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阵鬼回归
    这种状况下,直接追比较容易撞到对手的伏击,在有其他选择的状况下,总是会比较优先其他方案。

    跳上!

    时间也不容吴启想太多,他飞快做出决断。绕前虽然是最稳妥还能反伏击到对方的方案,可是绕前对手角色脱离自己视角太久,一切全靠猜测抢断。你这正绕前呢,对手突然更改路线甚至原路退回都不是没可能的。

    空跃!

    刺客独有的技能,角色可以凌空执行第二段跳跃,跳上眼前这倾斜陷地的障碍毫无压力。可是等残忍静默跳到半空,视角升高后,吴启有点傻眼。

    这建筑,居然没有顶。

    吴启连忙操作残忍静默空中挥舞匕首,这种浮空中的动作,是能影响到角色的身形,但是总也不如一些技能或是枪系的射击后座力作为来得大。残忍静默半空中一通挣扎,到底还是没能踩到那丁点边缘,就这样跳过了一堵墙。

    如此当然也没什么损伤,可是这样一起一落,之后还要一落,平白多浪费了丁点时间。

    这丁点时间,或许那端就有一个鬼阵在等着自己了。

    吴启心下叹息,操作却没停,刚落下的残忍静默立即启动,跑动,跳跃。

    残忍静默现在落到这建筑里来了,房顶哪里残缺哪里有落脚处可算是看到了。空跃是个被动技能,倒是不存在冷却,残忍静默再次二段落起。落上屋顶。

    再跳!

    没有冲出,也没有向前,这一跳,竟只是原地起跳。

    之前的那个失误,主要原因当然是对随机地图的不了解,但是也可以说是吴启考虑得不够周到了。吃了这么一个小亏的吴启变得更加慎重起来。他没敢让残忍静默直接跳下,甚至都没敢让残忍静默接近边缘,他怕这一步迈多了,正踩到一寸灰的鬼阵。

    原地起视,拉高了视角。倒是让吴启一下子就看到了正在下方的一寸灰。

    一寸灰果然在吟唱。他这跳起一眼望去时,刚刚好吟唱完毕,鬼神之力从一寸灰手中雪纹中渗出、流下……

    还好没有跨出那一步,吴启心中庆幸。可在看到最终鬼神之力聚集结阵。吴启愣住。

    这鬼阵的位置。如果说是用来伏击他的话,未免放得有些太偏了吧?

    是的,太偏了。

    观战的职业选手们也已经有人指出来。

    “因为他的目的不是攻击。”李轩说。

    依着这个思路。那些以为“太偏了”的选手们,顿时也都反应过来了。

    是的,不是攻击。

    这一鬼阵,目的并不是要伏击可能追上或是从房上出现的残忍静默,这一鬼阵的目标,在于防守。

    乔一帆当然也看到了上方跳在半空侦查着他的残忍静默,但是这时鬼阵已经吟唱完毕,已经不可能再被打断,这让他松了一口气。鬼阵放出后,他也没去理会残忍静默,一寸灰竟是自顾自地就离开了。

    吴启当然要追,但这个念头刚一生成,他顿时发现一寸灰刚刚放出的这个鬼阵是多么的恶心。

    一寸灰距离他的残忍静默并不远,可是多了这一个鬼阵,顿时让他生出遥遥相望之感。他再追,残忍静默就必须要从鬼阵的一侧绕过,和这相比,只是屋顶有些残破的障碍有多么的可爱。

    虽然如此,吴启却也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残忍静默继续追,绕过鬼阵,眼见着一寸灰又和他拉远了些许,但他却还是老老实实地追着。

    结果一寸灰又开始了一个鬼阵的吟唱。

    场外观战的职业选手们大多都已经意识到了乔一帆想做什么。

    他很踏实,并没有因为刚刚的谋划让他占据稍许主动就得意忘形。虽有不错的机会反击吴启,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因为从一开始他的意图就很坚定。

    他要回归整体。

    阵鬼最大的作用本就在群战。限制对手,增强己队,团队战才能最大程度的发挥阵鬼的能力。兴欣全队,也远比他个人更需要他的战斗力。

    所以哪怕拥有机会,他也没有要和吴启一较高下的意思,他只是抓着这样的机会迅速去和队员会合,尽快要将自己的力量贡献给全队。

    所以放出的鬼阵不为攻击,只为防守,只为掩护。

    当然,如果吴启因此无视他放出的鬼阵,让一寸灰踩上去的话,乔一帆当然也不建议顺势给他一波重创,但是吴启显然没有脑残到这种地步。

    他的残忍静默只是老老实实地绕着这些鬼阵。轮回的粉丝们都希望他能有什么爆发,能有什么奇迹的举动,突然就破开乔一帆所设下的这些鬼阵的阻挠。但是没有。吴启就好像是完全配合着乔一帆的思路似的,始终都没有完全再贴上去。

    利用地形,利用时机恰到好处的鬼阵,乔一帆的一寸灰顺利和这端战局完成了会和。

    职业选手们鼓起了掌。

    乔一帆这一路迁徙中对地形和鬼阵的运用自然是十分值得赞叹,但是大家刚欣赏的还是他这种清醒的团队意识。他没有头脑发热,他从始至终都很明确自己在这支队伍中存在的意义,他机关算尽,就是为了回来充当那个辅助全队的绿叶。

