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生死题
    对枪系的远程攻击,使用攻击招架的手段?

    普通玩家当中,这是超级不可思议的事情,偶有发生运气的成分恐怕也会大于技术。不达在职业级的领域,能做到这种事的人还是相当多的,但是也只是偶有发生,攻击招架的,往往也只是一击两击。

    可是现在,杜明,操作着吴霜钩月,直接开着大招正面迎上了枪炮师的重火力?

    惊讶,所有人都在惊讶。今天这场比赛,让人风中凌乱的状况真是无处不在。现在,终于是轮到杜明来展示他魔性的画风了……

    若是神枪手那种疾风骤雨般的射杀,再大能的人也没可能用攻击招架屡数拦下,角色本身的攻速都达不到这种密度。

    不过枪炮师的攻击节奏远不如神枪那样密集,这让杜明有了这种挑战的可能。但是,枪炮师的射击虽不密集,但威力更大,而且全带范围杀伤。

    爆炸的火光瞬时间就将吴霜钩月给吞没了,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些爆炸,本该是以寒烟柔为中心波及开去的,但现在,中心移交到了吴霜钩月这里。

    吴霜钩月的生命在下滑,但是爆炸的火光就被他阻隔到了这里,再没有向他的身后推进。

    攻击被拦下了!

    无论多么惊诧,这是事实。虽然付出了一些生命但是,吴霜钩月没有倒下,没有被爆炸的冲击力掀飞,在攻击判定上杜明拿捏得十分到位。

    这一波阻拦。杜明牺牲了角色的一些生命,但却继续维系住了轮回此时有利的局面,以血换血,他换的是一寸灰的血。遭受残忍静默背身连击的一寸灰,生命损耗远比吴霜钩月攻击招架远程炮火要惊人。

    调整,改变思路,或者改变技能?

    设身处地为苏沐橙着想的人都是这么在思考的,电视解说的潘林和李艺博,这时就在数枪炮师有哪些技能是不可能被攻击招架的。

    比如激光炮,比如卫星射线……

    谈起这种设定来。两人都是无比自信。如数家珍。

    但是苏沐橙没有调整,她只是在让沐雨橙风向前推进,这是加强火力的举动,她在强攻杜明的吴霜钩月。

    杜明强硬。她也强硬!

    很多人无语。今天这两队。真是卯得相当厉害啊,这简直就是在怄气嘛!

    是有这么点意思,但要说是怄气。未免有些浅薄。

    今天这场比赛打到现在,基调已经定下。无论是力争三冠的冠军队轮回,还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新队兴欣,两队都打得很强硬,连被视为团队战中核心重要的治疗都在两队的交锋中被第一个互换退场。

    这是一场寸土必争的战斗,两队都在拼命争夺着主动权,这种时候,就看谁对意图贯彻的更加坚决了。

    苏沐橙的沐雨橙风强攻,杜明的吴霜钩月强拦,这是她在主动,而杜明被动。

    可她若在这种拦截下改变方针,重新调整,那从这一瞬间起,就是她处于被动了。

    变通不是坏事,比赛有时也需要一些油滑。可这也要看局面,看形势。此时的苏沐橙是一条路走到底了,因为轮回逼得紧,因为轮回攻得猛,这种节奏,没有变通的空间,苏沐橙没有时间这样试试那样试试摇摆不定。

    一定要坚决,必须要坚决。

    杜明你敢拦,就把你把死里打!

    攻击招架,那能招架多久?对枪系一般不这么做,那当然不是没有原因的,就是这样因为做风险太大,难度太高。杜明跳出来如此,显然也是权益之计。和枪炮师单挑的话,他也绝对不可能说招架着对方的炮火一路向前。

    于是一看苏沐橙不让,刚刚还在替苏沐橙思考的人们,转头都开始为杜明考虑了。

    杜明也有些坐蜡了。

    他如此强硬,其实是想逼苏沐橙知难而退,更换路数,然后再见招拆招的。结果苏沐橙不退,她迎难而上,这样一来等于把他架到火上了。这让他,退还是不退呢?

    场上环环相扣。他这边一退,炮火就要轰向孙翔的一叶之秋,然后唐柔的寒烟柔就有可能找到空当突破,攻击残忍静默。再然后乔一帆的一寸灰就有可能脱身。

    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如此。这本就是一道一寸灰的生死题,最终牵动了场上的每一人。

    现在这道题,交到了杜明手上,他接下来的答案,会影响到接下来一系列的解题步骤。

    退让?

    杜明抛弃了这个答案。

    这场比赛,从来没有人选择过退让,就连安文逸那个短板治疗,都敢去纠缠周泽楷的一枪穿云。杜明要让兴欣知道,这样的决心和勇气,他们轮回也有。

    挺住!

    爆炸的硝烟和火光继续翻滚着,大招幻影无形剑已经结束,是杜明操作吴霜钩月提前结束的,因为他不允许大招最后一击后的收招僵直出现。没了大招,剑光依旧明亮,炮弹是沐雨橙风轰来的,但这些爆炸,统统是杜明的吴霜钩月劈出来的。

    “顶住!!!”

    现场发出轮回粉丝的呐喊。这一刻,无数人心中其实都已经忘了杜明为什么要如此强硬了攻击招架一个枪炮师的攻击,忘了这种局面最终为的是影响哪一个点。他们只是被这样的举动所牵动,这种坚决不让,这种顽强坚持,兴欣出现过,而现在,他们轮回也有!

    顶住!只是顶住。

    这一瞬,连杜明都有些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断的攻击,加上他越来越多技能冷却的技能树,让他越来越感到艰难,他已经没有心神去思考其他的事。

    轰!

    无数次如此接连的声响,听得人都有些麻木。但是这一次,无数人的心被揪起,因为这一次,吴霜钩月被弹开了。

    果然还是不行吗?

    虽然清楚杜明做得已经足够好,他所做的一切,已经称得上是不可思议了。可是如此结果,难免还是让人有些失望。

    不行了吗?

    不!

    还没有。

    吴霜钩月被弹飞,但依旧有剑光闪出。

    拔刀斩!

    剑光闪动,又是接连两声爆破的轰鸣。角色被轰开了,但攻击依旧被拦下。跟着受身落地,翻滚起身,三段斩!

    吴霜钩月身体还是半弓,就已经窜出。

    轰轰轰,又是接连三响,吴霜钩月再次投身于炮火当中,他再一次,将沐雨橙风的轰杀给拦截了。

    掌声,无法抑制的掌声。轮回的粉丝很像用多一些的方式表达他们此时的心情,但是没有,他们想不出其他。他们只能将嗓子喊哑,把手拍肿。

    杜明顽强地阻拦着,吴霜钩月损失了多少生命都没有人去在意了。大家只知道,这道题,在杜明这里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案。他做到了如此不可思议的事,轮回的其他选手就更不能怠慢了。孙翔的一叶之秋死死卡住了唐柔的寒烟柔,江波涛无浪也纠缠住了包子入侵。叶修的君莫笑转火变身转火倒是挺清楚,可是任何一个角色的身后跟着的是一枪穿云的射杀时,接下来无论做什么事,那都是困难重重,难受得厉害。

    而题目的核心,乔一帆,他已经用尽了一切手段,包括他在刺客生涯时所学到的那些刺客技巧。可是没有用,他正被一个真正的刺客,一个比他更加专业的刺客逼在了身后。

    队友为吴启创造了足够的空间。这种贴身攻击中下,如果他还放走一个阵鬼,那就要算他的失职了。

    吴启没有,残忍静默的连续攻击滴水不漏,痛快地掠夺着一寸灰的生命。(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