。此时周泽楷就死死盯着乔一帆。之前那波速射加乱射,打得一寸灰是抱头鼠窜。现在这两个技能是都结束了。可周泽楷却彻底盯死了乔一帆。一寸灰稍有挥剑吟唱的动作,子弹必然飞至。

    乔一帆无奈,只能不断地让一寸灰走位寻找空当,寻找可做掩护的所在。可是周泽楷却丝毫没有放松,一寸灰走位,他的一枪穿云也走位。发挥神枪手的射程,一枪穿云此时的防守半径是出奇的大。这种半径的防守,对很多职业来说强度会显得稍差,但是对于阵鬼这样一个吟唱职业,却已经足够。

    乔一帆更需要帮助!

    看到一寸灰艰难地躲避周泽楷一枪穿云的盯防。安文逸得出结论。

    于是安文逸立刻开始行动。小手冰凉开始移动。

    “他想干嘛?”

    职业选手们看到了叶修对安文逸说的话,可他们也无法知道这番话对安文逸能起多大作用。不过看起来小手冰凉已经不是那么手足无措了,只是此时突然启动后的快速移动,却让大家都看不明白他的意图。他所冲向的方向。看起来并不是为了达到施法距离而做出的走位。

    “这是……”

    随着小手冰凉不断逼近他的目标。众人有些看出来了。

    一枪穿云!

    安文逸的小手冰凉。赫然冲向了周泽楷的一枪穿云。

    “这家伙!!”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是怎样的反转?一个被轮回放空、无视的弱者,此时竟然是冲向场上最耀眼最夺目的那位至强者,这家伙。真是要豁出去了吗?

    “准备舍身挡枪口吗?”有人猜测着。之前的比赛中安文逸不乏这样的表现。其他战队都会被当作重点保护对象的治疗,在兴欣,时不时会为了保护自家队友冲出来当肉盾。

    “这也没什么错吧?治疗就是要守护全队啊!”霸图的张新杰如此说着。

    是啊!

    守护全队,大家都知道。不过用这种方式的话,真的会有用吗?周泽楷随便掉转一下一枪穿云的枪口,一波爆发就能把你这家伙打烂吧?

    安文逸当然知道这一点,这也正是他会选择这样直接冲向一枪穿云的原因。

    不是无视我吗?

    好啊!

    我现在就这样冲到你面前,你继续无视呀!

    安文逸心中有点这样的心态,但这绝不是怄气,这是他非常理智的决断。他相信这样做一定会吸引到周泽楷的注意力。掉转枪口?打烂?这当然都是极有可能会发生的,但是安文逸无比坚信,如果周泽楷让一枪穿云掉转枪口猛攻自己的话,乔一帆、叶修、唐柔,他们一定都会抓住这机会做点什么。

    这就是他在兴欣的生存之道,也是他在职业圈的生存之道。只是靠操作施展技能给队友们的角色补充生命,那他所能贡献的可就有些少了,他必须燃烧更多的东西,比如自己角色的生命。

    现场有观众开始发出惊呼了。

    兴欣最弱的那个家伙,现在竟然径直朝着他们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冲了过去,而这家伙,分明还是一个治疗。

    他想干嘛?

    让自己撞死在一枪穿云的枪口上吗?

    场外观众都注意到了,场上选手们也都有所察觉。

    “这家伙……”方明华作为需要眼观六路的治疗,第一个发现安文逸竟然做出如此举动。第一时间他所产生的推想,就是这家伙在他们放空的心理攻势下,开始赌气,开始用这样的方式强行换取轮回的关注。

    但是小手冰凉那稳定的脚步,那时不时在转动观察全局的视角,让他紧跟着就意识到,这绝不是一次赌气的举动,这是对方的抉择,这是对方试图改变场上形势的举动。

    他想做什么?

    小手冰凉还没有怎样,但乔一帆的一寸灰在此时突然有所行动。

    走位!

