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你好像知道些什么
    十二月上旬,大雪(此处指节气)。◇↓,

    这天,s市的天空,真的降下了一场雪。

    这是一座不常下雪的城市,即使下了,也基本不会积起来。

    今天的这场雪,也不例外。

    虽然空中飘落的是雪花,但落到地上时则已成了雪水。

    …………

    “你可真会挑日子……”包青站在窗前,望着外面那绵绵的雨夹雪,虚着眼道,“就冲这天气,也值得出来走一圈。”

    谁都听得出他说的是反话。

    此时,正坐在沙发那儿和小叹一起对着电视打游戏的觉哥……头也不回地接道:“谁让你不开车过来的?”

    “我老婆去超市遛孩子,把车开走了。”包青理直气壮地回道。

    “那你也可以打的过来啊,谁让你挤公交了?”封不觉又道。

    “你给我报销啊?”包青反问道,“还打的?就一起步费够我乘公交来回两三次了。”

    “切……你一公务员还在我们面前哭穷?”封不觉道,“就冲你在九科领的那份工资,直接再买一辆车不也跟玩儿一样?”

    “废话,我的工资单和所有开销全部都由我老婆严格把控着呢。”包青回道,“就算是在路边摊吃个包子,我也得口头汇报一下,要不然帐对不上。”他顿了顿,“你倒好……让我买辆车?我怎么跟我老婆解释钱从哪儿来的?”

    “你可以告诉她……你利用学生时代的化学知识、结合一点点个人的艺术天赋,研制出了一种新型的蓝色甲基******配方。”封不觉笑着回道,“这段日子以来,你一直用业余时间帮人cooking一些这样的药品,并从中获得了几千万的收入,且那些钱目前全都被藏在了你们家的地板底下。”

    “你以为我真听不出你在玩绝命毒师梗么?我是不是为了增加可信度还要去伪造个癌症报告什么的啊?”包青回过头,果断地吐槽道。

    “呵呵……嫌麻烦是吧。”封不觉笑道,“那你直接告诉她你是九科的特工不就得了?这样以后你们家的花销也能更宽裕一点,省得像现在这样有钱没法儿花。”

    “你少啰嗦,我那身份是说暴露就能暴露的吗?你把国家安全当什么了?”包青应道,“再说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回了沙发旁,“我在你们俩面前哭个穷怎么了?小叹咱们就不说了……就说你吧……”他走到觉哥身旁坐下,“你最近不是也通过某种非法渠道捞到了几十万美金吗?”

    “嗯……果然已经知道了吗……”封不觉有些心虚地念道。

    “废话,你以为把钱放在包里、再存进银行的贵重物品保险柜……就能掩人耳目了?”包青道,“当我们干什么吃的?”

    “切……早知如此我就直接办张卡存了算了。”封不觉念道。

    “其实啊……觉哥。”这时,一直在旁边默默地打着游戏的小叹开口了,“你要有那种不方便处理的钱的话,可以给我啊,我换点儿咱们家的钱给你不就行了。”

    “哦?可以吗?”封不觉猛然转头,看向小叹道。

    “当然可以啦。”王叹之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我们家旗下很多生意都是可以消化掉那种‘来历不明’的钱的,哦……对了……雨姐她家开的画廊其实也可以啊。”

    “啊,这我倒是知道。”封不觉接道,“艺术品拍卖这块呢……向来就是黑手党们用来……”

    “喂!”这一瞬,包青用惊愕的表情和一声大吼打断了那两人的对话,“有没有搞错啊?当我死人啊?明目张胆在执法人员面前交流洗黑钱的经验啊?”

    “干嘛呀?”封不觉不服道,“说说也不行啊?咱们老百姓已经允许你们放火了,你们就不能让咱们点个灯么?”

    “行行行……我不跟你说这个。”包青赶紧转移了话题,看向王叹之道,“小叹,你婚期定下了吗?决定了日子,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得存点儿钱、给你备份贺礼。”

    “呃……还没呢。”小叹回道,“最近我们双方家长正在交流中……”他回完这半句,稍稍停了一秒,再道,“话说……贺礼什么的……心意到了就行了吧,不用送得很夸张啦……我和小灵又不缺啥。”

    “切……你以为是我想送很贵的东西么?”包青斜视小叹道,“我这礼是送给咱们科长看的……”

    “哈?”小叹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对啊……我好像……快要变成你们科长大人的孙女婿了啊。”

    “你是我的发小儿,你未来老婆的爷爷是我的顶头上司……你们的婚礼上,我要是不表示表示……”包青说这话时,眼中仿佛浮现了许多可怕的回忆,“那科长肯定是不会轻饶我的……万一他一个不爽,把我调去跟‘东风’兄一块儿工作,那可就……”

    “慢着!”封不觉从他这话里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当即打断道,“你说……东风?”

    “是啊。”包青回道。

    “就是策划了马骏骁那起绑架案的、曾是赌皇斋监赌人的……那个‘东风’?”封不觉道。

    “还有哪个东风?”包青又道。

    “原来这人还活着啊?”觉哥奇道。

    “那是啊……你以为呢?”包青问道。

    “我以为……他八成已经在你们的某种不道德的科学实验中丧生、或是变异成怪物之类的东西了。”封不觉回道。

    “你到底把我们想象成什么机构了啊?”包青嘴角抽动着念道,“低龄向特摄片里的反派组织么……”

    “所以说……”封不觉绕开了对方的问题,接着道,“东风现在为你们工作了?”

    “啊……他被强制征召为‘仓库管理人员’了。”包青回道。

    “什么仓库?”封不觉又道。

    “你不会想知道的。”没想到,包青还没回答,小叹却是插了句嘴。

    “喂喂喂……几个意思?”封不觉看小叹的眼神也变了,他一脸惊异道,“你好像知道些什么啊?”

    “嗯……”小叹摁了下手柄上的暂停键,抬起头来想了想,随后沉吟道,“这就……说来话长了……”(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