    作为一个年轻人,这真的太难得了。

    职业选手们一边鼓掌,一边又要情不自禁要扭头去看看微草选手们的神情。

    微草的诸位神情多少都有些不自在,乔一帆一有抢眼表现,他们就要像熊猫一样被围观。这时候他们只能去看他们的队长了,因为他们的队长总是神情自若。不以为然。

    可是这一次,他们却发现王杰希的神情也不是很自然,很有些严肃。

    连队长也开始后悔放走乔一帆了吗?微草的队员面面相觑起来,尤其队中的鬼剑士选手周桦柏,他本就是最介意这个问题的人,不过之前王杰希曾让他打消过这种疑虑,可是现在,看到王杰希的这种神情,他的心情不免又沉重起来。

    “队长。”许斌小声叫了一下王杰希。他是乔一帆离开后才加入的微草,所以并没有其他微草人的那种情绪。但是他也完全明白乔一帆此时出色的表现让微草有些难堪。但是因为王杰希未受影响。所以这种负面情绪影响还不是很大。可是现在连王杰希都有些动容。那全队所受的影响可就不好估量了,尤其周桦柏,心理负担必然极大。

    “注意看比赛。”王杰希说道。

    比赛?

    微草众人都愣了愣。

    原来队长并不是在介意乔一帆,他是意识到场上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场上形势目前有些混乱。

    之前江波涛爆发。无浪连续波动剑出手。加强攻击。意图为杜明制造近身沐雨橙风的机会。

    但轮回有人这样搞掩护,兴欣可也没是没人支援苏沐橙。

    叶修的君莫笑强行转火试图拦截,虽被杜明轻巧闪过。但是包子入侵却在此时莫名飞来一砖。

    是的,莫名!

    任谁看包子入侵那时都在很专注地攻击着一叶之秋,要转火支援,那也不该是在那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候,早点转火封挡一下,还能和叶修形成配合,没准真就把杜明的吴霜钩月给卡住了。

    但是他没有。

    他就在那样一个大家以为无事后发生的时候,冷不丁地扔出去一砖。

    杜明真没注意,一点都没注意。

    好在轮回有的是人,有人看到,有人提醒。

    提醒,再反应,再操作。

    这记砖袭居然还是避过了。可见包子这一击的出手,真的一点都不是时候,威胁真的非常有限。

    但是轮回全队偏偏就被吓了一跳。

    包子的这种举动,就好比你参加的明明是高等数学的考试,题目都是超高难度,但是这时冷不丁地杀出一道四则混合运算来。

    按常理这种题目当然不应该在高等级学的考试中出现,也不会有任何一位考生会对这样一道题目有所准备。

    这题难不住考生,但却足够让考生吃一惊。

    不过考试时吃完这一惊,踏踏实实把题答了也就是了。但现在是比赛场,搞不好这吃一惊的时候,这砖可就拍你脑袋上了。

    杜明方才就是如此,他全没想着包子会突然给他来了这么一道题。因为这没必要啊!包子入侵那时的位置,给他来一击,毫无威胁,你来这么一下,是你太业余呢还是以为我很业余很好欺负呢?

    结果也不知道是包子业余还是他以为谁业余,反正这砖就这么来了。于是砖来了。这要不是周泽楷看到飞快提示,还真不好说。当时可是混战,各种攻击出手各种技能音效,杜明没注意到身后有风声袭来很有可能。

    结果这么一惊一乍,还真就耽搁了一下。叶修的君莫笑起初是有些赶不上的,但这一耽搁,顿时就逼过来了。

    杜明顾不上去贴沐雨橙风正顾不上和包子算账,连忙就去招架君莫笑。

    他这一被缠住江波涛顿时也有点坐蜡了。他那波动剑刷刷刷连着出了个痛快,结果杜明的吴霜钩月又没上来,那不等于他露破绽了吗?沐雨橙风那四面策应的炮口眼见都指着他来了,好在周泽楷的一枪穿云这时又把火力转向了这端,掩护起了无浪。

    这时乔一帆的一寸灰终于是赶回来了,这无疑又将增加新的变数。

    不过,乔一帆,阵鬼,有这控制力强的大辅助参加群战,这对兴欣而言绝对是利好的消息啊!

    支持兴欣的一方,这一刻眼都亮了起来。

    场外职业选手们也都是这样看的。阵鬼在群战中的价值他们都深有体会。而且乔一帆大局观出色,团队意识强,有他加入,兴欣如虎添翼。

    “能不能盯死乔一帆的一寸灰,是胜负的关键。”李轩如此断定着。当然,这或许是出于同是阵鬼,所以他要强调阵鬼的地位,至少他在下如此结论的时候,表现出不以为然神情的人还是有不少的。

    “兴欣能不能掩护好一寸灰,也是关键。”有人说。

    “不就一回事嘛!”李轩说。轮回想方设法打断,兴欣当然是要千方百计掩护,那还用说。

    而这双方的反应也真都叫快。包子入侵这次看起来不莫名,很明确,突然杀向杜明的吴霜钩月。而叶修的君莫笑就像是完成了接力一样,突然退走,冲向一寸灰。

    一枪穿云双枪分射,一枪继续掩护无浪,一枪射向一寸灰。

    君莫笑千机伞开,伞盾掩护。乔一帆就像早知道会被人护住一样,一寸灰已经开始吟唱。

    不等轮回再找角度打断,这一个鬼阵已经放出。

    刀阵!增强己队力量和智力。

    兴欣的战斗力顿时上了一个台阶,而这,还只是开始。轮回因为乔一帆的归阵,已经开始变得被动。他们必须要限制住一寸灰。(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