    他一直有在走位的,但是这次的两步跨出后,当周泽楷盯着他掉转一枪穿云的枪口时,一道身影却不偏不斜地冲在了他面前。

    小手冰凉?

    周泽楷没有太去理会,一个牧师而已,就算冲得再近些,他也不认为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

    横步!

    一枪穿云横跨一步,重新抢出一个视角,枪响。

    砰!

    子弹飞出,小手冰凉的身影跟着横出。

    太慢了……

    周泽楷看着小手冰凉的身影,他差不多也猜到了安文逸的意图,但是他知道安文逸的弱点,知道他的反应和操作都是偏慢的。所以他施展这样的错位攻击,以安文逸的速度,没可能跟上这样的节奏。

    果然。

    小手冰凉的身影横过来时,子弹早已经飞过,早已经奔着那端的一寸灰去了。

    可是周泽楷此时的视野当中,却又没有了一寸灰。

    再次横移,再次错位。

    周泽楷又一次抢出视野,一枪穿云又一次抢出一击,安文逸的小手冰凉也又一次横了过来。但是同样,他的反应不足以这样拦下一枪穿云的攻击。

    但是周泽楷已经皱起了眉头。

    安文逸虽然没有阻碍到他的攻击,虽然还是没能掩护到乔一帆的一寸灰放出鬼阵,但是他让周泽楷多了一些负担,让周泽楷需要多做一点操作。一枪穿云和一寸灰之间,此时就好像多出了一个移动掩护,这让周泽楷不得不花费一些操作来避过这个掩护。

    直接转火,打烂小手冰凉。

    这是很多人想当然的作法,但是这样一来周泽楷的注意力可就会有一个时间段集中于小手冰凉身上,乔一帆极有可能就趁这空当摆脱控制。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啊……这种时候,谁能接手限制一下乔一帆就好了,这个碍眼的牧师,三两下就可以打发掉!

    但是,没有……

    因为乔一帆的一寸灰被他逼在外围,此时轮回能做出如此大防守半径的,只有他的一枪穿云一个角色。

    这本是他的优势,但是现在,却反被利用了,反让他有些束手无策。

    而逼他如此骑虎难下的,正是兴欣中最弱的那个,一度被他们轮回放空无视的家伙。

    安文逸,小手冰凉……

    无论如何,总也不能就这样和他周旋下去,还是得要解决,哪怕让乔一帆趁机得了一点空,也是没办法的事。

    周泽楷如此想着,正准备有所行动,忽然又一道身影撞到了小手冰凉的身旁。

    笑歌自若?

    方明华的笑歌自若,他们轮回牧师,此时竟然冲到了小手冰凉身边,挥着手中的十字架天使之护就抽了上去。

    这是……治疗肉搏?

    所有人都看呆了。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场比赛啊?这两队的治疗,都已经开始不正常了吗?

    一个不顾自身冲上去要撞枪口,另一个挥舞着十字架,当是软兵器就过来肉搏了……

    一定要这样吗?

    普通观众都有点茫然。本是最高大上的巅峰之战,出现的场面怎会是如此之low呢?

    周泽楷却在此时长出了一口气。

    方明华看出了他的难处,看出了对这个小手冰凉,周泽楷处理也不是,不处理更不是。

    暂时接手去控制乔一帆的一寸灰?方明华的笑歌自若也没这个能力,但是过来和小手冰凉挤一挤,他还是能抽出这个空的。大家同样都是牧师,和其他战斗职业那是没得打的,但是这样互殴,方明华觉得自己可能还是会比安文逸厉害一点的吧?

    于是乎,在象征着最高职业水准的总决赛中,就出现了这样牧师肉搏的诡异场面。

    不是用技能,而是贴上了身,挥舞着各自手中的十字架,用普通攻击开始了互殴。

    牧师不是没有可以攻击一下控制一下的技能,但是,看到安文逸的这坚决又不失谨慎的态度,方明华顿时觉得,只有这样贴身,才是最可靠的。

    ===============

    大家晚饭都吃了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